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光过无痕。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520快乐





《光过无痕》

      


 

 

尹昉倒是没有想过,他会在这里遇见黄景瑜。

 

严格意义上而言不能说是遇见,他刚走出一家男装店,就看见楼上一层扶梯旁的空地上聚集了一大群人,看那架势应该是遇上什么外出的艺人了。尹昉稍微看了一会,还是放弃了上楼的打算,把帽子往下压了压,转身就走。

 

脚还没迈出一步,突然听见身后楼上传来一道嘹亮的男声:

 

“尹昉!”

 

尹昉浑身一震,虽然不知道是谁认出了自己但是他下意识地就想否认,于是把那一步重新踩在地上决定熟视无睹地往前走。

 

也许是今天天气不太好,记忆的反应机制延迟了那么几秒,没走出去几步,尹昉突然意识到这个声音属于谁,而这让他瞬间就停下了脚步。

 

身后明显一阵嘈杂,伴随着一群人从扶梯上奔跑而下的动静,他慢悠悠地转过身,就看见那个许久没有见过的大男孩一边撩着衣摆一边摘下墨镜朝他跑来的画面。

 

黄景瑜前脚刚在尹昉面前站定,身后跟着的那群人后脚就把他们团团围住,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快门声,尹昉清楚地看见了黄景瑜脸上一闪而过的无奈。

 

然后黄景瑜说:“好巧啊。”

 

尹昉眨了眨眼:“嗯,是挺巧的。”

 

黄景瑜愉悦地扬起嘴角,然后径直把手搭上尹昉的肩膀,就像是好兄弟那样。他转头朝着周围的人微微一笑:“我们好久不见去叙叙旧,谢谢大家了。”

 

说完他护着尹昉就往外走,人群倒是没有再跟上来了,但是尹昉却感觉黄景瑜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刻意搂紧了他。他侧目看了黄景瑜一眼,注意到目光的黄景瑜低下头,笑得温婉:“再走一会。”

 

尹昉没有拒绝。

 

最后两人在商场角落的星巴克停了下来,尹昉看着黄景瑜在开着空调的楼里渗着汗的额角,便是问:“进去坐坐?”立刻得到了黄景瑜的响应。

 

点单是尹昉去的,没有过问黄景瑜,却拿了一杯黄景瑜最爱的饮品走了回来。

 

不知为何从刚刚开始大男孩就好像格外开心,眼睛里虽然一直倒映着商场里的各处彩灯,但尹昉觉得对方的眼睛本身就在发光。

 

黄景瑜扶着吸管浅啄一口,立刻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尹昉看着对方这幅模样,倒也是突然没了任何顾虑,示好地笑了笑。

 

黄景瑜突然说:“昉儿,我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尹昉斟酌了一下对方的这句话:“那你以为会在哪里遇见啊。”

 

“你家啊。”黄景瑜像是不假思索,“我还想着过一会打电话给你呢。”

 

尹昉失笑:“你就知道我会接待你了吗。”

 

“你不会吗。”这么说着,黄景瑜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尹昉觉得自己的确有些招架不住,便主动认输:“好啦,会会会。”又是换来大男孩灿烂一笑。

 

而这个时候黄景瑜注意到了尹昉一直提着的袋子,他看了一眼外包装的商标,发现竟然是自己常用的那个品牌。他轻咳一声:“你今天出来逛街?”

 

尹昉也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袋子,不答反问:“你特地来一趟北京,也是来逛街?”

 

黄景瑜神秘兮兮的:“我想来给人买个礼物,上门拜访总不能空手吧。”

 

尹昉稍微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给对方套进去了:“你来我这还买什么礼物啊。”

 

黄景瑜直起身子,然后用掌心托着下颌,面部表情突然就显得格外柔和,目光也炯炯有神:“那你又来这买什么。”

 

尹昉和对方对视了一会,然后无奈道:“本来想找机会寄过去的,但是既然你来都来了……”

 

他把包装袋隔着桌子递了过去:“送给你的。”

 

黄景瑜毫不意外地接住,迫不及待地就打开看了看。

 

是一对袖扣和一个领带夹,很精致的款式,图案是刻着水纹的六芒星。

 

黄景瑜发现标签还在上面,尹昉也突然想起来他刚从店里走出来就遇上了黄景瑜一时间忘了剪掉标签,他立刻直起身子作势要把标签抢回来,黄景瑜却一挑眉把手直接举高,让尹昉的手指与其失之交臂。尹昉踮了踮脚又试着去够,却发现隔着桌子这个高度对自己而言有些勉强了,一收回视线,就看见黄景瑜一脸得意。

 

他嗔道:“别闹。”

 

黄景瑜不依不饶:“那你自己来拿嘛。”

 

尹昉干脆去拽黄景瑜的手臂,刚碰到对方衣袖的布料,手就被人紧紧地握住。尹昉看去,是黄景瑜,而大男孩笑着把手放了下来,然后把标签好好地放在了他的手上,道:“谢谢,我很喜欢。”

 

尹昉觉得自己手心的标签有些发烫,他不由自主地就握得更紧了一些,低低地回了一句“那就好”,便是重新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偏偏黄景瑜又问:“为什么突然想到送我礼物啊。”

 

尹昉低下头抿了一口咖啡。

 

就听见黄景瑜说:“是不是和我今天特地来找你的理由一样?”

 

尹昉抬眼:“你为什么特地来找我?”

 

黄景瑜笑:“你猜呢。”

 

尹昉没说话,只是站起来开始往外走,感觉到大男孩跟上自己的步伐后,才开口:“晚上想在外面吃,还是在我家吃?”

 

黄景瑜回得很快:“回家吃吧。”

 

这是四个格外暧昧不清惹人遐想的字眼。

 

尹昉脚步顿了一下,却是温润一笑:“好。”

 

 

 

 

晚饭很简单,回家的路上两个人还顺便一起去了趟菜市,基本都是黄景瑜选的,羊肉牛肉各拿了一份,土豆洋葱也都不能少,不住地说着好久没有吃昉儿做的菜了一定要一次性吃够本。

 

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尹昉想起黄景瑜这番话,就故意瞪他:“你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

 

黄景瑜挽起袖子准备帮尹昉削土豆皮,听到这话大大咧咧地绽开笑容:“你也不忍心我饿着嘛。”

 

晚餐之后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尹昉抱着一个抱枕,闻见了身旁黄景瑜身上残留着的炖牛肉的味道,还有一股他最熟悉的清雅的香水味。混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但莫名带着一种居家的感觉,气息也是温馨。

 

两个人坐着即使沉默不语,倒也不觉得尴尬。

 

他们之间没少私底下联系,最近说是都在忙,就稍微断了几天,但是此刻真正见上面了,才发现曾经相处过的一点一滴被编织成画印刻在心中,是多么珍贵而怀念的一种感受。

 

就这么坐着,就能想起他们一起坐在沙地上仰头望过的流星雨,一颗颗明亮在眼前稍纵即逝,都来不及许愿,就瞬间闪耀过然后无声暗淡,是精绝寂灭的究极美景,是烙印一生的记忆。

 

点亮夜空的光芒却终究留不下痕迹,错过了就是遗憾,而他们却有幸见到了,不知道人生还能有多少次的放纵,还能见到多少次这样的美景。甚至有的时候尹昉会想,真正幸运的是遇上了和自己一起见证美景的人,光亮只能一闪而过,但是那个人还会陪在自己身边。

 

尹昉侧过头,就看见了黄景瑜在偏暗的顶灯和电视机光源下明明暗暗的侧脸,有时柔和,有时生动,却仍旧是记忆中的那副模样。

 

像是注意到了视线,黄景瑜也朝着尹昉转过头,一瞬间对上尹昉的视线,也不惊讶或回避,只是柔和了眉眼:“怎么了。”

 

尹昉动了动身子,完全面向黄景瑜坐着,然后把头搭在沙发的靠背上,表情淡淡的:“你之前做采访,怎么想到那样形容我。”

 

黄景瑜也干脆把脚搭上沙发,然后转动身子:“哪样啊?”

 

尹昉看似漫不经心地紧了紧怀里的抱枕:“你说,我是一个能把生活点亮的人。”

 

黄景瑜笑:“这还用想吗,这就是实话实说啊。”

 

“你还能说出这么诗意的话呢。”

 

“那我还有更诗意的没说呢。”黄景瑜突然抬手,轻轻搭上尹昉抱在枕头上的手,勾起对方的食指轻轻把玩着,“因为你是光,点亮了我的生活。”

 

尹昉感觉到指尖传来了陌生的颤栗感。

 

他轻轻抽回手,放下抱枕:“要不要喝点什么。”

 

黄景瑜看着他,然后懒散般地靠在沙发背上:“好啊。”

 

尹昉站起身往厨房走去,对着橱柜了看半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抽了一瓶红酒出来,他弯下腰,又从另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两个红酒杯。

 

然而黑暗在这一刻笼罩了世界。

 

只听见电流一阵尖锐的“滋啦”,顶灯的光闪了两下,下个瞬间便是尽数熄灭,只留下满目黑暗。

 

尹昉被突如而来的停电吓了一跳,酒杯没拿稳摔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玻璃破碎音。他转身把红酒瓶放回台子上,就是随便挪了一步,没穿拖鞋的脚就直接踩上了一块碎玻璃,疼痛感顿时侵上。

 

客厅的那头突然传来了黄景瑜的声音:“昉儿!你站着别动,我过来找你!”

 

尹昉抬起脚摸了摸伤口,玻璃没刺进去,就是稍微划了一下。他也喊:“景瑜你穿着鞋进来,地上有玻璃。”

 

他没听见那头有回应,却是听见了不断逼近的脚步声,他的眼睛还没完全适应这片黑暗,便是伸出双手在前方稍微摸索了一阵。

 

脚步声愈发清晰地出现在耳边,伴随着一道玻璃被踩踏的声响,尹昉感觉自己伸出去的手被人拽住,有一道熟悉的气场包围了自己,紧接着他就直接被人抱了起来。

 

尹昉下意识地望过去,却依旧望不到脸:“景瑜?”

 

黄景瑜没做声,尹昉只能感觉到对方一直加快脚步抱着他往外走去,最后把他在沙发上放下。

 

尹昉在沙发上摸索到了自己的手机,把手电打开,这才算是看见了两人的容貌,即使彼此的脸在这样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有些诡异。

 

尹昉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你怎么也不知道打个手电进来找我。”

 

黄景瑜蹲在沙发边一摸脑袋:“我给关机了,听见你里面有东西碎了就等不及开机了。”

 

“真亏你看得见呢。”

 

黄景瑜没做声。

 

尹昉还有话想说。

 

黄景瑜却看见了他微微渗血的脚,顿时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你受伤了?家里有药吗。”

 

尹昉把话语往回咽了咽,然后指了指电视机下的柜子,就见黄景瑜三两步就窜了过去,然后把里面的医药箱拿了回来。

 

尹昉坐在沙发上,黄景瑜就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借着尹昉手电的光把酒精和棉布选出来后,就直接握住了尹昉的脚踝。

 

在这样昏暗的视线中触感变得格外明显,黄景瑜手指的温度有些偏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停电急的,但总之在碰上皮肤的那一刻,尹昉就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黄景瑜抬头看他,手上却没松劲,反而是往自己身前拽了拽:“怕疼吗。”

 

尹昉摇了摇头。黄景瑜就微微一笑:“忍着点啊。”

 

酒精涂在伤口上的感觉倒还真的不算特别难忍,尹昉觉得更加清晰深刻的触觉是黄景瑜握着他的脚踝时手指在皮肤上摩挲的感觉,小腿都有些颤抖,牵连着另一只未受伤的脚都无意识蜷曲起了脚趾。

 

黄景瑜上药的过程很细致也很专心,上过几道后才发现尹昉的脚竟然抖得厉害,再借着光去看对方,明显一副隐忍的表情,他便以为是疼痛的表现。

 

于是他也没说话,径直把脸凑上去,对着那伤口就是轻轻地吹气。

 

尹昉更加一个激灵了,黄景瑜这才是发现对方的反应格外有趣。看着伤口不再渗血了,他却没有停止吹气的动作,手也始终没有放开。

 

尹昉忍不住攥住了黄景瑜的手腕:“可以了。”

 

黄景瑜应声抬头,而尹昉低着头,两个人的目光在单薄的光线中汇聚,都能看见彼此眼中倒映出的唯一的光源。

 

空气有些安静,两人相顾无言。过了好一会,黄景瑜把尹昉那只脚缓缓地移上沙发,尹昉刚要放手,黄景瑜却眼疾手快地改成抓住尹昉的手腕,还不满足,慢慢地下移,直到把对方的手完全握紧在自己的手掌中。

 

黄景瑜手腕翻了翻,指尖一用力,就轻而易举地挤进了尹昉的指缝间,不施力道地轻轻扣住,另一只手却也覆了上来,轻轻捏过尹昉的每一个指尖,动作温柔地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他能感觉到尹昉的手一直都有微弱的颤抖,但是从始至终,对方都没有试图挣开过。

 

黄景瑜静静地看着尹昉那张总是一副平淡表情的脸,多希望上面能有些不一样的情绪。

 

他站起身,扣着尹昉一边的五指,缓缓地朝着对方端坐在沙发上的身体逼去。

 

尹昉的确是被逼得连连后仰身子,直至靠上了沙发靠背,再也无处可躲。黄景瑜抬手,撑在了他的耳边,又整个人半跪在了沙发上,把他完全地制在身体与沙发之间狭小的范围内。

 

黄景瑜说:“你还没回答我,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找你。”

 

尹昉眼神动了动,却是没有开口回答。

 

黄景瑜却道:“昉儿,我可以吻你吗。”

 

尹昉无言地叹了口气,默认般地缓缓闭上眼睛。

 

下一秒,黄景瑜的吻就覆了上来,是柔软的触觉,嘴唇有些冷,但是立刻伸进来的舌头却是火热。黄景瑜的动作没有多么激烈,反而带着满是呵护的柔情,他用手扣住了尹昉的后颈,助他微微抬头以便加深这个吻,在被彻底撩拨起情绪后,尹昉无意识贴近黄景瑜的胸膛,用手撑在了对方的胸口上,无力却欲迎。

 

一吻作罢,黄景瑜一个翻身把尹昉压在沙发上,却又温柔地环抱住对方。

 

他低下头,然后慢慢抵上尹昉的额头,两个人的呼吸交汇在一起,手机被摔倒了地上,光线被挡住了一半,两个人的脸又变得模糊不清。

 

黄景瑜笑了:“我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想送我礼物的理由,和我来找你的理由是一样的。”

 

尹昉认栽般地屈起一边膝盖,正好抵上了黄景瑜的小腹:“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你废话这么多,是不想继续下去了。”

 

深刻感受到尹老师难得的主动,黄景瑜立刻笑得春光灿烂,尹昉那一瞬间觉得黄景瑜这幅这么容易就满足的表情格外的傻,便也是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黄景瑜又附身去找尹昉的唇,轻车熟路地攻陷之后就把手伸进了对方的衣摆。

 

他们一边互相用嘴啃咬着对方,一边又说着含糊不清的情话,不知所谓地示着爱。

 

尹昉被吻得眼前一阵发黑,几乎看不清楚黄景瑜的脸。他喘着气微微推开黄景瑜,试图去够沙发下的手机:“太暗了……”

 

黄景瑜却一把攥住他的手把他扯了回来,一脸无谓的表情:“不需要,就这样。”

 

尹昉已经彻底发现了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下身体的触感真的格外明显,黄景瑜的手指只是擦过他的皮肤,就是一阵无意识地颤栗。黄景瑜自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那满脸的狡黠摆明了告诉尹昉自己今晚不会放过他。

 

尹昉试图做一下最后的挣扎:“你不会看不清吗。”

 

黄景瑜笑得格外真诚:“不会。”

 

他拥住对方。

 

“你在我眼中,一清二楚。”

 

 

 

因为人呐

 

本质上还是趋光的生物啊。

 

 

 

 

Fin.

 




/最后两句话和前面景瑜说过的“你就是光”呼应


/祝大家520快乐呀w

/我真的特别特别爱你们哟w





评论(26)
热度(734)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