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一步重城。『01』



红海真的太有魅力了,忍不住回归长篇届来悄悄咪咪开个连载

觉得狙击组的两个人之间的情感不会单纯也不会简单,所以想写一个完完整整的长篇故事,让他们不断共同走下去共同成长,然后再被彼此用真心攻陷



接战后,有诸多私设,也有自己的理解

致力于原作向

军事盲,但是会尽力查资料的,有原则性的Bug请不要大意地指出

全员暂时吐便当,我希望看到他们八个人都在一起,我不想他们之间的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爱他们所有人






《一步重城》

         

 


 

 

1.

 

这个梦境已经纠缠他很多天了。

 

呼啸而过的子弹,喧嚣撕裂的皮肉,鲜活涌动的血液,徐徐倒地的身影。眼前的世界被黑与白浸染,耳边的风声与惊叫逐渐淡去匿在了世界之外,思绪像是被剥离,他感受不到自己跪坐在冰冷甲板上的双腿,但是有些温热的东西缠绕在手腕上,是人的手指,还有一并浸透了他军服衣袖的淋漓鲜血,那个人把他拽得很紧,指甲尖锐地抠在他的皮肉上,不知道那些鲜血是属于对方的还是自己的,就好像是在用这种方式嘶吼着——

 

——你没能保护好我

 

李懂猛地睁开眼睛。

 

窗外的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晨光顺着窗帘的缝隙侵入室内,恰好照射在李懂的眼睛上,甚至还来不及去为梦境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李懂就应激地抬起手挡在眼前,过了好半晌适应了这抹刺眼的光线,那因为噩梦而剧烈跳动的心脏也不由自主地缓和下来。

 

他在床上愣坐了一会,便摇了摇脑袋起身洗漱。

 

从罗星中弹入院的那天起,他就开始无休止地做着这个梦,每每看到梦境中对方那张面无血色的脸与记忆中倒在自己身边的搭档的面容重合,他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颤抖。但是今天的这个梦不一样了,明明所有的场景都与以往无异,但是他却没有看见最打击着他的心脏的那个部分。

 

他没有看见梦境中那个人的脸。

 

现在已经不怎么能够回忆地起来了,但是在梦中,那个人的面孔就像是被隐在了一层浅薄的迷雾之中,能隐约感到那是一张自己熟悉的脸,却是怎么都看不真切。

 

寝室的门突然响了起来,李懂转过身,看见队长推开门站在原地的身影。

 

“顾顺醒了。”

 

李懂眼神动了动,立刻站起身,拿起挂在一旁的军服外套就跟着队长走了出去。

 

军队基地的医护室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虽然对于所有人而言这个地方当然是越冷清越好。李懂低着头走在杨锐的身边,时不时扫过一路经过的病房,大都是些有过一面之缘的面孔,应是前两天一同参与了伊维亚的撤侨行动,也不能说他脸盲,除了初入军队时一个训练营的同僚,他的工作性质并不能让他和过多的人有什么接触,他习惯游离于主战场之外了,能说上话的人除了共用一个通讯频道的队友就是自己需要时时刻刻跟着的狙击手。

 

狙击手。

 

一想到这个词属于顾顺的那张嘴角翘得轻佻的脸就不受控制地出现在眼前,李懂咬了咬自己的后槽牙,试图把自己见到顾顺最后一眼的那个画面赶出脑海。

 

他们没走几步,杨锐突然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李懂跟着停下然后下意识打量起周围,就看见身侧那个病房里,正坐在陪护椅上微笑地跟他们打招呼的佟莉。

 

张天德的病房也在这里,战场上子弹划过了他的脸颊略微擦过了下颔骨,好在那是小口径的步枪子弹,不至于让他皮肉崩裂,但是留下了一道又深又长的疤,破相毁容怕是避不可免的了。现在这个一身铮骨的男人躺在病床上,整张脸都被洁白的纱布包缠起来,只留下一双眼角还有些淤青的眼睛,话一段时间是说不了了,但是看到两人走进来还是吱吱呀呀了几声,李懂能看出来对方这是在表示高兴。

 

“庄羽和陆琛被送到部队医院去了,徐宏在那边照看他们。”

 

杨锐对躺在床上的石头解释着,李懂和佟莉是昨天就知道这些事的,庄羽的枪伤太严重,被发现的时候也就吊着一口气了,陆琛的左手臂被大面积炸伤,诊治的结果今早还没出来,运气不好很有可能整只手就废了。

 

佟莉起身意欲把陪护椅的位置让给杨锐,杨锐摆了摆手拒绝了,看向佟莉,队里唯一的这位女汉子现在也是一副憔悴的模样,但也几乎可以说是队里受伤最轻的队员了,她脸上贴着一小块胶布,私服的衣袖下是缠绕好的绷带。在经历了那么一场激战后,她手腕严重扭伤了,如果不是杨锐发现了,她可能还会一直陪在石头身边不去接受治疗。

 

李懂走到床边,床头柜上还放着几颗糖,他也知道,这些糖也就是给石头看看了,心里多点念想也许就能好得快点。

 

“石头哥,好好养伤。”他不太习惯激烈地表达感情,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很低,即使这个时分他只感到无比地庆幸。

 

回想起昨日张天德血肉模糊触目惊心的半边脸颊,他甚至还觉得胃有些翻涌,但是那个时候张天德昏过去了,没看见佟莉抱着他厮声痛哭的模样,不然石头定是会得意地从病床上跳起来。他们一度以为他们会失去一些人,但是好在上天是眷顾他们的,就算受伤程度惨烈,但好在命留了下来。

 

还活着,对于经历了那样一场地狱般的战斗的他们而言,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了。

 

张天德唯独露在外面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亮了亮,杨锐突然把李懂拉到一旁,对他说自己留在这里陪一会儿佟莉和石头,顾顺的病房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

 

李懂知道队长是什么意思,他道了别,就朝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虽然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同一个地方作业,但是相比起自己而言,顾顺的伤要来得比他严重得多。坐在运送黄饼的飞机上返航的时候顾顺就晕了过去,他头侧的和大腿的伤口在止不住地流血,好在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口,失血量也还不至于造成什么危险,回到基地后顾顺被诊断出有中度脑震荡,李懂听了很是紧张,在医生补充这不会影响病人的视觉神经和反应神经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站在门口沉闷地做了个深呼吸,李懂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不轻不淡的“进来”后,便缓缓推开病房的门。

 

那个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觉得看起来很高傲的狙击手现在依旧是这幅姿态,即使那人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左脚被打了石膏吊在空中,脸颊上到处是淤青这样一幅狼狈的模样,但是对方嘴角始终带着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弧度会让李懂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没把一切放在心上。

 

顾顺很安分地坐着,仰在病床微斜的靠背上,李懂进去的时候,顾顺正在削一个苹果,看到李懂的身影,他举起水果刀摆了摆手,又拿水果刀的刀尖指了指一旁的陪护椅,便又低下头继续手上的事。

 

李懂看了那被放在墙角看起来根本没被用过的陪护椅几秒,才是轻声地挪过椅子,自己也在顾顺的病床边坐下来。他又看了一眼床头柜,意识到顾顺正在削的这个苹果是医护中心的早餐自带的。

 

把视线转向坐在病床上的男人,李懂却是一愣,当他看过去的时候,没想到顾顺手上依旧很灵巧地削着苹果,头却是抬起来同样看着他,对方的视线稍微有些热烈了,李懂意识到对方是在盯着自己脸颊上几道细密的伤痕。

 

一个苹果完整地削完,顾顺合上水果刀,对着李懂明显地勾了勾嘴角:“没再受什么别的伤吧。”

 

苹果被对方徒手掰成两半,李懂看向对方病服的第一颗扣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前方传来了对方咬下一口苹果的清脆咀嚼声:“这是我出任务以来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了啊,哎,医生有没有说我要在这里待多久?”李懂抬起头,顾顺看了他一眼,忽地把另一半苹果递到了他的面前,“要不要。”

 

李懂又是摇了摇头,在对方收回手后才开口回答:“你有些脑震荡,得好好休息,确保没事了才能离开。”

 

顾顺轻轻哀嚎一声,左右摇了好几下头:“我觉得没什么大事,肯定是他们小题大做了。”

 

“别不重视在头上的伤,要是落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顾顺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默了一会后,又道:“大家都还好吗。”

 

李懂知道对方问的大家是谁,只是在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他却突然觉得心情有些复杂,面前这个人与他们相识也不过是一天,在共同经历了这样一番生死之后彼此之间珍惜的情意几乎可以说是跨越了时间被瞬间填满,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他对顾顺的初步印象并不算特别好,甚至于说这种情绪全程都萦绕在心间,他们所能面对的危险并不多,不像队长们与佟莉石头那样,他和顾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谈不上是并肩作战,更像是身为军人服从命令完成任务,说是搭档,却又不像搭档那样惺惺相惜。直到这次任务的艰难程度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最隐蔽的他们也同样面临着生死一瞬的时候,他才因为顾顺的临危不乱以及对他的照顾有加而对对方有了改观。但即使如此,当此刻坐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时候,他还是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些什么,他没有办法像对待石头对待庄羽陆琛那样,毫不掩饰地流露自己的担忧与关心,或者可以说,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只有过一天交集的所谓搭档。

 

李懂隐隐觉得他的队友们也有同样无奈的感受,所以即使相隔这么近,佟莉还是选择寸步不离地守在石头身边,队长也只是把地点告诉了他而自己没有前来慰问。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的队友们不关心顾顺,他们只是有更加值得忧虑的对象,所有人都在寻找着一个平衡点,而最没有时间去思考的人就是他李懂。

 

然而顾顺却好像表现出了毫无隔阂,在战场上的时候他就镇静机敏,需要帮助的时候像是在呼唤老朋友一样,下达命令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心理负担,就连那些担忧与信任,也都在那张俊秀的脸上一览无余。

 

他以为顾顺这个人是高傲的,但是现实却告诉他这个人比谁都有情。

 

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后,李懂还是如实地告知了队里所有人的情况:“石头哥已经脱离危险了,佟莉姐在陪着他。庄羽和陆琛哥被送到了医院,副队在那边跟着,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顾顺听完淡淡地点了点头,恰好吃完最后一口苹果,他便从床头扯下一张纸巾去擦拭手上残留的浆汁。

 

李懂忽地有些沉不住气:“你为什么会这么拼命?”

 

顾顺愣了一下,看起来并不明白李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李懂看到对方这幅模样,却只想起了在战场之上,对方对自己投来的那些打量又玩味、信任又期待的眼神。有些事情不是他该去做的,有些伤也不是顾顺本该受的。

 

“你为什么像是拼了命地要向我证明什么,你只需要借用我的力量就够了不是吗。”

 

这似乎才是一切都不对劲的源头,这个与他才刚认识的异常优秀的狙击手,却不知为何总是对他怀有某些兴趣,对方不惜在残酷的战场之上以身犯险,也要让自己能够走出自己覆上的阴霾。然而这个举动看起来并不像是想要让自己认识到自己是一名合格的观察员,反而像是在证明,能够跟在他顾顺身边的观察员,就该是这般优秀无畏。这是一种多么自负又柔情的骄傲啊。

 

顾顺盯着李懂的表情几秒,接着失笑出声,就是那种李懂最熟悉的,玩味又散漫的笑容。

 

“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可爱。”狙击手坐在床上,嘴角噙着笑,目光却如同透过了瞄准镜般犀利地盯向身旁的观察员。

 

“我不是在拼自己的命,我只是在这没有任何时间磨合就得要求默契与信任的情况下,告诉你怎样能保住自己的命罢了。”

 

“然后作为回报,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顾顺抬手,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缠绕着的厚厚的纱布:“哥这回命大,得有你的一份功劳。”他又看向李懂,视线缓和,像是带着某种讨好,“姑且说声谢了。”

 

他与顾顺并没有什么谈心的机会,在战场上他们的交流也不过寥寥数语,很多时候还是他单方面地不欢而散。最后在那瞭望台上的时候,怕是他们对话最多的时候了,但也不像现在这般,就好像真的敞开了心扉,不知是从鬼门关踏回来的劫后余生的后怕在作祟,还是他真的已经对面前这个人放下了芥蒂。

 

那个平衡点依旧很难找,李懂想,他也许已经真的把顾顺当成是自己的同伴与搭档了,但是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他没有拒绝顾顺听起来漫不经心的道谢,他只是依旧坐得端正,双手攥紧了外套的衣角,然后对着面前的狙击手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我们彼此彼此。”

 

 

 

 

 

伊维亚撤侨行动归来之后,蛟龙突击队的成员们都被例行放了假,其中当属他们一队的假最长,毕竟光是伤假都足够让他们歇上大半个月。

 

李懂和佟莉虽然伤得最轻,却也还是和大部队一样有着同样时长的假期,所以绝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会带着些慰问品跑到医院里去陪着顾顺和石头。

 

庄羽和陆琛的伤情也总算是确认下来了,勇敢的通讯兵终究还是受到自己信念的眷顾的,虽然连中数枪,但没有一处是致命的,就是失血过多导致整个人的心肺功能有些受损,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陆琛也甚为幸运,基本没怎么伤到手臂的运动协调等神经,过段时间要接受一次皮肤移植手术,之后再复健一段时间也是有望再回到原本的职位上。

 

李懂现在可算是闲,所以即使两边医院隔得老远,李懂也还是找了个时间到部队医院去看望了一下自己的两个队友,在医院看见拄着拐杖却不停为庄羽和陆琛忙前忙后的副队长时,李懂才惊觉自己居然忘了徐宏所受的伤也不比任何一个人要轻,但是他们的副队长却没有把那些疲倦与伤痛表现出一丝一毫。

 

道别的时候他觉得心情有些沉闷,不禁想到,在这场战争之中,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呢。

 

时时刻刻要顾顺分心来照顾自己不说,在巴赛姆镇上的时候,他明明应当作为最强的火力支援点时刻掩护队友,但是身为观察员的自己却丝毫没有反侦察隐蔽的意识,就这样暴露在对方狙击手的枪口下,使得他们陷入长久的被动,没能给予陷入困境的佟莉他们一点帮助,也正是因为那一整段时间的碌碌无为,才让石头和陆琛受了如此严重的伤。

 

这样的情绪直到他回到了顾顺的病房也没有消散,躺在床上的狙击手立刻就察觉到了走进来的人周身带着的古怪的气氛,但是他只是淡淡地盯着李懂几秒,就收回打量的视线,也什么话都没有问。

 

终日躺在病床上的感觉并不算太好,顾顺曾经也住过一次院,那段经历他甚至不忍心去回忆,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多了一个天天陪在他病床边的小观察员。

 

李懂看起来是很会照顾人的类型,第一天来的时候就问了顾顺关于水果的喜好,之后每一天来的时候都会带上新鲜的顾顺喜欢的水果,甚至不会让顾顺自己动手,而是把皮剥了或削了再递到顾顺的手上。

 

部队里纪律严明,平日里都不准使用手机,李懂却不知道从哪里为顾顺找来了一部手机,说是让他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用,但是在部队里呆久了,对这些电子产品的使用也本就不再敏感,所以更多时候,他反而比较喜欢去看李懂带来的那些杂志,大部分是军理相关的,但也有少部分政治人文,他坐在床上看,李懂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他们的话题大多都能从这些杂志的文章新闻上引申出去,终日待在这病房里的生活也显得不那么无趣。

 

假期的第八天,张天德的伤势有了明显的好转,虽然还不被允许拆下脸上的纱布,但是下床走动已经没问题了。

 

这个男人向来坐不住,一听说顾顺就在旁边,他立马闹腾着要去看看。

 

于是就在住院以来的第八天,顾顺的病房终于迎来了除了李懂以外的探望者。

 

杨锐佟莉张天德徐宏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病房的时候,连带着还在专心剥桔子的李懂都吓了一跳,但是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从陪护椅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叫了声队长与副队。张天德整个人显得特别有精神,如果能忽视掉他被纱布缠得跟个球似的脑袋就更完美了。

 

顾顺头上的纱布前两天就被拆掉了,现在只留下了额角一道恢复程度很好的疤,看见大家伙儿走进来,他也不卑不亢地依次问了声好,随性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若不是他的脚上还吊着石膏,这副模样还真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没什么区别。

 

李懂有心把座位让了出来,但是没有一个人有要坐下的意思,杨锐的视线在顾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那吊起的腿上,脸上是毫不掩藏的关心表情:“腿伤好些了吗?”

 

顾顺很率性地摆了摆手:“不碍事。”随后他也微微偏过头,看向了站在杨锐身后的徐宏,“倒是副队长,怎么自己不好好休息会。我这都是小伤,不劳大家操心。”

 

徐宏今日从部队医院那边过来,也是想看望一下石头与顾顺,即使这个时候他还依旧撑着拐杖。听到顾顺的话,他蹦跳着往前走了一步,轻巧地眨了眨眼:“我这伤也不碍事,就想来看看大家,庄羽和陆琛那边也都没事,我看过不了多久大家就能聚聚了。”

 

闻言李懂转头望了顾顺一眼,就见那人轻轻抿了抿唇角,意义却是不明。

 

石头突然叫唤起来,只不过他所有的话语都被捂在了封住了他下半张脸的纱布里,唔唔呀呀半天也听不清一个字,佟莉拿手肘狠狠撞了撞石头的腰侧,石头的眼睛里露出一股吃痛的神情,随即安分下来,佟莉也跟着把头转向顾顺。

 

“这家伙的话啊,不听也罢,搞不好又在说你拽呢。”她笑了一下,表情忽地添上几分认真,“不过,一直没机会好好地跟你们道个谢。那天情况如此危急,多亏了你和懂,任务才算圆满地完成了。真的,谢谢你们。”

 

李懂知道佟莉说的是哪个时候,那也是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一个瞬间。

 

但是他看着顾顺,那张英气的脸上依旧是种散漫的笑意,听到佟莉这般真挚的话语也没什么动摇,甚至于看起来并不打算回应佟莉的话。他以为顾顺这般聪明的人,一定能够察觉到其他队员没来看望他的原因并且也一定能够理解,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对方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悦,甚至于自己把其他队员的情况告诉对方的时候,顾顺也都会很积极地回应关心两句。

 

此刻顾顺的表现却显得有些陌生了,站在那里的四个队友也许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和对方相处这么久又身为观察员的他怎会察觉不到这一点。

 

手心开始有些冰凉,他并不希望顾顺因此和自己、和这些队友们产生什么隔阂,他也不希望队友们意识到这些,所以他张了张嘴,打算替顾顺回答一下,只是他连一个音节都没能从喉间发出,顾顺却出乎意料地直接开了口。

 

“在我接受你的道谢之前,我想先向你们道个歉。”

 

李懂一愣,站在那里的四人表情也是不解。

 

顾顺从床上缓缓挪了挪身子让自己能够正直地坐在床上,然后他看向佟莉和张天德,眼睛里竟是一种李懂从未见过的肃意。

 

“在巴赛姆镇的时候,我和李懂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们本该是你们最好的掩护,却一时大意暴露了自己,反而陷入了敌方的牵制之中。”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锐的表情已经变得严肃而毅然,他的眸色忽地就变得很深,像是有无数情绪在里面翻滚涌动。

 

佟莉紧了紧拳。

 

顾顺继而说到:“是我们的支援晚了,如果我们能早脱身哪怕一分钟,我相信一切都不会是这个样子的。”话语一顿,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天德,石头早就没有了任何动作,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听着,那双唯独露出来的眼睛也不再能看出是什么情绪。

 

“所以我要为我们的疏忽,向你们、向这整场行动道歉。对不起。”

 

李懂注意到,顾顺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他的心突然一阵动荡,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一直压抑在他心头的那股愧疚和自责的阴郁情绪,在这一瞬间却像是被风吹散的雾般消弭殆尽。

 

他动身走到杨锐的面前,像是要代替现在无法动弹的顾顺般,用力地在众人面前鞠了个躬。

 

“顾顺说的是对的。”

 

他曾以为,顾顺这样的人,什么都不会在乎,即使是在那样以命相搏的战场上,那人也能笑得云淡风轻。

 

但是他却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根本从来没见过顾顺面对着战火时的表情,那人的呼吸总是飘在他的耳后,而他的视线永远只停留在观测镜渺小狭隘的镜头之中,等到他能够回过头去看一看对方究竟是什么神态的时候,连那明黄色的护目镜,也许都在替那人隐瞒着眼底的疲惫和胸腔的愤懑。

 

顾顺的心思或许根本就很简单,这么多天来他的不闻不问与相安平淡,也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些队友的心理准备。

 

连只是与队伍共同作战了一天的顾顺都能不含任何负担地迈出这一步,自己又是在可笑地逃避着什么呢,又究竟是什么样的思绪蒙蔽了自己的理智,才会让自己对这个一旦面临死亡时唯一会在自己身边的人产生了抵触呢。

 

“队长,副队,佟莉姐,石头哥。”李懂依旧把头埋得很低,端正放在裤缝上的手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着,“对不起。”

 

肩膀突然被一双手扶住,徒然施上的力道迫使他抬起了头,就看见杨锐站在他面前欣慰又柔和的表情。

 

然而队长还一句话都没有说,佟莉直接拽着他的手就把扯了过去,李懂感觉自己一个踉跄,接着一个温暖的拥抱急促地接纳了自己。

 

队里唯一的女性却像是队伍里最血性的存在,佟莉的拥抱十分用力,环在背上的双手还不住地拍打着,李懂只感觉胸腔和胃都在震颤,那力道几乎要把自己的早餐给打得吐出来。

 

然后佟莉笑着对他说:“傻懂儿!没人需要说对不起。”

 

“我们都平安回家了。”

 

李懂感觉自己眼角颤了颤,不敢太不给面子地挣脱佟莉的拥抱,但好在女机枪手立刻就放开了他,他微微后退几步,杨锐和徐宏脸上都带上了难得一见的微笑,石头伸出手给他比了个大拇指,然后他回过头,坐在床上的狙击手悠哉地拿起了他之前剥好的那个橘子摘下一片扔进嘴里,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他微不可见地扬了扬眉毛。

 

李懂又转回身子,恰好对上徐宏伸出的手,在他的头上温柔地摸了摸。

 

“我们都回家了。”

 

徐宏重复了一遍,而在李懂听来,他只觉得这是在他成为蛟龙以来,比“强者无敌”,更要让他热血与激昂的一句话。

 

 

 

 

 

短暂的假期终究还是要结束的,随着李懂一起回到临沂号上的还有被批准出院的顾顺,杨锐瞅了瞅目前的人员调度,大手一挥就直接让顾顺住进了李懂的寝室。

 

他们不会在这里停留多久,过几天就会回到陆地上的训练基地参与例行训练。

 

顾顺一路上看起来心情不错,嘴里吧唧吧唧嚼着口香糖,随着李懂进到寝室后问了句哪张是罗星的床,李懂狐疑地看了顾顺几眼,才慢悠悠地指了指自己的对铺,顾顺冲着李懂莫名地笑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扔到了李懂的上铺。

 

虽然李懂一时有点担心顾顺会抢着要睡罗星的那张床,但是看见对方脱鞋准备上床收拾东西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把对方拦了下来。

 

“你的腿伤还没完全复原吧,别爬高了,不介意的话睡我这张吧。”

 

刚刚踩上一根栏杆的顾顺放下脚,转过身靠着栏杆打量了一番李懂的表情,然后把嘴里的口香糖换了个位置:“如果我介意呢。”

 

李懂像是被呛了一下,眼皮抽了抽不知道说什么,顾顺却是唇角一咧,转身又直接往上铺爬去:“跟你开玩笑呢。这点爬高算什么,到时候出任务,攀爬制高点不比这个难呐。”

 

顾顺这个人在话语上的恶劣李懂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他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也没有再示好的意思,缩回自己的床上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晚餐之前顾顺出去了一趟,没跟李懂打招呼,那会他迷迷糊糊地休息了一下,隐约被寝室门关上的声音吵醒。他等了挺久,没等到顾顺回来,眼看着规定的饭点要过了,他才动身前往了食堂。

 

食堂里依旧没有顾顺的身影,他不知道顾顺知不知道这艘军舰上的就餐规矩,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来这里吃过饭了,但过了一会他又懒得再去想,反正军队训练出来的饭点基本都是一样的,顾顺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

 

他恰好在食堂关门的时候走出食堂,回寝室的路上他却忽地想起了罗星,以往总是罗星催促着他要按时来食堂吃饭不然过了点就没有了,他有心想要关照一下顾顺,不料对方却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似的,有事出门招呼也不打一个,让自己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瞎担心。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决定去找一趟队长,然后问问罗星的伤情现在如何了,之前那么长时间的休假他也没去探望一下罗星,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敲了敲杨锐寝室的门,没锁,但也没人回应,估计是不在。李懂想了想,这种时候队长如果不在寝室里,估计就在作战会议室里,他便转身上了楼。

 

此时船上人并不多,通往会议室的船舱通道里也是一片寂静,李懂远远地就看见会议室的门是半掩着的,里面还有光线从门缝中透出来,让他知道自己找对了。然而此时的通道实在是太过静谧,他离会议室的门还有好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能听见属于队长的声音,接着有另一个男声接了话。

 

李懂下意识停下脚步。

 

那是顾顺。

 

“队长,我真的很感谢你给予了我这么高度的认可和信任,但是这件事情,我还需要再好好考虑一下。”

 

“你愿意考虑就好。我也知道你还想继续磨炼,这么早就让你正式编制入队确实会失去很多机会,只是我们这支队伍,狙击手是一个核心力量,我们也不甘心放走你这样一个人才。”

 

“这场战斗下来,大家都经历和失去了很多,这是一支好队伍,将来也会走得更远,我也并非不动心。”

 

“你能这么想我很感动,我希望你知道,我想邀请你正式编入我们一队,并不是因为罗星回不来了,而是因为你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你似乎比罗星,更能激发出李懂的潜能啊。”

 

队长的话语里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顾顺的声音和语句也是他从未听过的认真与正经,但是在这个瞬间,李懂觉得自己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无法思考,只有那一句“罗星回不来了”,像是一道魔咒般开始在脑海中反复缠绕,撕扯着他所有的理智。

 

用力推开门的一瞬间,李懂看见了队长与顾顺不约而同惊讶的表情。

 

他突然很讶异,自己还能发出这么冷静的声音:“队长,你说罗星回不来了,是什么意思?”

 

杨锐张了张嘴,半晌没能说出一个字,而顾顺就站在一旁,收起了那副惊讶的表情,用莫名深邃的目光看着他。李懂握紧了拳,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发颤,他却还是像个军人在等待着分配命令般,毕恭毕敬地站在杨锐面前,头坚定地微仰着,目光里满是对答案的迫求。

 

杨锐转过头看了顾顺一眼,顾顺也回应了那个视线,然后缓缓点了点头——然而这个动作在李懂的眼里,却像是折断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觉得脑海一片轰鸣,以至于队长接下来说出的话,都不至于让他觉得血液变得这般透凉。

 

“罗星受伤当日,子弹贯穿了他的脊柱神经,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恢复意识。”

 

“李懂,很抱歉瞒着你,但是罗星,恐怕是再也没办法回到狙击手这个位置上了。”

 

李懂微微倒退一步,杨锐的表情是真的充满了歉意,一点没有了平日里身为队长的威严,但是就是这份歉意,再伴随着站在杨锐身边的顾顺那一脸淡漠的表情,让他觉得这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可笑。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居然对着杨锐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队长”,平淡地就好像是日常和队长谈完心然后轻松地离开。他现在只能感觉到一点,那就是他飞奔回自己寝室的脚步,带着宛若千斤的沉重。

 

看着李懂一瞬间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杨锐无奈地叹了口气,顾顺拍了拍杨锐的肩膀,示意这件事情就交由他来解决。

 

回到寝室的时候,李懂正站在床边,右手紧紧地握着拳抵在他上铺的床沿上,那关节泛白的程度即使是在这个距离之下也被顾顺看得一清二楚。

 

顾顺一脚迈进寝室,刻意让鞋跟和地板碰撞出了一阵声音,但是他紧接着就把双手插进自己裤子的口袋中,就这样盯着李懂的背影什么话也不说。

 

最先开口的人还是李懂。

 

“你也早就知道,是不是。”

 

顾顺默了一会,然后把自己侧身靠在门上:“在来这里参与任务之前,我就已经去医院看过罗星了。”

 

他忽地轻淡地笑了一声:“想听我描述一下他是什么样子的吗。昏迷不醒,脸上带着呼吸面罩,机器显示心率长久不齐,血压偏低,据说送到医院的当天他被抢救了一天一夜……”

 

李懂突然转过身大步就朝他走来,猛地拽住他的领子借着他本就靠在门上的姿势把他进一步摁在门上,那双向来平淡的眼睛里此刻满是愤怒,唯一值得惊讶的估计就是他居然连眼眶都没红一下。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李懂对着顾顺低吼出声,顾顺挑了挑眉,没想到这样一幅小身躯也能爆发出这样的声音,“你是因为罗星才来的吗。”

 

“你以为,就凭你就能改变我了吗!”

 

“可我确实改变了你不是吗。”

 

李懂一愣,手上竟是无意识松下了力道。

 

顾顺忽地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李懂的手腕,让那只手离开了自己的衣领,他还是一副懒散的模样靠在门上,但是制着李懂手腕的力道却丝毫不显单薄。对方过大的力道抓得手腕开始传过疼痛,李懂才是回过神来,然后发现顾顺的表情里竟然仍旧有笑意,但是那双眼睛却透出了丝丝阴凉。

 

“没有了罗星,你明明就能表现得更好不是吗。”

 

顾顺的话听起来满是嘲讽与挑衅,但是又偏偏是某种微妙的无可争辩的事实。

 

他盯向李懂的眼睛:“在医院的时候,你连一个道歉都不敢。现在你要告诉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坎,你也过不去吗?”

 

一阵惊雷,突然落在李懂的世界里。

 

他怔怔后退一步,才发现顾顺把他制得牢牢地,根本就没有逃脱的机会。

 

这个男人根本什么都知道,他在医院里心神不宁的那几天,他不敢直视杨锐与佟莉的眼睛的那几天,面前这个男人早就把一切都看出来了。然后这是顾顺第一次为他所做,却是罗星时时刻刻都在做的——这个男人替他挡下了他所有的犹豫。

 

李懂的喉间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顾顺在这个时候放开了手,李懂便什么也没再表示,一瞬间收起了所有的戾气,只是自顾自沉默地转身走出了生活区。

 

那一个晚上李懂都没再回来,顾顺关上灯爬上自己的床乖乖躺下,不知究竟是半夜几点李懂才走进来,蹑手蹑脚地收拾好自己,然后安静地在下铺躺下。

 

顾顺并没有睡着,李懂在寝室里走来走去轻声洗漱的时候,他也依旧把双手垫在脑后睁着眼睛看着一片漆黑的天花板。直到所有的声音重新归于寂静,下方已经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才意义不明地无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不出所料地,李懂已经早早地离开了寝室,他在食堂看见了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里吃早餐的对方,对方抬眼的瞬间也恰好看见了他,但是他们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便再没有进一步的交集,顾顺打好早餐就在离李懂很远的一张餐桌上坐下,不知道的人绝对看不出他们是住在一个寝室的。

 

杨锐来到食堂,一眼就看到了君坐长江头我坐长江尾的两人,他也颇是无奈,只好先去找了顾顺,告诉他吃完早餐后到一层甲板集合。

 

离开食堂的时候几乎是前后脚,顾顺在前,李懂在后,一看就知道他们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但偏偏两人之间就是隔着三米的距离,一步一步走得正好,不多一厘不少一毫。

 

来到甲板上的时候,原本应该比他们晚归队几天的徐宏佟莉张天德居然都已经在这了,石头脸上的纱布终于是拆掉了,脸上那道从下颔延伸到耳根的巨大疤痕看着狰狞吓人,佟莉看起来却是一点都不嫌弃,和石头有说有笑,在看见他们二人走来,便抬手打了个招呼。

 

站队的时候,顾顺站在徐宏的身侧,李懂默默地走到离顾顺最远的佟莉身边站好,刚来的三个人还没意识到任何异常,只有最后走出来的杨锐扫了一下两人,眼里闪过晦涩不明的光芒。

 

“过两天我们要出一个任务,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就是去做个援助和掩护,庄羽和陆琛还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归队,队里会派一个新的通讯兵跟着我们,石头也先不用跟着出这次外勤,你先回归日常训练就好。”

 

看到徐宏归队便也都能大致猜到这次召集是什么事,石头自然是对这个安排不满的,不住地叫唤着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了出任务没有问题,佟莉打了一下石头的头让他安分点服从命令,顾顺和李懂也是这时才注意到石头说话的声音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嘴角和脸颊都有伤的缘故,他说话的时候口腔无法完全张开,虽然语句声音依旧清晰,但是这么听着,难免会觉得心中有些难受。

 

顾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尖,李懂也盯着甲板上一片飘过的碎屑,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杨锐的指令就在这个时候又下了下来:“这次行动,李懂,你也暂时不必参加了。”

 

听到自己被点名,李懂才回过神来,他看向杨锐,因为紧张无意识眨了眨眼,张了张嘴却发现不知道自己该辩驳什么。

 

石头和佟莉也有些疑惑地看向李懂,只有顾顺依旧晃着自己的鞋尖,徐宏也若有所思地把视线扫过两人。

 

佟莉和石头并没有把疑问问出口,杨锐便毫无保留地开门见山解释起来:“你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态,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这段时间,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

 

“顾顺,这次的狙击任务,只有你一个人,有没有问题。”

 

顾顺一直无意义晃动鞋尖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他立马就抬起头看向队长,然后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笑容。

 

“当然没问题。”

 

李懂一直没有说话,队长的声音在耳边掠过,让他觉得眼角干涩手指僵硬,然而在听见顾顺毫不犹豫地说出的下一句话的时候,他只感到身体传来一种恍若坠入地狱的冰冷。

 

“我啊,本来就是一个习惯了没有观察员的狙击手。”

 

 

 

 

 

To Be Continued.






不写长篇真的已经很久了,感觉对于长篇文风的驾驭都有些陌生了,有些场景下意识地就往短篇的叙述方式去靠了,可能还得写一写才能找回手感

前期的场景大致有些化用并引申于我自己那篇片羽,那篇文本来写的时候就是诸多脑洞的结合体,这个长篇更像是把那篇文完整地剖开,把所有的场景都细化,剧情发展地更详细。但是过了前期这个铺垫期后面就会是全新的故事了,也不会太慢热

对于蛟一的每个队员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我都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并且把这些理解付诸于文中,如果有不同看法欢迎来讨论w



话说刚刚才看到官博,妈耶官方爸爸真的是不搞事不开心x不过这篇文肯定是没法沿用受到核辐射这个设定了,大家就把这点暂时忽略好了x



以及这里圈,还请多多指教w







评论(38)
热度(721)
  1. 血雨探ju花(怜的(buNiyo. 转载了此文字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