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3』



/现代吸血鬼AU



03.

 

床上躺着个吸血鬼,李懂再怎么心大,也和对方睡不到一块去。

 

他早早地就把自己关进厨房,关上那道锁不住的门,靠着水池纠扯自己的头发,质问自己怎么就把对方留了下来。

 

许是这样的吸血鬼在世上实在少见,对方没有杀意他正好借此机会套点话。

 

又或许是对方的行为举止根本不像个吸血鬼,反而像个活生生的人类,让他产生了某种恍惚的错觉。

 

李懂不想再去思考更多了,厨房里闲得发慌,他就从橱柜里掏了一包麦片,有一下没一下地吃起来。

 

后半夜的时候,李懂从厨房探了个头出去。

 

顾顺居然也醒着。

 

窗户被打开,对方就坐在窗沿上,一边沾有泥渍的运动鞋毫不客气地踩着窗框,另一只脚就这样生生悬在窗外。

 

外面看出去是城市深夜的寂静安详,只有路灯还亮着。

 

夜风吹得很是惬意。

 

这里是十五层的高楼,只要再往外探半个身子,就一定会直直地跌落下去。

 

李懂盯着对方的背影看了一会,斜着把身子靠在了推拉门上。

 

他开口:“那天晚上的那伙是什么人。”

 

顾顺肯定早就听见他的声音了,但是对方一直没回过头看他。

 

此刻回答的时候也依旧朝着窗外:“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

 

李懂不满:“说清楚点。”

 

顾顺用手指轻轻击打起自己的膝盖:“他们在妄图创造新的吸血鬼。”

 

“这可能吗。”

 

“谁知道呢。”

 

李懂默了一会:“他们在追你?”

 

顾顺的笑声顺着夜风飘了过来:“是我在追他们。”

 

李懂的声音不无嘲讽:“你追他们干什么,冲进去把人杀了不就完事了。”

 

顾顺这个时候回过头,不轻不淡地瞥了他一眼。

 

偏偏嘴角还挂着笑:“我说过我是个和平主义者吧。”

 

李懂盯着他:“你曾经屠尽了一整个血猎机构,现在好意思说自己爱好和平了。”

 

空气顿时冷了下来。

 

顾顺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很冷,李懂有种自己变成了猎物的感觉,好像对方下一秒就会恼羞成怒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

 

顾顺说:“所以你也不希望我再来一次吧。”

 

李懂快步走到衣柜旁,拿出了放在里面的手枪,毫不犹豫地对准了顾顺的眉心。

 

不知为何顾顺反而放松了身子,像是觉得李懂这副模样很好笑。

 

“你还想垂死挣扎几次啊。”

 

李懂咬了咬牙,然后恨恨地放下枪:“血猎们也开始追查那伙人了,你迟早会死在别人手上。”

 

顾顺回道:“他们还没有那个能耐。”

 

 

 

李懂彻夜未眠,天一亮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了一趟训练基地,申请拿走自己的武器。

 

开完会路过的杨锐看见李懂还挺惊讶:“你怎么就回来了。”

 

李懂接过自己的狙击枪背到身后,答非所问:“队长,那天那伙人的事有什么眉目吗。”

 

杨锐摇头。

 

李懂又问:“那……关于顾顺呢。”

 

杨锐耸了耸肩:“没消息了。”

 

他看了一眼李懂欲言又止的表情:“你也别紧张,他都十年没出现了,这次可能也就只是路过一下。”

 

“不过能碰上他,你也算是够幸运了。”

 

幸运个鬼啊。

 

李懂在心里叹了口气。

 

但他说:“如果有什么消息,请告诉我一下,我能帮上忙。”

 

重新回到家的时候,顾顺竟是不在了。

 

李懂也没在意,抱着狙击枪就爬到顾顺没碰过的床的另一侧睡了过去。

 

他心中始终太过警惕,这一觉便是睡得不算安稳。

 

梦里尽数是写浮浮沉沉斑驳破碎的画面,有鲜血,有尖叫,也有看不清容貌的吸血鬼渗着猩红的獠牙。

 

他哆嗦着醒来,窗户大开,房内有些热腾腾的香气。

 

顾顺懒散地坐在床边,竟然拿着一个手机在玩消消乐。

 

李懂几乎是从床上蹦了起来,狙击枪还在他手里好好握着,身上的被子被他过大的动作直接掀到了地上。

 

李懂有些莫名,他记得他睡前好像没盖被子。

 

顾顺把手机一扔,抱着手臂仰头看向李懂,却依旧是一副傲慢的模样:“睡觉还抱着,不嫌硌人啊。”

 

看着顾顺无谓的表情,李懂却是感到一阵心有余悸。

 

顾顺好似无视了他的情绪,抬手指了指书桌:“给你带了午饭。”

 

李懂偏头看去,发现是一碗牛肉面。

 

他站在床上没动,低头居高临下般地看向顾顺:“你去哪了。”

 

顾顺看起来也没有掩饰的意思:“调查些事情咯。”

 

李懂掂了掂手里的枪,把枪口换了个方向。

 

他道:“我们做个交易吧。”

 

“我知道你不怕我们,但是你想在这座城市里继续呆下去,就不希望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作为交换,你所查到的关于那伙人的消息,要全部告诉我。”

 

顾顺直起身子,显示出些许兴趣:“我怎么觉得我亏了。”

 

“你不亏。”

 

李懂盯向顾顺的眼睛:“你选择我根本不是随心的,你想通过我利用整个血猎组织。”

 

他扯开衣襟,露出左肩上的纱布:“这一枪,是因为你躲开了才打中我的,因为你需要我因伤休假,这是你欠我的。”

 

顾顺也站了起来,脆弱的床板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呀。

 

他凑到李懂身前,眼里流露出赞许。

 

他笑道:“协议达成。”

 

李懂觉得自己对这四个字有些过敏。

 

顾顺指了指书桌:“吃面去。”

 

李懂心中传来些异样的感受,他的确是有些饿了,便是慢慢走到书桌旁坐了下来。

 

窗外阳光正好,还有野雀从窗口飞过,顾顺翘着食指把手伸出去,竟是有鸟儿在他的手指上停留,啄了一下他又快速飞走。

 

顾顺把手收回来揉揉被啄红的皮肤。

 

李懂把这些画面看在眼里,他吸了两口面,然后问:“那你今天出去有什么收获吗。”

 

“有啊。”

 

“什么?”

 

“今晚大概有个吸血鬼要死吧。”

 

李懂把口中的面喷了出去。

 

顾顺淡淡道:“在码头。”

 

 

 

夜晚八点,某大厦楼顶。

 

李懂蹲在天台边,从望远镜里看去,码头边的确出现了一张眼熟的面孔,是基地登记过的一个吸血鬼,近半年来在城市里猎杀过不少无辜人类,是他们追捕的重要目标之一。

 

李懂从背上取下狙击枪,为左肩不自然的疼痛皱眉,但还是把枪架在了石台上。

 

他没有时间编个合适的理由让杨锐安排部署了,便只能私自前来。

 

根据顾顺的说法,那个吸血鬼打算在今晚坐船离开这座城市,那伙神秘人很有可能也得到了这个消息要在今晚前来。

 

屏息等待期间,顾顺就站在李懂身后。

 

感觉有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背后,李懂隐隐有些不太自然。

 

过了一会他转过头:“你在这干什么。”

 

顾顺耸肩:“我又不能轻易露面。”

 

他问:“你打算怎么做。”

 

李懂把视线移回瞄准镜:“当然是杀了那个吸血鬼。”

 

顾顺的声音淡淡的:“我可能忘了告诉你,那些人想要的就是吸血鬼的尸体。”

 

“你要拿那些人怎么办呢。”

 

李懂一愣。

 

他想到了些什么,面色一白:“他杀了那么多人,我不可能就这样放了他走。”

 

“但你必须这么做。”

 

“你根本就是在包庇你的同类吧。”李懂阴沉了脸色,“照你这么说,我不杀他,那伙人也会出手的吧。”

 

顾顺抬手指了指远处的码头:“那条货船看得见吧。”他的语气微微上翘,“把上面装着的油箱打了,他跑不了,那伙人也会撤退的。顺便也是告诉那伙人,他们已经被盯上了。”

 

李懂从瞄准镜看去,竟是一怔:“那个角度……”

 

顾顺睨他一眼:“怎么,角度是有些刁钻了,你打不中啊。”

 

“打不中换我来啊。”

 

李懂转头瞪他:“你来个屁,你能碰这枪吗。”

 

“还有谁说我打不中。”

 

肩膀的伤口影响了他持枪的注意力,他却顾不上疼痛了,那艘货船不论是距离还是停泊角度,都不能让他轻易得手。

 

李懂重新盯向目标。

 

顾顺却在那一刻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然后从楼顶一跃而下。

 

李懂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了在自己身体凌空的一瞬间,身后楼顶徒然炸开了滔天火光。





To Be Continued.





我怎么感觉我把正剧写成了段子x

还有就是本来应该三四千字就写到这里的,为啥写了八千字了x

我要打住x打住x





评论(14)
热度(312)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