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阳错阴差。



/灵魂互换

/俗套爱情



 

《阳错阴差》


 


 

01.

 

清晨醒来的时候,入眼是一大块白花花的天花板,视线里还有未拉上的窗帘透进来的天光。

 

李懂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脑子里没有他俩喝多了的记忆,所以一时间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会睡在顾顺的床位上。

 

好在没有出现什么顾顺就睡在他身边的狗血场景。

 

李懂胡乱地扒拉了一下脑袋,可能还是没睡醒吧,莫名感觉自己头发的手感也怪怪的。

 

他三两步爬下楼梯,拖鞋不知为什么摆在楼梯的那一头,他赤脚踩在地面上,向来怕冷的他竟觉得这瓷砖地比以往温和不少。

 

穿上拖鞋朝着衣柜走去,李懂身为观察员敏锐的直觉瞬间就意识到有什么地方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视野较以往相比高出了不少,本来摆在与自己视线齐平的柜子上的牙具此刻竟是被自己俯视着。

 

他把双手举到自己眼前,掌纹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右手小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茧。

 

而他知道谁的手上生着这样的茧。

 

李懂没有在第一时间去看镜子,他快步走到床边,下铺的人还没有醒来的动静,被子整个蒙住了头看不见脸。

 

他深吸一口气,一把扯掉了被子。

 

那一瞬间李懂宁愿自己醒来时看到顾顺就躺在自己身边。

 

也好比此刻亲眼看见自己在自己的床上流着哈喇子的睡颜。

 

 

 

 

02.

 

比北非沙漠里跟巴掌一样大的巨型毛绒蜘蛛还要令顾顺觉得惊悚的,大概就是一睁眼所看到近在咫尺的自己的这张脸。

 

尖叫着跳起来的一瞬间他脑子里想的居然是李懂不在附近吧。

 

要是被对方看见自己这副模样,那可就再也没脸对对方说“别紧张”这三个字了。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眼前所看见的是什么情况,面前那个“自己”就把自己从窄小的下铺——等等?下铺?顾顺脑子里的不解又多了一份。为什么是下铺?——里扯了出去,然后他就看见自己那张原本帅气倜傥的脸上五官都皱在一起的焦虑表情。

 

“顾顺?你是顾顺吧。”

 

废话。要不是五官的控制权已经跟不上脑子的懵逼,顾顺一定会翻个白眼。

 

大早上被吓醒喉头还有些沙哑感,顾顺清了清嗓:“不然呢,你……”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任凭思维再怎么迟钝,他也不可能听不出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完全不是自己的声音。

 

那是他在千百人中也绝对不会认错的声音。

 

那是李懂的声音。

 

 

 

 

03.

 

窗外响起了晨跑集结的哨声,两个人却恍若未闻地依旧坐在寝室内的椅子上,肩靠着肩相顾无言,他们目光游离,眼神涣散,一副备受打击生无可恋的模样。

 

最后是李懂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顾顺干笑两声:“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排除了做梦这个选项吧。”

 

李懂往身边瞥了一眼,顾顺那种不论是在什么境地下也执意要展露出的随性与轻佻在自己的脸上显得不伦不类,李懂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张脸简直没眼看,便是悻悻地收回目光。

 

寝室大门突然被推开,杨锐不悦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顾顺李懂,你们怎么还不集合。”

 

两个人立刻同步地站起来,李懂突然惊异地发现,隔着这么长的一段距离,但他居然也可以垂着视线去看自家队长了。

 

杨锐临走前又说了一声:“顾顺,开始训练前来办公室找我一下。”

 

顾顺想也不想地开口:“哪个顾顺?”

 

杨锐愣了一下。

 

李懂抬手就死死捂住顾顺的嘴,然后仗着自己侵占着对方的身体恭敬一笑:“好的,队长。”

 

杨锐目光古怪地在两人之间打量了一番,才是关上门走了出去。

 

顾顺推开李懂——又或者说是自己——的手,李懂给了顾顺一个警告的眼神,两人才是慌乱地套起彼此的衣服往操场赶。

 

站队的时候,李懂闻见顾顺衣服上自带的薄荷味,才是后觉后觉地意识到。

 

他俩冥想了一个早上,好像谁都没去洗脸刷牙?

 

 

 

 

04.

 

李懂早餐最爱吃煮粉,而顾顺就爱普普通通的豆浆油条。

 

成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蛟龙里各个成员的喜好习惯也早就被其他人摸透熟记,所以今早看见李懂翘着一只腿大口大口地啃油条和顾顺安安分分地低头无声嗦粉的场景,蛟龙其他成员像是看见了珍惜物种般集体围观起来。

 

李懂心满意足地喝下最后一口汤,一抬头就看见斜前方那张桌子上来自陆琛庄羽佟莉张天德无声的注视。

 

之前没注意,当他侧目看向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顾顺的吃相的时候,还没完全咽下去的那口汤差点要被他直接喷出来。

 

在他来得及开口怒斥之前,徐宏就端着盘子在顾顺身边坐下,脸上笑嘻嘻的:“懂,换口味啦?”

 

他又脸色一转:“但你以前不是说你最讨厌这种油兮兮的味道吗。”

 

顾顺差点被豆浆呛到。

 

他对上对面李懂警告的目光,后知后觉地坐直了身子,然后学着李懂的语气开口:“我和顾顺约好互相尝尝对方的早餐。”

 

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现在觉得可好吃了,谁要不爱吃,那简直是太没有眼光了。”

 

徐宏的视线看过来,李懂在对面假惺惺地给出一个赞同的微笑。

 

他想着装着那些他从来不吃的食物的依旧是李懂身体里的胃,暗暗在椅子底下把顾顺的手指抠得生疼。

 

 

 

 

05.

 

早餐过后,李懂如约去了杨锐的办公室。

 

和顾顺临分别前,他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光怪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杨锐找顾顺是什么事,但总不至于是什么开除调岗的大事,便是不知道对方脸上这幅隐隐透着担忧的模样是为什么。

 

对方甚至还抓住了他的衣角,语气犹豫地叫:“懂啊……”

 

听着自己的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实在有够古怪,但好在过了这么久他们也都渐渐适应了。

 

顾顺低低地哼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李懂看着“自己”这副模样,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就是徒生出一股冲动,然后不经过他思考地,他就付诸了行动。

 

他伸出属于顾顺身体的右手,温柔又安抚地在“自己”的发顶揉了揉。

 

顾顺明显愣住,李懂看着对方这副模样,不知怎的就心情大好。

 

他好像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平日里顾顺那么爱调戏自己了。

 

 

一进入杨锐的办公室,对方就立刻凑过来,把门关上。

 

不等他问什么,杨锐就直截了当地开口:“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我考虑过了。”

 

队长的语气认真且严肃:“你想怎么做,该怎么做,就大胆地去做吧。”

 

说完,杨锐莫名友好地笑了笑,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李懂不明所以地应和着道谢着。

 

临走之前,杨锐又在后面大喊一句:“但是你们俩绝对不准给我在训练和任务期间干扰其他队员啊!”

 

李懂更加懵逼了。

 

“你们俩”又是谁?

 

 

 

 

06.

 

前往训练场的路上,李懂碰到了顾顺。

 

对方几乎是瞬间就凑了上来,面色显得依旧紧张:“队长他跟你说了什么。”

 

李懂居高临下地睨他一眼:“没什么。”

 

“就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顾顺安静了一会,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周身那种紧张的氛围也瞬间消失,整个人的情绪看起来轻快且明媚。

 

李懂觉得自己自从换到了顾顺的身体里后,就会产生各种各样莫名的念头。

 

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己的笑容居然这么好看,怎么会觉得自己开心起来的模样这么可爱呢。

 

他暗暗告诉自己,这肯定都是顾顺的身体自带的本能思想。

 

但是想想他又觉得更加不对劲了。

 

一想到如果这就是顾顺在面对自己时的真实想法和感受,他就控制不住红了脸颊。

 

顾顺突然探了只手到他的额上:“懂?你没事吧?”

 

李懂急忙躲开顾顺的手,开始转移话题:“没事,走吧,去训练。”

 

顾顺说:“哦,我想先去趟厕所。”

 

李懂一开始不觉得有什么,过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劲:“不行!”

 

然而他们已经站在了卫生间门口。

 

顾顺好笑地看他一眼:“怎么,你想看着自己尿裤子啊。”

 

李懂又是急得红了脸:“不是、这……要不让我自己来吧。”

 

顾顺用着李懂的脸露出一种莫测的表情。

 

李懂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轰然炸开。

 

他放开刚刚还在下意识帮对方拉裤链的手,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边跑边骂:“你他妈爱怎样怎样吧!”

 

顾顺看着对方羞愤跑远的背影,只觉得自己身为顾顺那方人格的心情愉悦到不行。

 

 

 

 

07.

 

陆琛觉得今天的顾顺和李懂怪怪的。

 

他的医务室在狙击训练靶场的必经之路上,每天路过李懂都会很热情跟他打招呼。

 

但是今天却没有。

 

队里最讨喜的小队员插着裤袋目不斜视脚底生风地从他的大门走了过去。

 

反而是顾顺虎头虎脑地探了个身子进来:“琛哥,又偷懒呢。”

 

陆琛很生气,明明就是练手用的物资还没送来。

 

过了一会他又想,虽然不知道顾顺具体的年龄,但是这小子成天鼻孔朝天,居然还会叫人哥呢。

 

 

庄羽觉得今天的顾顺和李懂怪怪的。

 

在队伍里他就属和李懂关系最好,也最能聊得来,一看见两人走来,他就迎了上去,想跟李懂抱怨他今天又被罚加练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叫住依旧目不斜视大步往前走的李懂,顾顺就在半路截下了他,还不停地给他使眼色。

 

庄羽蹙起眉,这张脸是挺帅的,可惜有个眼睛抽筋的毛病。

 

然后他听见顾顺小声地说:“你的教练回来了。”

 

庄羽立刻面不改色地回到位置上拿起自己的枪。

 

顾顺重新跟上李懂的脚步,悄悄地在背后给他比了个OK。

 

庄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得到来自顾顺的关怀。

 

明明每次看见自己和李懂站在一起聊天时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给切吧切吧剁了。

 

 

佟莉觉得今天的顾顺和李懂怪怪的。

 

平日里口香糖从不离口的顾顺今个嘴巴格外清闲,反倒是李懂,嘴里的口香糖嚼地吧唧响,路过机枪训练靶场的时候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还是草莓味的,和石头送给她的糖一样,在空气里都闻得甜腻腻的。

 

于是她说:“顾顺,也送片口香糖给我呗。”

 

然后她就听见李懂顽劣地一笑:“姐你敢吃别人的糖,我可不敢给。”

 

顾顺在旁边张了张嘴,半天没吐出一个字。

 

李懂不知为何突然像是换了个气场,就差没点头哈腰了:“那个莉姐,顾顺他口香糖吃多了牙疼,说不了话。”

 

他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条口香糖递到她面前:“请收下请收下。”

 

佟莉接过那片口香糖:“我还以为你今天吃了徐宏的炸药了。”

 

李懂哈哈笑了两声拉着顾顺走了。

 

佟莉远远地看着走远后顾顺抬手用力打向李懂的脑袋的画面。

 

张天德后知后觉地走上来。

 

佟莉问:“你觉不觉得顾顺和李懂今天怪怪的。”

 

张天德“啊”了一声:“不觉得啊。”

 

佟莉白了他一眼,把那片口香糖扯了包装塞进了石头嘴里。

 

 

 

 

08.

 

每天的训练从呼吸同步开始。

 

李懂想也不想地就在顾顺身前坐下,没有感觉到以往抵在自己发顶的压力,反而是觉得自己的后脑撞上了什么比自己海拔低了些的东西。

 

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呼。

 

教练在旁边轻咳一声:“你俩位置坐反了吧。”

 

李懂转过身,就看见顾顺顶着自己的脸捂着鼻子眼角泛红的模样。

 

心中泛起一阵异样的悸动。

 

他尴尬地从前面的位置上站起,然后慢慢挪到顾顺的身后。

 

教练这才是走出了训练室。

 

顾顺煞有介事地坐着,静静地感受着李懂在自己身后完全无从下手的囧样。他轻笑:“以前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呗。”

 

“抱抱我都不会吗?”

 

李懂苦着脸:“你说的倒是轻巧。”

 

但他还是回忆着以前顾顺的举动,照猫画虎地凑上去附身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顾顺还在说:“没错,就是这样,再靠近……”

 

他突然不说话了。

 

甚至于是下一秒,他立刻挣开李懂的双手,受惊般地窜了出去。

 

李懂不解地看向顾顺,对方表情有些呆愣又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顾顺把手放在心口上,这个距离之下李懂不能通过对方的呼吸看出对方此刻是什么情绪。

 

于是他只能开口询问:“怎么了。”

 

顾顺像是被他的声音唤回了神,不知为何对方一瞬间就显得放松下来,脸上又一次扬起愉悦的笑容。

 

他放下手,快步挪回到李懂面前。他说:“没事。”

 

李懂也不再询问了,他安静地从身后抱住自己的身体,然后利用顾顺这具身体的身高优势,无比自然地把下颌抵上那柔软的发顶。

 

以往呼吸和心率的调整都是由坐在怀里的自己来完成。

 

但是今次也不知道是谁主动开始迎合对方,李懂感受着这陌生的触觉,直至从自己的胸膛感受到两人心跳的重合。

 

在那一瞬间他又不知道为何徒生新的感受。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思维。

 

他突然想就这么抱着怀中的人,再也不放手。

 

 

 

 

09.

 

虽然顾顺老早就蹿腾李懂去参加主狙击手的训练,但是李懂老是以自己还是在观察员的职位上多历练两年再说的理由而拒绝。

 

所以李懂从未想过,他第一次正式地拿起主狙击手的枪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比副狙步枪不知重了多少的主狙枪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李懂扣着握把,前段枪管则是稳稳地架在顾顺的肩上。

 

教练在一旁看着,李懂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出汗。

 

顾顺突然开口,声音低沉地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别紧张。”

 

李懂有些气结,为什么两人身份对换了后,自己还依旧是那个被对方教训的对象。

 

他赌气般地说:“那你别动。”

 

顾顺无声地笑了两声,没戳破李懂的幼稚,而是更加绷紧了身子,没让自己有任何动作。

 

过了几秒,李懂扣下扳机。

 

650码的射距,正中靶心。

 

教练满意地记录下数据,动身前往另一个训练点。

 

顾顺把毛巾递到李懂的手上,脸上是夸赞的笑意:“看,不是能好好地打中嘛。”

 

李懂看起来很开心,但是神色间也有些不太自然:“我总觉得我能射中,好像是因为你这具身体自带的记忆和本能。”

 

他表情诚恳:“顾顺,你真的好厉害。”

 

被这么直白地夸奖,顾顺也没有觉得害臊,反而是臭不要脸地笑了起来。那种张扬而傲慢的笑意出现在李懂的脸上,其实怎么看怎么奇怪,但是李懂静静地看着,就觉得自己能想象到真正属于顾顺的这种笑容,带着自信弥漫在阳光下时,一定会很灿烂而美好。

 

顾顺笑着笑着,就突然伸出手,在李懂头上狠狠揉了一把。

 

李懂想起,顾顺总喜欢这么做。

 

不论自己是开心了,有喜悦想要分享了,还是难过了,需要真诚的安慰了,对方总喜欢像这样摸摸自己的头,好像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又好像把自己当成某种情感的寄托。

 

此刻在身体互换的情况下,对方用着自己身为李懂那小巧的手抚上自己身为顾顺的头顶。

 

不论是场面还是触感都有些滑稽。

 

但是李懂却觉得,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手心带着这样温暖的温度。

 

 

 

 

10.

 

夜晚的洗澡成为了李懂最尴尬的事情。

 

顾顺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李懂连手都不敢往身上的皮肤碰,顾顺却在他身边的隔间里轻松地就差哼首小曲了。

 

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胡乱地完成这次洗澡后,他急不可耐地就冲出了澡堂,全然不顾顾顺在他身后大喊“你内裤落下了”。

 

顾顺后一步回到寝室后,看见的就是李懂坐在椅子上,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呆愣模样。

 

那副表情放在顾顺那张俊朗的脸上可真叫做暴殄天物,顾顺却也没说什么,而是从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一条干毛巾然后罩到了李懂的头上。

 

李懂并没有在走神,他把毛巾扯下来,瞥了顾顺一眼:“干嘛啊。”

 

“擦擦。”

 

“我不喜欢擦头发。”

 

“我管你喜不喜欢,那可是我的身体,赶明儿头疼怎么办。”

 

顾顺又补上一句:“难怪你这脑袋不太灵光呢。”

 

李懂还是没动,顾顺就从他手上拿过毛巾,站在他身边亲自上手擦起头发来。李懂先是抬了抬手,后来还是悄然放下,任由顾顺动作。

 

顾顺问:“我们俩身体换了这么久,你有什么感觉不。”

 

李懂说:“还能有什么感觉啊。”

 

顾顺笑:“我倒是有很多感觉哟。”

 

李懂没说话。

 

顾顺又说:“我以前听人说,当心率达到100以上,无外乎两个原因。”

 

“一是快死了。”

 

“二是恋爱了。”

 

李懂没好气地接:“哪来的谬论。”

 

顾顺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收回毛巾转身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李懂往顾顺的背影看了一眼,悄悄抬手抚上了自己的心口。

 

 

 

 

11.

 

不知道是第几次感受到李懂小心翼翼地偷看自己的视线的时候,顾顺想,他好像知道这次灵魂交换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喜欢自家小观察员很久了,总是在以为对方察觉不到的时候偷偷地看过去,总是喜欢在对方入睡后从上铺探个头下来看对方安静祥和的睡颜。

 

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视线竟然是一个带着如此热度的东西。

 

几天前换季,李懂吹了海风生了重病,烧得稀里糊涂。

 

顾顺寸步不离地照顾他,那也是他第一次没忍住,在对方烧得意识不清的时候偷偷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口。

 

却好死不死被路过的杨锐看见了。

 

他被杨锐叫去谈话,直言自己喜欢李懂,今后有机会的话,他会向李懂表白,希望能得到队长的理解和支持。

 

杨锐面部狰狞了一阵,这个话题就被暂时搁置了。

 

然后李懂身体康复,他们继续以搭档的身份训练和任务。

 

直至这次不知所谓的阳错阴差。

 

 

 

临上床前,即使两人不是原本的身体,李懂还是率先爬进了下铺的床位里。

 

顾顺却突然跟了进来。

 

然后正面钻进了李懂的怀里。

 

顾顺说:“你知不知,你前几天发烧,我就是这样抱着你睡的。”

 

他笑了笑:“当然,是以顾顺的身体抱着你睡的。”

 

李懂觉得自己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然后顾顺又说:“那个时候,你的身体好烫,就像炭一样。”

 

“大概爱和炭是一样的吧,烧起来,就没有任何办法再让它冷却了。”

 

这话有点耳熟。

 

但紧接着属于自己的那张脸逼近了。

 

李懂定定看着,感觉到嘴唇覆上了火热的温度。

 

他突然想起来了。

 

顾顺说的最后一句话,分明就是莎士比亚的一句台词。

 

 

 

 

12.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的身体和灵魂都回归了原位。

 

李懂一睁开眼,就能看见近在咫尺的顾顺的脸。

 

然后他意识到,他们就这样拥抱着睡了一个晚上。

 

他蜷缩在顾顺的怀里,忍不住把耳朵贴上顾顺的胸膛,是他最熟悉的那种平缓的脉动。

 

天光乍破,李懂准备爬起来去洗漱准备晨跑。

 

刚一起身,就被身后的顾顺一把拉了回去。

 

顾顺亲了亲他的额角,又微微一笑,嘴角的弧度在清晨的暖光中显得格外温柔。

 

李懂问:“你这么莽撞跟我告白,就不怕我拒绝吗。”

 

顾顺说:“才不莽撞啊。”

 

李懂歪了歪头。

 

顾顺抬手,稳稳地落在李懂的心口。

 

“李懂啊,我怎么从来不知道。”

 

“每次呼吸训练我抱住你的时候——”

 

“你的心跳竟然这么快。”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1)
热度(670)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