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11』



/现代吸血鬼AU




11.

 

还没完全走到病房门口,杨锐就听见房间内陆琛和庄羽此起彼伏的声音:

 

“你这大病初愈的,怎么能不吃东西呢。”

 

接着便是李懂哭笑不得的回应:“谢谢琛哥,可是我真的没胃口啊。”

 

杨锐直接推门而入。

 

李懂坐在病床上,听说是不久前才醒来,此刻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外,看起来没什么别的大碍。

 

看见杨锐进来,李懂立刻神色一紧,作势就要下床。

 

陆琛在一旁注意到李懂的动作,吓得立刻去摁他:“你还乱动什么呀!”

 

杨锐朝着李懂摆了摆手:“你老实呆着吧。”

 

李懂一副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心虚地不敢抬头的模样老老实实地缩回了床上。

 

杨锐看了一眼庄羽手上的餐盘,是医院的护理餐,但是一点没动过。

 

他问:“怎么回事。”

 

庄羽答:“李懂他说他没胃口。”

 

杨锐立刻瞪向李懂:“什么叫没胃口!没胃口也得给我吃。”

 

李懂战战兢兢地立刻就抢过庄羽手上的餐盘,隔着被子撑在膝盖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了起来。

 

在三个人的目光下把一整盘饭菜全部吞咽下去后,李懂才是稍微有了一点底气敢去直视杨锐的表情。

 

他的嘴角还沾着一粒米,杨锐见状,竟是有些无奈地笑出了声。

 

他走了过去,亲自替对方摘下了那粒米。

 

然后说:“我没生气。”

 

“我就是担心你根本就是被那家伙骗了还不自知。”

 

杨锐摆了摆手,示意陆琛和庄羽先出去,然后拉过一旁的陪护椅一屁股坐了上去。

 

李懂的脖颈也被包扎上了纱布,所以此刻看不见那道醒目的咬痕。

 

“有些事我从徐宏那里听说了,你还有没有更多的想跟我说的。”

 

李懂有些不安地扯了扯被角,过了好一会,才用有些试探的目光与杨锐对视上。

 

他问:“队长,你知不知道,当年顾顺屠杀血猎机构的原因是什么。”

 

杨锐显然是没想到李懂会直接反问他。

 

他也没想到对方第一个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默了好一会,杨锐开口答道:“我们有自己的猜测。”

 

李懂却是有些自嘲地说:“虽然不知道可不可信,但是顾顺他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我了。”

 

“如果那些是真的,我下不去手。”

 

杨锐挑眉:“下不去手什么。”

 

“下不去手抓他。”

 

李懂说:“他刚开始找上我的时候,威胁我不准告诉你们,我无数次找到机会能够与你们联系,但我没有。”

 

“因为他站在我的眼前,除了那张和资料上一模一样的脸,我看不出他是一只吸血鬼。”

 

“他活得比我还像个人类。”

 

而不等杨锐对此表示什么观点,李懂又问:“队长,你知道,顾顺也曾经是血猎吗。”

 

杨锐一瞬间犹豫了一下。

 

然后才说:“知道。”

 

李懂却笑了笑:“队长,能遇上你们,我觉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至少比起顾顺,他不知道幸运了多少倍。

 

杨锐站起来,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你永远都有我们。”

 

“好好休息吧。”

 

说完转身就离开。

 

杨锐刚碰到病房的门把手,身后又传来李懂的声音:“队长,这一次谢谢你们救了我。”

 

杨锐重新转过身。

 

李懂在笑,但是那种笑容却隐隐有些不同。

 

那双眸子像是暗藏着光芒。

 

那道光芒锋利而尖锐,在他心中名为试探。

 

杨锐不动声色地藏起自己脸上所有的表情,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微笑:“应该的。”

 

重新关上房门,杨锐卸了一份力道靠在墙上。

 

面前出现徐宏从会议室里迎面走来的身影。

 

他看着徐宏手上拿着的档案袋,严肃地点了点头。

 

 

 

李懂重新在病床上躺下。

 

这一次的确是伤得不轻,连他最引以为傲的精神力与注意力都没法过久的集中,胸口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稍微坐一会就会觉得异常疲累。

 

躺下之后李懂悄然抚上自己的心口。

 

隔着纱布他还能摸到那一道狰狞扭曲的疤痕。

 

他看过自己的病情书,陆琛没让实习生动手而是由他亲自写的。

 

利器距离他的心脏只有五毫米,诸多边缘组织严重受损,抢救过程中一度大出血,最后还是靠着他自己吸血鬼血统的自愈能力而顽强地撑了下来。

 

醒来的时候看见陆琛与庄羽的脸,陆琛还一个劲地打趣,说有这种能力真是方便,不如给点样本来做做实验吧。

 

李懂记得当时自己淡淡地说好啊,没问题。

 

却不知怎的陆琛反而冷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后才干涩地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他想起了刚刚杨锐的表现,堪称天衣无缝,表情也没有任何破绽。

 

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李懂很清楚自己身上的血统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也很清楚伤到这种程度根本就不是自己那初等的自愈能力能够短时间内救回来的。他的同伴们隐瞒了些什么,但是他不知道有什么是需要隐瞒他的。

 

虽说是刚醒来不久,但终归是受了重伤的身子,没躺一会困意便又涌了上来。

 

李懂甩了甩头,把脑子里那些多余的想法赶出去。

 

他告诉自己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一定要信任蛟龙,信任他的这些同伴们。

 

窗户没有上锁,开了一小条缝。

 

有轻柔的风吹进来,李懂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坠入睡眠。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入了夜。

 

墙上钟表的指针闪着夜光,让他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有些口渴,李懂翻身下床,惹得胸腔一阵剧痛。他咬了咬牙撑在床边,待痛意缓解后,才摸着黑走到放置着水杯的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背对着窗户,重新放下水杯的时候感觉到空气的流动有一瞬间的变化。

 

他转过头,却没发现什么端倪。窗户好好地留着一条缝,吹着窗帘不徐不慢地晃动着。

 

李懂觉得可能是自己不太平静的心情让自己有些疑神疑鬼过了头,便是自嘲地笑了笑然后重新走回床上坐下。

 

刚刚坐下,身边的空气又是一阵荡漾。

 

李懂这回终于是确认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了。

 

他猛地转身,看见了被窗缝的风吹起来的黑色斗篷的一角。

 

屋子里凭空响起一声低低的轻笑,李懂攥紧了床单。

 

然后看清了从阴影里走出来然后完全浸没在窗外投下的月光里的顾顺的身影。

 

顾顺的表情淡淡的。

 

李懂微微仰头看着,莫名觉得顾顺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他有一阵恍惚。

 

明明上次见到过顾顺才是两天前吧,但他为什么突然有种已经格外久远的感觉。

 

半晌后,李懂先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顾顺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我来干什么。”

 

李懂没接话。

 

过了一会,顾顺从身上掏出了个什么东西,往李懂身上一扔。

 

李懂接住,借着月光他发现那是一块硬质铭牌,是他们血猎都会被分发的一块铭牌,过了这么多年,唯独这块铭牌的样式从未改过。

 

那块铭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顾顺”这两个字。

 

而顺字的那个凹槽里,还有着明显年久的擦拭不掉的血迹。

 

顾顺把自己靠在窗边的墙上,说:“这个东西能安全通过所有检测装置。”

 

李懂扔回去:“你居然还留着。”

 

顾顺笑了一下:“不然怎么能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那些基地把血猎都杀了呢。”

 

李懂的视线扫了过去。

 

然后他问出了顾顺说过的那句话:“那你来干什么。”

 

顾顺一副理所当然模样地耸了耸肩:“你不是受伤了吗,来看看你啊。”

 

李懂默了一会,问:“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顾顺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我有什么不知道的。”

 

李懂盯向顾顺的脸,却发现对方也是那种天衣无缝的神情,没有表露出任何一丝违和。

 

李懂直接掀开被子上了床:“那我很好,你可以走了。”

 

顾顺却直起身子:“你真当我这么闲,也真以为我这么好心只是来看你?”

 

李懂看都没看对方一眼:“我说过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合作关系了。”

 

“我对你曾经的经历表示同情,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趁他们发现你之前,你最好还是先自己离开吧。”

 

顾顺促狭地笑了一声:“你不抓我?”

 

“暂时没这个能耐罢了。”

 

顾顺说:“但我不这么认为。”

 

李懂转过头,就看见顾顺迎着月光大步朝着自己走来。

 

对方的眼神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灵动,微微上翘的嘴角完美显示出对方的心情。

 

李懂没躲,抬起头迎上对方的目光,觉得隐忍而深邃。

 

顾顺完完全全站在他的身前,挡住了大半的光,却挡不住风和声音清晰的蔓延。

 

他说:“冒着这么大风险来看你,我可是要收取报酬的。”

 

顾顺倾下身,精准无误地吻上了那张抿地很紧的厚唇。

 

李懂睁大了眼睛。

 

随即视线一阵摇晃,他被压倒在了床上。

 

枕头虽然很软,但这样冷不丁地一撞,脑袋还是“嗡”地晕了一下。而他就只是无意识地张嘴哼了一声,顾顺就整个把舌头一并闯了进来。

 

舌尖滑过上颚,李懂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

 

而对方跨坐在他的腰间,完完全全感受到了他所有反应。

 

床边的墙上就是警报器,李懂一边挣扎着一边探了个手过去。

 

但是还没伸出床沿,手腕就被握住然后拉了回来。

 

而顾顺居然这个时候抬起头看他。

 

脸上挂着恶劣的笑容:“你还想叫人来看?”

 

李懂不知道是羞耻还是愤怒更多。

 

他觉得自己的脸颊热热的:“你在发什么疯!”

 

顾顺扯着他的手腕摁在头顶的墙上,然后像是不太放心,又拉过他的另一只手一并摁住。受伤的身体没什么力气,李懂绝望地发现他的任何挣扎在对方眼中都不痛不痒,对方只需要用一只手,就能轻易地制住他的双手无法动弹。

 

病服松了一半,顾顺轻轻一挑扣子就解开,露出了他胸膛上包裹着的纱布。

 

顾顺的手指轻轻地点在了心口的那道伤痕之上。

 

他笑意玩味:“那个时候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有风攀上皮肤,一阵寒意逼上。

 

李懂问:“哪个时候?”

 

顾顺不回答只是笑。

 

他的手离开胸膛,来到了李懂的侧颈,在咬痕部位的纱布之上细细摩挲。

 

他又低下头吻住李懂,手心之中传来了李懂手腕上脉搏的有力脉动。

 

李懂这次没有觉得那么意外了,但他始终无法适应这样蛮横的吻。嘴角泄出几声不成调的低吟,右腿无意识地在床上蜷屈起来。

 

在氧气消耗殆尽之前,顾顺放开了李懂。

 

他微微起身,把双手撑在对方的耳边,脸上的笑意淡去许多,但是眼睛里依旧亮亮的。

 

他唤:“李懂”

 

然后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李懂咬住下唇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沉默依旧在蔓延。

 

顾顺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脸上也没什么失望的表情:“我知道了。”

 

李懂睁着那双澄清黝黑的眼睛看着他。

 

顾顺正欲下床离开,李懂却突然伸手攥住了他的衣领。

 

对方猝不及防地一用力,他就被拽着倒在了对方的身上。

 

而李懂面无表情主动把自己送了上来。

 

很青涩的动作,没有深入,只是单纯的嘴唇相贴。

 

但是顾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李懂始终睁着眼睛看着顾顺。

 

然后他朝着床头伸出自己自由的右手,毫无阻力地敲下了警报器的按钮。

 

一瞬间警铃大作,刺耳的声音钻进顾顺的耳中。

 

李懂猛地推开了顾顺,用手背抵住自己的唇,而顾顺就这样在房间突然亮起的灯光和李懂警惕的眼神中失笑出声。

 

一分钟后,房门被撞开。

 

空气里响起了枪上膛的声音。

 

和杨锐严肃的怒吼:“顾顺!不许动!”

 

“离李懂远点,否则我就开枪了。”

 

顾顺老老实实地背对着病房门轻巧地翻身下床。

 

李懂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扶着自己的胸口有些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从另外一侧下了床站在地上。

 

杨锐打开了通讯仪:“封锁整个基地。”

 

然后他又对着顾顺喊道:“把手举起来。”

 

顾顺缓缓地举起双手,又慢悠悠地转过了身。

 

看清了门口无数指向他的黑黝黝的枪口,脸上却还是一副轻飘飘的无谓表情。

 

杨锐比了个手势,一旁的队员就会意地朝着顾顺走去。

 

顾顺从始至终都没有进行任何反抗。

 

只是在被带上手铐的时候,转头看向了李懂。

 

而在那一刻。

 

李懂黯黯地移开了视线。





To Be Continued.





这篇大家想不想收录能不能多给几个声音qwq

调印走这里谢谢





评论(25)
热度(285)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