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2』



/现代吸血鬼AU




02.

 

李懂理所当然地被放了一个长假。

 

他在家呆了几天,左肩被缠上了绷带吊在脖子上,干不了什么大事,就只能用一只手来回翻阅关于顾顺的档案。

 

关于顾顺这只吸血鬼,在血猎组织里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据说他是当今社会最后一只纯种吸血鬼,拥有比一般吸血鬼更强的抗光能力,非太阳光的光线伤不了他。

 

血猎会把纯种吸血鬼列为最高级的警戒对象,是因为他们拥有把人类变成吸血鬼的能力。

 

档案记载顾顺在十年前就没再在这世界上出现过。

 

十年前关于顾顺的最后一份记录,是他暴走,一夜之间屠尽了所在区域的全部血猎。

 

有一个说法是自那场暴走后顾顺也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了。

 

直到李懂把血液样本带了回来。

 

李懂这几天几乎要把所有关于顾顺的资料翻烂了,也没查出任何关于对方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座城市的端倪。

 

他靠在椅子上,穿着一件背心,外套随意地搭在肩膀上。

 

往窗外一瞥,发现天又黑了。

 

他便走进厨房,拿了一袋牛奶,用嘴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倒进玻璃杯里。

 

风有点大,窗户被吹得吱呀作响,李懂放下杯子走到窗边,意欲把窗帘给拉上。

 

那一瞬间房间内的空气有了短暂的流动变化。

 

李懂睁大眼睛。

 

刚转过身,就像是历史重演了一样。

 

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逼了上来,二话不说地把他压在了身后的墙上。

 

眼前有些晃,李懂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但是他本就只有一边手臂能用力,来人一手压着他完好的那边肩膀,整个身体不漏缝隙地贴了上来,另一只手攀上了他的脖颈。

 

李懂突然不动了。

 

对方尖锐的指甲精准地停留在了他的颈动脉上。

 

“不错啊,还挺识趣的。”

 

对方突然开了口,李懂记得这个声音。

 

然后对方收回放在脖颈上的手摘掉自己漆黑的兜帽,露出一张李懂在这几天内几乎要看吐的脸。

 

李懂咬牙切齿:“顾顺……”

 

被点到名的吸血鬼淡淡地勾了勾嘴角:“认出来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一个吸血鬼在追寻鲜血的道路上怎么会迷路呢。”

 

顾顺说着,微微低头凑到了李懂的脖颈旁,嘴唇有意无意地擦过那单薄的皮肤,清晰地感受到面前的人身体瞬间的僵硬。

 

他轻笑一声,然后把目光转向李懂被包扎起来肩膀。

 

他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眼底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光:“你的血的味道……”

 

李懂直接偏开头,又开口打断对方的话:“你想怎么样。”

 

顾顺直起身子。

 

李懂转过来与对方对视上:“你要杀了我吗。”

 

对方的脸在室内的日光灯照射下显得惨白,那是吸血鬼最正常的肤色,但是对方的眼睛居然是一种浓郁的黑,深邃地像是有一道旋涡陷在其中。

 

李懂强迫自己不移开视线,然后开始思索周边的状况,最棘手的就是他现在没有武器在身边,有一把手枪在衣柜里,离窗边太远了。

 

他也许可以找到机会利用通讯设备给杨锐发去信息,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顾顺突然把膝盖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顶住了他的腰,扼杀了他最后一丝靠蛮力挣脱的机会。

 

顾顺的声音响起,莫名显得诱惑:“我对你的血暂时没有兴趣。”

 

他的嘴唇停留在李懂的眼睛前:“你叫什么名字。”

 

李懂觉得自己脊背一凉,抿紧了唇没说话。

 

过了一会,顾顺突然拉开了距离然后抓住了李懂的手腕,力道之大让李懂忍不住微微皱眉。

 

顾顺有些危险地眯起眼睛:“别有小动作。”

 

他的手指在李懂的手腕上一划,轻而易举地挑断了李懂带着的腕表的表带,然后接住放到自己眼前看了看。

 

“这玩意能发信号对吧。”

 

他把另一只手移到了李懂受伤的那边肩膀,恶意地在伤口上慢慢施压,满意地看着李懂隐忍的表情逐渐崩溃,有冷汗开始从对方额角滴下,鲜血渗了出来,染红了纱布的一角。

 

“我可以把这玩意留下,不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但你要知道,我也可以随时都让你再也没有机会和你那帮同伴说上一句话。”

 

李懂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知道顾顺完全有能力说到做到。

 

顾顺收起面上威胁的阴狠,开始打量那块腕表,鼓捣了一会后,信息栏被他调了出来。

 

他说:“原来你叫李懂啊。”

 

他又翻了翻:“看着挺年轻的,居然还是个S级血猎啊。”

 

李懂没什么力度地在对方的腰上打了一拳:“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顾顺轻而易举地重新压制住他的动作后,他依旧开口:“你既然不杀我,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顾顺毫不隐瞒:“我在这个城市里需要一个落脚点。”

 

李懂觉得可能是风太大自己没听清。

 

然而顾顺偏偏又补上一句:“我觉得你这里就挺好的。”

 

“不可能!”

 

李懂冷冷地瞪回去:“让我窝藏一个吸血鬼,你不如直接把我杀了。”

 

“见血多不好,我啊,不是个那么不和平的人。”

 

他居然自称自己为“人”。

 

李懂咬牙:“不可能。”

 

顾顺像是完全不在乎似的轻笑一声:“李懂同志,我不是在跟你打商量的,你如果配合,我们还能相安无事地相处下去,你如果一直拒绝,我不在意把你变成我的同类,以后永远都要服从我的命令,你知道我能做到什么。”

 

李懂不可置信地看向对方。

 

半晌后,顾顺抬手,用沾着鲜血的食指抵上李懂的嘴唇:“协议达成。”

 

顾顺后退一步,松开了对李懂所有的挟制。

 

顾顺离开的那个瞬间,李懂感觉身体都冷了几分,他披在肩上的外套在刚刚的挣扎中就已经掉在了地上,肩膀上的伤口又开裂出了血,李懂愣愣地看着面前那张堪称俊美的脸,觉得头不可遏制地疼痛起来。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情况,腿有些发软,他弯腰打算捡起自己的外套,却没想到一动就扯到了伤口,传来激烈的疼痛。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白皙的手,捡起了那件外套。

 

然后肩上传来温暖的踏实感,是外套被披了上来。

 

李懂转过头,顾顺正在漫不经心打量这间住所。

 

嘴唇上还有血腥味。

 

李懂低眸:“你为什么对我的血没有反应。”

 

顾顺看起来好像早知道对方会这么问:“在这个世界上呆了这么久了,哪能这点自控力都没有。”

 

“……你会出去杀人吗。”

 

顾顺停下脚步,转身冲着李懂笑了笑:“不会。”

 

李懂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他的房子不大,但能够满足一个单身男子最普通的日常,一个大厅,角落塞着一张床,旁边是衣柜和办公桌,电视挂在墙上,有一个小小的厨房,基本被用来堆砌方便食物,卫生间在大门旁,被一个窄小的玄关同大厅隔开。

 

顾顺拿起他之前搁下的牛奶喝了一口,露出某种赞赏般的神情,然后把杯子放了回去。

 

他又随便走了两圈,就大摇大摆地在房内唯一的一张床上坐了下来。

 

李懂立刻急了眼:“你干嘛。”

 

“坐坐。”

 

“那边不是有椅子吗。”

 

“椅子坐着多不舒服啊,反正我晚上也要在这睡觉的嘛。”

 

李懂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把重点放在哪里:“你还需要睡觉?不是,谁同意你睡我的床了。”

 

顾顺看起来有些乐:“你也上来一起睡呗,我又不会半夜起来把你吃了。”

 

李懂突然不想说话了。

 

顾顺直接往床上拱了拱,把自己身上罩着的宽大斗篷扯下来扔在一边,这个时候李懂才发现其实对方斗篷之下穿着的也不过是一件最朴素的黑色T恤与一条黑色长裤,这样普普通通的打扮让对方看起来还真是人模人样。

 

顾顺扯了个枕头抱在胸前,拉开了床头柜。

 

里面放着一条口香糖,他抽出一片扔进嘴里,吧唧了两声,然后侧身冲着李懂摆了摆手。

 

“多买点这个回来。”

 

也不知对方怎么想的,随手就把抢来的腕表扔在了书桌上。

 

李懂悄悄拿回腕表,他只要摁下一个键,就能悄无声息地通知到整个血猎公会。

 

再次看向顾顺的时候,对方正把那张口香糖的锡箔纸拿在手上来回把玩。

 

对方抻了抻腿,把脚上的运动鞋踢了出去。

 

脸上还挂着表明他心情不错的笑意。

 

李懂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把腕表收进了抽屉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20)
热度(330)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