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第二天堂。『12』



/现代吸血鬼AU




12.

 

灯光突然亮起的时候,顾顺还是受不住刺激,下意识地偏过头回避,把手背举起来挡在了眼前。

 

李懂恰好走进审讯室,看见素来用鼻子看人的顾顺这样一幅畏缩的模样,忽地就有些恍惚。

 

杨锐坐在顾顺的正对面,也是皱了皱眉。

 

然后轻咳一声:“坐直了。”

 

顾顺放下手,又条件反射般的挡了回去。

 

他咂了咂嘴,在无声的环境下格外清晰。

 

他开口:“能不能调暗一点。”

 

然后抖了抖手腕上的手铐,金属碰撞出一阵不规则的声响:“我又跑不了。”

 

审讯室里所用的灯光是特制的,用来模拟太阳光的能量与频率,好抑制审讯室中吸血鬼的能力,在保证不会造成过度伤害的情况下又能阻止吸血鬼的反抗。

 

但是杨锐说:“你可是纯种,这点基础的预防工作可是必须的。”

 

他笑了笑:“这么娇气啊。”

 

“这间屋子进过无数吸血鬼,不少都是劣等,也没见他们有你这反应啊。”

 

顾顺没接话了。

 

过了好半晌,他把手慢慢放了下来,只不过完全没点之前的傲气微微低垂着头,目光不知道落在了哪,修长的手指绞在一起放在腿上。

 

过了一会像是意识到门口还站着个人,视线淡淡地扫了过去,掠过重新换上一身便装的李懂,又轻轻地把视线收了回来。

 

李懂也去打量顾顺。

 

对方总是披在身上的那件斗篷不久前被强制要求脱了下来,是李懂接过的。

 

感受到布料的柔软和干净的皂香后,不知怎的好像莫名放下了心。

 

而此刻顾顺这副打扮倒还真像个普通人,虽然依旧是一身漆黑,有些宽松的运动外衫袖子罩住了手掌,没完全拉上的拉链暴露出了突出的锁骨。

 

李懂站在光线微弱的角落里,把自己靠在墙上,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灯光着实亮了些,直直打在顾顺的脸上,他竟是觉得对方的脸色有些过度苍白了。

 

杨锐倒是完全没这种想法,他也不过是第二次见到顾顺。

 

他好整以暇地坐在自己的那个座位上,把手上的文件资料翻得哗啦响。

 

过了一会,他把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扔。

 

然后朝着顾顺扬起下巴:“你自己说说吧。”

 

“什么时候来到这座城市的,来这里做什么,又知道了什么。”

 

“有什么你就说什么。”

 

顾顺听着,也不惊讶其实李懂什么都没有告诉别人。

 

除了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卖了出去,倒也没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

 

顾顺想着,忽地就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顾顺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能够稍微舒服一些的坐姿,然后道:“这些问题跟你们的目的没有任何关系吧。”

 

“在这座城市里我除了在大街上走走,可是安安分分什么都没做啊,按照你们的规矩,我有权利不回答。”

 

这回轮到杨锐笑了一声:“不愧是当初的S级血猎,理论分也不低吧。”

 

顾顺的肩膀稍微动了一下。

 

杨锐说:“那你是不是接下来还想说,其实我们连抓你的权利都没有。”

 

顾顺没回答。

 

他又说:“你不回答,是不是因为知道,我接下来会提到十年前的那件事。”

 

顾顺朝着杨锐抬起头,整个面容在强烈刺眼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惨白。

 

杨锐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就你十年前干的那事,任何一个血猎见了你不需要汇报,就能就地崩了你。”

 

李懂靠在墙上的脊背无意识绷得很紧,从始至终他都把顾顺的反应看在眼里,没什么悲伤或者愤怒,非要说的话,更像是某种不屑一顾,眼底也透着一些不知所谓的阴狠。

 

过了好一会,顾顺说:“那你们就干脆把我交上去咯。”

 

他的语气不无嘲讽:“这得是多大的一件功啊。”

 

杨锐问:“哦?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李懂觉得自己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咄咄逼人的队长,更主要的是,他总觉得顾顺和杨锐之间发生过什么,让队长的语气从始至终都带着某种咬牙切齿,那不是对十年前的事,而是对顾顺本身的不齿。

 

杨锐摊手:“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李懂。”

 

突然被点到名地李懂一怔,然后立刻站直身子。

 

“带他下去,今晚就安排送到总部去。”

 

李懂有些反应不过来:“队长?”

 

杨锐用手指敲着桌沿:“愣什么,带下去。”

 

李懂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事情不该是发展成这个样子的,他只是还没有找到时机向杨锐坦白一切,但他以为杨锐会理解他。

 

他又看向顾顺,却发现顾顺始终没管过他,而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杨锐。

 

他走到顾顺身边,摁住对方的肩膀。

 

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道。

 

就在他即将扣住对方的手腕的时候,顾顺却突然开口:“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

 

李懂的手堪堪停在顾顺的手腕上方。

 

就听见顾顺又道:“你就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杨锐在自己的座位上端坐着,不出几秒,他改成用手肘撑在桌子上。

 

然后说:“李懂,你把陆琛叫进来一趟。”

 

李懂松了口气般的放下手,没管为什么需要陆琛,快速地回了句“是”,就快步走出了审讯室。

 

顾顺的视线终于有了偏移,始终停留在李懂离开的背影上。

 

杨锐默默地看着顾顺的视线角度,没有出声。

 

一时间审讯室里安静地很诡异。

 

过了一会,门重新被打开,陆琛和李懂前后脚走了进来。

 

陆琛背着一个医疗箱,突然停住脚步挡住了身后还未完全进门的李懂。

 

然后杨锐说:“李懂,你先出去吧。”

 

李懂这时才有些不明所以,他心下突然一惊,后知后觉地开始怀疑都把陆琛叫了进来不会是要动私刑吧。但他没能问什么,在看见杨锐的眼神后,低下头回了句“哦”,就听话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门一关上杨锐一秒也没有耽误就开了口:“去给他包扎一下。”

 

他冲陆琛挑了挑眉,又指了指坐在前面的顾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顾顺又开始垂着头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陆琛朝着顾顺走去,意识到此刻对方身上完全没有那天晚上见面的时候那种凌厉肃杀的气场。

 

陆琛抬起顾顺的胳膊,对方也没反抗。

 

他瞥了一眼对方的表情,直接挽起了衣袖,就露出了手腕上一道狰狞的伤口。

 

那两个咬下去的血洞看起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那道又深又长的划痕却依旧还是触目惊心的模样,不再流血了,却依旧依稀能看见伤口外翻的皮肉。

 

那双手铐就硬生生地硌在伤口之上,在周围磨出了新的红印。

 

但是顾顺从头到尾都一声未吭。

 

杨锐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到,顾顺竟然会这么配合他们隐瞒李懂这个事实。

 

陆琛一边为对方上药,一边去看对方的脸色。

 

他们都知道吸血鬼也同样是会很直观的感受到一切疼痛的,这些他一往李懂伤口上涂李懂就失声痛呼的药,此刻涂在顾顺的伤口上,对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但是作为一名医护人员,他能看出顾顺的气色的确不是很好。

 

过了一会陆琛回头给杨锐做了个手势,杨锐考虑了一会,便还是走到开关边,把屋内的灯光调暗了几个档次。

 

顾顺突然呼出一口气,一直紧绷的身子也微微放松下来。

 

陆琛裹上最后一层纱布,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顾顺的声音:“谢了啊。”

 

声音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轻佻与玩味。

 

陆琛没离开审讯室,而是收拾东西站到了之前李懂所站的那个位置上。

 

杨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自己后靠在墙上,双手抱臂,目光炯炯地盯向顾顺。

 

杨锐问:“你和李懂是什么关系。”

 

顾顺正低头揉着自己的手腕,听到这话抬起头,迎上杨锐的视线,然后挑了挑眉。

 

正常情况下,都该是问“你为什么会盯上李懂”或者是“你要利用他做什么”。

 

但是杨锐直接就问,你和李懂是什么关系。

 

顾顺舔了舔下唇,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轻笑一声:“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杨锐当即黑了脸。

 

但是顾顺却收敛了笑意,他嘴角还有些许上翘的弧度,但是目光却是尖锐:“总有一天我会带他走,你们拦不住我的。”

 

然后不等面前两个人反应,他又说:“也别耗着了。”

 

“说吧,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杨锐依旧站着,与顾顺无谓的目光对视上。

 

半晌后,他开口道:“做一件你绝对不会陌生的事。”

 

“暂时加入我们,跟我们一起解决这次情况。”

 

杨锐看着顾顺眼中的神色暗了下去,然后他意义不明地摇了摇头,嘴上却说:“事情结束后,我可以主动把李懂从血猎组织里开除。”

 

顾顺的身子微不可见的一动。

 

杨锐看见了,又露出某种带着衅意的笑容:“不想让李懂为血猎卖命,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顾顺耸了耸肩:“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呢。”

 

“要挟这种事,不就是你们这些血猎的看家本领吗。”

 

杨锐没在意顾顺话里的刺:“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如果你不愿意,李懂就依然是我们蛟龙的一员,而你也会被送到总部去。”

 

杨锐语气突然一沉:“那些你想告诉李懂的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再知道。”

 

顾顺眯起眼睛:“你拿李懂来做筹码?”

 

“并不是。”杨锐说,“我把李懂当成我最骄傲的同伴。”

 

气氛突然冷冽起来。

 

双方就这样目光尖锐地对视着,谁也不让步。

 

顾顺突然站了起来。

 

他表情阴沉,嘴角却勾起一抹恶劣的笑:“他还不值得我这么做。”

 

杨锐把手放到了抽屉的拉环上,里面装着一把枪。

 

然后顾顺说:“但是我答应。”

 

杨锐挑眉。

 

这回轮到陆琛一愣。

 

顾顺淡淡地说:“我答应暂时加入你们。”

 

“只有一个条件。”

 

“我要李懂做我的观察员。”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李懂就站在外面。

 

靠着墙,耷着脑袋,嘴角下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先走出来的是陆琛,然后是看起来完好无损——只至少脸上看起来是这样——的顾顺,最后就是杨锐。

 

顾顺一走出来,李懂就看见对方朝着自己勾了勾嘴角。

 

是他最熟悉的那种轻佻不羁的笑容。

 

而李懂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顾顺手上的手铐已经被取了下来。

 

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杨锐就突然把那副取下来的手铐和钥匙一起塞进了他的手里。

 

然后对他说:“你带他到关押室去,然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现在是半夜,除了一些特勤人员,大部分人都不在基地里。

 

李懂面露难色了一会,意识到没有人能接替自己做这工作,便是接过手铐闷闷地点了点头。

 

他走到顾顺身后,推了一把对方的肩膀,然后把手铐抵在对方的腰上:“走。”

 

顾顺也没回头,就是脚步顿了顿,就开始往前走。

 

审讯室离关押室并不远,但是还没走几步,走在前方的顾顺却突然停了下来。

 

李懂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上去。

 

他抬头:“干什么,别耍花样。”

 

他的枪别在腰后,一只手已经伸了过去随时准备。

 

但是顾顺没有反应,没说话却也没有继续迈开脚步。

 

杨锐和陆琛还在身后没多远的地方,李懂刚打算叫他们过来,就看见面前的顾顺高大的身躯整个朝着自己砸了下来。

 

李懂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但是他忘记了自己身伤未愈,两边肩膀一用力就是惹得胸口的伤势一阵剧痛。

 

他疼得倒吸一口气,才刚接到顾顺的身子就被迫松了手,然后就看着顾顺直接栽倒在地上。

 

双眼紧闭,嘴唇失色,在这样的自然灯管光下,显示出的脸色却跟审讯室里一样苍白。

 

李懂忍着痛蹲下身推了推对方:“顾顺?”

 

听到动静的徐宏和陆琛赶了过来,看着这幅场景也是一阵不解。

 

杨锐问:“他怎么了。”

 

李懂皱着眉摇头。

 

杨锐给陆琛比了个手势:“检查一下。”

 

然后杨锐蹲下身,在陆琛的帮忙下撑起顾顺的身子,扶着送进了一旁的关押室。

 

陆琛检查期间,杨锐靠在一旁站着,李懂就坐在离床最远的那张椅子上,双手交握着,看着顾顺那张面容上添着的从未见过的病态,只觉得心乱如麻。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杨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陆琛站到他的面前,一脸纠结的表情。

 

陆琛说:“我觉得顾顺这家伙要刷新我的三观了。”

 

“你猜他为什么会晕倒。”

 

李懂摇头。

 

陆琛好似无奈地笑了一声:“因为身为一只吸血鬼,他居然重度低血糖。”





To Be Continued.





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见尹老师啦w

这次终于没有记错时间了!





评论(21)
热度(291)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