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数尽红豆。



/想写普通人的恋爱故事





《数尽红豆》


 

 

 

他注意到那个男孩总在看他。

 

坐在店内西南的那个角落,却又偏偏是下午的阳光最耀眼夺目的地方。男孩修长的身影休闲地融在布艺沙发之中,原木桌上摆着他的书本和笔记,他喜欢低着头,而太阳就透过他身边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打在身上,修剪得很得体的头发微微溢着光,半边表情融在清光中看不真切。他看起来很认真,但总是有意无意地朝着某个方向抬起头,视线和阳光一样温润焦灼,以为别人意识不到,却不曾想早就被有心人尽收眼底。

 

总有那么一个时候咖啡店内空无一人,只有那个男孩不知是恋旧还是执拗的心理不曾离开,暖风拂过吹动门外的风铃,却并不是有第三人要进来打破这静谧的场景。摆弄咖啡机的动作停下了,消融的冰块也安安分分地不再倒塌,风停下后,店里就只有男孩笔尖在纸上行云摩擦的声响,而他在柜台下捻起不久前洒出的红豆,一颗一颗放回瓶中,男孩却不曾抬头,专注的模样好似在艺术家笔下入了画。

 

尹昉大致是记得这男孩第一次来到店里的模样,那日下了雨,天空是灰蒙蒙的色彩,而店内尽数是暖黄的灯光,倒是在阴雨天气内显出别样的情调。店里有很多人,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困住脚步的不在少数,但更多的是来这躲雨的,那男孩便是后者之一。

 

他抱着背包,浑身湿透,头发软软地贴在皮肤上,微长的刘海遮住半边眼角。男孩一进门就打了一个打喷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而他带着局促的表情走到前台,说要一杯柠檬茶。

 

柠檬茶是冰的,是酷暑闷热时绝佳的伴侣,却不是骤然降温的当下最好的选择。男孩哆嗦着从自己的湿透的钱包中拿出仅剩的一张半干的钞票,他才明白对方的自尊为何。

 

尹昉这个时候注意到了男孩满身的泥泞,许是路滑摔了一跤,没法再往前走了,他的耳后根有一道划痕,渗出来的血已经被雨水冲散了,而头发则黏黏糊糊地塌着,任男孩怎么整理都恢复不了原状。

 

尹昉的手在柜台之下动作着,面上却表情温和地开口:“是第一次来这家店吗。”

 

男孩应是没想到会被主动搭话,或者说是不明白怎么看出自己是第一次来,表情有些诧异,怔了一会才犹豫地点了点头。

 

尹昉把调好的一杯热饮送到了男孩的面前,附带一个创可贴。说:“第一次消费有七折优惠,喝这个暖暖身子吧。”

 

男孩的表情可以说是很精彩,感激中却又带着某种试探,男孩捧住瓷杯,指尖微微的颤抖在接触到热源后顿时停下,他凑上前闻了闻蒸浮的热气,闻到了溢满鼻尖的奶香与清甜。

 

“红豆奶茶。”尹昉说,“你给的钱也就只能做这一款了。”

 

大男孩却是完全不介意,忽地就绽开一个毫无负担的微笑:“谢谢。”那是与最初点单时的喑哑完全不同的清亮与磁性,是一个少年最富魅力与活力的音色。男孩把那张创可贴攥在手心里,转身走向了店门口的一个角落,店里本就比平日里拥挤空不出座位,而他似乎也因为浑身湿透不好意思落座,便是全程站在窗户边看着,书包被放在了窗台上,而他的身影就像是落入了橱窗之中,背景是萧瑟斜雨,是窗上被风吹落却又会立刻被新的雨滴补上的水幕,而尹昉只能看见男孩挺直的背影,像是这沉闷天气中唯一的光点。

 

那日男孩一直留到了最后,雨未停,但是店铺要打烊。尹昉并没有那么早下逐客令,就见男孩回顾了一下四周,最后视线也没落在自己身上,而是背上书包重新迈入了雨帘。

 

但是尹昉就此记住了男孩,记住了男孩宽阔的肩膀,俊秀的眉眼,和笑起来会露出两颗虎牙的青涩。

 

他也发现从那之后,男孩每天下午都会光顾他的咖啡店,点一杯红豆奶茶,然后坐到离当初那扇橱窗最远的角落,却又是一抬头两人就能目光交汇的唯一一个位置。

 

尹昉没有去看过他,自然也没有和对方对视过,他们的视线总是精准地错过然后互相坠落在彼此的身上,尹昉忙的时候,他知道男孩朝他抬起了头,而他不忙的时候,永远都不会吝啬自己打量的目光。

 

红豆在他指尖被捻成粉末。

 

男孩究竟在看什么呢。

 

尹昉不曾深思过。

 

 

 

 

某日傍晚,在余霞倾洒的红光中,他第一次触碰到了男孩的手。

 

交回奶茶杯的时候,他们食指相触,犹如蜻蜓点水般单薄一瞬,却在他心里荡起无限涟漪。

 

男孩率先收了手,尹昉不动声色地把杯子拿回来,杯底还有浅浅一层奶渍,但是里面的红豆却是被男孩一颗不落地吃完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尹昉知道对方算是个比较精致的男孩,这种天气也会在嘴上涂上薄薄一层唇膏,然后那层痕迹就会印在杯沿上。在沾到水之前,他的拇指会率先在那之上轻抚一道,是滑腻的触感,但也许是奶茶留下的痕渍也说不定。

 

尹昉一边低着头,一边对似乎还没有离开意思的男孩开口:“你不用每次都送过来的,我会去收的。”

 

男孩回答的声音如同春风过隙:“没关系,我也是顺便。”

 

他把玩着吧台之上放着的砂糖包,又看看那个巨大的心愿瓶里被卷起来叠放的无数个彩色便利贴,店里还有几对客人,而他半靠在吧台旁,微微抬脚用脚尖抵着木地板,过了一会他又用双臂撑着吧台,修长的手指在台面上敲敲点点,零落而不成章,浅涩而未成调,却像是某种隐晦的密语般撩拨心弦。

 

尹昉故意放慢了清洗杯子的速度,突然意识到,这好像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平常的搭话。

 

“你是附近的学生吧。”

 

男孩抬起头,眉眼之间柔柔的:“嗯,大四了,在做毕业论文。”他直接回答了尹昉接下来想问的问题,尹昉了然,怪不得对方每天都有空跑来他的咖啡店,一坐就是一整个下午。对方倒也一直心安理得,若不是奶茶不能续杯,估计得跑不少趟卫生间。

 

“我这家店开在这里也挺久了,怎么没见过你啊。”

 

“可不是嘛。”男孩的语气突然沉下来,似乎有些惋惜,“我以前怎么就不爱来咖啡店呢。”

 

尹昉笑:“现在喜欢了?”

 

男孩默了一会,尹昉没听到回答,就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然后就见男孩看着他,目光是如炬的热度。他说:“喜欢。”

 

他嘴角有着浅淡的弧度:“午后总是很安静,熏香的味道很好闻,还有……”

 

男孩的话没有说完,一对推门而走的客人转移了尹昉的注意力,他立刻拿起布擦了擦手,然后绕出吧台,走到那个座位上开始收拾客人遗留的杯具。他闻见了在空气中残留萦绕的咖啡清香,却是突然觉得这招牌的味道不如他经过男孩身边时对方身上淡雅的皂香和笔墨书香那般沁心深刻。

 

走回来的时候,男孩还站在那。尹昉把杯子往水池里一叠,抬眼对上男孩的目光:“还有什么。”

 

男孩歪了歪头,视线下移余光看见了没有完全隐在吧台阴影里的那一罐红豆。他笑:“你做的奶茶很好喝。”

 

尹昉摸了摸鼻子,低低地“嗯”了一声,便低头开始清洗杯子。

 

男孩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就在尹昉的眼前,指骨分明,指尖的指甲修剪得圆滑,尹昉下意识往后扬了扬身子,就见男孩只是不经意般地掠过他的眼前,然后拿起了吧台一旁便利贴。他低下头开始专注地写字,一小撮刘海垂了下来,鼻梁显得高挑有型,不过一会男孩就放下笔,对折了一下,也不扔进一旁的心愿瓶,就这样留在了吧台上。

 

他耸了耸肩膀,把书包的肩带往上一提,就转身离开:“明天见。”

 

尹昉很快地接上一句:“明天见。”

 

像是某种不成气候不知所谓却不明所以却又那么理所当然的约定。

 

男孩一走,尹昉就拿起对方留下的那张便利贴。

 

他看了一眼,轻笑出声。

 

娟秀的字迹写着的,赫然是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尹昉发现,他已经习惯了男孩每天的到来,男孩不来的上午,会有别的客人坐在西南的那个角落。尹昉偶尔看一眼,然后在那桌客人走了之后去把发套布套及桌子从头到尾好好地擦一遍,或是换上一盏新的香薰。

 

有的时候他想男孩就算是大四,好像也不该这么闲,怎么总有空来他的咖啡店。但是这一切微不足道的想法,都在男孩准时准点地推开那扇门,熟悉颀长的身影伴随着优雅的风铃声一同出现的时候,像是咖啡机上袅袅蒸汽般一散而过。

 

男孩走进来后,就只是对着尹昉笑笑,便径直走向自己最熟悉的那个位置,尹昉知道对方从来都只会点那一种饮品,他搅开浑浊的奶料,总是多抓一把红豆倒进去,然后再亲自送到大男孩面前,而男孩每天也仍旧亲自把空杯子送回来,手指的触碰似乎都不再是不经意间,而是每次都会有的日常,那种陌生的战栗也渐渐融入血液的习惯之中,是某种隐秘的默契,他们指尖相缠,在空气里停留数秒,溢散开的热度顺着血管蔓延而上,逐渐抵达不规则跳动的心脏。

 

所以渐渐地,当店里不来新的客人的时候,尹昉就干脆在黄景瑜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撑着头看着对方专注学习的模样。在这个角度之下,那反复折射最后映照在男孩脸上的光芒,显得更像是云端彼岸那般柔和。

 

有的时候黄景瑜被尹昉盯得不自在了,就无奈地朝对方招招手:“昉儿,过来。”

 

是尹昉不准对方在自己名字后面加敬称的,但是大男孩苦着脸表示他不习惯直接叫人名字,两人隔着半罐红豆看了半晌,黄景瑜率先露出微笑,那我就叫你昉儿了。

 

尹昉在黄景瑜身边坐下,是他们之间所有过的最近的距离,手臂上的衣料相贴,却还能感觉到皮肤的热度以及血管的细微颤动,他发现大男孩身上的味道还是这么好闻,比他精心挑选了很久的香薰不知明净多少。

 

黄景瑜指着自己电脑上图案与线条,他是学设计的,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天马行空的奇幻感。他说:“你看,这两条线,虽然不在一个平面里,但却能够通过空间的旋转而相交。”

 

尹昉安静地黄景瑜给自己演示他的毕业设计,图没看进去多少,倒是对黄景瑜那句话颇有感触。

 

他在一个无伤大雅的时间里打岔:“这就像是人的相遇啊。”

 

黄景瑜疑惑地偏过头来看他一眼。

 

尹昉就指着那扇风铃还在轻轻晃动的门,说:“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是谁推开那扇门走进来。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在自己的生命轨道上前进,但也许只是推开一扇挡住视线的门,就会和另一条轨迹相交。”

 

黄景瑜侧目看着尹昉安静又认真的表情,尹昉话说得很慢,一字一句都像是在抓挠着这快节奏的时间。但他眼睛里有光,在空气里交织成网,让所有的心情无处遁形。黄景瑜抬手,抚了抚尹昉耳鬓的一缕碎发:“你们这种开咖啡店的,说话还能这么咬文嚼字的吗。”

 

尹昉感到黄景瑜的手指无意地划过了他的耳垂,连同神经都微微发烫。他无意识攥紧了工作服的衣摆,耳根也有些泛红:“你不喜欢啊。”

 

黄景瑜却说:“没有,我觉得很有趣啊。”

 

两个人在午后安静的阳光里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没有另一个客人,他们不用担心打扰到谁。黄景瑜拿起自己那杯奶茶放进尹昉的手心:“渴了吧。”尹昉低下头,丝滑的奶茶表面微微荡漾着,那些玲珑红豆尽数沉在下面不见踪影,他也不推拒,就这样捧着浅抿一口,嘴唇和杯沿上那个浅浅的唇膏印重合,他品尝着自己亲手做过无数次的饮品,尝到了红豆碎散漫出的清甜,是能够甜到心里的那种享受。

 

鬼使神差般地,尹昉突然问:“明天还来吗。”

 

黄景瑜好像很惊讶对方会问这个问题,却没经过任何犹豫,带着安抚般的温和说:“来啊。”

 

他本是个少年,还有着玩性与不恭,尹昉生怕对方会反问自己“怎么不欢迎我来吗”,但是黄景瑜好像从来就没有让他为难过。

 

男孩只是伸出手,用那温热的指尖抹去他唇角的一抹痕渍。

 

然后笑:“所以你可要等着我啊。”

 

 

 

 

愈发逼近夏日后,黄景瑜就来得愈发勤快,以前只是待到夕阳西斜的傍晚,现在干脆直接留到打烊。灯光昏暗时他便不再学习,就只是坐在沙发上,似是在等待尹昉下班,又好像只是喜欢这里的氛围想要多留一会。

 

但不论是因为什么,他总能和尹昉一同走出咖啡店,有的时候他甚至会留下来帮尹昉收拾杯具,好让对方专心清洗然后能走得更早一些。他们的家并不顺路,走出五百米就要在接口互往反方向走,两人相继告别背对离开,尹昉走出几米,偶尔忍不住回头看看,就发现男孩竟然也在转头看着自己。他们隔着斑驳夜色或者昏暗街灯相视而笑,其实这个距离并不能把彼此的面容看得真切,所以最后的挥手才是不舍的证明。

 

黄景瑜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看起来毕业设计的通过不成问题。尹昉却是在某一天问:“景瑜,毕业之后打算做什么呢。”

 

“随缘吧。”黄景瑜用铁艺的勺子搅动着杯底的层叠红豆,目光却露骨地落在面前的尹昉身上,“找公司,或者进修,开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也不错。”他飞快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浅浅一笑,“就像你这样。”

 

尹昉听着这个回答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又说:“会前途无量的吧。”

 

黄景瑜答道:“你都这么说了,肯定就会啦。”

 

在那之后不久,黄景瑜正式从学校毕业,那天他没有来尹昉的咖啡店,尹昉便是对着自己存在手机里,却从来没有联系过的那个号码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恭喜毕业

 

过了莫约五分钟,他收到了来自黄景瑜的回信

 

——今天的红豆千万别卖光了,给我留一点

 

尹昉看着这条短信心情愉悦地笑起来,他看了看装着红豆的那个罐子,明明还剩下很多很多,他却直接把整个罐子藏到了橱柜里,然后对着前来点单的客人一脸歉意。

 

但是那天晚上黄景瑜没有过来,直到快打烊了,尹昉才收到男孩的解释短信

 

——昉儿,对不起,我们在外面吃饭我赶不回去了,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

 

尹昉淡然地给对方回复了一句“没关系”,然后开始收拾他特地晚打烊半个小时的店铺。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街灯的灯泡明明暗暗吱呀作响,突然间灭了一盏,尹昉抬头看了一会,然后在拐角处转身往家的方向走,这次却没再转身了。

 

第二天城市下起了大雨,尹昉撑着伞来开店,都免不了被打湿了裤脚。下雨的时候客人总是异常地多,今天的雨很大,像是在冲刷什么,尘嚣散尽,留下寂寞的清澈。他没有和黄景瑜联系过,今日没有太阳,自然也就没有溢着光的少年,尹昉觉得自己本就忙不过来了,也就不需要什么立场再去问问已经毕业的男孩如今怎样。

 

雨下了整整一天,咖啡店向来干净的门口留下了无数脚印与泥渍,旁边的落地窗伫立过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却没有哪一个像是第一次见到男孩那般令人印象深刻。

 

临打烊前,客人总算是走得七七八八,不过一会拥挤的店铺就恢复了孤独的宁静。尹昉并不急着走,他开始慢条斯理地收拾一切,空气十分阴冷,风不停呼啸着,门口的风铃从始至终都在发出嘈杂的声音。

 

尹昉埋头擦着桌子,突然听见大门被推开的动静,他头也没抬一下:“不好意思,已经关门了。”

 

有人站到了吧台前,却没搭理他的话语,尹昉抬起头,对上了满身的潮湿狼藉,和一双清透光阴的眸子。

 

黄景瑜递给他一张半干的钞票,表情说不上是楚楚可怜还是狼狈可笑:“我不是第一次来了,还给打七折优惠吗。”尹昉没说话,黄景瑜便又说,“那看来我只能要一杯柠檬茶了。”

 

尹昉接过那张钞票,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干毛巾递给黄景瑜,男孩笑嘻嘻地接过,然后毫不在意地形象地擦拭起自己的头发。看着对方这个样子,尹昉有些无奈:“今天下了一天的雨,你出门也不知道带伞的吗。”

 

黄景瑜看起来好像有些惊讶:“咦,我还以为你当初是看我这模样可怜,才送我一杯奶茶呢。”

 

“这家店根本就没有第一次消费七折优惠的说法吧。”

 

自己当初那拙劣的同情谎言被戳破后,尹昉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在黄景瑜那臭不要脸的鼻头狠狠捏了一把:“你都知道了,还以为我还会那么好说话吗。”黄景瑜求饶般地挣扎起来,他握住尹昉那只手,皮肤潮湿和冰冷的触感一瞬间就被尹昉感知到。尹昉松开手,却是直接回握住黄景瑜的手,他比黄景瑜的手要小,所以当他细细摩挲着对方每一根手指试图拂去那些凉意的时候,倒是显得有些不自量力了。

 

尹昉蹲下身去橱柜里拿材料,在看见一个空罐子后有些局促地站起身看向黄景瑜:“红豆没有了,怎么办。”

 

黄景瑜把毛巾打在脖颈上,头发还没完全擦干,一滴水珠落下来,打在锁骨上晕散开来,然后缓缓滑落。他小弧度地舔了舔下唇,然后说:“你觉得,该怎么办。”

 

尹昉低头把奶茶调好,热气升了上来,亘在两人之间,视线被模糊,香味却飘散开来,只是少了些什么味道。

 

尹昉突然喊:“景瑜。”

 

黄景瑜没动,尹昉微微踮起脚,撑在吧台上,凑上去在黄景瑜的嘴唇上轻点一下。他若无其事地站回去,神色依旧淡淡的:“没有红豆了,甜味就这样凑合一下吧。”

 

他把那杯纯奶茶递上去,隔热晃动几下的热气,他看见黄景瑜的脸上扬起一抹热烈的笑意。男孩接过那杯奶茶,同时覆盖上他捧着杯子的手,这次不再是小心试探或者生涩移开,黄景瑜不曾放手,他牵着尹昉的手,一路指引着把那杯奶茶放在桌上,然后他伸手揽过尹昉的身子,借着完美的身高优势扣住对方的后颈,激烈的吻就落了下去。

 

少年人心性冲动,像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干脆拉开侧门直接闪身走了进去。他拥住尹昉,迫使对方仰身倒在柜台上,他们喜欢这种感觉,周身有雨水的潮湿,也有奶茶与咖啡的雅香,互相啃噬着的嘴里有甜味,也有唇膏淡淡的油腻。尹昉抬手环抱住黄景瑜的脖子,闭上眼睛享受着男孩生涩却又莽撞的撩拨。

 

黄景瑜微微睁开眼睛,突然在尹昉身下的案台阴影里看见了一罐眼熟的色彩,他微微离开尹昉,伸手拿过了那个罐子,在昏黄却温馨的灯光中,他清楚地看见了其中装盛着的为何物。

 

他轻笑一声,缓缓地捞起其中的一抔清红,然后任它们在掌心缓缓坠落,一颗一颗尽是入骨相思,然后落在了尹昉毫不挣扎的释然笑颜上,落在了对方微肿而泛红的唇上。

 

“什么嘛。”

 

黄景瑜重新俯下身吻住尹昉,一颗红豆在他们的唇齿间被磨烂,在口腔里弥漫出熟悉的甜味。

 

他撕咬道:“你就这样骗走了我的初吻啊。”

 

 

 

 

Fin.





/调整心情之作

/久违地写了写最爱的伪文艺叙述

/老是在写一些恋爱的故事,本身却没有好好恋爱过,这样的事让人知道了,不好





评论(26)
热度(50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