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09』



/现代吸血鬼AU




09.

 

堪堪躲过对方决绝劈下的指尖时,李懂清晰地感受到了那名为杀意的情绪。

 

比起之前的坠楼,这可能才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黑夜是吸血鬼的主场,李懂虽只有四分之一的血统,但好在完美地继承了这幅夜视力,躲过一招之后,对方直接朝他脖颈伸手的动作被他清晰的尽收眼底,李懂朝着对方的反手位转了个身,然后立刻举起手枪准备反击。

 

李懂知道自己的格斗技术本就不怎么样,但面对这种攻击毫无章法只凭本能的吸血鬼还是绰绰有余。

 

他并不会轻易地落入对方手中,但是他却忽视了吸血鬼本身就令人发指的行动能力。

 

眼看着枪口精准又极近距离地瞄准了对方的脑袋,李懂不打算等待任何命令直接扣动扳机。

 

然而他的思维还没传达到手指,眼前的吸血鬼忽然消失。

 

周围一阵凉风肆起。

 

李懂瞳孔颤了颤,立刻收势就地往身旁一滚。

 

耳边传来巨大声响,李懂半蹲在地上稳住身形,看见了自己方才所站的那块地面完全碎裂的画面。

 

吸血鬼重新落在了他的面前,彼此之间是大约三米的距离。

 

李懂站起身重新双手举起枪,只觉得对方嘴角的笑意让他作呕。

 

徐宏早已赶到了现场,但是他站在广场边缘的阴影里,看着身在广场中央被皎洁月光完全笼罩的两只吸血鬼之间的对峙,只感到一阵力不从心。这不是他能插手的战斗,他有预感,他只要踏进这个广场一步,那只吸血鬼就能在瞬息之间夺走自己的性命。

 

李懂也同样明白这一点,自己有身体素质上的优势能够勉强保全自己,但是真正的人类正面对上一只吸血鬼,哪怕是再高级的血猎,也不可能有还手之地。

 

他目光灼灼地盯向面前的吸血鬼,方才的恐惧与逃避渐渐褪去,他心中有恨,脸上却只能强装扑克脸保持镇定。

 

李懂率先开了口:“你在跟那伙人类合作吗。”

 

在先前的翻滚之中,李懂打开了通讯仪上的公共频道。

 

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的杨锐等人突然听见耳麦里传来李懂的声音,皆是一愣。

 

然而李懂的话语并没有就此停下:“你是诱饵,不论是想杀你的血猎还是想保你的同类,都是他们的目标吗。”

 

“你一个吸血鬼,怎么会做替人类当诱饵这样如此下贱的事情。”

 

这一番话在吸血鬼的价值观中,算是普遍而寻常,但是在杨锐等货真价实的人类耳中听来,还真不是滋味。偏偏说出这话的还是李懂,徐宏站在远处,不敢有丝毫松懈,却是看不清楚李懂说出这话的时候究竟是个怎样的表情。

 

对面的吸血鬼因为李懂的话轻笑了一下。

 

是一个在李懂听来也不得不承认磁性好听的声音。

 

这便是吸血鬼的特质,生来长相俊美,声音魅惑,举手投足都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吸血鬼说:“要比下贱,总归是比不过你杀害同族。”

 

“觉得自己手上沾着同类的血很有优越感吗,你是不是一次又一次,甚至是现在,都急切地想爆了我的头?”

 

在暗巷里听着的张天德有些沉不住气。

 

李懂却依旧面无表情。

 

他看起来很不以为意:“我在做什么,取决于我想要怎样活着。”

 

“和人类共进退就是我的生存之道,这无关我的血统。”

 

吸血鬼冷笑:“你以为四分之一的血统意味着什么,以为只是你身体里无关痛痒的还会随着年龄增长而衰亡的细胞吗。”

 

“这个世界上的纯种只剩下一位了,你以为你和他之间究竟相差了多少。”

 

李懂没接话。

 

他微微蹙起眉,脑海中闪过某些无稽的念头,额角有冷汗开始滑落,却又立刻消匿在黑暗之中。

 

吸血鬼傲慢地抱起双臂:“人类对于我们的了解根本只是凤毛麟角,你从人类那里根本什么都学不到。你难道以为,纯种之外的吸血鬼,就是用几分之几来概括的吗。”

 

“所谓非纯种,不过是非初代的旁系家族代代流传下来的血统,我们的身上没有丝毫那些卑贱物种的血液。”

 

“而你们这样的存在,身上流淌着污秽,却又继承着最高尚的力量,真是恶心。”

 

“……够了。”

 

李懂突然沉声制止。

 

他甚至腾出了一只手,下意识地想要去关掉通讯仪。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吸血鬼可笑地看向他,然后说:“即使只有四分之一,你身上流淌着的也是纯种的血。”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掉这个身份的。”

 

“砰”的一声。

 

是枪响。

 

李懂呼吸粗重地盯着前方,枪口的硝烟弥散开来,一瞬间晕花了李懂的表情。

 

吸血鬼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身形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却是完美地躲过了那发子弹,只被热气掠过了发梢。

 

李懂狰红了双眼。

 

耳机里突然传来杨锐的吼声:“李懂!不要听他分散你的注意与精力!”

 

“你就是你,他妈的就只是你!”

 

李懂其实知道自己内心很冷静,以前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所继承的是纯种的血统,现在就算知道,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只想用自己徒有的獠牙撕碎对方的喉咙,让那张嘴再也不能说话。

 

徐宏突然开口:“李懂,别再听他的声音,他会扰乱你的思维。”

 

身为唯一身在现场的指挥官,徐宏开始发挥自己应有的判断力:“分散他的注意力,也分散你自己的。”

 

“支援就快到了。”

 

听见杨锐和徐宏鼓励的声音相继响起,心中那种无由的焦虑慢慢淡去。

 

李懂深吸一口气以调整自己的情绪,再次看向对面的吸血鬼时,发现对方的神色竟然也有些动摇。

 

李懂问:“你们既然已经了解到我这么多消息,想必今晚真正的目标就是我了吧。你们猜到了我会来。”

 

吸血鬼默了一会,才是轻笑道:“不只是你。”

 

“还有顾顺。”

 

李懂面色一惊,他听见耳麦那头传来自己队友皆不淡定的动静。

 

吸血鬼说:“即使他是这世上最后的纯种,但他既然选择了和你一样的路,就别以为还能全身而退。”

 

李懂黯然,他知道对方指的是十年之前的事。

 

追了这么多年的吸血鬼,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名单上赫赫有名的顾顺竟然在吸血鬼的世界中也是众矢之的。

 

但是不等李懂表示什么,吸血鬼就自顾自地冷哼一声:“还以为他今天也会跟你一起出现,没想到他这么警觉。”

 

李懂心里暗叫不妙。

 

下一秒杨锐就在耳麦那头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啊?”。

 

徐宏不轻不淡地“啧”了一声。

 

李懂急忙转开话题:“不管你们想做什么,还是趁现在放弃吧。”

 

他紧了紧手上的枪:“你已经被包围了。”

 

耳机相继传来蛟龙各队员及时赶到就位的报道。

 

视线微微一瞥,李懂凭借良好的视力看见了从街角伸出来的机枪口。

 

然而吸血鬼却讽然一笑:“你根本不知道你在面对什么。”

 

话音一落,吸血鬼以人类肉眼几乎不可及的速度冲到了李懂面前,尖锐的指甲准确无误地对准了他的脖颈。

 

纵使有所防备,李懂还是惊异于对方的速度与下手的狠意。

 

他有些狼狈地躲开,但是整个衣领却被对方尖锐的指甲割裂,甚至还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新的血痕。

 

李懂抬手抹了一把,出血量不大,反正遮蔽用的高领已经烂了,他索性把整个外套扯下来扔向身后。

 

脖子上未完成的一个咬痕出现在吸血鬼视线里,不知怎的他的眼里迸发出某种疯狂的神色。

 

他突然说:“你之所以敢把自己混在人类之中,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尝过鲜血的味道吧。”

 

他笑得诡谲:“相信我,你只要尝过一次,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又是一阵莫名怒意涌起,李懂直接挥拳就朝对方的面颊打去:“你闭嘴!”

 

对方却就是看准李懂这般不冷静的时机,他不费吹灰之力地就侧身躲过,在李懂还来不及收势的情况下就这样冷眼看着李懂在自己眼前可笑地动作。

 

徐宏从阴影里冲了出来。

 

然而下一秒,李懂的身体突然直直站定,他精准无误地抓住了对方伸来的意欲刺穿自己胸膛的手,吸血鬼显然也没有反应过来,李懂借力一扯,直接单膝跪地将对方过肩摔在地上。接着膝盖用力地压上对方的胸膛,另一只手没有片刻犹豫的对准对方的心脏开了枪。

 

徐宏的脚步顿住。

 

吸血鬼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他的身下绽出血色繁花。

 

李懂慢悠悠地冷笑一声:“你以为你那激怒情绪麻痹思考的能力对我有多大用,你把自己说得这么厉害,其实还挺好骗的嘛。”

 

他把还冒着热气的枪口抵上对方的眉心。

 

他语气漠然:“你想死,还是想苟活。”

 

吸血鬼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生动,屈辱,不甘,愤恨,还带着让李懂看着就心情愉悦不少的恐惧。

 

杨锐带着众人冲到广场中央,佟莉和张天德迅速将枪口对准了地上的吸血鬼。

 

李懂见这吸血鬼姑且算是识时务地妥协了,就收起自己的枪,强忍着浑身的脱力慢慢站了起来。

 

杨锐侧过头,盯向了李懂脖子上的咬痕。

 

一句“干得不错”顿时憋在了喉咙里。

 

李懂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枪收进腰后,然后低下头:“对不起,队长。这件事我回去会向你解释的。”

 

杨锐也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先回去休息吧。”

 

李懂愣愣地应下来,转身就走。

 

他的精神力和体力其实都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和这只吸血鬼的对峙是前所未有的辛苦,松懈下来的一瞬间眼前都有些模糊。所以当他什么都没想就这样转过身的时候,他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而他的队友们,那些反应力并不及他特殊血统的人类,就更加意识不到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一阵利器撕裂空气的呼啸声响起,李懂停住脚步。

 

后知后觉地,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传来了剧烈疼痛。

 

身后传来了几声不规则枪响,紧接着是此起彼伏惊慌失措喊着他名字的声音。

 

“李懂!”

 

他往自己的心口摸了一把,没摸到身体,反而被什么东西阻挡,还划伤了指尖。

 

他低下头,发现是一把极细的利刃整个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毁天灭地的痛感在这一刻传遍全身,眼前一黑腿一软,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李懂径直就往地上栽倒下去。

 

离他最近的徐宏慌乱地伸出手想要接住他的身体,陆琛已经开始颤抖着手从自己的随身包里掏药品与纱布。

 

然而徐宏没有碰到李懂。

 

寂静的夜晚中一阵怪异的风刮过。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面前抬头,意识全无的李懂正被一个突然出现浑身罩着黑色斗篷的人抱在双手之上。

 

杨锐第一个举起了枪。

 

而对方甩了甩头,斗篷的帽子就落了下来,盛盈的月光之下,对方的面孔清晰地展现出来。

 

即使对方面色铁青,怒气充斥,本该被称为俊美的相貌此刻只是狰狞,但是那张脸是所有血猎都不可能认不出的存在。

 

更不用说,那就是他们心心念念找寻了这么久的存在。

 

徐宏的声音无意识地颤抖起来:

 

“顾顺。”





To Be Continued.





评论(21)
热度(360)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