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6』



/现代吸血鬼AU





06.

 

一座城市同样天高地广,要找一个本就在世间藏匿了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吸血鬼谈何容易。

 

李懂几乎把城市周围的废弃地区搜了个遍,依旧没有发现一丝一毫关于顾顺的踪迹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最后一次停下脚步已是傍晚,太阳完全落了下去,地平线远处的最后一抹红霞也逐渐褪色,直至夜色浸染。

 

这本是属于吸血鬼的主场的时间,李懂半倚在巷道的破墙上,却觉得连带着罕见的月色都是那么讽刺。

 

他回了家,窗户没有关。

 

李懂想到,他从来不爱开窗,但是顾顺却特别喜欢坐在他的窗边去看外面的车水马龙。

 

其实顾顺在他家里也不过呆了一个晚上,他们之间像样的对话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他的戒备和抵触是那样明显,顾顺却熟视无睹地帮他盖被子和买午餐。对方分明是个纯种吸血鬼,却活得比自己还要像个人类。

 

自从知道顾顺也曾是血猎后,很多郁结的情绪好像一瞬间变得通透。

 

李懂自顾自地想,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对方会对枪械的使用格外熟练,也能解释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个血猎,对方却没有表现出那种应该是本能的厌恶与憎恨。

 

十年前的顾顺究竟是为什么才会做出那般惨绝人寰的事李懂不清楚,但是他隐隐觉得,那个理由绝对不会是人们所想象的那般肤浅。

 

床边的衣架上放着顾顺第一天晚上出现在他家里时那件黑色短袖,李懂盯着那件衣服看了半晌,眼前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浮现当天顾顺那被完全染红的白衣与鲜血淋漓的后背。

 

吸血鬼也是会受伤的。

 

李懂在这一点上最清楚不过了。

 

不仅会受伤,还会和人类一样体会到疼痛,如果不得到治疗,虽然不会就此死去,却始终会感受着这份痛楚。

 

李懂抚上自己的肩膀,从训练基地离开很久以后他才注意到自己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包扎,鲜血从伤口里渗出来染湿了肩膀的布料,但是他体质特殊,没了那个发信器的干扰,他在城市里跑了几圈伤口就完全愈合了。现在摁压伤口,已经不再有任何感觉,只留下一道扭曲的疤痕。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想要找到顾顺。

 

李懂知道是顾顺救了自己,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欠了对方什么。

 

只是心中有某种冲动与难耐,像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既然对方一开始找上的是自己,那不论是为了顾顺还是为了这座城市的人类,他都该负责到底。

 

他最惯用的武器一段时间内是拿不回来了,此刻在家里目之所及只有一把手枪和昨晚顾顺偷出来的R93。

 

李懂突然一愣。

 

他回想起顾顺昨晚在那个码头仓库附近轻车熟路的那副模样。

 

他咬了咬牙,转身又出了门。

 

 

 

今夜的海滨码头格外安静。

 

港边甚至没有船只停泊,点点星火在遥远的江面上黯淡地亮着。

 

李懂并不敢让自己有太多大的动静,他发现绝大多数仓库的大门都被一把笨重的铁锁锁住,要进去就只能用顾顺那种翻窗的方式。

 

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不顾自己的衣服被墙上的泥渍蹭脏,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仓库。

 

他甚至还找到了昨晚顾顺偷枪的那件间仓库,那明显就是一个窝藏点,不仅是枪支,还有很多在市面上绝对禁止流通的物品。装R93的那个盒子还大开着,他在周围翻了翻,发现果然是只有这把枪用的是和自己的枪相同型号的子弹,也果真没看见任何配套用的子弹。

 

李懂默默记下了这个地点,打算回去后向人民警察举报一下。

 

他又继续顺着巷道往前面没有寻找过的仓库走去。

 

落进位于整个码头最偏僻的一间小仓库里时,李懂顿时就察觉到了和其他仓库不一样的地方。

 

仓库没有开灯,只有惨淡的月光洒在天窗的那一小块地面上。

 

李懂在这里感觉到了某种生活气息。

 

没有别的仓库里特有的潮湿霉味或者尘埃满积的压抑感,李懂觉得自己好似闻到了新鲜的食物味,但这不是让他最能确认的理由,真正让他停下脚步的,是空气里混杂着的熟悉的淡淡血腥气味。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就立刻感觉到身后有动静。

 

他没躲也没挣扎,就任由身后突然覆上的黑影制住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并且有一只冰冷的手扼住了他的脖颈。

 

耳后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李懂说:“是我。”

 

对方阴沉的声音瞬间砸了下来:“我知道是你。”

 

李懂试着动了动手,对方没有任何要放开的意思。

 

顾顺的语气也没有任何改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李懂从喉间挤出一声喑哑的笑声:“一个血猎在追逐吸血鬼的道路上怎么会迷路呢。”

 

台词对换。

 

但是李懂依旧是受制于人的那个角色。

 

顾顺的手上徒然加了力。

 

感觉到手腕传来的不自然疼痛,李懂忍不住皱起眉。

 

氛围僵持了一会,李懂吐出一口气:“只有我一个人。”他顿了两秒,又说,“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

 

顾顺的手收了力,不过一会就放开了李懂。

 

李懂揉着自己的手腕转过身,看见了顾顺完全匿在阴影中的身影。月光打在地面上反射不出光亮,但是仓库内浮沉着的灰尘却能被尽收眼底。

 

他们在黑暗中静默几秒,顾顺转身走向一个方向,仓库内的一角突然亮起一道光,虽然无比昏暗,但也足够让李懂反应不及,他下意识抬手挡在眼前,待到眼睛那种刺激的酸胀感消失了,他才缓缓放下手。

 

顾顺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披着那件斗篷,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顾顺没说话,绕过李懂就走。

 

李懂转头打量了一番,仓库角落里放着一张光秃秃的床,没有被子也没有枕头,周围是乱七八糟的箱子,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有老式收音机,有古董挂钟,甚至还有小女孩的芭比娃娃。

 

顾顺在床上坐下,一只脚踏上床沿,深邃的眼睛带着不知名的感情细细打量着李懂。

 

李懂很清楚地感受到那道视线,转过身就看见顾顺那副熟悉的吊儿郎当的坐姿。

 

李懂开口:“我知道你曾经是血猎了。”

 

他的理由这般直截了当,让顾顺也猝不及防地挑了挑眉。

 

但是李懂并不是为了这个话题而来的,他解下自己腰侧的挎包:“你受伤了,需要治疗。”

 

顾顺坐直身子,忽地招了招手:“李懂,你过来。”

 

李懂慢慢走了过去。

 

顾顺双手抱胸,微微仰首。他道:“你理论是多少分过的啊。”

 

李懂有些不明所以,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血猎的考试:“……满分。”

 

顾顺嘴角忽地勾起一抹弧度:“那你不会不知道,什么东西才是治疗吸血鬼的最好良药吧。”

 

话音一落,顾顺就拽住李懂的衣领,用力一扯,就轻易地把李懂放倒在床上,他摁住李懂的肩膀,再一个翻身,就欺压到对方的身上。

 

李懂抿着唇没说话。

 

顾顺又何尝不知道,凭借李懂的身手和警觉,不可能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这样被他控制住。

 

他撑起上半身,目光炯炯地盯着李懂的眼睛:“怎么,你难不成,还想买个人情给我?”

 

他声音嘲讽:“我可是你宁愿死都不愿意包庇的吸血鬼哦。”

 

顾顺用指甲撕开李懂肩头的衣服布料,当他看见那一道几乎已经完全愈合只剩下疤痕的伤口的时候,眼底顿时划过一道讶异的光芒。

 

在这样的距离下,李懂把对方表情的变化尽收眼底。

 

在那一刻他便彻底明白了,顾顺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李懂说:“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可以让你喝我的血。”

 

“但是你要跟我回去,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还没结束。”

 

顾顺笑:“李懂,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他尖锐的指甲在李懂肩头的皮肤上轻轻划开一个小口子,有新鲜的血液渗了出来,诱人的甘香浸入空气。

 

“我十年前就不再是血猎了,我现在所做的事,也跟你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顾顺附身,轻轻舔舐了一口在皮肤上晕开的血迹,惹得李懂一阵战栗。顾顺凑到李懂的脖颈边闻了闻,忽地对李懂扬起一个莫名的微笑。

 

李懂看着对方的表情,不知为何心里生出一种诡异的恐惧。

 

“李懂,你真的以为我察觉不到吗。”

 

顾顺语气危险:“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他的唇角上,还沾染着属于李懂血液的一抹红:“这个味道,你大概也有四分之一吸血鬼的血统吧。”

 

李懂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顾顺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顾顺再一次扼住他的喉头,一呼吸就是绝望的窒息感。

 

顾顺语气冰冷地说:“那句话你说对了,我一开始找上你并不是巧合,我的选择也从来不是随心的,我找的就是你。”

 

“为了让你离开血猎组织。”

 

“为了告诉你,他们究竟有多么虚伪。”






To Be Continued.







评论(20)
热度(327)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