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1』



/现代吸血鬼AU




《第二天堂》

        

 

 

01.

 

快要下雨了。

 

夜晚堆积的乌云层层叠叠密不透风,光是这样看着都觉得要喘不过气来。

 

李懂抽空抬头望了一眼天,又马上把视线移回瞄准镜,他的手很稳,准星还好好地呆在目标的脑门上。

 

耳机里传来了队长杨锐的声音:“各单位注意,我们只负责拿下目标,与目标正在交易的人类不要动,人民警察已经在外待命了。”

 

杨锐问:“李懂,你那边有没有把握。”

 

高楼之上夜风吹得更为肆虐,后颈传来萧瑟凉意,李懂把架在天台边缘的枪最后调整了一下位置,给出了肯定回答:“随时可以进行狙击。”

 

五分钟之后,远处工厂内一男一女交握住了双手。

 

杨锐一声令下:“行动!”

 

李懂屏住呼吸,瞄准镜中的目标对远处黑洞洞的枪口没有任何警觉。

 

他扣下扳机。

 

第一道落雷与枪声同时响起。

 

杨锐带人冲进了工厂,解决掉意欲逃窜的残党,他走到脑浆迸裂的目标身边,确认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后,对着李懂所在的高楼方向竖了个大拇指。

 

人类女子显然被吓得不轻,杨锐却是看也没看一眼,径直绕过她走了过去,副队徐宏对着那女人笑了笑,警笛声从工厂外渐渐逼近。

 

李懂从瞄准镜中看见了杨锐给他的撤退手势,便是默默地收拾好现场,把狙击枪往身后一背,顺着上来时的绳索就开始往楼下跳。

 

跳到一半的时候雨就下了下来,原本只是不痛不痒的小雨,又往下落了几米,顿时就变成倾盆大雨。

 

楼是老楼,墙壁坑坑洼洼,外面一层当初不知道糊的是什么,一沾上水就分外滑,李懂一个没注意脚上一滑,在墙上滚了两圈,才有惊无险地落了地。

 

只是他脚刚沾上地面,身后就又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动静。

 

高于常人的警觉让李懂立刻绷紧了脊背,那阵动静逐渐变成明确的脚步声,且离他却来越近。

 

李懂猛地转过身,拳头重重地挥了出去。

 

不料对方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的拳头,继而握住他的手腕,试图反把他摁倒在地。

 

接下自己拳头的那个瞬间李懂就已经有些讶异了,发觉自己竟然挣不开对方的挟制的事实更是让他心中警铃大作,但此刻他也顾不上更多,便是借着对方扯着自己的力道屈身,腿狠狠发力朝对方的下盘扫去。

 

对方灵活地后退一步堪堪躲过,却也松开了手。

 

幽暗的巷子里混杂着细密雨水,没有丝毫月光,故谁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李懂知道自己在近身体术方面本就能力不足,狙击枪虽然不适合近距离作战,此刻却是他唯一的武器了。

 

虽然不能确认对方的身份,但他知道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于是他快速地从背上取下自己的枪,却没想到手指还没碰到扳机,对方就以一种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顿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伸出左手握住了枪口。

 

枪口处突然冒出一阵电光。

 

皮肤被灼烧发出的焦臭味在空气中弥散开。

 

枪被对方用蛮力夺了过去,然后扔到了几米开外的地上。

 

李懂下意识后退一步,背抵上了潮湿粗糙的墙壁。

 

吸血鬼。

 

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后,李懂觉得浑身冰冷,血液仿佛开始倒流,豆大的雨水打在皮肤上的感觉都不再明显。

 

站在他面前的吸血鬼低头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的左手,突然开了口:“你是血猎啊。”

 

一个陈述句。


低亮却轻佻的男声。

 

李懂抿紧唇,没有回答。

 

他是一名吸血鬼猎人,他们的武器全部都是特制的,无法被吸血鬼触碰,因此在对方被自己的武器伤到的那一刻,他们彼此的身份就都暴露无遗。

 

李懂深深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多么绝望的境地下。

 

面前站着一个对血猎深恶痛绝的吸血鬼,而他没有武器,地形和天气都不能给他提供任何机会,他甚至找不到机会去打开自己的通讯仪。

 

全身上下都被雨淋了个透,他几乎能感觉到面前的吸血鬼正在饶有兴趣地打量自己这幅狼狈又无能为力的模样。

 

对方随时都能结束自己的性命。

 

轻而易举。

 

李懂不想在吸血鬼的面前表现出任何的弱势,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对方割破自己喉咙的那一刻的到来。

 

出手了。

 

但却不是面前的这个吸血鬼。

 

李懂感到自己的左肩传来一阵急促的钝痛,那是子弹穿透身体的感觉。

 

吸血鬼是不屑于用枪的。

 

他判断出子弹的方位来自巷口附近。

 

李懂睁开眼睛,还没看见任何事物,面前就覆上那吸血鬼突然逼近的浓厚黑影。

 

手腕又被攥住,李懂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直接倒在了水洼遍布的地上,而那吸血鬼正压在他的身上。

 

李懂睁大眼睛,下意识喊:“滚……”

 

吸血鬼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然后对方把斗篷的一角盖了上来,完全隐蔽住他们的身形。

 

李懂意欲往对方的下身狠狠踹上一脚。

 

吸血鬼却突然掐住了他的腰,冰冷的吐息凑到了他的颈边:“别动。”

 

李懂身体一僵,不再有任何动作。

 

斗篷外是淅淅沥沥的雨水声,混杂着些许凌乱的脚步和细碎的交谈声。

 

李懂开始思考外面的人可能是敌还是友,自己获救的可能性有多大,然而吸血鬼又上手直接摁住了他肩膀的伤口,李懂顿时痛得两眼一黑,脑海中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吸血鬼说:“别想了。”

 

他语气冰冷:“你会死的。”

 

过了好一会,耳边的动静再次只剩下了雨声。

 

吸血鬼掀开了斗篷,自顾自地站了起来。

 

李懂有些头晕眼花地在地上躺了一会,才捂着自己不断渗血的伤口爬了起来。

 

他意识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的伤口在渗血。

 

那为什么这个吸血鬼对他的血没有反应?

 

李懂后退一步,警觉地望过去。

 

雨小了一些,但是乌云依旧浓厚,没有光线,他还是看不见对方的脸,只能看见对方悠哉整理自己凌乱衣物的动作。

 

然后吸血鬼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先走了。”

 

吸血鬼大步往巷子深处走去,身形立刻消失在了黑暗中。

 

李懂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就这么走了?不打算喝我的血也不打算杀我?

 

他没来得及想更多,巷口又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他走过去把自己的狙击枪捡起来,左肩的伤口被雨淋得血肉模糊,手臂几乎没什么知觉了,他只能勉强用还完好的右手给子弹上膛。

 

一群人出现在了巷口,是杨锐。

 

李懂松了口气。

 

杨锐走过来,显得有些不解:“李懂?你怎么还没回集合点?”

 

他神色一紧:“刚刚有一群人从这里过去了,你看见了吗。他们不是血猎,也不是警察。”

 

李懂回忆了一下刚刚那阵脚步与交谈,点了点头。

 

他表情有些歉意:“我这边刚刚发生了点意外,没注意他们是什么情况。但他们有枪,我被他们击中了。”

 

杨锐看了看李懂的肩膀,在通讯仪里叫陆琛待命。

 

“什么意外。”

 

“我遇上一只吸血鬼。”

 

杨锐睁大眼睛:“然后呢?”

 

“他走了。”

 

杨锐不可置信地在李懂正直的脸和那泊泊渗血的伤口上来回打量。

 

李懂有些艰难地脱下自己的外套,一阵龇牙咧嘴,然后把外套递到了徐宏的手上:“这上面有那只吸血鬼的血。”是对方把他压在地上时受伤的那只手蹭上来的。

 

他小心地背起自己的枪,步履踉跄地走出巷口。

 

 

 

陆琛一边给李懂上药,一边盯着李懂的伤口有些惊奇。

 

他打趣道:“你这出血量都没让那个吸血鬼暴走啊,你说你的血味道是得多不好。”

 

李懂微微耷下嘴角:“琛哥,你不该恭喜我还活着吗。”

 

他又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不会落下什么毛病吧。”

 

陆琛给出一个信誓旦旦的微笑:“没事,子弹没留在身体里,不用动大刀,凭你的体质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李懂点点头。

 

庄羽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

 

他远远地就开始喊:“李懂啊,你遇见宝了。”

 

陆琛和李懂都望过去。

 

庄羽把手上拿着的文件扔给李懂,李懂堪堪用右手接住。

 

庄羽说:“你自己看吧,这是你衣服上那只吸血鬼的血和档案库的匹配报告。”

 

李懂单手撑开文件夹。

 

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俊朗帅气的脸。

 

当时夜色太深了,他根本看不见对方的脸,连一块皮肤都没看见。

 

但是在那照片之下,显示着的却是能够让整个血猎机构都为之动摇的一个名字——

 

——高等纯种吸血鬼

 

——顾顺





To Be Continued.





本来想一发完的但是写累了,所以分几次发吧,不出意外应该是日更

题目是歌名

过两天会更《一步》

谢谢大家w




评论(17)
热度(365)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