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游 | 眉目成书。



/送给我家宝贝四儿的生日贺文w  @低眉信手 

/虽然迟到了但是爱你的心意不变❤

/顺便祝四儿高考加油w





《眉目成书》

      

 

 

 

他从不知道这个地方还会下雨。

 

夜半从雨声中醒来的时候,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竟是——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这样酣畅淋漓的雨了。像是擅自带着神明的旨意,要将这世间一切污秽尽数洗净,然而它自己却忘了,当它将己身奉喻为神的那一刻起,那便才是世上最邪恶的心思。

 

他还记得雨水犹是生命的象征,灌溉了世间万物,滋育灵魂生长,那是延续的福祉,却又是永远的噩梦。

 

这个世界不再需要雨水了,人类曾狂妄又愚蠢地以为自己能够只手撑天,又或者说他们本意就把自己当做了天,连光明都能够创造出来,又何惧这样不成气候的微露。

 

而他站在窗边听雨,是歌谣,是祈祷,是悲鸣,是诅咒。即使双耳被捂住,那声音也会顺着身体的每一个缝隙肆虐侵袭,谁又敢不呼吸,谁又敢闭上眼,那是挣扎亦是留恋,是不可为而心之所往,在血管深处扎根发芽,一味逃避终将破裂而亡。

 

游浩贤转过身,霍琊果然就站在他的面前,鎏金的眸子透不出昔日慑人却蛊媚的血红,精致的瞳孔里是他最熟悉的骄傲与柔情,但是最近几日霍琊总穿着红衣,是被古旧知识所束缚不懂变通,腰间却还缠着黑布,略长的指甲剪去几分,耳垂挂着的银环依旧让他有凑上去轻吻的冲动。

 

是令世界闻风丧胆的黑龙,也是倾身温柔只为一人的丈夫,即使游浩贤并不想这么干脆这么狼狈地承认那个称呼。

 

他没说话,霍琊先上前了一步,抬手抚上了他的脖颈,中指和无名指的凉薄温度摩挲着后颈,拇指却抵上他的喉结,略微用力,他便不敢发声,不敢呼吸,以前的他什么时候怕过这等震慑,他本该才是那个万妖敬仰的存在。但是此刻他悄无动静,任由霍琊的手指一路攀上,在他的下颌诱发更深的战栗,然后到达他的下唇,轻轻地压住,指尖与他的牙齿堪堪擦过,霍琊微微附身,没有蛮不讲理,只是在他的唇角留下了浅淡一吻。

 

醒了怎么不叫我。霍琊这么说,似乎有种嗔斥的意味。

 

而游浩贤觉得自己听出了对方压抑着的未说出口的话:你怎敢离开。

 

他本有些想笑,但嘴角肌肉抽了抽却又发现笑不出来。他的爱人爱把心思藏起来,却又留下那双藏不住情绪的眸子任由他想象,于是游浩贤指了指窗外的月亮,指了指在清明夜色下飘散如飞花的雨幕,说,下雨了。像是一个第一次吃到糖却又不觉得这生硬的东西有着想象之中甜味的孩童。

 

霍琊望过去,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却又立刻恢复成一如既往的淡然。你喜欢吗,不喜欢我可以让它立刻停下来。

 

游浩贤知道霍琊这话说得有些不自量力了,但某种程度上而言对方也许真的有这种违抗天意的力量,谁又知道这场雨是从何而来呢,谁又知道这场雨是为何而下呢。他有些厌倦那些追寻与逃避的日子了,好容易安定下来,把一切非常理当成一场梦也无可厚非。

 

然后游浩贤摇头,我不喜欢。他说,太密集了,太寒冷了。太痛了。

 

霍琊拉开了窗,寒风挟裹着雨滴吹打了进来,一瞬间润湿了他们的衣襟。黑龙脸上出现了瞬间的讶异与不耐,紧接着就被微不可见的戾气取代,只是他刚举起手,就被另一只手拦下,他的爱人——真正的爱人——主动握着他的手,手指不安分而灵巧地挤入他的指缝,轻轻相扣,然后用温热的指尖摩挲他的掌心。

 

游浩贤的体温总是比霍琊要高上些许,所以有的时候游浩贤会故作嫌弃与对方身在一床被子里,他说我好不容易捂热了,你一来就白费了,霍琊看起来也有些无辜,又好像有些受伤,但最后还是不由分说地把人揽在怀里,让对方的耳畔能够捕捉到自己的心跳,然后说,但我的心是热的。

 

如果天寒地也冻,那至少我能把心掏出来证明,我和你是一样的。

 

此刻游浩贤主动地拥住霍琊,另一只手关上了窗,他就像之前一直想要做的那样,凑上去含住对方的耳垂,霍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把手指没入了游浩贤柔顺的白发,眸色渐渐加深,待到游浩贤放过了他的耳朵,他就把下颌抵上去,温柔吻上对方苍白的发旋。

 

我骗你的呀。游浩贤这么说,声音轻巧玩味。我喜欢雨,你也要喜欢。

 

他说,只要雨还在下,就证明我还活着,我还将继续活着。

 

有些话题总是禁忌,是心照不宣,是执念长存。游浩贤有心想看霍琊的反应,也许是失望居多吧,可能会有一些愤怒,他很久没有看见对方生气过了,也许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做成挺多平日里做不到的事。霍琊推开了他,但是表情却是如方才所见无异的平淡无波,游浩贤第一次不明白了,他怎么会看不透霍琊的反应了呢。

 

而霍琊看着他,眼里是山川琥珀,眼里是瑞雪青莲,是百年的暮昏到晨昼,是千年的涟漪与爱恨。

 

他说,我们的仪式还差最后一步。

 

游浩贤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所指的是不是那日未完成的房事,手便突然被反握住,触感有了细微的变化,但却始终是记忆里的温度与面貌,他知道霍琊有个下意识的习惯,那就是每当握着自己手的时候,总是会无意识地摩挲自己无名指的指腹。

 

霍琊从宽大的衣袍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堪称微小,差点让游浩贤以为对方假意抓着一把空气,而当他看清楚对方手上拿着什么的时候,比起那不合时宜也不想轻易流露出的感动,更多的是某种带着强烈心酸的哭笑不得。

 

缘那家伙,究竟教给了你多少无聊的东西。

 

霍琊熟视无睹,只是执拗而执着地,呵护且温柔地,将那一枚小小的银质圆环套在了游浩贤的无名指上。

 

然后他把自己的手扣上去,附身咬上游浩贤的下唇,舌尖是情动,而那无意识的摩挲此刻终于有了称之为安心或是家的阻挡感。

 

我不需要任何人教我什么。霍琊撕咬道。

 

你的眉目里所倒映着的,便是我毕生所求的。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332)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