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多幸运。



/俗套爱情

/超级烂俗BGM - 《多幸运

/但我就是觉得很适合他们




《多幸运》

 

 

 

接到来自尹昉的电话的时候,黄景瑜刚下飞机不久,手机里不停闪烁着三个小时飞行时间里他未接收到的信息,微信和微博几乎是被轰炸地一塌糊涂,他耐着性子一条一条划过,手机突然一颤,来电人的位置上显示出了浅淡却又温柔的两个字。

 

他有些惊讶,因为他觉得对方不会是那种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性格。他盯着那个称呼半晌,机场通道内有些嘈杂,让他意识到这好似是他偷偷把对方的备注改成这个后第一次和对方联系。

 

于是他急忙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的时候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出一个雀跃的弧度。

 

“昉儿。”

 

黄景瑜轻唤出声,是和备注一栏一模一样的两个字。

 

“景瑜啊。”电话那头的尹昉声音依旧清浅而温润,像是初春里融化的雪水,带着无限生机与活力,“你到北京了吗。”

 

今日北京风有些大,黄景瑜迈出机场大门的时候被萧瑟的风糊了一脸,他的外套穿得有些薄了,暴露在空气里的脖颈顿时染上一层寒意。他牙关微颤,虽然隔着遥远的距离和冰冷的电话,他还是觉得尹昉就近眼前,那声音在耳边如风般萦绕,令他悸动不已。

 

尹昉问:“中午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啊。”

 

黄景瑜瞥了一眼身旁还在确认行程安排的助理,语气刻意添上了些许无奈与惋惜:“可我过一会就要直接去试装了。”

 

尹昉果然在电话那头表示出安慰,像是大了他六岁的哥哥,又像是心中某种悄无声息的暗流:“那你先忙吧。”过了一会,尹昉又说,“我们晚上见。”

 

黄景瑜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

 

“嗯,晚上见。”

 

 

 

 

真正见到尹昉是在化妆间里,他来得有些晚了,到达的时候尹昉已经化好了妆,随性地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黄景瑜推门而入,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恰时震动了一下,尹昉应声抬头,似乎因为看见是他,立刻就把手机放到一边,然后笑着向他招手。

 

黄景瑜也回应一个笑容,但还不等他们互相寒暄两句,工作人员就立刻拉着他到化妆台上去就坐。黄景瑜对尹昉做出一个显得无奈的鬼脸,尹昉则在对方路过的时候上手掐了一下对方的腰,听到黄景瑜哀嚎的声音不知何故笑得更欢。

 

黄景瑜把手机掏出来,发现那条震动来源于尹昉的短信——你怎么还没到。

 

发型师开始捣腾他的头发,黄景瑜想了想,然后回复了一条——干嘛,想我了啊。

 

透过面前的化妆镜,黄景瑜能看见坐在斜后方的尹昉的一举一动,对方被放在桌上震动的手机吸引了注意力,当看到上面是什么内容的时候,对方就分毫不差地通过化妆镜与黄景瑜对视上,然后煞有介事地挑了挑眉。

 

尹昉走到黄景瑜身边的椅子坐下,黄景瑜微微侧目,对方今天穿着一件天青色的卫衣,下身是一条修身的白色七分裤,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显得随性。

 

于是他笑:“等会可是全网直播,他们还真允许你穿成这样就来了啊。”

 

尹昉伸手想摸摸头,但又怕把刚做好的发型弄乱,便是临时把手搭上自己的后颈不自然地揉了揉:“他们也没提醒我啊。”他佯嗔地看了黄景瑜一眼,“话说你也穿得太骚气了吧。”

 

与尹昉完全相反的,黄景瑜好好地穿着黑色长裤与淡玫红色的休闲型西装。

 

黄景瑜不为所动,反而嬉皮笑脸:“你不觉得我俩今天特配?”

 

尹昉白他一眼:“红配绿赛狗屁的配啊。”

 

黄景瑜还在笑:“黑白配天仙配的配。”

 

化妆师看不下去了,两个巴掌狠狠地拍在黄景瑜的脸颊两边,让他把表情收敛一下,否则这个妆就要彻底毁了。

 

 

 

 

两个人已经许久不见了,这一次合作的契机也是因为一个关于《红海行动》下映后的反馈访谈。绝大多数主演们都有忙碌的通告和个人生活,尹昉可以说是其中最闲的一个,便是没什么条件地就答应了下来,过了两天,他收到了来自制作方的信息,告诉他与他一起参加采访的人是黄景瑜。

 

站在后台等待直播开始的时候,黄景瑜就和尹昉站在不怎么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两人显著的身高差被场外的柔光投射在地上,由于角度,地上的影子就像是在紧紧拥抱。

 

尹昉问:“你怎么有空来参加这个活动啊,最近不是又有新戏要拍了吗。”

 

黄景瑜的眼睛在无光的环境下依旧熠熠发亮:“你怎么知道我有新戏要拍了啊,除了我们剧组没人知道呢。”

 

尹昉好似心虚地撇过头去。

 

黄景瑜想起了他曾经发过的仅对指定人可见的朋友圈。

 

但他没有告诉尹昉的是,他的确是推掉了这段时间所有的通告来参加这次访谈的,在邀请嘉宾的名单上看见尹昉的名字的那一刻他就二话不说地答应了下来,全然不顾助理在他身后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突然有工作人员叫他们的名字,景瑜哥,尹老师。

 

他们一起走到上台口,从这里已经能看见外面投影着的巨大的《红海行动》的海报,其中的两个角色面貌也被尽收眼底。

 

那一瞬间黄景瑜有些恍惚地想到,什么时候,黄景瑜尹昉这两个名字,也能如同电影里的顾顺李懂般,时时刻刻而又理所应当地总是连在一起呢。

 

尹昉微微偏过头:“你准备好了吗。”

 

黄景瑜微微挑眉:“我可没忘记,你才是最容易紧张的那个。”

 

尹昉笑了起来,眉目在全场骤然亮起来的灯光中迸发出耀眼光芒。

 

 

 

 

在采访和面谈这方面,两个人总是有默契的。

 

访谈是全网直播,诺大的演播厅里也不只有摄制与工作人员,还有全场座无虚席的观众。然而在满场的笑声与起哄中,两人的表现依旧完美自如。

 

问题总是不可避免地提到当年他们一起度过的六个月,提到那些像是烟花盛开的爆破,提到那些在战地上浸骨生出的花。

 

一开始的问题还总是很正经,甚至于是有些严肃,比如对于战争真正的感悟,比如真正体验到非洲的艰苦生活是什么感受。渐渐地话题就变得相对轻松,会让他们介绍一下他们在摩洛哥和撒哈拉的见闻,也会让他们互相说说剧组里有趣的事情。

 

后来主持人问,你们觉得这次合作拍戏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尹昉说,经历了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经历第二次的奇妙旅程。

 

黄景瑜低下头想了想,然后笑。

 

他说,大概就是在亿万人海中,独独有了这样一次相遇。

 

访谈的最后是一个观众福利,经过滚动抽签,让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人唱一首歌。看着满脸都写着拒绝的尹昉,黄景瑜无奈地主动接过了话筒。

 

大屏幕上又开始滚动歌曲选择列表,黄景瑜几乎是眼睛一亮,立刻就选定了一首歌。

 

轻快的音乐声响起,观众席上传来合拍的掌声。

 

尹昉坐在座位上,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黄景瑜的侧脸,但是他们身后的屏幕上却能显示出大男孩俊朗帅气的面孔。

 

他好像是第一次当面听见黄景瑜唱歌,没有什么花样,也没有什么技巧,就只是在用最原始的方法表达感情。

 

黄景瑜唱:

 

多幸运在最美的年纪

遇见你没有遗憾和可惜

抱紧你用尽全部力气

不让幸福逃离

 

多幸运爱你这件事情

成为我今生最对的决定

我相信你就是那唯一

愿陪你到底#

 

尹昉从大屏幕上看着,黄景瑜却突然在屏幕上回了身。他也愣愣地转过头,就看见大男孩嘴角噙着笑,那双溢满了光的眼睛正灼灼地看着自己。

 

他唱,多幸运爱上了你。

 

黄景瑜又转过头,面对着满座观众,话筒里传出最后的歌声——多幸运遇见了你。

 

满座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访谈成功地结束后,熟人提议一起去吃个宵夜,得到了众人的响应。

 

黄景瑜自然地在尹昉身边坐下,尹昉却好笑地觉得对方从迈进酒店就寸步不离跟在自己身边的举动简直就像是生怕这个座位被别人抢了。

 

尹昉不爱吃芹菜,生怕对方对味道也不接受,黄景瑜便从来没在自己的碗里夹过芹菜。

 

这家酒店做的蒜蓉扇贝特别好吃,黄景瑜就把每人只能有一个的自己那份递到了尹昉的盘子里。

 

旁人打趣,景瑜你对尹老师都快比对自己女朋友好了吧。

 

黄景瑜立刻正色,我才没有女朋友呢。

 

助理幽幽地接上一句,你这能找到女朋友就怪了。

 

后来吃得尽兴了,便是上了酒。

 

尹昉是自己开车来的,本来有足够的理由拒绝,但是他的熟人却不想放过他,总是以让别人送回去的理由强行想要向他敬酒。

 

黄景瑜想也不想地把自己的酒杯拦在了尹昉的面前:“我替他喝吧。”

 

旁人嫌热闹不够大:“景瑜要帮昉哥挡酒啊?那你可得好好挡哟。”

 

于是一杯又一杯下肚。

 

尹昉都快看不下去了,打算认输自己来,黄景瑜却抢过他的酒杯死活不放手,然后为自己倒上满满一杯又一饮而尽。

 

众人终于是放过黄景瑜了,还不忘补上一句:“景瑜还真是喜欢尹昉啊。”

 

黄景瑜红着脸颊,莫名其妙傻笑一声,然后抬手揽住尹昉的肩膀:“那必须的啊。”

 

宵夜结束后,喝多了的黄景瑜死活拽着尹昉不放手,无奈之下尹昉只好向对方的助理承诺自己今晚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对方,让助理明早再来接黄景瑜回去。

 

坐在车上开着窗,清爽的夜风争先恐后地灌进来,也把那份醉意吹散不少。

 

黄景瑜无聊地把玩着胸前的安全带,微瘫在座位上通过前置后视镜不住地打量专注地开着车的尹昉,也许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了,尹昉会转过头来看他一眼,然后微微一笑,也许是酒精麻痹了自控力,黄景瑜只觉得那个笑容太过犯规,让他抑制不住地红了脸颊。

 

车库距离尹昉的家还有一段距离,下了车后尹昉就搀扶着高大的男孩往家里走去。

 

已经是深夜,花园小道上很静谧,也不需要任何掩饰与遮蔽。

 

黄景瑜还没有醉到不能自理,他的脚步还很平稳,对视时的视线甚至也依旧清明。尹昉搀着他的胳膊,他却不满足,手腕一翻,就牢牢地把对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他说:“昉儿,你知不知道,今天那首歌我不是唱给粉丝的,我是唱给你的。”

 

尹昉安静地任由大男孩牵着他的手,然后不轻不淡地瞥了黄景瑜一眼:“我现在知道了。”

 

黄景瑜突然又扳过尹昉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昉儿啊,我喜欢你。”

 

话刚说完,黄景瑜就打了个酒嗝。

 

尹昉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嗯,我也喜欢你。”

 

黄景瑜的眸子一瞬间黯淡下来,他耷下嘴角,语气甚至显得有些委屈:“可我说的不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

 

尹昉牵起黄景瑜又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刚走两步,突然主动变成与黄景瑜十指相扣。

 

黄景瑜一愣,转头就看见尹昉神色自然。

 

他的脸上笑眯眯的:“我也不是啊。”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40)
热度(55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