| 言白 | 论同人如何将一名直男掰弯。『中』



/魂穿

/原著世界的李泽言与同人世界的白起的故事




回来晚了很抱歉qwq一回家就生病了,躺了几天都没有码字qwq

拖得太久这篇文原本的构思都没了(这就是我写文从来不打底稿的坏处x),写得很不顺畅所以各种拖,现在终于是写出来了,但是真的好想赶紧写完这篇去写新的脑洞(不)x我真是个不负责任的文手(微笑)x

又爆了个肝x但是写得很流水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x下章完结

祝大家阅读愉快(可能有点难)x




/有私设

/魂穿的人是白起

/原著世界是女主的世界




《论同人如何将一名直男掰弯》

   



『原著世界篇』

 

 

 

白起从一大早开始就觉得有些懵逼。

 

他感到自己在一个熟悉地诡异的环境中醒来,但是还不太清醒的意识只是让他下意识地想要转个身往自己恋人的身边靠一靠,他探了只手过去,却是朦胧地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这便让他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只是他还没办法细想更多,身子在无意识地往一旁滚了两圈后,凌空坠落再后脑重重一击的疼痛感终于是让他清醒了过来。

 

白起扶着脑袋从地上缓缓坐起来,然后他惊讶地意识到这股熟悉感是从何而来——这里分明是他自己的家,是他三个月没有回过的家。

 

回过神来后他立马站起身,自己身上还穿着自己最常穿的那套睡衣,先不说他现在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家里醒过来,他明明记得这套睡衣他也一并带去了那边,总不能是连人带行李被一起赶出来了吧?

 

但是……

 

白起脸色忽地阴晴不定起来。

 

他分明记得,他昨晚和自己的恋人翻云覆雨地很是开心,他怎么不觉得那是分手炮呢?而且他也分明记得,自己对于昨晚的最后一个记忆就是和对方交换了一个晚安吻然后安然入睡,就算是被赶回老家了,那也不该是这样莫名的操作吧?

 

打了个哈欠后,白起打算跑到那人的公司去问个究竟,他打开手机,确认了日期今天是自己休假的日子,这才算是稍稍放下心来。但是当他看见手机屏幕上那张用高中校园银杏树的文艺风景照做的屏保时,心里又不禁泛起了疑问,他翻开相册,发现手机里的照片还是自己存了许久的照片,但是偏偏就是没有了自己之前趁那人不注意拍下来的难得显得那人温柔的照片。

 

虽然不确定是什么原因丢失了这张照片,白起还是不禁觉得有些可惜了,时间已经显示了八点整,白起也来不及换张屏保,赶紧洗漱完就飞向了目的地。

 

一路上飞得那叫一个顺畅,在能看到大厦顶端大大的“华锐集团”四个大字的时候,白起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自己的腰,毫无异样感觉的感觉反而让他微微青了脸色,像是想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摇了摇头把所有奇怪的思绪都抛到脑后之后,白起稳稳地降落在自己来过无数次的办公室顶层的落地窗外。

 

他的恋人,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现在正如以往无数次看到的那样,端正地坐在办公桌前,低头仔细却又隐隐不耐地审查着文件,那双好看的手,此时正一只握着钢笔,一只淡然地翻过文件,然后那双不带任何多余感情的眼睛就这样扫过纸张,脸上随即露出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白起最明白的嫌恶的表情。

 

看到这幅熟悉的场景,白起不禁笑出了声。

 

他的声音很小,但不知怎的,就被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窗的坐在里面的李泽言听见了。总裁大人似乎没怎么当回事,漫不经心地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就恰好和白起飘在窗外正看着他的视线对上。白起并没有感到被抓包的尴尬,他来过很多次了,每次李泽言看见他飘在窗外就总是会露出一副无奈又宠溺的表情,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来找李泽言的初衷,在看见这个男人的面孔的时候他就下意识露出了一个微笑,就像以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但是李泽言的反应给了他沉重一击,对方忽地皱起了眉,眼神之间满是戒备和打量,这让他愣在了原地一时什么反应都做不出。

 

李泽言突然站起了身,缓步走到窗边,白起看着那人一步步走来的步伐,这是他特别熟悉的一个动作,因为每一次李泽言就是这样为他打开窗户,然后不由分说地直接把他拽进来,两人先交换一个吻,之后他会等着他下班,或者是自己只是因为某个任务路过一下马上就离开。

 

现在的李泽言也同样做出了这个举动,他站在窗前,隔着厚厚的玻璃与白起对视了一会,然后没有发出什么质疑就拉开了窗户。白起的眼睛在那一瞬间闪过了一丝光芒,但是李泽言没有拉过他,也没有给他一个吻,那张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甚至连一个温和的表情都没有做出,就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嘴里不带感情地吐出一句:“你来干什么。”

 

白起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微微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

 

李泽言却是没有理会地摆了摆手,直接转过身:“进来吧。”

 

白起回过神来,咬了咬下唇,慢慢地飘进办公室,然后看着李泽言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交握起双手,目光犀利地看着自己。白起突然觉得这场景过于诡异了,这不是自己审犯人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吗?

 

李泽言开始用手指击打桌面,神色不紧不慢,却是颇具打量:“你找我有什么事。”

 

白起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地开口:“你对我是有哪里不满。”

 

李泽言挑了挑眉:“这话有意思。”他突然坐直身子,把手肘撑在桌面上看向白起,“我什么时候对你还有过好感吗。”

 

看着李泽言甚是认真,甚至还带着些鄙夷的神色,白起觉得有些头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有哪天喝断片了,忘了我们俩是怎么分手的事了吗?”

 

李泽言的表情瞬间就变得甚是冷冽:“你说什么。”

 

白起被对方这样完全否定的口吻微微吓到,不知怎的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李泽言,我又不是那种叽叽歪歪死缠烂打的人,我只是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我们俩走到现在这一步,你至于用这种态度对我么。原来我之前在你心里连这点地位都没有?”

 

李泽言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白起!”

 

白起往后退了一步。

 

李泽言盯着白起,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方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与质疑,就好像对自己的这番言论完全不信任,甚至是抱有着可笑的心理。白起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这不是李泽言的风格,那样一个雷厉风行的男人,是不可能像这般否认那些事实的。

 

“我……”白起刚想说话,一阵电话铃声就这样凭空响起,直接打断了白起,让他一句话哽在了喉咙里发不出来。在那一瞬间白起有一种急火攻心的焦躁感,这是自己的电话铃声,他不耐地拿出手机,发现是自己警局的同事的来电的时候,只好耐下性子摁下了接听键。

 

“白警官。”电话那头传来了的同事十分急切的声音,“今早有个行动会议,现在就差你了,你到哪了?”

 

“行动会议?”白起愣了一下。今天自己不是休假的吗?他瞥了一眼李泽言办公桌上的台历,然后握紧了手机,“什么时候的?”

 

“八点半呀,现在都八点四十了,局长和各个专案组的组长都到了,现在就等你呢。”

 

白起感觉脑子“嗡”地一声炸开,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行动会议是什么情况,但是一听到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的那一刻他就感到大事不好。他对着电话那头丢下一句“我马上到”,就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拉开窗户跳了出去。

 

他没有再理会李泽言,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去的时候,李泽言在他身后一直注视着他的那深邃的目光。

 

警局今天格外热闹,一走进大门就不停地有人催促着他让他赶紧去会议室,白起一边往楼道深处走去,一边还能注意到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就好像是最近有什么了不起的大案子似的。白起托着下颔想了想,最近不该有这么忙啊,否则自己的休假也不会被批下来了。

 

不解归不解,白起还是在整了整衣领后快步走进了会议室,表示了对自己迟到的歉意后立马就坐,局长对他投来一个不满的目光,却还是适时地开始了会议内容。

 

这是一场针对地下党最近暴动行为的战略会议,他虽是Evol特警,但在警局里被更多人知晓的身份还是特警队的队长,这样普通的侦缉行动他也需要经常参加。白起翻了翻手上的文件,行动日期就是今晚,这让他略微有些不解,这个案子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案子,但是在场的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好像是他们已经跟进这个任务很久了,特别是他连这个地下党组织的头目名字都没听过,局长就抛给他一句“你观察头目很久了所以头目就交给你了”,让他除了硬着头皮点头之外不知该作何反应。

 

会议结束之后白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随手打开电脑,又开始自己翻阅起手上的行动文件。这个地下党是一个走私团伙,暗地里也藏着不少市面上明令禁止的东西,这让他意识到今晚的行动将不是一场简单的缉拿行动。

 

他想着能不能再找到些许关于这个案子的信息,于是他从电脑里调出档案资料,查阅了几页之后,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电脑记录里显示的这些案件资料,根本就不是他曾经执行过的那些,而最奇怪的地方就是,针对Black Swan的行动明明已经圆满地了结了,此时在他的工作表里显示着的却是正在执行的首要任务。

 

白起揉了揉太阳穴。难道从今天早上醒来就不对劲的一切是因为他回到了过去?在这个满是未知能力的Evolver的世界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执行这个案子的时候他和李泽言还没有开始交往,所以都说得通。但是转念一想又还是不对,因为除了这个案子,其他的记录显示的内容他都没有印象,回到过去这个说法并不能很好地解释这一切。

 

“白警官。”一声柔美的女声突然打断了白起的思绪,他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转头就看见了隔壁桌的女警官正一脸讨好地笑着看着他,“您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呢,肯定是这几天忙这个案子累坏了,我这特地给你泡了一杯咖啡,您快趁热喝。”

 

白起看着女警官递过来的一看就是情侣杯中的一个的白色瓷杯,杯子里装着还冒着热气的黑咖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个女警官的心思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奇怪的是,她明明是有男朋友的,对自己也向来是恭恭敬敬,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但是现实没给他思考太多的时间,他接下那杯咖啡放在一边,道了声谢后便也没再也其他动作,女警官站在原地看了看,最后有些挫败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白起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明白下去了,如果他现在无法和李泽言好好沟通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人能够给他答案。

 

想到这里他直接站起来朝着警局外走去,对着身后对他喊着“等会又有会议”的同事留下一句“我马上回来”,就头也不回地奔向了自己的目的地。

 

这个地方他挺久没来过了,和女孩的联系也渐渐变少了,女孩的事业继续蒸蒸日上,生活方面看起来也有起色,他便再没有过多地插手。此时站在这家由女孩一手支撑起来的影视公司门口的时候,他心情还有些动荡,他突然有些害怕知道那个答案,也突然不知道自己来找她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在白起还在犹豫的期间,就好像是老天爷在为他做决定似的,女孩的身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直接映入了他的眼帘。女孩的脸上突然添上一份欣喜,脸颊还微微泛红,白起站在原地,看着女孩很热烈地一路向自己小跑过来的动作,突然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什么。

 

“学长,你怎么来了。”女孩在他面前站定,脸上是有些娇羞的表情,她手里还拿着公文包,这趟出行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却还是停下了计划直接奔向了他,“你昨天不是说这几天有任务,不能再护送我回家了吗。”

 

白起把双手插起裤子的口袋中,以微微掩饰自己心中泛起的不安:“悠然。”他叫了一声女孩的名字,没有回答女孩刚刚的问题,也没有理会女孩话语中表露出的那些自己根本就没有做过的事,就只是定定地看着女孩的眼睛,“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跟我说实话。”

 

悠然看起来是愣了一下,但随后很快地点了点头。

 

白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在你的印象之中,我和李泽言的关系,是怎样的?”

 

 

 

 

 

站在这幢房子的门口而找不到大门钥匙的时候,白起还略微有些疑惑,但是随着记忆慢慢复苏思维慢慢清醒,他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而这让他只想扇自己一巴掌来暗骂自己的愚蠢。

 

身上细小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白起捂着左手臂上还在往外流血的擦伤伤口,看向面前这幢没有亮灯的豪宅,嘴角不由自主地扯出了一抹苦笑。

 

他刚刚执行完那堪称艰难的作战任务,任务结束后他也没有接受他人好心要送他去医院的建议,而是自己一个人浑浑噩噩地就来到这个他每次执行完任务都会回到的地方,就好像是一种下意识和一种本能。说起来凭借他的能力他本来也不至于负伤,但是在整个任务执行的过程中,他脑子里都不能控制自己地去想今天和悠然的对话得出来的那个结论,而那注定让他无法平静自己的心绪,任务之中频频分心,才惹得现在的一身伤。

 

身为一个特警,白起其实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当悠然用那不带一丝犹豫的神情给了他那个答案的时候,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悠然说:“学长和李泽言的关系吗?学长你看起来不太喜欢他呢,你跟我说过你们只是小时候认识,但是不熟。”

 

是了,他并不是回到了过去或是什么,而是这里根本就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来到了这里,但是也不难联想是和某些Evolver有关,以及自己虽然不了解这是个怎样的世界,但是不难确定,在这个世界中,自己和李泽言不仅不是恋人,还是老死不相往来也不算友好的关系。

 

白起站在这幢豪宅门口半晌,还是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准备悠悠离开。但是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他又立马愣在了原地。

 

让他烦恼至今的罪魁祸首——李泽言,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西装的外套敞开着,露出了里面修身得几乎没有褶皱的衬衣,月光没有照射下来,在黯淡的夜空之下,他隐约能看见对方那紧皱的眉头之下,冰冷地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眸。

 

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也是他以前见过无数次的表情,但是此时他很清楚,这不是他的李泽言。

 

白起黯然,捂着胳膊的手不由自主地用上了力,急促的疼痛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什么是现实。

 

这不是他的李泽言,所以即使是看见他这幅狼狈的模样,对方也不会用毒舌来表达担忧,不会给自己一个温柔的拥抱,不会不由分说拉着他一边骂自己一边为自己上药。

 

不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分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是也不想和面前的这个李泽言说话,白起低下头,绕过李泽言就往外走。对方看起来是刚忙完从公司回来的模样,估计也不想跟自己扯上什么关系,所以当他路过对方身边,却被对方突然拽住了手腕的时候,感到有些惊讶的那个反而是他。

 

白起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双不出所料的深邃的眼睛。不知怎的,在这个时分,他竟是感到了一丝心虚。

 

李泽言却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孔:“跟我进来。”

 

白起没想到李泽言会这么说,一时怔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反应,李泽言却没有理会他的失态,抬脚就往家门口走去,被拉扯向后的白起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也没说话,就乖乖地看着李泽言打开大门,摁下水晶灯的开关,然后带着他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把白起丢在沙发上后,李泽言就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白起看向李泽言的背影,无意识地摸了摸刚才被李泽言牵住的手腕。这个家里一切的装潢他都是那么熟悉,但是就是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自己存在这里的痕迹,沙发上没有自己买回来的抱枕,茶几上没有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瓷杯,电视柜旁也没有自己挑选了很久才决定的落地灯。

 

李泽言很快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的他把外套脱了,领带也扔了,只穿着一件衬衣。他的手上拿着一个药箱,那个药箱白起也很熟悉,跟他的恋人家里一直放着的那个一模一样。

 

但是记忆之中恋人为自己上药的戏份并没有上演,李泽言只是随手把药箱扔在了白起的身边,就转身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起盯着那被李泽言顺手带上的房门几秒,便沉默着脱下自己的衣服,为自己今天由于分神而没能躲掉的擦伤而上药。伤口不多也不算严重,左手臂上有一道,右肩上有一道,腰腹有些许细小的,还不至于让他行动不便。

 

赤裸着上身为自己上药的时候,白起又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在脸颊微微地热了一下之后,他意识到这具干净地只有战损伤痕的身体也并不是自己的身体,他突然明白这不同的世界的缘由是什么了,他的意识和记忆继承到了另一具属于白起的身体上,与之相对的,这个世界的白起成为了他存在于自己原本的世界。想起自己昨晚上和李泽言都做了些什么之后,白起不禁为另一个白起感到些许同情。

 

但是很明显自己现在并不是能够去担心别人的立场,他来到了一个李泽言并不爱他的世界,这个认知足以倾覆他的思维。

 

白起不知道李泽言这突然好心的收留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依旧为此感到一丝心动,而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咧开了嘴角。

 

李泽言再次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起赤裸着上身坐在沙发上不知何故露出一个傻笑的场景。

 

他的视线先在那些被上过药的还不算严重的伤口上扫过,随后又上移到白起的脸上,那微微咧开的嘴角上还有一块明显的淤青,但这并不影响那张帅气的脸庞,那的的确确是属于白起的脸没错,李泽言沉下目光,忽地轻咳一声。

 

白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思绪,一抬眼就看见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的李泽言,他抓了抓头发,急忙把药箱收拾好推到李泽言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看向李泽言的装束,有些不解地开口:“你怎么还不换衣服。”现在的李泽言依旧是刚刚见到的一身白衬衫西装裤的打扮,和他记忆中被自己要求回到家就要换衣服的姿态不同,他便想也不想就开了口。

 

李泽言眉头一皱:“你想让我换什么。”

 

白起立马闭嘴,他顿时就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

 

李泽言看起来并没有要放过白起的打算,他随手把药箱推到茶几的边缘,就在白起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难得显得随意地搭起了二郎腿,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看着白起就这样开了口:“你看起来有话想对我说。”

 

如果是之前,那他的确有一堆话想要对李泽言说,但是现在,白起并不知道还有什么话能说。这个李泽言不喜欢他,也许连现在这样和平地共处一室,都已经是对方的极限了。

 

白起摇了摇头,他以为李泽言不是这种追根究底的人,不料对方忽地神色一凛,连带着语气都冷冽起来:“没有吗。我还以为你来这里是想解释一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今天早上的事指的是什么白起很清楚,当明白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再回想起今天早上的举动,白起自己都觉得丢人丢到家了。他一边拿过自己染血的衬衣穿上,李泽言看到这个场景眉心一蹙,白起没有注意到,只是一边扣着扣子,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向对方解释。

 

考虑了半晌,他还是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匪夷所思的事情没办法如实告诉李泽言,便只能继续摇头:“今天上午的事……是我失态了,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李泽言冷笑一声:“你对我说出那种话,还想让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白起黑着脸回忆了一下自己今天早上的言论,突然觉得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痛过。

 

两人沉默无言很久,白起知道李泽言是在等,即使是两个世界,但是他早就看出来这个李泽言的脾性和他的恋人是一模一样的,对方想知道的事,对方会用一切施压手段来得到答案。但是好在,对方的手段对自己向来没用,先不说自己本就是个特警,他也算是对李泽言这样的冷暴力有着相当的免疫。

 

李泽言看起来是先沉不住气的那个,但是白起知道对方不是妥协了,对方只是厌倦自己了。李泽言站了起来,把双手插进了口袋之中,居高临下地看向白起:“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白起眼神动了动,对于他这个不速之客,李泽言这样温和的态度还真的算是少见。也许这个世界的李泽言并不是那么讨厌白起的,只是自己一直有误解,从刚才李泽言为自己提供药品的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的。

 

但是白起还是微微抬起头,尽量用自然的目光看向李泽言:“我家里的钥匙丢了。”

 

这是他刚刚擦药的时候注意到的事情,但是并不是弄丢了,而是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今早出门就没拿过钥匙,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家钥匙一直被他收在李泽言家里的床头柜里,他很久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了,今早出门便也根本没有拿钥匙的意识。白起观察了一下李泽言突然阴沉起来的表情,马上补上一句:“我睡沙发就好。”

 

李泽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之后莫名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又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白起权当对方默认了,便艰难地动了动身子开始收拾起沙发上的物什。没过一会,身后突然传来李泽言的脚步声,白起下意识地回过头,正好看见对方朝自己扔了什么东西过来,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慌忙之中注意到其中一样是一件干净的白衬衫。

 

“去客房吧。”李泽言的声音依旧没什么感情,“还有,要睡我家的床,别穿着你那一身带血的衣服。”

 

白起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他有些发愣地抱着属于李泽言的衬衣和裤子,上面有他十分熟悉的皂角香气,衣领边缘绣着品牌的名字,是李泽言最喜欢的牌子,也是他第一次给对方送礼物所选择的牌子,这件衬衫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衬衫,但不知怎的白起却觉得心头一酸,有种想念又无助的感情蔓延开来。

 

李泽言似乎是注意到了白起异常的沉默,他等了半晌也没等到对方有什么反应,难得平和地开口问了句:“怎么了。”

 

白起淡淡地摇了摇头,微微笑了一下:“没事。”随即他站起身,直视着李泽言的眼睛道:“谢谢。”

 

李泽言轻哼一声,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白起拿着衣物走到卫生间里换上,他和李泽言的身材差不了多少,衣物穿在身上也都近乎合身。再走出来的时候,李泽言又不在客厅里了,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不是对方会入睡的时间,卧室的门还开着,白起走到门口看了一眼,不在,白起用食指弹了弹门框,直接转身走向最里面的书房,门虚掩着,白起也没弄出什么动静,只是微微探了个头过去,不出所料地看见李泽言端正地坐在书桌前的场景。

 

偶尔也确实会这样的,李泽言大多数时间都会很忙,以前什么事情都会在公司完成,自从两人交往之后就会时不时把工作带回家里。自己身为特警工作时间也本就很有偶然性,临时接到个任务说出去那就可能是几天几夜都回不来。

 

从白起的这个角度,他能看见李泽言干净凌厉的面部棱角,对方的神态很是专注,脸上带着常有的不耐,他不禁想起曾经有一次,他凌晨完成任务回来,以为李泽言已经睡了,便想着在客房将就一晚,但是经过过道的时候,他注意到有光线从书房的门缝下透出来,打开门看见的就是同样在通宵工作的李泽言。

 

他们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明明性格那么不合,甚至连彼此的工作都不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相处时间,但是他们还是成为了恋人。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家见到了眼角有着浓厚阴影的李泽言,他们交换了一个相隔几天不见的吻,然后他就这样在书房的沙发上睡了过去,李泽言把台灯的光线调到了最暗,他的身上盖着对方的西装外套,他们本不需要这样的,但是当白起在入睡中意识到他和李泽言还呼吸着同一片空气的时候,他便觉得无比地心安。

 

好像这就是他们身为恋人最理所应当的本能。

 

白起又看了一眼李泽言,转身前往了厨房,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但好在还有着几个水果,估计是偶尔来收拾屋子的保姆放的。白起把那些苹果雪梨香蕉拿出来,扔掉了几个已经有些坏的迹象的,选出几个还算是完好的水果,又拿了一个餐盘就回到了客厅。

 

水果刀放在和他记忆中无异的地方,白起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有条不紊地削起水果来。他这事干得不少,平日里李泽言熬夜的时候,他就会为对方削一盘水果,算是给对方劳累的工作提提神。

 

一盘水果削好之后,白起想都没想就径直走向书房,一时之间他忘记了些什么,便连门也没敲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他的视线在自己切好的水果上停留了一会,便是没有注意到李泽言很是讶异的目光,白起走到办公桌边把水果盘放在了李泽言的手边,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的边缘上,歪过头看向李泽言:“今晚又要弄到多晚?”

 

李泽言放下笔,眼神带着些许打量地和白起的目光对上:“你来干什么。”

 

这个问题听起来有些耳熟了,但是白起还是一时间没意识到不对劲,反而对李泽言冷淡的态度有些许不满:“怎么了这是,今儿这么不待见我啊,那我先出去。”白起站直身子,转身就往门口走去,“别熬得太晚了,早点休息。”

 

他刚往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白起还没反应过来,手腕突然被人从后面拽住,扯到了伤口传来瞬间的激痛,但他还没能对着痛感做出反应,整个视线就一阵天旋地转,背后忽地一痛,直接砸上了坚硬冰冷的墙壁,等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泽言冷峻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对方的手放在他的脖子上,虽然没有用力,但是能看得出来对方目前的态度很是隐忍。

 

而李泽言没有给出解释,他就这样神情阴冷地开了口:“你是谁。”

 

白起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就又吐出一句:“你不是他。”

 

这四个字犹如当头棒喝,瞬间就打醒了白起,他突然反应过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又忘记了一切,又把面前的这个李泽言当成了他的恋人,又把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当成了他们两个的家。

 

白起咬了咬下唇,他还能看见那盘被他细心切好的水果,但是面前这张熟悉面孔上浮现的却不是他一贯能见到的温柔表情,对方没有道谢,反而是用这样质疑又冰冷的视线看着他。

 

他动了动手臂,虽然有伤在身,但他的身手终归是比李泽言好的,一个灵活地反制,他就从李泽言的钳制中脱身,然后后退两步和对方保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内。李泽言紧紧地蹙起眉,看到对方的这幅表情,白起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苦笑一声。

 

“我不是他。”他这么回答着,没有任何辩解,也没有错过李泽言皱得更深的眉头,“但是我也同样是白起。”

 

李泽言托住下颔,盯着白起的眼睛半晌,又再次发问:“什么意思。”

 

白起无奈地耸了耸肩:“也许是遇到什么特殊的Evolver事件了,看起来我是和这个世界的白起交换了身体。”

 

这个说法让李泽言一时间没说话,看来即使是他也没有想到过这样的可能性,他抿了抿唇,缓和了一下周身压迫的气场:“另一个世界吗,这个说法倒是有合理性。”他突然挑了挑眉,“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来到这个世界的。”

 

对于对方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说法的白起不置可否:“今天早上。”

 

“哦?”李泽言发出一声短促的问音,“所以你今天早上来找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不知为何,白起竟觉得李泽言的嘴角似乎有一丝调笑,“你和你那边的李泽言,是什么关系。”

 

白起扯了扯嘴角:“事到如今你还察觉不到么。”

 

李泽言挑眉,白起认得这个表情,对方明显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就是想要自己说出来。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没办法,谁叫他喜欢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傲气的性格呢。

 

“我们是恋人。”

 

白起这样说着,一边忍不住去看李泽言的表情,然而和之前任何一次都不同的,李泽言的表情竟是没有丝毫动摇,对方就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那目光中不是质疑或者量度,在他看来,似乎更像是,在观察自己对他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这个认知让白起有些惊奇,他下意识退后了一步,李泽言却跟着朝他逼近了一步,直接拉进了他们的距离。白起突然有些不太自在:“喂,李泽言……”

 

李泽言听到这一声竟是停下了脚步,波澜不惊的面孔上添上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能看到这样的表情出现在白起的脸上,还真是有趣。”

 

有趣?

 

白起气结,李泽言看了他这么久,就只是因为觉得他这副模样很有趣吗?他刚想发作回应一句,李泽言却突然对着他摆了摆手转过身:“你出去吧。”

 

白起又愣住了:“你对这件事的反应,就这么平淡吗。”

 

李泽言把双手淡然地插进口袋之中,漫不经心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你还希望些什么,你们交换身体是你们的事,我也做不了什么。”

 

话的确是这么说,但是不知怎的,白起突然就感到一丝怨怒和不平,而他没有忍住自己的情绪就这样说出了口:“你真的就这么讨厌你所认识的那个白起吗?”

 

白起知道自己失态了,但是他就是觉得,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他觉得他已经能想象到李泽言对他嘲讽的回答,他也开始构思自己该怎么去回应对方的冷嘲热讽,不料对方不仅没有反驳他的话语,反而意义不明地微微勾起嘴角,然后他听见李泽言这样说:“我和那个家伙的关系,不是你这个爱情上脑的人能懂的。”

 

“什……”白起突然梗住,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他觉得自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又觉得那个想法是那样的可笑和难以置信。李泽言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或是和他继续辩驳,对方对他挑了挑眉,然后看向书房门口的方向,示意他之前就说过的话,让他可以离开了。白起也不再纠结了,他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在离开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李泽言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低声留下一句“早点休息”,便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李泽言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波澜不惊,也看不出任何感情,他重新回自己座位上,对着电脑资料和书面文件仔细审查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所有的工作都处理好的时候,时间也早已过了夜半十二点。

 

李泽言合上文件,视线一瞥,突然就看见放在桌边的那一盘水果。他眼神一动,那盘水果已经放了很久了,被切成小块的苹果表面都已经氧化变成了棕色,梨子也因为失去了水分而皱缩在一起,只有被切成薄片的香蕉还似乎保留着原本的样子。

 

李泽言顿了一下,还是拿起了一同被放在盘子里的水果叉,叉起了一片香蕉放进嘴里。味道就只是普通水果的味道,还因为放置过久而沾染上了苹果和梨子的味道,他嚼了两口,混杂的味道让他有些想把这块水果吐出去,嘴角却是不经意地上扬起一个微弱的弧度。

 

他走出厨房,客厅和厨房的灯都被关掉了,只有一扇通向他卧室的壁灯开着,在这深夜之中散发着微弱却又清晰地为他指引方向的光芒。他走到客厅口,虽然光线阴暗,但是他还是能看出客厅被细心收拾了一番,沙发上的靠垫和抱枕都被安放好,茶几上的水杯和各种零碎物品也被摆放得井井有条,他转身看向厨房,虽然不明显,但是他就是能看出那里也同样被收拾过的迹象。

 

阳台上挂着什么东西,李泽言拉开落地窗,借着姗姗来迟的月色看清那是白起的制服,有些地方还有他今天看到的那些受伤部位的破损,但是血迹都被洗掉了,他伸手去抹了一把,干得差不多了,估计是对方用自己的能力加快了一下吹干的进程。

 

李泽言没有注意到的是,从始至终,他的嘴角都挂着那微不可见的笑容。

 

他走回自己的卧室,站在门口,转身看向了正对面的那间客房。

 

恋人……吗。

 

李泽言摇了摇头,最后看了一眼那没有透出光线的房间,悄然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恋人吗。

 

他和那家伙的关系,从来就不是他们之间能够懂得的啊。





To Be Continued.





『彼此回到正确的世界之后的故事将在下章放出,下章完结』





说点闲话x

前天免费单抽居然给我抽出了SSR,但是是许墨的樱落无声x不开心,都不想升级x

(这么说会不会被许太太们打?但是我真的对许墨完全无感x约会也不开卡也不升级拍摄副本除了每天蹭经验的三次就一次都不做了x最近的活动出的麦克风全去兑换金币了卡的碎片一个都没兑我是不是疯了?现在周棋洛李泽言白起的好感度直接比许墨的高了三级2333)

感觉刷完主线之后整个人寄托都没了(瘫)第十章的李总帅哭我QAQ脑洞直接爆炸QAQ为什么我要是个文手而不是个画手QAQ妈耶感觉我脑子里的画面感极强就是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来QAQ

嗯总之言白很好吃,我很爱言白w

会永远死战言白到底的w




评论(68)
热度(899)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