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白 | 奈何不舍。



大家新年快乐~


/言白深夜六十分

/淘宝白起电话梗

/一发短完



*所选关键词在文后



 

《奈何不舍》


 

 

李泽言知道自己今夜有些不清醒了,桌上的红酒木塞开了一半,一旁却放着一瓶已经只剩一半的茅台。手上的酒杯里还有薄薄一层,李泽言一口仰尽,却是皱起了眉头,然后两滴白酒顺着他的嘴角溢出,留下一道痕渍。

 

他喝醉的时候并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视线很清楚,甚至脸颊都不会泛红,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胸膛在灼烧,总有东西想要膨胀而出,他难以忍受,却只能随着苦涩的酒精吞回咽喉。

 

手机上属于白起的最后一起来电在晚上七点,还有十分钟今夜就将过去,李泽言愣愣地拿起手机,突然有些意识不到自己是怎么对着一整桌没人动过的菜坐到现在的。

 

电视没有打开,但是透过他特地未关上的窗户,能隐约听见楼下的住户里传来了晚会歌舞升平的声音。

 

李泽言站起身,朝着阳台走去,却是一个踉跄,整个人就不算狼狈地跌在了沙发上。

 

沙发上有一个印着银杏的劣质抱枕,白起买回来的,他们两人一起逛家具城的时候白起就执意想要,他虽然嘴里一直说着幼稚,却还是在结账的时候拿过了那个抱枕。

 

他的脸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抱枕上,一股浓郁的味道顿时窜入鼻腔,是白起喜欢用的那种沐浴露的味道,清新而甘甜。李泽言闷头闻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在作祟,他突然觉得喉间一阵作呕,眼眶顿时发烫起来,没有什么无稽的液体滚出,却是徒生一股嘶吼的愿望。李泽言缓缓坐起身子,学着记忆中白起最喜欢的那个模样抱起抱枕坐在了沙发上,他低下头把脸埋得更深,似乎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感受到更多属于那人的存在。

 

感谢这个空间里没有任何人存在吧,这样就不会有人看见他这般颓唐的模样。

 

李泽言不想承认,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思念过白起。

 

那一桌精心准备的饭菜直至透凉,他的心脏仍旧因焦虑而动荡发烫。

 

白起告诉他临时接到一个任务今晚不能回家过年的时候,李泽言正在开那瓶他收藏了很多年的红酒,随着白起干净清亮的声音叙述着一个一个字眼,他开了一半木塞的手便放了下来,最后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早点回来”,就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自己从来不喝的白酒。

 

他有多久没有好好地和白起在一起吃一顿晚饭了呢,李泽言有些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每次重新见到白起时对方带血的衬衣和淤青的嘴角,白起还想安抚地对他笑笑,却只让那勾起的嘴角显得狼狈。

 

桌上放着一枚硬币,李泽言看了看,就探出身子去拿在手上。硬币也是冰凉的,李泽言色渐渐变深,然后忽地把硬币抛上了空中。

 

他想既然自己已经喝醉了,那么偶尔做点不像自己的事情也无妨吧,偶尔任性一下也无妨吧。

 

白起总是跟他强调,工作期间千万不要跟他打电话,李泽言想用这最愚蠢的方式赌一把,如果正面朝上,他就在零点的时候打一个电话过去,如果是反面,他就继续安分。

 

但是硬币却没有展露他的决定,就在那枚小小的金属恰好以垂直的角度升到空中的时候,它突然静止在了半空,没有正面与反面之分,只有那一道薄薄的弧度在映照着李泽言嘴角的苦笑。从空中拿下那枚静止的硬币后,李泽言摆了摆手,凝固的空气就开始再流动起来。

 

他何必要这么自欺欺人呢。

 

李泽言把自己靠在沙发上想着。

 

他们的感情没有任何问题,他只是在单方面不安罢了,他只是越来越在意,会不会有一天,白起就如同那些只埋着衣冠的烈士冢一样,什么话都没留给他,就这样退出了他的世界。

 

他又想到,啊,原来悠然说的话有时挺有道理的,有些话该说的时候就该说出口,那些口是心非到底是在试探对方还是在嘲讽刺自己呢,如果一贯以来他说的不是“早点回来”,而是“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对方也不会那么拼命了吧。

 

头还在疼,李泽言忽地拿过一旁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寂静的环境中忽地就传出了声音,是电视晚会的主持人在做最后的倒计时,一字一句,一声一声,嘹亮却寂寞。

 

十、九、八——

 

李泽言把自己靠在沙发上。

 

今年特地没有回家,却还是过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新年呢。

 

七、六、五——

 

李泽言缓缓闭上眼睛。

 

今夜白酒有些喝多了,明早起来定是要头疼,也不知道那个会帮他煮解酒茶的人回不回得来。

 

四、三、二——

 

在那一瞬间他就好像要陷进他沉浮的意识之中。

 

他轻轻地勾起嘴角。

 

新年快乐,白……

 

一。

 

“新年快乐,李泽言。”

 

耳边突然传出了声音,熟悉而又通透,李泽言猛地睁开眼睛,一个晚上的酒精终于在这个时候作乱起来,那个时分他竟是看不清楚面前突然出现的身影的模样,只有那栗色的发色在他的眼中清明。

 

等到终于清醒起来后,他看见了面前站着的,穿着一身破损的警服,嘴角还带着淤青的白起。

 

啊,果然又是这副模样。

 

但是李泽言却没有像是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先是黑着脸骂对方永远都这么不小心不关心自己,然后等着对方来找自己服软道歉,此刻他只是扔下手中被攥出褶皱的抱枕,踉跄地起身扑到面前的男人身上,他的身体有些发软,站立几乎都是靠对方支撑,但是他却霸道地借着这样的姿势不由分说地啃上对方淤青的嘴角,继而换成缠绵的唇齿相接。

 

他的体温很热,对方的身上却还残留着风的清冷,他似乎听见白起笑了一声,但是他不想理会,。

 

他只知道,从此之后,他再也放不开这个人了。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所选关键词:


/酒过三巡

/那些原本透明的东西

/寻找你的味道

/半空中的硬币

/越来越在意你的事情

/我口是心非,但是你懂





 @言白按头小队 





评论(11)
热度(390)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