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曰吻。



/小短打

/大概是在拼吻技?

/题目那字是yue



 

《曰吻》

 

 

 

最近央视六台不知道在走什么复兴道路,居然开始在热档的时间段放文艺片。

 

尹昉洗完澡耷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黄景瑜抱着抱枕缩在沙发最舒服的那个位置,对着平日里都提不起兴趣的电视看得津津有味,嘴角还挂着某种晦涩的笑容。

 

于是他也没打算问黄景瑜在看什么,直接转头看向了电视机。

 

画面上的内容有些眼熟,刚洗完澡出来没戴眼镜看不太清,尹昉便是眯起眼睛,打量了半晌,才发现何止是画面眼熟,片子里的演员分明更加眼熟。

 

那正是由他主演的《蓝色骨头》。

 

一段精彩的自白演毕,黄景瑜才想起来尹昉已经在旁边站了好一会了,于是他在沙发上倾身去抓尹昉的手,距离不太够,他就微微翘起嘴,昉儿,过来。尹昉无奈地摇了摇头,主动把手放到了黄景瑜的手上,黄景瑜立刻紧紧握住,再顺势一扯,就把人给带到了自己身边。

 

黄景瑜侧着头去蹭尹昉的脖颈,还带着湿意和洗发水的味道。

 

“我居然没看过这部片子,你说我这个男朋友是不是挺不合格的。”黄景瑜把抱枕扔到一旁,然后揽住尹昉当做替代品,用手去刮了刮对方的下颌,“我怎么没发现你留胡茬这么性感。”

 

面对黄景瑜的骚话尹昉还是有一定抵抗力的,他也并不在意跟自己的恋人一起看自己演过的电影,于是他索性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黄景瑜身上,随口嗯了一声。

 

电影里的画面还在继续,但终归镜头所给不全是尹昉,一演到老一辈的回忆故事,黄景瑜的注意力便不那么集中。

 

尹昉问:“你看懂这是个什么故事了没有。”

 

黄景瑜含糊不清地应了两声:“差、差不多吧……”

 

尹昉觉得好笑:“没看懂要不要去搜搜剧透。”

 

黄景瑜立刻严词拒绝。

 

尹昉看了看电影的进度,突然补了一句:“其实我劝你去看看剧透。”

 

黄景瑜一时有些狐疑。

 

电影又继续演了一段,如尹昉所料的,黄景瑜果然是坐不住了。

 

终归是央视的台,该删减的部分还是删减地很到位的,然而在那段画面出来的第一秒黄景瑜还是如同被炸了窝的兔子立刻坐直了身子,甚至连手都从尹昉身上移开了,尹昉也没去看黄景瑜当下是个什么表情,捞过茶几上的一个橘子开始慢条斯理地剥起皮来。

 

黄景瑜突然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尹昉权当对方是看不下去了,但过了一会,黄景瑜的手机上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

 

尹昉听见一个十分熟悉的音色,偏过头去看,发现黄景瑜竟然正大光明地在手机上看那段床戏的未删减版。

 

面不改色地看完那一段完整的床戏后,黄景瑜淡淡收回手机,电视上的影片还在继续,但是黄景瑜也没再仔细看了,而是直直地盯向尹昉的眼睛。

 

“我倒也不是不知道你演过床戏,只是没想到演的这么刺激啊。”

 

黄景瑜幽幽一笑:“吻技不错啊,尹老师。”

 

尹昉把橘子剥完皮,掰下一片扔进自己嘴里。他知道黄景瑜就是在故意耍些小性子,于是他空出一只手,拿过黄景瑜的手机,开始在搜索栏里打字,他刚打出一个“上”字,黄景瑜就立刻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他没给对方再继续打字的机会,直接抢回了手机扔到沙发最远的角落,紧接着理所当然般,一把抓住尹昉的手腕,翻身就把尹昉压在了沙发上。

 

橘子滚落到耳边。

 

尹昉眨了眨眼:“彼此彼此。”

 

黄景瑜被气得笑出了声。

 

他却没有就此放开尹昉,而是刻意凑得更进了一些,目不转睛。

 

“尹老师吻技这么好,平日里怎么不对我主动些。”黄景瑜低低地坏笑一声,“还是说觉得在我面前,自愧不如?”

 

有些话纵使是尹昉也不好意思轻易地说出口,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黄景瑜清楚地看见了对方眼中闪动着的某种热烈。

 

黄景瑜竟是觉得有些惊喜。

 

他微微撑起上身,一只手绕到尹昉的后颈扣住了对方的后脑,然后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这是一个被完全默许的亲吻。

 

身体被压制住的缘故,尹昉全身上下唯一自由的只有双手,黄景瑜的舌头霸道地闯进口腔的那个瞬间他就不由自主地抬手环住了对方的脖颈,偏偏对方还要恶意地用舌尖去掻刮他敏感的上颚,惹得他无意识蜷起了右腿,磨平的指甲在对方后背衣服上刮出一道不甚明显的褶皱。

 

某种潜藏着的胜负欲在此刻被激起,向来温润的尹昉居然在黄景瑜心满意足打算退出的时候,主动勾缠住了对方的舌头。

 

黄景瑜睁大了眼睛。

 

尹昉却在此刻直视着他。

 

大了六岁的恋人在情事上总是被动而妥协的,黄景瑜可能是第一次感受到对方如此小心翼翼却又张牙舞爪的回应,尹昉的头发还没干,在沙发上蹭上诸道水痕,他们从刚开始起就没换过气,尹昉眼底染上一层缺氧的水雾,舌尖的激斗却仍在继续。

 

黄景瑜柔和下眉眼,顺着对方宽松的衣服下摆,轻而易举地侵略上对方的胸膛。

 

对方指尖的微凉让尹昉一个激灵。

 

“等——”尹昉立刻脱离这个吻,“我没说要继续。”

 

黄景瑜向来享受把对方压在身下的主宰感,他把手拿出来,抚上尹昉泛红的眼角:“你勾引完我还想跑?”

 

尹昉缩了缩身子,咬住下唇没说话。

 

黄景瑜拿过掉落在对方耳边的那个橘子,用牙咬下一瓣叼在嘴里,然后冲着尹昉挑了挑眉。

 

尹昉眼神一动,便是微微张嘴,衔住了那片橘子。

 

他们的嘴唇如同蜻蜓点水般互相掠过。

 

黄景瑜咧嘴一笑,探起身子在尹昉额上落下一吻,就从对方身上爬了起来,顺带揽住对方的肩膀把尹昉一并扶了起来。

 

“我可告诉你,下次没这么好运。”

 

黄景瑜故意沉下嗓音威胁到,满意地看着渐渐蔓延上老艺术家耳根的红色。

 

电影里的故事还在继续,两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电视上。

 

经过刚刚的一番折腾,剧情正好发展到钟华与徐天在办公室里的二次面谈,看见钟华被烟气呛到又故作淡定的模样,黄景瑜竟是直接笑出了声。

 

“昉儿,你是真不会抽烟吗?”

 

尹昉淡淡点了点头。

 

黄景瑜跳下沙发,三两步窜到电视柜前翻找起来,尹昉有些不解:“你在干嘛。”

 

黄景瑜头也不回:“你家八十几号人,就没哪个亲戚来看望你的时候给你捎条烟?”

 

尹昉顿时明白了。

 

“没有。”

 

“我不信。”

 

黄景瑜又蹿到了一旁的储物柜,还真在最底层的抽屉里翻出一条黄鹤楼,他拆了包装,也没问尹昉要打火机,自己跑到厨房的烛台旁捎了一盒火柴,然后又跑回沙发上坐好。

 

尹昉有些嫌弃地往后挪了几寸。

 

黄景瑜却自顾自地强行用火柴点燃一根烟,没有吸第一口,烟卷前方只有淡淡火星。

 

“来嘛。”

 

尹昉摇头。

 

“我觉得你被烟呛到的模样特别可爱。”

 

尹昉故意正色道:“吸烟有害健康。”

 

眼看是说不动对方了,黄景瑜直接对着烟嘴猛吸了一口,他虽说也没什么这方面经验吧,但好歹不至于把自己呛死。

 

尹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黄景瑜瞬间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拒绝,一股烟气从唇齿之间窜进他的口腔,没有丝毫回避的余地。

 

他最讨厌这股味道,身体本能性的排斥再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冲击,直接把他刺激出了眼泪。

 

他咳嗽起来,意欲把嘴里的烟气全部吐出去。

 

黄景瑜没有难为他,他把烟熄灭在茶几的橘子皮上,然后大方地放开了尹昉。

 

尹昉咳得剧烈,黄景瑜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赔笑:“抱歉抱歉。”

 

尹昉缓过气来,狠狠瞪了黄景瑜一眼。

 

而黄景瑜盯着尹昉眼角有泪的模样看了半晌,又是倾身直接吻了上去。

 

吻是涩的。

 

但是没有了那呛人的烟雾后,吻里又带着烟草所特有的一股清香。

 

那种清香仿佛带着某种迷醉的特质,像是小酌几杯后无伤大雅的微醺,拥抱和温度都是熟悉,这样的吻却是第一次,试探着纠缠,忘我而情动。

 

苦味在蔓延。

 

尹昉以为自己仍在其中,却是突然听见了黄景瑜的声音:“昉儿,记住了。”

 

他说:

 

“是我在吻你。”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请勿上升到真人

/烟的方面大概是有私设的





评论(26)
热度(661)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