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一往而深。



/花吐症

/520快乐





《一往而深》

      


 

 

01.

 

前一天晚上睡觉前,李懂就觉得自己喉咙有些不舒服。

 

顾顺早就上了床,面对着墙躺的好不优雅。

 

李懂想了想,敲了敲顾顺的床沿:“顾顺,我嗓子疼。”

 

顾顺睡意朦胧的声音传来:“那你多喝点水……”

 

李懂闷闷地坐回床上没说话。

 

他直觉自己喉咙疼得有些不太自然,果不其然,一大早天还没亮,李懂就被胃和喉咙一阵翻涌的感觉闹醒。

 

他飞一般地冲出了宿舍,但是还没等他跑到卫生间,忍耐度就已经到达了极限。

 

他捂着自己的嘴吐了出来,只觉得糊在自己手上的感觉怪怪的。

 

拿下来一看,纵使是久经沙场的蛟龙观察员也傻了眼。

 

落在他手心里的,不是什么污秽不堪的呕吐物。

 

而是几片称得上是好看的明黄色的花瓣。

 

 

 

 

02.

 

破天荒地,一大早上起来并没有看见李懂的身影。

 

明明以前都是自己叫了对方才会起床。

 

顾顺三两下翻身下床,站在李懂的床边看了半晌。被子叠了,枕头也放好了,看样子应该是先走了。

 

他心中有些气结,没想到李懂竟然还会有事瞒着自己。

 

但他还是一阵洗漱之后乖乖走到食堂,帮李懂打了他最爱喝的粥,坐到他们吃早餐的老位置上啃包子。

 

李懂却始终没来。

 

晨跑不跑早餐不吃就算了,训练总得来吧。

 

顾顺嚼着口香糖,扛着自己最爱的大狙坐在靶场边。

 

路过的教练踢了一脚他的屁股:“偷什么懒呢。”

 

顾顺揉了揉:“李懂没来呢。”

 

“哦,那你不用等他了,他请假了。”

 

顾顺瞪大眼睛:“请假?请什么假?”

 

“病假。”

 

 

 

 

03.

 

顾顺没有想到的是,自家找人一找一个准的小观察员,自己躲起来的时候,掘地三尺都找不着人。

 

最主要的是,他不明白一个请了病假的人,不好好在病床上呆着,跑得没个人影是怎么回事。

 

他去了趟陆琛的医务室,休息室的床是空的。

 

一问陆琛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对方一脸莫测地看着自己。

 

他直觉对方有什么了不得的话要说,但最后还是只是摇了摇头。

 

然后说了句:他感冒了。

 

顾顺后知后觉地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差不多睡着前模模糊糊听见李懂对自己说他嗓子疼。

 

他突然捂住嘴咳嗽了两声。

 

陆琛瞥了他一眼:“你们交叉传染啊。”

 

顾顺放下手笑了两声摇摇头,把攥着的东西藏进裤子口袋里。

 

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04.

 

最后找到李懂,是在入了夜的海滩边。

 

微暗的路灯下满是细小的飞虫,而李懂就撑着马路边的护栏站着,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顾顺远远地看了一会,只觉得这哪是请病假啊,这根本就叫逃训吧。

 

他直觉李懂今天是在躲着他,而这让他心情很是郁结。

 

有什么事是不能跟自己说的吗。

 

顾顺不解,因为他本来有一件大事,谁都没告诉,就想要今早起来第一个跟李懂说说,现在看来并不是合适的时机。

 

站了半晌,他慢慢地走了过去。

 

观察员在脚步声这方面总是很敏锐的,顾顺知道在靠近对方的时候李懂就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到来,但是李懂此刻倒是没有任何抗拒。

 

顾顺在李懂身边站定,吹到了也同样吹在对方身上的海风。

 

然后他拍了拍李懂的肩膀,李懂转过身来,戴着个口罩,只剩下一双有些无神的眼睛在外弱弱地耷着。

 

顾顺问:“你是不是有病?”

 

李懂蓦然睁大眼睛。

 

顾顺差点扇自己一巴掌。

 

“不是,我是问。”

 

“你是不是得病了。”

 

 

 

 

05.

 

李懂觉得这一定是人生中最操蛋的体验。

 

捂着不断吐着花的嘴蹲在医务室门口祈祷着陆琛能早点起床的时候,他差点被自己强行往嘴里咽的花瓣活生生噎死。

 

最后实在忍不住,去卫生间顺了个垃圾袋躲在隔间里,半个小时内硬生生吐了一袋。

 

李懂突然觉得自己还当什么兵,改行去做婚庆公司鲜花承包商该多好。

 

反正自己吐出来的花瓣也是干干净净。

 

嗬,连香味都还在呢。

 

他开始想自己究竟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但是不论怎么回忆,都和他平日里有板有眼的日程没有任何不同。

 

早餐是顾顺帮他打的皮蛋瘦肉粥,午餐是顾顺帮他排的红烧排骨,晚餐的时候顾顺不知道和隔壁窗口小姑娘在说啥,所以自己亲自打了一份白切鸡。

 

问题也不可能出在白切鸡上啊,就是按照顾顺以前打的来的啊。

 

想着想着李懂就突然想到,顾顺从昨晚开始就不怎么和他说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

 

而正好这时卫生间对面的医务室传来了开门的动静。

 

李懂看了一眼满袋子的花瓣,毫不可惜地打了个结扔进了垃圾堆里。

 

立刻闪身钻进了医务室。

 

 

 

 

06.

 

陆琛瞪大眼睛:“你再说一遍你什么症状?”

 

李懂一脸愁容,干脆直接对着空气干咳了两下,顿时就有好几片花瓣跟散花机似的从他嘴里飘了出来。

 

李懂捡起一片花瓣扔到了陆琛桌上:“我吐花了。”

 

谁知道陆琛看着那明黄的花瓣直接把椅子往后挪了挪。

 

他突然一脸同情:“你中头彩了。”

 

李懂不解地看着他。

 

陆琛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最新发现的一种严重疾病,对外全部封锁消息,除了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得到通知需要密切关注外,还没人知道。”

 

李懂大惊:“不治之症?”

 

“那倒不是。”

 

李懂松了口气。

 

就听见陆琛说:“亲一下你喜欢的人就好了。”

 

李懂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琛哥,你什么时候改行做江湖骗子了。”

 

陆琛慢悠悠地拿起桌上的纸笔:“哦,我刚说的不对。”

 

李懂立刻扬起一个友好的笑容。

 

陆琛说:“得要亲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那个人才能好。”

 

“……”

 

笑容硬生生地僵在脸上。

 

陆琛把那张纸推到了李懂的面前。

 

上面画着一个歪七八扭的红色爱心。

 

陆琛又补上一句:“记得是嘴对嘴的那种亲。”

 

 

 

 

07.

 

李懂觉得顾顺是一定上天派来折磨他的人。

 

光是歇斯底里地折磨他的心还不够,现在终于对他的身体也动上心思了。

 

死活没告诉陆琛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后,对方也好赖是急了,表示这病可不能拖,拖久了会死的。

 

他只好说了句自己心里有分寸,并请求陆琛不要告诉任何人,顺了一个厚厚的口罩就走了。

 

他去了一趟食堂,在熟悉的位置上看见了顾顺,和摆在顾顺面前的那碗粥。

 

他躲站在门口看了很久,清楚地把顾顺焦虑等待的模样尽收眼底。

 

在顾顺去训练场之前他就先拿着陆琛开的病假条去找教练请了假。

 

然后一个人跑出训练基地在路边眺望了一天的海洋。

 

不停地有花瓣咳出来,李懂微微扯开口罩的下摆,就看着那些明黄落在沙地上,逐渐融进去消失不见,就好像是自己这无望的感情一般。

 

海风吹着他的鬓发也吹起海面动荡的波澜,让他觉得自己这艘小破舟终究还是无法在顾顺这片汪洋大海里找到靠岸之地。

 

他本以为他有足够长的时间,去争取也好,去遗忘也罢。

 

却没想到上天跟他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他站在这里时就无数次的想过要不就别管什么面子干脆主动出击一下,就算要死也好歹有点骨气不留遗憾地死。

 

但是这一切虚假的胆量在看见顾顺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一刻尽数飞散。

 

李懂看着顾顺关切的眼眸,心跳条件反射地就加快了。

 

喉咙间的异物感瞬间强烈起来,胃里一阵翻涌,李懂捂住嘴巴硬生生忍住了干呕的感觉。

 

他有些悲催的想,自己可能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为暗恋而死的人了。

 

 

 

 

08.

 

顾顺试图去摘下李懂的口罩:“你很不舒服吗?”

 

他的手已经贴上了李懂的脸颊:“感冒也不至于成这个样子吧。”

 

隔着口罩都能感觉到顾顺手指的微热,李懂吓得立刻拍掉他的手后退一步。

 

李懂连连摇头:“我没事,我没事。”

 

顾顺满脸地不相信,看着李懂回避的态度,他又想起了自己今日的疑问。

 

他问:“你今天干嘛躲着我?”

 

“你病成这个样子,居然都不愿意让我知道吗。”

 

李懂感觉到了顾顺语气里的不悦,自己心里也突然不是个滋味。

 

他闷闷地说:“我什么时候躲着你了。”

 

“明明就是你从昨晚开始就不愿意搭理我。”

 

顾顺愣了一下。

 

好半晌,他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莫名地笑了一下:“你是因为这个?”

 

李懂瞪着他,却因为眼角的病态显示不出什么力度。

 

顾顺笑:“昨天晚上,是因为……”

 

顾顺话还没说完,李懂就是一阵猛地咳嗽,一副很是难受的样子直接弯下了腰。

 

顾顺立刻上前一步去扶他。

 

李懂只感觉到嘴里正在源源不断地喷吐出花,口罩已经挡不住微微鼓了起来,在他来得及阻止之前,就有几片花瓣顺着口罩下方的缝隙漏了出来。

 

然后就在顾顺的眼前,那明黄色的纤薄花瓣,慢慢悠悠地飘落在地。

 

 

 

 

09.

 

李懂自暴自弃地取下了口罩。

 

他用双手接住自己嘴里落下的花瓣,接了厚厚实实的一堆,然后在月色下把那一捧花瓣全部朝着沙滩洒了出去。

 

像是一阵花瓣雨,落在沙上就消失不见,零落而凄美。

 

李懂去看顾顺的表情,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或者新奇。

 

顾顺反而是蹲下身,试图捡起一片落在自己脚边的花瓣。

 

李懂吓得立刻拉住他的手:“不能碰,碰了会传染的。”

 

顾顺挑眉:“你好歹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个什么病吧。”

 

李懂犹豫了好半天,最后一咬牙妥协了。

 

“说是最近被发现的一种重症传染病,因为暗恋不得才患病,如果治不好就会一直吐花,一段时间后就会死去。”

 

顾顺的眼神动了动:“你……暗恋着什么人吗?”

 

李懂鼻子一酸:“这不是重点吧,我都要死了诶。”

 

顾顺默了一会:“不能治吗。”

 

“能啊。”李懂无精打采地垂下头,“如果暗恋的那个人也喜欢你,接吻就能好了。”

 

他又看向顾顺,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情绪:“是不是很可笑。”

 

不料顾顺听了,原本淡薄的眼神却变得异常坚定,还带着某种愉悦和释然。

 

顾顺直接反握住李懂的手,轻轻一拉就把李懂扯到了自己的怀里,李懂没反应过来,甚至都没来得及支撑一下自己的身子,就直接逼上了顾顺近在咫尺的脸庞。

 

“不可笑。”

 

顾顺说着,李懂感觉到一双有力熟悉的大手托住了自己的后颈,腰上也传来被手臂环住的温热。

 

勉强抬头,是顾顺有些温柔的笑。

 

“李懂啊,反正我俩都是将死之人了。”

 

……诶?

 

“不如就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然后下一秒,李懂看着眼前的那张脸蓦然放大。

 

嘴唇上覆上了另一个温热而柔软的触觉。

 

 

 

 

10.

 

在意识到这是顾顺在吻自己之前,李懂先感觉到的,是喉咙和胸腔内异物感的瞬间消失。

 

最后一片花瓣停留在舌尖,还带着那股朦胧的清香。

 

李懂听见顾顺轻笑了一声,视线一阵摇晃,他就被压在了护栏之上,吱呀作响。

 

顾顺迫不及待地加深了这个吻,舌头窜进去无节制地作乱起来,那片花瓣在他们的动作里来回摆动,最后也不知道到了谁的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了出来,颤巍巍地落在了李懂的鞋尖。

 

不知过了多久,顾顺终于放开了李懂。

 

李懂红着一张脸,张着嘴看看顾顺又指指自己,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顺却是笑着揉了揉李懂的发顶。

 

“我昨晚不是不愿意搭理你,而是不敢和你说话。”

 

说着,顾顺把手伸进自己的裤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我怕一跟你开口,你就会看见我吐出这些玩意的丑样。”

 

安安静静躺在顾顺手心的

 

赫然是一把橙红色的花瓣。

 

 

 

 

End.





祝大家520快乐哦w

也祝大家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w

但是绝对不要忘记我很爱很爱你们哦w







评论(39)
热度(724)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