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8』



/现代吸血鬼AU




08.

 

李懂从来没想到过,他会有为了一只吸血鬼而产生向上级说谎的念头的一天。

 

如果面前的人是杨锐,他可能真的就会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但是面前的人是徐宏,是同样知道顾顺曾为血猎的一个人。

 

他放下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这是他用来缓解紧张最常用的办法,他只是不知道他此刻究竟是在为了什么而紧张。

 

犹豫了很久,李懂开口:“副队,我……”

 

他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在哪。”

 

“这段时间我的确见过他,并且知情不报,但是他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在哪。”

 

“我甘愿受罚。”

 

然而徐宏气愤或者指责的声音并没有传来,李懂感觉到他的伤口覆上属于别人的温度,是和顾顺在触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抬起头,发现是徐宏蹙着眉在打量他的伤口。

 

徐宏看了一会,收回手问:“他没有真的咬下去,是吗。”

 

李懂咬牙:“嗯。”

 

徐宏松了口气:“那就好。”

 

李懂有些不明所以:“副队,你不打算罚我吗?”

 

徐宏正欲转身离开,闻言脚步又顿住,脸上也出现一种好笑般的神情:“我罚你干嘛,这事你还想让几个人知道?”

 

李懂微愣,徐宏就直接扯过旁边的一件衣服摁在李懂的脖子上:“别让别人看见了。”

 

李懂后知后觉地从衣柜里翻出一件高领外套穿上。

 

他跟上徐宏的脚步,盯着对方的背影半晌,犹豫地开口:“副队……”

 

然而徐宏却打断了他的话。

 

徐宏头也不回:“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懂,等到了合适的时间,我会告诉你所有你想知道的。”

 

 

 

坐在作战会议室里的时候,李懂觉得空调有些热,让他不透气的脖子很是难受。

 

偏偏他又不能脱下外套,只能无声地接受来自陆琛和庄羽的注视。

 

庄羽问:“你不觉得热吗。”

 

李懂哈哈笑了两声,拿着工作册在自己大腿上不停地扇风。

 

大屏幕上出现了画面,杨锐大步走了进来。

 

他把资料往桌上一扔,幽幽的目光扫了坐在最后面的李懂一眼,还是妥协般地叹了口气:“感谢李懂同志带回来的宝贵资料,我们现在基本确认了对方是什么人。”

 

李懂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杨锐接着说:“那是一家表面上的制药公司,背后却有国外巨大的黑幕公司投资,而那家国外公司曾经因非人道滥杀吸血鬼以做实验而被起诉,最后却不了了之。”

 

“最近市内多个有备案的吸血鬼都相继失踪,估计就是他们干的好事,那天晚上的行动,被我们杀掉的那只吸血鬼,也是他们的目标。后来我们返回现场,发现那只吸血鬼的血液残留几乎不见,应该也是那伙人干的。”

 

“我们暂时还不了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有可靠消息,他们下一次行动是在今天晚上,目标是这个同样被我们列在通缉榜单上的吸血鬼。”

 

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李懂几乎是瞬间瞪大了眼睛。

 

那张脸他还是很有印象的,就是那天晚上他和顾顺行动时在码头意欲离开的那只吸血鬼。

 

但是他不明白,那天晚上双方都没有出手,为什么这只吸血鬼还会在城市里。

 

看见李懂神色的不自然,杨锐停止了部署。他问:“李懂,你有什么问题吗。”

 

李懂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宏突然在旁边咳嗽了一声。

 

李懂回过神来:“没有……”

 

杨锐投来一个质疑而锐利的目光。

 

李懂只好硬着头皮答道:“我跟踪到那伙人的那一天,这家伙也在,只不过他当时就逃走了。”

 

杨锐盯着李懂看了几秒,拿笔在纸上划了几道,又恢复了之前的态度。

 

“我们今晚的任务,是在尽量不放走这只吸血鬼的前提下,抓到他们的头领。有必要的话,允许拿那只吸血鬼当诱饵。”

 

在血猎机构中,针对吸血鬼其实也有几道法规,不允许对吸血鬼进行非人道滥杀和利用就是其中一条。这条法规听起来有些可笑,一直以来不少被人诟病。

 

但是这条法规的制定时间是在十年前,李懂曾经也是质疑这条法规中的一份子,自从听完顾顺所讲述的那个故事后,他突然觉得这条法令不是没有道理的。

 

杨锐的声音十分严肃,却让李懂不由自主地就想起顾顺显得有些落寞的侧脸。

 

鬼使神差地,他开口:“队长,我想申请独立行动。”

 

杨锐的目光又扫了过来:“为什么。”

 

李懂吞了吞口水:“他们当中有人见过我的脸,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充当诱饵。”

 

杨锐当即变了脸色:“不行。”

 

李懂却继续说:“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

 

“我并不是一个人类的事。”

 

会议室里顿时沉默下来。

 

六双眼睛整齐地同时看向了李懂。

 

这大概是加入蛟龙的四年来,李懂第一次这么坦然地提到自己的身份。杨锐看向李懂的眼睛,一瞬间竟是有些恍惚。

 

在他的记忆里,昨天的李懂都似乎还是刚入队时,那个做着自我介绍都会犹豫和逃避的新兵,那个一旦被提到那四分之一吸血鬼血统,就会满脸不知所措想要躲起来的孩子。

 

但是他也是知道的,从罗星退队,自己不由分说把这样的重担和信任交付到李懂肩上时,对方就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小观察员了。

 

杨锐放下手中的文件,深吸了一口气:“好,我批准你的行动。”

 

“但是,自以为自己不是人类的这种话,不要再说第二遍了。”

 

“李懂,你和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同。”

 

而杨锐没有说出口的是,他心中的李懂,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都要更有人情味。

 

 

 

背着熟悉的狙击枪爬上顶楼,熟悉的视野和感受让李懂觉得连今晚这不适合狙击的大风都不那么可憎了。

 

三天内看见同一只吸血鬼两次,李懂心中难免有些动荡。

 

吸血鬼最擅长的就是埋伏和隐藏,一般一旦暴露了位置就会立刻被血猎盯上然后任务击杀,回想了一下资料上这只吸血鬼的斑斑恶迹,李懂不禁想要冷笑,觉得它活得真的算是够久了。

 

他暗暗下了决定,就算今晚没能抓到那伙人,他也不会放任这个吸血鬼再逃走。

 

耳机里传来了徐宏的声音:“李懂,视野情况如何。”

 

徐宏是目前距离李懂最近的人,临出发前他特地选择了和李懂同一方向的路线,李懂看着对方眼里的意味深长,最后还是没有阻止。

 

他回答:“视野良好。”

 

“目前只能看见目标吸血鬼。”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而今夜月色正盛,是吸血鬼最爱出没的时候。

 

诺大的街道广场上空无一人,而那只吸血鬼就站在广场的正中央,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在他周围则是死一般的寂静,队伍已经在这里蹲守了快两个小时,却丝毫没有那伙人要出现的迹象。

 

但是没有人敢松懈,既然这只吸血鬼出现在了这里,就说明消息没有错。

 

杨锐初步判断对方也是在警惕着他们,也在找更加合适的时机下手,便是下令全员耐住性子继续潜伏。

 

又是等待了四十分钟,夜风吹得更为肆虐。

 

一粒空气中的尘沙突然刮进了李懂未看着瞄准镜的眼睛,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用手把异物揉出眼睛后,急忙重新看向瞄准镜。

 

他的视线还有些重影,画面刚刚亮起的时候他似乎觉得对方吸血鬼发现了他,正在侧身通过瞄准镜与他对视。但一秒过后重影消失,视线中的吸血鬼依旧还是之前的站姿,笔直地对着右侧的方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让他把刚刚的画面认定为错觉。

 

而这一次没再等多久,吸血鬼突然有了动静,他飞快地朝着他之前看的方向的反方向跑去,李懂紧跟着转移镜头,却发现那只吸血鬼跑哪不好,偏偏跑进了他的这个角度和高度上唯一的那个死角深巷。

 

他急忙开启通讯:“我失去目标位置了!”

 

通讯仪那边传来了些许躁动,不一会杨锐说:“石头,跟我去看看。”

 

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那只吸血鬼完美地重新匿起自己的身形,凭借杨锐的侦查能力竟然是未能发现他的踪影。

 

陆琛问了一句:“难道就这么撤退了吗。”

 

一众沉默,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不管他们的行动和位置暴露与否,失去了目标的他们在黑夜这个吸血鬼的主场中,是绝对不占优势的。

 

李懂扶着耳机听了一会,突然道:“我过去。”

 

他飞快地顺着绳索翻身下楼,一边荡一边说:“我去那个广场,看看能不能发现那个吸血鬼之前在等什么或者在找什么。”

 

“请大家掩护我。”

 

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杨锐的拒绝话语扼杀在了喉咙里。

 

李懂把自己的安危无条件信任地托付给了队友,那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对方尽自己的责任呢。

 

杨锐捂着耳麦半晌,然后说:“好。”

 

紧接着李懂的耳机里接连响起佟莉陆琛张天德的声音:“明白。”

 

李懂摸着黑走到了广场的边缘,这个广场很是宽阔,凭借他继承而来的夜视力竟是无法一眼看到对面尽头。要想知道之前那个吸血鬼到底是在看些什么,就必须要站到同样的位置去。

 

李懂把自己的狙击枪留在了广场的一个角落,给了个定位后,拿出一直别在裤腿上的手枪,上了膛,屈身缓步走上广场。

 

广场四周的灯早在十二点就已经熄灭,但是偏偏月光就照在广场的正上方,清冷无温的光芒却把这个广场点缀得像是某个舞台般夺目。

 

李懂踏上广场正中央的那块水泥地。

 

耳机里传来杨锐的声音:“没有异常。”

 

李懂朝着记忆中那只吸血鬼一直面朝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边只是通往城市的马路,周围的店铺早已打烊,清清冷冷看不到尽头,也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信息、

 

他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往那只吸血鬼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他便手脚冰冷地愣在了原地。

 

离他最近的徐宏突然发出了焦灼的喊声,不论是从耳麦里,还是从现实里不远的地方顺风飘荡而来:“李懂!快走!”

 

徐宏的身影出现在了广场的一头:“这是陷阱!”

 

李懂没有动。

 

那只吸血鬼根本没有躲起来,从始至终,他就只是一直站在那个死角的最前端,无声而冷笑着注视着这一切。

 

李懂隔着遥远空气与那只吸血鬼对视上,在对方眼中看见了一种诡异的笑意。

 

下一秒,以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吸血鬼顿时出现在了李懂的面前。

 

在李懂清透的眸子之中,缓缓扬起了手。

 

尖锐指甲上的猩红血迹在月光里透着刺骨寒意。





To Be Continued.






评论(19)
热度(283)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