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打上花火。




/无关爱情

/摩洛哥的故事

/一定是夏天还未结束吧



 

《打上花火》

   

 

 

睁开眼睛的时候尹昉正在卫生间里漱口,小镇酒店的房间本就不大,卧室的床与洗漱间之间仅隔着一层具有当地特色的流苏挂帘。

 

这并不稀奇,每一次他们约好了今天要出去玩的时候尹昉就会早早跑到他的房间里洗漱,旨在把想稍稍赖一会床的他叫醒,房间的另一把钥匙也交给了对方保管。黄景瑜一咬牙坐起来,被子掀开的瞬间寒气就逼了上来,他一边哆嗦一边捞起外套就往身上裹。

 

走出洗漱间看见乖乖站在门口等着的大男孩时尹昉满意地笑了,在等待黄景瑜收拾自己的时候他就坐到窗边去,黄景瑜房间的窗台上有一盆花,花瓣是比湖水还要淡的蓝色,连他也叫不出这是什么品种。

 

他和黄景瑜的房间在对门,所以从窗户看出去的风景是完全不同的,他的对街是一条热闹的商贩,黄景瑜的窗外却能看见远处连绵的山脉,和湛蓝的天空连接成一体。

 

两人临出门前黄景瑜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事,却是直到车子开出去了几十公里都没想起来。

 

下车的时候太阳正好升起,掺着热度的光线渗进了空气里,黄景瑜突然觉得头上一沉,视线被挡去大半。

 

一转头,发现是尹昉把自己的鸭舌帽扣在了他的头上。

 

“忘带了吧?”

 

黄景瑜恍然大悟。

 

尹昉却把单反往脖子上一挂,咧嘴轻笑:“走吧。”

 

 

*

 

 

古墙上残留着一些朱砂的印记。

 

大男孩不知道被墙角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一直微微猫着腰凑在那,时不时拿鞋尖去蹭一蹭,呆得久了,有些清灰落在他背后黑色的外套上,不甚显眼。

 

尹昉远远地喊了一声:“景瑜,你看看我。”

 

黄景瑜应声抬头。

 

快门键和远处传来的一阵自行车车铃声同时响起。

 

黄景瑜回头看了一眼从这个角度能进入视线的远处的清真寺顶,再转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尹昉指着相机屏幕在跟自己的助理说话:“你看景瑜这手摆的是不是挺傻的。”

 

好歹也是黄景瑜的助理,没好意思跟着别人起哄,只得顺着两边的意说您抓拍还能把照片拍得这么好真是神了。

 

黄景瑜大步走了过去,也没看那照片:“说谁傻呢。”

 

尹昉头也没抬一下:“说你美呢。”

 

助理跟在身后笑了一声。

 

一行人继续上路,走着走着黄景瑜抹了一把从额角流下的汗:“诶,我想吃冰淇淋了。”

 

“我也是。”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卖零食的路边摊,冰柜里的冰淇淋恰好剩下最后一盒。

 

黄景瑜付了钱,拿了一把勺子,掀开盖子扔进垃圾桶,然后把冰淇淋塞到尹昉手里。

 

“记得给我留一半。”

 

 

*

 

 

圣格瓦娜是摩洛哥西边的一个小镇,虽然整个镇子都扎根在土地上,但是从镇子的最高点能看见海,据说那里是最受神灵庇佑的一个地方。

 

一看行程连着几天都没有戏份,尹昉就迫不及待地要出来走走,最终选择了这个小镇。

 

所谓镇子的最高点其实只是一个小土坡,据说曾有人想在这建个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没建了。

 

尹昉蹲在山坡旁,泥土因为曾经动过工而有些松软,一不注意可能就会打滑,黄景瑜便刻意离对方站得近了点。

 

远处的海风缓缓地飘至此处的高地,带着湿咸清爽的惬意感,连天上的太阳都不那么毒辣了。

 

照片拍得差不多了但腿也蹲麻了,尹昉瞥见身边的大腿,就伸了只手出去,不出几秒另一只手搭了上来,然后稳稳地把他拽了起来。

 

黄景瑜还顺便弯腰去捶了捶对方似乎还有些发颤的小腿,想起刚刚对方一动不动蹲着的半个小时,不禁摇了摇头,这种献身精神他可学不来。

 

“景瑜啊,你要不许个愿?”

 

“许愿做什么?”

 

“不是说这里是被神灵庇佑的地方嘛。”

 

“哟,大艺术家还信这一套呢。”他顿了顿,“你许过了?”

 

“没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这方面实在不在行。”

 

黄景瑜认可地点了点头,暂时替尹昉接过了那笨重的相机后,就拉着对方的手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山坡下走,路上有些碎石,他就先给一脚踢开。

 

“那我就许一个,林导好容易给咱放假的时候,你也能放过我吧。”

 

尹昉笑了一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哟。”

 

是是是。

 

黄景瑜耸了耸肩。

 

我不反驳你就是了。

 

 

*

 

 

只是盯着一个从没见过的水果多看了一会,回过身的时候就发现尹昉不见了。

 

连带着一起不见的还有自己的助理。

 

黄景瑜有些纳闷,最近这尹昉怎么总爱拉着自己的助理跑。

 

但是好在他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找不到尹昉。

 

环顾了周围一圈的场景后,他也没去问一路上都跟在他们身后几米的一群粉丝,抬脚就往广场东边的那条巷子走去。

 

尹昉果然就站在巷子口,专心致志地以一种古怪的姿势歪着身子举着单反,正午刚过,不够宽敞的巷子里投下一半阳光一半阴影,阴影里墙边趴着一只黑猫,姿势优雅地高昂着头。

 

他走到尹昉身边半蹲下,冲着猫招了招手,那只猫就站起来然后小跑着来到了他的面前,尹昉也不恼,镜头一并转了个视角,就把黄景瑜抚摸着猫的头顶的温柔场面快速拍了下来。

 

助理嗔他路边的野猫不干不净,黄景瑜也没理会,反而是抬头看向了镜头,然后露出了两颗明晃晃的虎牙。

 

到了下午集市的人变得多了,小小的通道顿时就变得拥堵不堪。

 

人高马大的黄景瑜走在人群里也显得游刃有余,明明是并排着走的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尹昉就只能看见对方的背影了,只好无奈地叫唤着:“你等等我。”

 

黄景瑜回头看向落后自己一个身位的尹昉,借着手长的优势直接越过人群抓住尹昉的胳膊,然后从人流的缝隙中把对方拉了过来。

 

拉过来后也不放开,顺势就揽上了肩膀,在这拥挤的人群里凭着自己的身高,给人开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

 

 

尹昉的助理不止一次跟尹昉说过出去玩就别戴眼镜了,不怎么上镜,很多时候也挺碍事。

 

老艺术家左耳听着,右耳悄悄咪咪就给开了个洞。

 

黄景瑜在路边给人找着眼镜的时候,除了沾了点灰,看起来没有哪里有损坏。

 

尹昉还站在分别时的那棵树下,视力虽然没差到寸步难行的地步,黄景瑜还是执意让尹昉在这等着,方才人群一阵推攘,不知怎的就把他眼镜给碰掉了,没有被踩坏还真是一个奇迹。

 

黄景瑜亲自把眼镜给对方戴上,还顺便捏了一下对方蹭红的鼻头:“让你不听好人言吧。”

 

尹昉一脸吃亏认栽的表情:“下次不戴了。”

 

路过一些卖特色品的店铺他们就走进去,这是他们俩的习惯了,毕竟他们在外逍遥的时候还是有人辛苦地奋斗在摄影机前的,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不会买这些大同小异的纪念品,但看看总是要的。

 

黄景瑜注意到尹昉在一个木雕的猫头鹰前站了挺久,绝对是他们逛过这么多店以来停得最久的一次了,但是看了好半晌后对方又直接扭头就走。

 

黄景瑜跟在身后瞅了一眼,觉得这猫头鹰的面相还真有些丑得可爱。

 

这是什么老艺术家的高端境界吗?喜欢的东西就不该留在身边,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于是他悄悄召唤来自己的助理,让他留下来把那个猫头鹰给打包了。

 

末了,他又补上一句:

 

“等我们回摩洛哥了,你再给他送过去。”

 

 

*

 

 

助理给联系好了一户当地居民,让他们能够在这个镇子上住一个晚上。

 

尹昉很开心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不用做饭了,吃吃久违的阿拉伯口味也是不错的。

 

那户人家是一对普通的夫妇,带着一个年近八十的老母亲,和一个不久前读书归来的女儿。女儿会说英语,虽然不算流利,但也足够他们互相交流。

 

入了夜后夫妇为众人准备晚餐,尹昉还是主动提出要帮忙,扔给黄景瑜一盆青菜后,自己就拎着一条鱼上了案板。

 

晚餐的时候氛围相当的轻松愉快,老母亲问了句他们两个谁大,尹昉便说自己比黄景瑜大了六岁。老母亲一阵叽里呱啦,女儿给翻译过来,说她说的是觉得尹昉长得像黄景瑜的弟弟。

 

黄景瑜一听就乐了:“老人家慧眼啊。”

 

尹昉盯着他看了几秒。

 

黄景瑜吐了吐舌:“咱假装这是在剧本里成不。”

 

尹昉夹起一片鱼把筷子戳进了黄景瑜的嘴里。

 

 

*

 

 

“昉儿,进屋吧,夜里凉。”

 

尹昉却摇了摇头,然后反而朝着黄景瑜招了招手。

 

“过来。”

 

黄景瑜从行李里抽出一件衣服,然后走到院子里的尹昉身边坐下,侧身给对方披上了厚厚的外套。

 

尹昉一直抬着头,目光炯炯有神:“这里的夜空比摩洛哥好看呢。”

 

黄景瑜觉得自己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仿佛溢着光的眼睛,然后他才缓缓抬起头,任由满天星辰铺天盖地地掉落在自己的视线里。

 

“据说在沙漠里看星星会更漂亮。”

 

“咱们过段时间就要去沙漠里拍戏了吧。”

 

尹昉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两人就这样并排着看了很久的星星,尹昉突然朝着黄景瑜扭过头来:“话说,你不是前两天拍戏的时候撞到腰了吗。”

 

黄景瑜有些狐疑地看了尹昉一眼,好像是表示你现在才想起来吗。

 

呀,那你还跟着我乱跑什么。

 

黄景瑜难得痞气地笑了笑,嘿,我这不是为艺术献下身嘛,再说了,我哪真能只让你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瞎晃悠啊。

 

尹昉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转身就走:“进屋吧。”

 

黄景瑜挑着眉头站起:“不看了?”

 

“不看了。”

 

“照过相了吗。”“你药带了吗。”

 

两人同时说。

 

又同时点了点头。

 

尹昉回过身拍了拍黄景瑜的肩膀:“放心,我的手法一定会比海清温柔的。”

 

黄景瑜下意识地扶了扶自己基本已经好了的腰侧。

 

“哥,别这样。”

 

 

*

 

 

重新回到摩洛哥的时候正是下午,黄景瑜回到酒店基本是倒头就睡,傍晚杜江来敲他房门,说晚饭好了。

 

没有黄景瑜掌勺,土豆丝少了点糊味,青菜也不那么咸了。

 

众人一并调侃。

 

尹昉却说:“景瑜他的厨艺已经有很大进步了,过段时间你们再尝,肯定就成大厨的水准了。”

 

“就是就是。”黄景瑜急忙把自己的椅子往尹昉的方向挪了挪,“也不看看我师父是谁。”

 

夜晚集体闲聊时间结束后,大家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黄景瑜这时才开始收拾行李,发现尹昉的洗面奶落他包里了,正打算给人送过去,尹昉却正好敲门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木雕的猫头鹰。

 

尹昉在床上坐下,黄景瑜便也跟着坐过去。

 

然后尹昉说:“我之所以盯着这个看了很久,是因为我家里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

 

黄景瑜坐立不安地抬起手,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但是尹昉又笑了:“等回国后我就把我家的那个寄给你,就当我们俩互送礼物了,你别嫌弃它有点旧了。”

 

黄景瑜眼睛顿时一亮:“哪能啊,绝对供起来。”

 

尹昉笑得更欢了,一仰身就躺在了黄景瑜的床上,他经常这么做,黄景瑜去串他门的时候也总爱往他的床上窜,他们都习惯了。

 

于是黄景瑜爬上床趴在尹昉身边,接过尹昉手上猫头鹰把玩起来。

 

窗户没有关,天空上的星辰错落有致。

 

有夜风吹进来,温柔地像是海浪在亲吻沙滩。

 

尹昉目光浅淡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大男孩:“下一次没戏的时候,我们去波洛奇走走吧。”

 

黄景瑜接得很快:“好。”

 

反正这个夏天,还有很长很长。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3)
热度(58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