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一笑生花。



/日常短打

/回眸一眼就心动


 

 

《一笑生花》

   

 

 

01.

 

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尹昉看见黄景瑜戴着耳机,靠在床头满脸傻笑。

 

他凑了个头过去,发现对方只是在听歌,手机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也不过是在不停自动滚动的歌词。

 

平日里黄景瑜总是会提前铺开被子,大男孩还在血气方刚的年纪,随便在被子里蹿腾一会就会让被窝暖和起来。尹昉本身有些体寒,皮肤总是有些冷冰冰的,黄景瑜就会用自己的小腿夹住他的双脚,把热度通过肌肤相贴传递给他。

 

今天对方好似听歌入了迷,顾不上暖被子。

 

尹昉好心地把被子给下半身只穿着一条裤衩的对方盖上,自己缩进去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地哆嗦了一阵。

 

于是他扯掉黄景瑜一边的耳机,说,别老是戴着耳机听歌,对耳朵不好。

 

黄景瑜感受到尹昉指尖的微凉,便是干脆摘下了另一半耳机,把手机也扔到了床头柜上。

 

他揽过对方把人圈在自己温暖的胸膛上,笑道,你是不是流星雨看多了啊,这年头不拿耳机听音乐,难道还用留声机啊。

 

尹昉轻哼一声,没再说话。

 

身体渐渐添上温度,困意便也铺天盖地地袭来。

 

黄景瑜关掉顶灯,在尹昉额间留下一个例行的晚安吻,然后心满意足地相拥睡去。

 

 

 

 

02.

 

早餐总是尹昉做的。

 

虽然在上海生活了几年,但黄景瑜的口味依旧是老北方的习性,不爱汤汤水水,就爱实打实的面团。

 

包子馅要少,饺子皮要厚,馒头必须是老面。

 

尹昉以前爱吃汤粉,觉得清爽。

 

自从跟黄景瑜在一起后,擀饺子皮的手法如火箭般飞速长进,堪比五星大厨。

 

黄景瑜赖了会床,睡眼惺忪地走出来的时候尹昉正在下饺子。

 

耸了耸鼻子,嘿,是最爱的猪肉大葱。

 

于是他走到尹昉身后揽住对方的腰,再把下颌搭上对方的肩膀。尹昉冲他挥了挥勺子,别闹,一会该烫到了。

 

黄景瑜觉得尹昉的声音有些奇怪,扳过对方的肩膀把人强行转过来,竟是发现尹昉眼眶红彤彤的。

 

你怎么了?

 

没事。尹昉又转回身去开始捞饺子。刚刚在冰箱里发现一个坏了的洋葱,扔了后忘记洗手了。

 

黄景瑜觉得心疼又好笑。

 

尹昉开始装盘,黄景瑜的那份是他的两倍多。

 

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餐桌上吃早餐,谁也不说话,氛围安详而美好。

 

吞下最后一个饺子,黄景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昉儿,你笑一个。

 

干嘛啊。

 

就笑一个嘛。

 

尹昉指了指自己几乎是肿了起来的眼睛,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角。

 

说,我没哭给你看就是好的。

 

 

 

 

03.

 

黄景瑜下午有一个采访,尹昉在剧院也有排练。

 

他比黄景瑜早些出门,路过玄关口的镜子前,打量了一番自己这副随性的打扮,从鞋柜里掏出一双压箱底的帆布鞋。临要走了,又觉得自己肿起来的眼睛实在是见不得人,就返回卧室拿上一副墨镜。

 

来回折腾了一会,尹昉推开门迈出去,黄景瑜却在身后叫他。

 

尹昉一转身,就看见黄景瑜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鞋带松了,一米八七的大男孩姿势优雅地屈着腰,修长的手指捏住两根纯白的鞋带,灵活地系上一个结。

 

他低头,看见了大男孩头顶上好看的发旋。

 

他又伸出手,恶意却又温柔地揉乱了对方精心打理过的头发。

 

我觉得你这样子挺像毛毛的。

 

毛毛是他们最近收养的一只拉布拉多。

 

黄景瑜抬起头,毫无偶像包袱地对他龇牙咧嘴,你说什么?

 

他站起身,借助身高优势把老艺术家逼到门框边缘,毛毛可不会咬人。

 

话音一落,他就恶狠狠地袭上对方的下唇。

 

尹昉红着脸认输。

 

好一会后黄景瑜放过对方,他慵懒地靠在门边,抬手挥别,路上小心,早点回家。

 

尹昉露出一个笑容以示回应。

 

黄景瑜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眼睛忽地就一亮。

 

像是阳光清透了整个光阴。

 

 

 

 

04.

 

录制采访的时候,黄景瑜在衬衣口袋别上尹昉送给他的胸针。

 

主持人看见了,就随口问了一句。

 

他回答说,这是他收到来自尹昉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笑得像一个情窦初开收到情书的男孩。

 

主持人问了很多事,黄景瑜答着答着,就拐到了尹昉的名字上。

 

最近读的书啊,尹昉推荐的,叫《我们》。

 

一段时间都不会回上海了吧,毕竟下个星期还要去看尹昉的话剧。

 

对,我特不爱吃洋葱。谁说不爱吃洋葱的人少啊,尹昉他也不爱吃。

 

主持人说,你和尹老师的关系可真好。

 

主持人打趣地问,那你有没有哪个瞬间为艺术心动过。

 

黄景瑜露出两颗虎牙。

 

有啊。

 

 

 

 

05.

 

有啊。

 

在盛夏的摩洛哥小镇里。

 

他走在前面,身旁的人儿突然失了踪影。

 

他转过身,尹昉就在花店门口蹲着,一盆雏菊在风中轻轻摇曳,在熠动的眼中留下彩色的倒影。

 

尹昉浅淡地扬起嘴角。

 

那笑容仿佛是在阳光里盛开的花。

 

 

 

 

06.

 

尹昉洗完澡走出浴室,黄景瑜坐在床上,耳朵上戴着耳机。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有消息提示,他打开,发现是一个朋友发来的文档,内容是黄景瑜还未播出的一期采访的文字稿,时间是今天。

 

尹昉一行一行看去,直至滑到最后一页。

 

黄景瑜叫他,把耳机和手机全部扔在床上。

 

然后他把一条新毛巾盖到尹昉的头上,仔细地为对方擦拭渗着水珠的发梢。

 

尹昉突然开口问,你今天采访的时候提到我了?

 

黄景瑜并不意外,是啊。

 

尹昉又问,那你没回答完的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你有没有哪个瞬间为艺术心动过?

 

——你有没有哪个瞬间对尹昉心动过。

 

黄景瑜却答非所问。

 

他说

 

昉儿,你笑一个。

 

 

 

 

07.

 

尹昉说

 

《我们》那本书,你翻了超过十页了吗?

 

下个星期的话剧的门票,我记得你没抢到吧。

 

你不能因为我忘记冰箱里有个洋葱,就说我不爱吃。

 

床上的手机还在滚动着歌词。

 

尹昉淡淡瞥了一眼,问,你最近在听什么。

 

黄景瑜拔了耳机线,音乐声顿时在溢着暖光的房间流泻开来。

 

黄景瑜说

 

我在听我喜欢上你时的心情。

 

 

 

 

08.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留恋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留恋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09.

 

昉儿

 

你笑一个。

 

 

 

 

10.

 

他们交换了一个夹杂着风声的吻。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歌曲是《起风了》


/据说今晚两人要一起走红毯?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笔






评论(20)
热度(535)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