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10』



/现代吸血鬼AU




10.

 

第二次这样抱着李懂,顾顺心中却还是同样的感受。

 

真轻。

 

上一次李懂在那间仓库里晕过去后,他也是这般打横将人抱了回去,原本以为会费上一些功夫,却没想到对方老老实实躺倒在自己臂弯里的模样是那样安静而平和,曾经出现在这个年轻血猎身上的戾气与肃意尽数消失,只在好看的面容上留下不知何故生出的疲惫。

 

此刻低头看去,那些被对方刻意掩藏的疲惫不再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即使失去意识也难掩的痛苦。

 

双眉紧皱,脸色发白,冷汗横流。

 

最主要的是对方心口的那道伤口,被吸血鬼特制的武器贯穿了身体,顾顺就这样抱着感受了一下,利刃紧贴着心脏而过,堪堪停留在边缘不曾刺穿,但是因为失血李懂的心率缓了下来,只要再剧烈鼓动一下或者利器有任何偏移,都会直接划破那脆弱的心脏。

 

面前的人类警惕又带着惧意与他对视的模样让他觉得好笑,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心中嘲讽的蔓延。

 

顾顺径直开口:“我曾对你们还抱有一点期待,以为你们能保护好他。”

 

他冷笑:“当初没有强行把他带走是我愚蠢了。”

 

顾顺稍微扬了扬手,不知道具体做了什么,倒在蛟龙队员身后的那只刚刚垂死挣扎偷袭了李懂又直接被他们击杀的吸血鬼的身体顿时添上更多惨不忍睹的裂口。

 

杨锐看了一眼那只吸血鬼绽开的胸膛,强忍着不适回过头来。

 

他不假思索地把手枪上了膛。

 

陆琛第二个跟着举起了枪,接着是全部的队员。

 

却唯独没有徐宏。

 

杨锐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眉目严峻:“你想干什么。”

 

“你盯上李懂多久了。”

 

顾顺看见了徐宏的态度,却是不想理会。

 

他坦然地与杨锐对视上:“我没有义务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不等对方开口,他又说:“我不会对他怎么样,倒是你们,把枪收一收吧,一个不小心走火了,我也护不住他。”

 

“再继续这样耗下去,他怕是要失血过多而亡了。”

 

从听见顾顺说出“护不住他”这句话的时候,杨锐就不可避免地动摇了些许。

 

他咬了咬牙,便是放下自己的枪。

 

他向身后比了个手势,一阵窸窸窣窣,所有人都把枪放了下来。

 

顾顺不无嘲讽,却又示好般地笑了笑。

 

众人一阵恍惚。

 

顾顺转身欲走。

 

徐宏却突然上前一步出声阻止:“等等。”看到顾顺应声停下脚步,他才继续说,“你要带李懂去哪。”

 

杨锐狐疑地瞥了徐宏一眼。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该问“你想把李懂怎么样”吗。

 

顾顺慢慢转回身子,神色理所当然:“一个没有你们的地方。”

 

徐宏虽然神色紧张,但是这般面对顾顺,他显然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游刃有余。

 

“你可能会害死他的。”

 

顾顺失笑出声:“现在只有我能救他了。”

 

语落,他低下头,在李懂还在泊泊溢血的伤口上舔舐了一口。

 

是纯血的味道。

 

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嘴唇沾了血,在月光之下尽显阴森可怖,却又带着凄厉的美感。

 

他开口:“你们应该都已经察觉到了吧。”

 

“现在唯一能救他的方法就是唤起他吸血鬼那部分血统的自愈能力。”

 

“到了那个时候我可不能确定他还会记得谁,还是说你们就这么想亲眼看他失去人性吸食血液的模样。”

 

庄羽突然站了出来:“李懂他从来没有吸食过任何人的血,你没有权利替他这么做!”

 

顾顺闻言眼神动了动,却是没有接话。

 

杨锐盯住了顾顺的眼睛:“你要是真的关心他,就不该这么做。”

 

顾顺感受到李懂越来越微弱的脉搏,兀自垂下了眼帘。

 

他安静地站定几秒,再一次转身欲走。

 

徐宏直接喊出了声:“顾顺!”

 

“你有没有想过,当李懂醒来之后面对这些,他会是什么感受。”

 

“你在这座城市本就是众矢之的,你能拿什么保护他。”

 

“凭你现在的生活处境,就算你把李懂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他身体里那四分之三的人类血统也无法让他在没有药物治疗和护理的情况下继续安然康复的。”

 

顾顺停下脚步,却是没有转回身子。

 

半晌后他开口,声音却是有些喑哑:“你们是救不了他的。”

 

“是,我们救不了他。”

 

“所以我想向你请求,请你救救他。”

 

杨锐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徐宏!你在说什么!”

 

徐宏却对杨锐的话罔若未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然后在你救回他的性命后,请你把李懂还给我们,我们会负责他之后的治疗与照顾。”

 

顾顺再一次重新转过身子。

 

却是神情冷漠:“你们是人类,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徐宏淡淡地笑了:“就凭李懂也是人类。”

 

“互相包容关怀与照顾,是我们人类的本能。”

 

夜风在那一瞬间静止下来。

 

顾顺紧紧地盯向了徐宏的眼睛。

 

却没在其中发现任何一丝动摇与欺骗。

 

双方就这样无声地僵持着,顾顺下意识地抱紧了李懂的身体,好像有种错觉,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轻了,又好像不如之前那样相贴时温暖了。

 

那是生命在流逝的象征。

 

半晌后,顾顺慢慢地半蹲在地,轻缓地放下了李懂的身子,却还是依旧托着他的上半身。

 

然后在所有人反应不及的情况下,顾顺用力抽出了刺穿李懂胸口的那支利器。

 

一瞬间喷涌而出的鲜血溅了顾顺一身。

 

李懂无意识地蹙起眉,一口淤血吐了出来,从嘴角缓缓滑落至脖颈。

 

庄羽捂住了嘴。

 

顾顺却是用手指将那利刃转了个方向,就势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属于纯种吸血鬼的血液在空气中弥散开,宁静的夜晚开始蠢蠢欲动。

 

然后顾顺把自己的手腕凑到李懂的嘴边,泊泊流出的血液尽数灌入李懂的口腔。

 

杨锐有些沉不住气地想往前走,徐宏却伸出一只手拦下了他,杨锐不甘地朝一旁看去,就看见徐宏对他慢慢地摇头,面上同样严肃,却是在无声地告诉他不要去。

 

即使是没有意识,但是感受到鲜血的那一刻,李懂就本能般地凑近了血源。

 

顾顺能感觉到对方开始露出一直隐藏着的尖锐的牙齿,舌头本能地在伤口处舔舐起来,他吃痛地皱起眉头,感受到手腕处疼痛与瘙痒并存的不适。

 

咬下去吧。

 

他淡淡地想。

 

他是第一次用这种方法来试图拯救什么,却没想到疼痛竟然如此强烈。

 

然而李懂却迟迟不再有动作。

 

他的身子有些发抖,紧闭的双眼像是在不安和抗争着什么,他甚至不再去嘬食那本就从伤口渗出的鲜血,更不用说主动咬下去来渴求更多。

 

顾顺愣了两秒,就失笑出声。

 

李懂啊李懂,你还真是被这帮人类调教得,忘记了你究竟是什么了啊。

 

顾顺抬起手腕凑到自己的嘴边,不由分说地自己咬了下去,皮肉撕裂的声音比之前更为刺耳。

 

然后在一旁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他低下头,精准地侵上了对方同样染血的唇。

 

用舌头撬开对方根本无力反抗的牙关,血液就这样源源不断地灌入对方的喉咙,强迫性的全数咽下。

 

收回舌头的时候恶意地在对方上颚扫过,能感觉到李懂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顾顺抬眼瞥了一旁目瞪口呆的众人,在心里轻笑一声,把身上的斗篷扯起来往彼此身上一罩,就这样顺势压上了李懂的身体。

 

他又从自己的手腕吸出一大口血,再一次堵住对方的嘴。

 

本该意识全无的李懂却突然微微抬手攀上了顾顺的肩膀,顾顺甚至感觉到李懂开始迎合这个本不该是吻的吻。

 

他微微睁大眼睛,然后释然地制住对方。

 

啊,我怎么忘了。

 

纯种的血液有催情功效来着。

 

他咬着李懂的下唇轻笑一声,却是没再有继续下去的动作。

 

他抬手抚上李懂的胸膛,伤口在以可明显感知的速度愈合着,对方的心跳也开始渐渐回复到正常的频率。呼吸开始变得绵长,体温渐渐回升,李懂缩在顾顺怀里无意识地呢喃一声,就好像是陷入了熟睡般安稳。

 

即使斗篷遮住了全部的光亮,顾顺也能清晰地把对方的面孔尽收眼底。

 

他就这样安静地看了一会,然后微微俯下身子,在李懂侧颈旁那个他所留下的未完成的咬痕上留下真正的轻浅一吻。

 

顾顺掀开斗篷,抱着李懂站了起来。

 

二者的衣襟上尽是斑斑血迹。

 

他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然后抱着李懂大步朝着一旁的众人走去。

 

众人的眼神已经明显是想杀了他了。

 

徐宏黑着一张脸,缓缓地从顾顺手上接过了李懂。

 

顾顺后退一步,把斗篷上的帽子重新戴上。

 

他开口,声音低沉:“照顾好他。”

 

身为医护人员的陆琛立刻就注意到对方说话的时候一直扶着自己右臂的动作。

 

他看了一眼明显恢复些许血色的李懂,有些犹豫地叫住已经转身就走的顾顺:“那个……你没事吧。”

 

顾顺背对着众人抬起左手随性地挥了挥,整个身影就即刻没入了黑暗之中。

 

徐宏低头看了看李懂脖颈上的咬痕。

 

又看了看顾顺离开的方向。

 

再看了看一旁咬牙切齿的杨锐。

 

无奈地叹了口气。





To Be Continued.





/嗯有挺多私设的,以后再一点一点解释吧





评论(22)
热度(333)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