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Futuristic Lover。



毕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毕业的



走红毯令我昏厥,我不想写这些辣眼睛的玩意了,怎么写都写不过正主的

呜呜呜我真的爱他们




/红毯故事

/超级短打

/伪意识流




《Futuristic Lover

  

 

 

Don't say that love is for blind.

 

 

*

 

 

时隔一个月再一次见到尹昉,对方还依旧是记忆中的那副模样,打理地很整齐的发型下是那双令他心动的清澈眸子,显得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说着什么,时而扬起一个涩然的微笑,是那人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的表现。

 

黄景瑜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他,不算修长挺拔的背影,却总是透着一股脱俗与优雅,像是无数平庸花束中最高贵的一支玫瑰,像是黑白油画上不小心掉落的一滴水彩。

 

尹昉难得穿着一套正式的西装,黄景瑜觉得这好像是自己的印象中第一次看见对方在修身的正装下显得有致的身体线条。

 

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更习惯对方那种在庆功宴上穿着背带裤的随性模样,就好似是在说老艺术家的气质从来就不屑于体现在条条框框的礼仪中。

 

尹昉没有看见他,他就迈着大步朝对方背后的方向走去。

 

会场外面吵吵攘攘,天光将暗不暗,不是所有眼睛和镜头都会停留在他身上。黄景瑜一步一步靠近对方,心脏中像是藏了一块磁铁,徒生出相吸的共鸣与震颤。这幅场景不知怎的就有些眼熟了,那是属于他们在摩洛哥的日常,他在楼上洗漱化妆,尹昉就先去楼下确认出行事项,他走出酒店,尹昉就站在车边背对着他耐心等待着。

 

黄景瑜觉得对方的心中一定就是磁铁的另一半吧,不然怎么会每一次,在他们只剩最后一步的距离的时候,对方就会转过身,脸上是毫不意外的欢欣表情。

 

他们的目光隔着不薄不厚的空气交汇出异样火花。

 

尹昉对着他笑,就像是以往在摩洛哥每一次等待的终结一样。

 

尹昉说,你来了。

 

一模一样的三个字,像是横跨了时间长河,沉淀在刻入骨髓的习惯之中。

 

然而没有了可以替对方摆正的鸭舌帽,也没有可以替对方接手的笨重相机。

 

于是黄景瑜直接抬手,温和地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发顶,一如既往般地答道,我来了。

 

 

*

 

 

黄景瑜一早就注意到了尹昉衣领上的英文与领带上的花,凌厉笔风勾勒出的文字线条,细致针线绢绣出的图案层次,大概只有老艺术家,才会如此自然地把这两样看起来完全不搭边的东西共同构筑成自己的理性世界。

 

不少熟人见了,都会打趣道,说没想到尹昉还能走这种风格路线。

 

被说得多了,尹昉自己莫名其妙就失了信心,他问黄景瑜,我这样穿很奇怪吗。

 

黄景瑜用食指戳了戳尹昉领带上的那朵花,那正是对方心口的位置,他隔着领带与衬衣感受到了属于尹昉的心跳,温度也一并浸染而上,顺着他指尖的神经一路渗透到他的脉搏与血液,仿佛是某种酒精,让他的大脑产生了微醺的错觉。

 

他说,不奇怪呀。

 

他把自己的领带抻出一角,说,你看和我是不是挺配的。

 

尹昉弯下腰凑近看了看,然后撇撇嘴,谁要这种评价啊。

 

他抬手往下拉了拉自己的领带。

 

黄景瑜走过去与对方并肩,低头就发现,鲜花与蜜蜂正安安静静地处在一条水平线上,像是同一纬度上相交的宿命。

 

 

*

 

 

尹昉突然微微踮脚,凑到黄景瑜的耳边,说,这条路真的很长。

 

黄景瑜看了看他们即将踏上的红色地毯,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尹昉在不久前已经上去过一次了,而那个时候对方的身边还不是他。

 

他挑眉,还能有咱俩跑去援救的那条山路长?

 

尹昉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什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很能令人愉悦的事情,乐呵着笑着摇了摇头,说,那倒没有。

 

报幕的声音清晰地响起,黄景瑜看向眼前一片空旷的鲜艳色彩,微笑道,我们走吧。

 

他们一同踏上了红毯的一角。

 

在那个瞬间,不知道为什么,黄景瑜想起了那片寂寥却又广阔的撒哈拉,脚下是松软粗糙的尘沙,眼前是朦胧欲沉的夕阳,地平线尽头的晚霞灿烂辉煌,温润的红色的染透了半边天幕,在沙漠中绽放中一朵绝美的尘花。

 

尹昉说这条路很长,他觉得的确如此。

 

好似一条国界线,曲折繁复,漫杂冗长。他们走在其上,像是横跨过地球,穿越过世纪,共度了一生。

 

重新站定的时候,耳边的一切声音都不真切,只有快门此起彼伏。

 

光亮耀花了视线。

 

脚下红毯是沙漠无尽恒河,群聚闪光是天上万千星辰。

 

曾经只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与记忆,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所有人的眼中,像是隐蔽的馈赠,像是贪婪的见证。

 

黄景瑜在簇拥人群之后握住尹昉的手。

 

他的心跳无可遏制地急剧起来。

 

尹昉没有挣开。

 

 

*

 

 

有一场流星结束了。

 

沙漠不再下暴雨,山顶不再有极光。

 

林超贤导演与他们道别,杜江提起自己最近忙碌的通告,蒋璐霞说自己一看见形影不离的他们俩就想喊“顾顺李懂”,而那一瞬间黄景瑜意识到,那个夏季真的彻底过去了。

 

他把尹昉堵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耳边好像还响彻着连天的炮火。

 

他说,昉儿,我喜欢你。

 

北京城里没有星空当作嫁妆,我把自己的未来包装进照向全世界的闪光灯中送给你。

 

老艺术家面红耳赤,说,那太刺眼了。他的声音清浅而温润,就像是从希腊许愿池顶上泊出的清泉,令人平平生出些许期待。

 

黄景瑜亲上尹昉的唇角。

 

而四月微风轻似无边细雨般吻着他。

 

尹昉说,回家吧。他牙关抖了抖,觉得尹昉的声音就像是这阵风一样,抓挠着他的皮肤与心脏,令他微颤又悸动。

 

有一场流星结束了。

 

有一座摩洛哥城空了。

 

属于他们的故事要从头开始书写了。

 

 

*

 

 

Don't say that love is for blind.

You're my futuristic lover.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请勿上升到真人



这两个少年太美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光是写着他们两人名字的时候就会笑出声来

心情就像是自己在恋爱

我爱他们,不论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以后就随便写写他们恋爱的日常小甜饼吧!






评论(19)
热度(487)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