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白 | 当<恋与>成为宅男向游戏。『02』



/当<恋与>成为宅(基)男(佬)向游戏

/游戏主播言X游戏主播白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w




02.

 

今天的【不过如此】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系统提示:欢迎来到本直播间】

 

【白起小哥哥真的好帅啊> <】

 

【特警的人设苏爆我了!这种伪禁欲系我真的承受不住(不我没有)】

 

【白起居然是男主的学长,所以这是至死不渝爱着你的套路吗】

 

【不良!我爱不良!不良最好吃!】

 

【凭借我多年的创作经验,我要奶一口这个不良一定是个误会】

 

【我是小萌新初来乍到有没有前辈告诉我为什么这个直播间的名字这么非主流?】

 

【前面的后辈别跑,让我这个高端贵族来告诉你这个伟大的由来】

 

【前面那个装前辈的够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只不过是因为我怼当年随便起了个名字注册结果没想到这个平台不准更名emmm】

 

【反正也比某飞飞好听】

 

【前面的住口不要引战!】

 

【有些话为什么就不能说了要不要这么怂】

 

“喂。”

 

原本只有弹幕在肆虐的直播间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随性中仍带着一丝阴翳的不悦,话筒中还有一些嘶嘶的杂音,却是掩盖不住男人磁性又好听的声音:“封了。”

 

有些人还处在一脸懵逼的状态中,懂得的人却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遵命!】

 

李泽言把自己后靠在椅子上,拿起手边的水杯低头抿了一口水,直播间消息页面上显示出了房管禁言成功的字样后,他才缓缓放下杯子,把视线重新投到屏幕的另一端。此时的画面上,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子正插着腰站在那,面带微笑的表情显得帅气又迷人,不是风情万种的那种类型,那上挑的嘴角和凌厉的眉眼完全显示出了这个人的自信与骄傲,那是区别于女性的一种魅力。

 

嗯,画师还不错。

 

在心里淡淡地给出评价后,他的手指一颤,点下了进度继续的按键。

 

白起的声音——也许应该说是CV的声音——很好听,有些懒洋洋和松散的感觉,但是就是特别耐听,在两个人物随着剧情发展不停地对话的时候,对方的语气里总是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也不知道这个人物的配音者在配音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剧情已经铺开,身为特警的白起要带着他去办一个案子,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发展成如他想的这样,但是这个案子牵扯到的原理应该是空间折叠。

 

李泽言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弹幕。

 

【白起小哥哥不是会飞吗,干嘛不带着男主角飞过去2333】

 

【摩托手白好帅!不愧是像风一般的男人!】

 

【主播怎么都不说话的啊】

 

【前面那个是新来的?不知道怼哥的直播特色就是少言寡语吗】

 

【今天上来晚了谁能告诉我李总这是在玩什么】

 

【怼怼不要大意赶紧抱住白起的腰!坐在摩托车后座这个动作可是标配啊!你看人家还特意开快了给你这个机会呢】

 

【这游戏叫做《恋与制作人》,不公开上线,只给预定公测了的人账号和游戏程序】

 

【我怼居然还会去预约这种游戏?】

 

【这就不懂了吧,肯定是游戏方想借着我李总的面子打广告才主动找上门来的】

 

【诶诶有没有人知道隔壁直播间也在玩恋与,那边选择的攻略对象居然是总裁李泽言】

 

【隔壁也在玩?凭什么】

 

【讲道理我一直就觉得李泽言这个角色形象和怼怼好像啊,又正好也都姓李,都可以被我们称做李总2333】

 

【嘿这么一说还真是】

 

【哎呀快别这么说,说得好像隔壁在攻略我怼怼似的】

 

瞥到这几条弹幕的李泽言手一顿,他回过头又看了看屏幕上还在和“自己”对话的白起的身形,眉头不由自主地一皱。沉思般地抿了抿唇后,他突然对着麦开了口:“你们刚刚有人说,白飞最终选择了李泽言?”

 

【……】

 

【!!!】

 

【夭寿啦!怼怼问我们问题啦!】

 

【我希望今晚能听见怼怼说十句话qwq】

 

【怼哥我错了我不该提那个名字你别禁我言我错了呜呜呜】

 

【我怼居然主动提到了隔壁家?这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李总李总我来回答你的问题!没错的,白飞飞那边选择的攻略对象是李泽言】

 

白飞是李泽言对主播白飞飞的称呼,他们两家直播间互相不和已经是整个直播平台人尽皆知的事,但偏偏平台就好像是要借着这个噱头来增加人气似的,没有对这两家的不合做出任何干预行为。

 

说起来他与隔壁直播间之间的矛盾来得也算有些莫名其妙,他和对方说不清是谁先来到这个平台的,但是他们几乎是同一个时间火起来的,原因便是不知出于何种阴阳风水般的诡异巧合,他们最初总是能在直播的同一款风靡的MOBA游戏中成为对立面,一来二去打多了也就熟悉了对方的ID,过了一段时间有人爆出他们是在同一个平台里做直播,于是两家粉丝就顺理成章地互相掐了起来。

 

而偏偏巧又巧在,他们两家的直播时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从晚上六点半播到十点半,平台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把他们的直播间在主页上放在了相邻的位置,人气数也完全均分,两家现在唯一的区别就是那没办法做假的粉丝数,白飞飞那边稍微多了几百人,但一直以来都不曾拉开太大的差距。

 

李泽言其实对对方没什么特殊厌恶的情绪,所以对此他一直都是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偶尔制止一下粉丝过激的行为,也没有和对方有任何直接交集。对于平台的某些安排,他一笑置之,倒是白飞飞,好像还闹了一段时间,最后也像是看开了一样不再说什么,于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隔阂就产生开来,“隔壁主播”这个称呼也在他们两家粉丝之间流行开来。

 

“嗯。”对于回答他问题的弹幕李泽言淡淡地表示了一声回应,却是接着问到,“他的剧情进行到哪里了。”

 

他们两家之间的渊源说来也已经很久远了,平日里他从来不提那个名字也不让粉丝在直播间里提到对方,今天却是自己破了例,这足以让整个直播间沸腾。

 

【我怼今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关注隔壁主播?】

 

【难不成之所以他们俩都有账号是因为他们在这上面都有合作?】

 

【为什么我突然发现一个诡异的情况,白起和白飞飞不是都姓白吗???怼哥和李泽言不是都姓李吗???】

 

【???】

 

【你真是说出了了不得的事实了】

 

【难道是因为现实里不和所以想在游戏里让对方对自己俯首称臣?】

 

【我偷偷去看了隔壁一眼(怼怼我真的是为了你去的千万别禁我言QAQ),隔壁的剧情进行到男主准备去向李泽言汇报工作,然后李泽言给男主打电话,让男主不要把他救了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这个游戏居然还有电话系统的!讲道理李泽言的声音好好听啊,那种高冷的声色有一种别样的温柔】

 

【同上!我甚至还觉得李泽言的声音和我怼的有点像,但肯定还是我怼的声音好听一些!】

 

【这个直播间里到底有多少间谍?怎么这么多人都知道隔壁的事?】

 

【作为双粉想出来说句话,两个主播明明都很好,凭什么不能看两边】

 

【中立党也想说句话,好不容易两家不在战斗系游戏里互相对抗了,现在难得同时玩攻略游戏还能给我们看到两条不同的线,为啥不能好好相处一下】

 

【前面的是黑粉吗,房管呢】

 

弹幕突然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李泽言也料想到自己的问题会引来不少舆论争执,于是在看见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后,便挑了挑眉出声制止:“好了,少说两句。”他稍微顿了一会,又补充道,“以后在我直播这个游戏的时候,提到白飞也没关系。”

 

【怼哥今天真的说了好多话啊,莫名有点心动】

 

【嗯万事都听怼怼的】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和隔壁这么和谐的场景好像还挺好的】

 

【作为从始至终都支持着你的忠实粉,听到今天这句话感觉遭到了背叛,怼哥我要取关了】

 

【这边是悄悄咪咪从白哥那边过来看两眼的,突然很感动,怒关注一波】

 

弹幕依旧在此起彼伏,李泽言也没再做出任何回应,他从始至终都在继续着游戏的进程,画面上的男人的五官柔和又分明,声线温润又好听。

 

他的角色正在遭遇一场那名为空间折叠的变数,屏幕显示一转,文字开始堆积,每一字每一词都描述出了极度真实的画面感。

 

那个男人漂浮在空中,虽然是一张图片,但是那人的眉眼和神情都格外栩栩如生。他的角色被名为白起的特警救下,对方带着他飞上天际,把他轻柔地揽在怀间。

 

画面上写着,他的怀抱温暖而有力,让我急剧跳动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然后他听见了属于白起的声音:“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到。”

 

李泽言轻笑一声,直接关掉了麦克风:“真是肉麻的台词。”

 

思绪一转,他突然想起了他前去游戏公司为游戏角色配音的那一天,那个和他重名的角色当然不是巧合,这本身就是以自己为原本而设计出来的人物,他自然也知道那个总裁的性格和声音都很像自己,也是因此,他了解到其他的角色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创设出来的。他完成当天配音任务离开的时候,恰好遇到另一端录音室工作人员开门出来的时候,然后一阵清亮的男声不偏不倚地顺着门的缝隙传出来,又不偏不倚地传入了他的耳朵。

 

那个声音这样说道: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到。”

 

那个时候的声音不如今天这般清晰震撼,他却是比今天更能听出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的情感与心声,那是个年轻的声音,这句话应该是浪漫而温情的,却在录音的时候带着满满的调笑与欢愉,那个时候连他也跟着皱了皱眉,然后不出所料地听见对方被录音导演要求换一种语气再录一遍。

 

他在路过的时候侧目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立刻就把门关上了,这是规矩,所有参与人员的信息也都是相互保密的,他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门关上之际,他微微眯起眼睛,却也只能看到那人一头深棕的发色和穿着颇显随性的牛仔外套的后背。

 

有点可惜,他这么想着,毕竟那天是他录音工作杀青的日子,他再也不需要来这里了。

 

看着屏幕上属于这个名叫白起的男人的图片,李泽言微微沉下眸子,直播间已经有人察觉到他不是不说话而是把麦克风关掉的情况,弹幕又开始了新的一轮骚动,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李泽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便是一变,好一会才慢悠悠地接通了电话。

 

“李总,您还在直播吗。”电话一接通那头的人就立马开了口。

 

李泽言看了看还剩最后一段故事情节的章节,淡淡回应:“不忙。”

 

“那我跟您商量个事,”这事还没说,魏谦的声音听得都像是要哭了出来,“明天晚上那场宴席,您还是抽个空参加吧。”

 

李泽言闻言瞥了一眼桌上的台历,没接话,用无言示意魏谦继续说下去。

 

“您说您不继承家业和公司跑来做什么主播也就算了,但是人际总是要维持下去的,每次宴会您都不出席,我这真的很难交代。”

 

李泽言靠在椅子上轻呼出一口气,随后闭上眼睛:“好,我明天会去的。”

 

魏谦立马兴奋起来:“好好好,需要我来接您吗。”

 

“不用。”如果魏谦在场,他一定会把最鄙夷的眼光投给对方,“你还想把什么车开进我现在住的小区。”

 

魏谦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立马表示自己明白了。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言考虑了一下,便打开了麦,告知了一下今天要提前下播以及明天有事不能直播的事情,还等待着被白起救下来之后会有什么发展的粉丝们顿时哀嚎一片,李泽言也没管那么多,说黑屏就黑了屏,然后自己对着本章节剩下一点的进度条看了半晌,也还是点下了游戏的关闭键。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李泽言换上了自己已经多年不穿的西装——也不尽然,只不过上一次穿的时候,还是为了游戏人设而拍照的时候——他对着镜子照了照,有点心的人也许会发现这套西装和恋与里李泽言那张人物海报穿的西装一模一样,但是本身参与这个游戏的人就不多,又哪来的那么多有心人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李泽言打开家门,原本被笨重的大门阻绝了的外面的一切声音,在这一刻都尽数涌入耳中,包括某一个近在咫尺响起的清丽男声。

 

“谢谢师傅啊,您慢走。”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李泽言微微愣了一下,声音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却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顿了几秒李泽言完整地推开大门,就看见自己对面那一家住户的门半开着,门侧站着一个人,几乎都被掩在了门后,只能看见一只正在接过外卖的手臂和对方耳侧的发线。

 

头发是棕色的。

 

李泽言看了一会,无意识地用手指点着门框,随后关上门大步地走了出去。

 

正好这个时候对面送外卖的师傅也确认好了账单,在李泽言顺着下楼的楼梯往前走的时候恰好转身走到李泽言身侧,完完全全地挡住了他能用余光瞟到门还未完全关上的那户住家情况的视线。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李泽言放慢了脚步让外卖师傅先走,他知道即使是现在回头那也是一件极其不自然且失礼的行为,但是在缓步走了两步听见身后的门关上的声音的时候,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觉得有些惋惜。

 

李泽言转过身子,看了一眼那紧闭的大门,才重新转过身,迈开步子走下楼梯。

 

 

 

 

今天的白起稍微有些郁闷,他拿着刚刚拿进门的黄焖鸡米饭的外卖重新坐回电脑前,也不顾屏幕上不断刷过的【放毒可耻】【白哥终于不吃泡面了】之类的弹幕,就这样撇开筷子吃了起来。

 

此刻他的游戏还停留在游戏方对于一家名为Souvenir的饭食用精心的文字描述食物美味程度的界面上,他看着这段剧情就觉着饿,便是破天荒一次地没吃泡面而是订了一餐外卖。

 

昨天晚上他直播恋与到十点,足足刷过了一半的剧情,其中的这个情景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的角色来到了一家名为Souvenir的餐厅,这家餐厅差评满满,对于食物的却是一致的高分,随着剧情发展下去,即使官方还没有点破,白起也看出来了,这家如此有个性的餐厅的主厨兼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他选择的攻略对象,李泽言。

 

白起觉得这家游戏的文字编辑和画师简直太厉害,不然怎么只靠这些文字和图画就把对食物毫不上心的他给打动了,还让他破费地特地买了份真正可以称之为晚饭的食物回来。

 

他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果游戏中白起这个角色是完全依照自己的人设而设立出来的,所有的特征都与自己有关,包括对方的职业是个警察也是源于自己一直渴望成为一名警察的话,那么这个名叫李泽言的原背景的那个人,也许也会像游戏里的人设一样,或是某个集团的董事长,或是某个想成为总裁的优秀厨子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的时候,白起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关门前看见的从自己门缝前一闪而过的那个背影,也许是自己游戏看得太久的错觉,又或者只是某种巧合,他总觉得那个男人穿着的西装的左肩上的那个品牌标志甚是眼熟,既像是游戏中李泽言的人设图上画着的那个标志,又像是他曾经去游戏公司录音的时候,路过某间门未关紧的录音室里看见地站着的男人穿着的西装同一个位置上的标志。

 

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之后,白起起身丢掉吃空的快餐盒,又幽幽地坐回电脑前连上了主麦。

 

【白白回来啦!】

 

【乖巧.jpg,坐等今天白哥被李总裁怼到天昏地暗】

 

【啧啧啧白哥,亏你在吃到了李总裁那么美味的食物之后还吃得下黄焖鸡这种不入流的食物】

 

【今天的工作报告准备好了没有啊2333】

 

白起咳嗽两声:“你们这一个个的别吃风醋啊,反正不管怎么样李泽言都是我攻略到的男人,和你们没关系。”

 

【白哥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送礼物养了一辈子的男人终于是要被别的男人拐走了吗】

 

【哎哟白哥你要点脸,你攻略到的男人这种话都说的出口啊】

 

白起轻哼:“那可不。”

 

他随着进度点开游戏界面,围观的粉丝们可能还没有察觉到,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剧情向养成游戏,现在还在试运行阶段,给自己的也只是公测版,按照自己直播的这个进度下去,估计今晚就能把已有的剧情全部通关。

 

想到这里白起在直播间里嚎了一嗓子,说明了这个情况,然后询问他的粉丝们今晚还要不要看这个游戏。

 

弹幕瞬间就被不同的声音给霸了屏。

 

【白哥继续吧,把剧情刷完咱们就可以尽情YY了!】

 

【为什么只有这么点啊qwq我还没看够我的白起小哥哥和李总裁呢】

 

【要不白哥今后每天播一章?(才不会说其实我更想看你吃鸡x)】

 

【白哥你干脆称今天刷完了算了,以后还是播以前那些游戏吧】

 

【反正今晚隔壁主播停播了,要不白哥你也停播一天,同一个时间播同样的游戏内容才能更加展现出我们白家粉丝更多嘛】

 

【喂前面刷隔壁的哪来的,房管呢】

 

【哎哎我们是不是该大度点,昨天隔壁都发声明了,玩恋与的时候允许粉丝互串,我们要是还这么斤斤计较反而给自己人丢脸】

 

【不要带节奏啊,来咱们白哥666刷一波走起】

 

【白哥666】

 

【白哥666】

 

【此生最爱白哥!】

 

【白哥666】

 

弹幕的内容尽数入了白起的眼中,即使是提到了某个直播间,他也难得地没有什么反应。关于【不过如此】直播间的的一些事情,他也是昨天晚上就有了耳闻。

 

听说那位李氏主播也有这款游戏的公测号的时候,他还是感到很吃惊的,了解这款游戏内情的人本就寥寥无几,他本以为自己能借着这游戏在平台火一把,却没想到和自己向来不和的那一家又一次和自己撞了直播内容。

 

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为此感到不爽或生气,非要说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他的反应,那便是有些惊奇。

 

昨天晚上自己的直播间算是炸了,隔壁那家提前下播虽然也有一定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昨天晚上隔壁间主播说出的那番言论,那番关于在隔壁直播间提到自己也没关系的言论。他们两家直播间的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起初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在粉丝掐成堪称惨烈的程度之后,他便向平台提交了调解申请,平台没理会,令他生气的是隔壁那家居然也没有理会,好像真以为这能增加点人气似的,从那之后他便对隔壁的主播没了好感。白起曾经还非常欣赏对方的游戏技术,几次撞车互相赢赢输输后他还有意想和对方加个好友,后来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今他们的关系似乎有了单方面的缓和,但白起也不打算做出什么改变,对方爱介意不介意,反正他依旧存有反感。

 

看了看电脑,白起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今晚刷个两三章剧情,剩下的明天晚上一起刷完。

 

弹幕里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白起揉了揉有些僵硬的手腕,然后移动鼠标,熟练地调出了游戏主页面板。

 

当属于李泽言的那张脸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他感到心脏依旧是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那个从方才起就不敢去深思的可能性再一次不受控制地窜入脑海。

 

对方主播为什么会单方面选择和自己缓和关系呢。

 

对方,会不会也在和自己探究着一样的东西呢。

 

 



To Be Continued.





文中人物背景有私设,应该都看出来吧?


以及魂穿那篇再拖一下x就一下下x





评论(25)
热度(517)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