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7』



/现代吸血鬼AU




07.

 

醒来的时候李懂意识到自己身在自己家里。

 

一睁眼就是从未拉上窗帘的窗口照射进来的刺目阳光,笔记本电脑在书桌上大开着,衣架上挂着最喜爱的一件外套,而顾顺就靠着墙站在他的视线最中央。

 

对方冷着一张脸,盯着不知名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懂撑着床坐起来,脖颈处传来微弱刺痛。

 

他上手去摸了一把,是一道进行到一半的咬痕。

 

之所以还没有愈合,是因为这道咬痕不是来自普通人,而是面前站着的这只纯种吸血鬼。

 

有些记忆开始复苏。

 

昨天晚上并不是一次愉快的重逢,不如说他们之间本就没有过什么愉快的相处记忆。

 

李懂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他也从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

 

他的身上的确带着四分之一的吸血鬼血统,他是他人类父亲与半吸血鬼母亲的爱情产物,但是他从来不觉得这是某种特殊或自卑的象征。

 

血统的微弱让他不会对血液产生渴望,不惧怕太阳光,但同时也继承了吸血鬼特有的自愈能力。

 

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本能般地站在人类的这一方,会对作恶的吸血鬼产生憎恶,也是因此他考入了血猎组织。

 

他的血统并不是秘密,但是组织并没有把他多么特殊对待,照样严格训练,照常安排任务。毕业后他就被分入了组织中最优秀的蛟龙一队,所有人都对他非常好,像是完全忘记了他吸血鬼的身份。

 

前辈罗星为了保护他而受伤,外勤搭档张天德佟莉每次任务回来都会送给他一包糖,一丁点小伤陆琛就会急得不得了,庄羽天天都会帮他留早餐,队长杨锐和副队长徐宏更是护着他不让他深入危险的主战场。

 

这些人的关怀与照顾从来就不是装出来的。

 

李懂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都会毫无怨言地奉献给蛟龙。

 

直到顾顺猝不及防地闯入他的生活,并且用这种挑拨离间的口吻告诉他人类从来都不可信任。

 

李懂坐在床上,盯着顾顺嘴角的一小块淤青。

 

那是他昨晚上打的。

 

他甚至有些记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展下去的,他只知道他在用全身心拒绝着顾顺所说的每一个字。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狠狠踹了顾顺一脚,居然真的把对方从他身上踹了下去,于是他接着这个机会反把顾顺压在床上,拳头对着对方那张俊美的脸就砸了下去。

 

第一拳他没打中,顾顺抬手拦住了他的拳头,随即对方的脸上露出某种痛苦的表情。

 

李懂突然反应过来对方背上有伤,他下意识松了力道,顾顺立刻拽着他的手把他扔到了墙上。

 

从墙上摔回床上的时候顾顺又欺了上来。

 

那个时候李懂看见对方脸上再无任何疼痛的表情,有的只是一抹嘲弄。

 

刚刚的示弱根本就是装的。

 

李懂冷笑:“要比虚伪,人类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顾顺压上来对着他的侧颈就是一口。

 

李懂觉得自己痛得手脚都麻痹了,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但是顾顺只是咬破了他的皮肤,没有继续下去,他松开李懂半坐在床上,两颗尖锐的牙齿上还带着血迹。

 

李懂用最后的力气往对方的嘴角砸了一拳,随后就失了意识。

 

 

 

此刻对上李懂满含愤恨的目光,顾顺也不恼。

 

他搬过书桌前的那张椅子,就在床边坐了下来,他能注意到李懂全程放在他身上的视线,也看见了对方在身侧紧紧握起的拳。

 

李懂冷道:“我收回我之前的话,我们之间再也不存在任何合作了。”

 

“不论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都可以当做是在做梦了。”

 

顾顺挑眉:“真不巧,吸血鬼不会做梦。”

 

“可我会。”李懂语气嘲讽,“由此看来我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也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

 

顾顺叹了口气:“你还真是被他们荼毒得不浅。”

 

“你闭嘴。”

 

“四分之一血统的吸血鬼可能听起来没什么,但是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丝能够利用的资源的。李懂,你别太天真了,如果你是个百分百的人类的话,你以为你还能走到今天这步吗。”

 

“说完了么。”

 

顾顺默了几秒,轻笑一声:“真的要说起来,我才算是你的同类,你这敌视的态度可真令人心寒。”

 

顾顺突然站起来,走到窗边,手指淡淡地拂过平滑的窗沿:“十年前的那次事件,你不会陌生吧。”他转过身,盯向李懂的眼睛,“你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李懂看起来有些犹豫:“你难道想说,那其实不是你干的吗。”

 

顾顺说:“不,那就是我干的哦。”

 

“那时丧生的132名人类,全都是我亲手杀的。”

 

李懂没接话了。

 

顾顺一步跨上窗台,用李懂看得最多的那个姿势靠在窗框上,一只脚悬在窗外,目光忽地变得绵长而悠远。

 

他开始沉声讲述。

 

“如你们所知,我是一只纯种的吸血鬼,但我刚出生不久后我的父母就被血猎杀了,我被遗落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被一对人类夫妇救回了家。”

 

“我对血猎没什么仇视的情绪,因为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家庭是什么我的家庭就没了,自然也就没什么残留的感情。我知道这就是社会更迭后的必然发展,报仇这种东西显得幼稚又可笑。”

 

“那对夫妇对我很好,把我当成亲生孩子般对待,后来察觉到我不是人类后也没有抛弃我或者害怕我,我们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一直这样生活着。我以人类的方式生活至今,也是因此我对人类的血液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我的存在不可能逃过血猎的眼睛,我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是我为了去阻止一只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作乱的劣种吸血鬼,那天我在现场留下了我的血。”

 

“三十年前的那次对于纯种的捕杀,没有人找得到我,因为我压根就没有躲,我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一直和那对夫妇过着普通的日子。”

 

“但是十年前有一个血猎组织找上了我们,他们执意声称那对夫妻是被我咬过并且控制了,要杀了他们,留住他们性命的交换条件是让我加入血猎组织为他们卖命,我答应了。”

 

原本一直安静听着的李懂突然在床上动了一下,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惊异的光芒,而这被顾顺尽收眼底。

 

顾顺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

 

“为了不让别的血猎基地知道他们招揽了一个吸血鬼,我一直是在暗处任务。”顾顺耸了耸肩,“就是和你一样的狙击手。”

 

“我猎杀吸血鬼的事实瞒得过愚蠢的人类却瞒不过我的同类,一群劣种吸血鬼集合起来攻打了那个血猎组织,不仅是为了杀了那些人类,也是为了杀了我。”

 

“他们把我送了出去,给我的命令却是杀光我的同类,因为我是纯种,我依旧有着力量上的优势。我拒绝了,他们就在我的眼前杀了那对夫妇。”

 

李懂睁大眼睛,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故事的发展,但他以为顾顺会说得更委婉一些,却没想到对方如此轻描淡写地就说了出来。

 

顾顺看着窗外,抬起手抓了一把空气。

 

一只野雀从他身边飞过。

 

他说:“我对人类的血没有感觉,但是那对夫妇不一样。”

 

“我是喝着他们的血长大的。”

 

“他们的血铺天盖地地在我眼前飞溅开来时,我暴走了。”

 

“当我清醒过来后,整个基地里已经没有了一个活人,那些吸血鬼也不见了。”

 

顾顺转过头来,神色有些凄厉,视线却尖锐地盯向李懂的眼睛。

 

“李懂,我们在他们眼中终究是异类。不论我们装得有多么像个人类。”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他们从来就不是因为你考试考了满分而接纳你的。”

 

顾顺突然纵身越出了窗口。

 

李懂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身影就彻底消失。

 

他有无数的话想说。

 

于是他急忙往窗口跑去,门口却传来了密集的敲门声。

 

紧接着响起了徐宏的声音:“李懂,你在吗?”

 

李懂脚步顿住,他看着空荡荡的窗口几秒,慢慢转回身走到门边开了门。

 

徐宏站在门口,焦急的声音瞬间落了下来:“杨锐说你和人交手受伤了?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你的腕表呢,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也不知道回复一个,我们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李懂侧身让徐宏走进来,然后才想起他之前把腕表收起来后就再也没拿出来,他拉开抽屉,发现腕表果然不停闪烁着信息提示灯。

 

李懂细细听着徐宏的声音,除了真真切切的关怀,他听不出任何其他情绪。

 

他低声回道:“对不起,副队。让你们担心了。”

 

徐宏抬手温柔地摸了摸李懂的头发。

 

他说:“你带回来的那些消息很有用,我们有任务了,所以现在特批你归队。”

 

李懂眼睛一亮,他猛地抬头:“真的吗?”

 

徐宏无奈地笑笑:“叫你不看消息吧,本来昨晚你就该回来开会……”

 

徐宏的声音戛然而止。

 

李懂有些不解。

 

而徐宏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目光也带上了深邃的打量。

 

他的目光落在了李懂的侧颈上:“你那个伤口……”

 

李懂一惊,下意识地抬手捂住自己的脖颈,手指还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两个牙印的弧度。他后退了两步,目光开始游离,心虚地不敢与徐宏对视。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听见了徐宏由于心焦而吞咽口水的声音。

 

徐宏问:“你被吸血鬼咬了吗?”


而徐宏的下一句话,让李懂的心彻底凉了下去。

 

“是顾顺吗。” 






To Be Continued.






我感觉这个故事的发展已经脱离我的大纲了x

我本来打算2w字就完结的

我最想写的那个场景还没写到x

怎么拖了这么久x





评论(10)
热度(319)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