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今夜有梦。



/麻醉剂梗 


/一个关于李懂在手术过后麻醉药效未过还以为自己在梦里的故事





《今夜有梦》

      

 

 

 

01.

 

“顾顺,你和李懂是不是闹矛盾了?”

 

被杨锐单独叫到办公室的时候,顾顺其实并没有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他回忆着这段时间他与李懂的相处,看起来和以往其实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一起洗漱晨跑,一起吃饭训练,两个人一如既往地形影不离,也依旧是众人插科调侃的对象。

 

他心知自己的表现绝对没有任何破绽,因为他绝对仍是本色出演,所以真要有什么问题,也一定是出在李懂那边。

 

顾顺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无谓地笑了笑:“我们没有矛盾,队长不用担心。”

 

杨锐狐疑:“真的没事?”

 

脑海中不合时宜地回忆起李懂这些天若有似无的刻意回避,他恍惚地意识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呼吸训练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面色上的笑容却依旧坚定:

 

“真的没事。”

 

 

 

 

02.

 

离开杨锐办公室的时候,竟然意外地撞上了从隔壁徐宏办公室走出来李懂。顾顺挑了挑眉,心想果然两个队长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见到顾顺,李懂也是不着掩饰地露出了讶异的表情,但他立刻就收敛了情绪,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顾顺三两步追上去,走到和李懂并排的位置,自然而然地抬起一边胳膊搭在了李懂的肩膀上。

 

李懂整个人震了一下,作势就要甩开顾顺的手。顾顺却突然凑到他耳边,一副亲昵的做派,然后他就听见顾顺说:“队长他们在后面看着呢。”

 

他微微撇过脸,眼睛的余光里果然出现了杨锐和徐宏倚在门框上的身影,他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刚想把头转回去,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顾顺的脸就在自己面前,视线是略微俯视的角度,嘴角是柔和带笑的弧度。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就能感觉到顾顺气息中带着的薄荷清香一瞬间包围自己,使他混乱的脑子又清醒几分。

 

走过转角,不等李懂有什么过激反应,顾顺就主动地放下了自己的手,却是用手指有意无意地掠过对方脸颊的皮肤。

 

两人没有过问对方被找去说了什么,像是心知肚明,又像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李懂立刻低低说了一句“我有点事先走了”,然后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顾顺也没阻止,只是看着对方从方才开始就从脸颊一直蔓延而上至耳垂的红色,微微扯开一个满意而愉悦的微笑。

 

 

 

 

03.

 

杨锐的一番谈话倒是提醒了顾顺。

 

于是晚上李懂洗完澡,湿着头发,由着水珠滴滴答答淋湿衣襟然后回到寝室的时候,顾顺就坐在床上,一脸认真又正色地盯着李懂。

 

“李懂,我们挺久没做过呼吸训练了。”

 

李懂拿毛巾擦头发的手一顿,看向顾顺的神情怪怪的,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为什么不和你进行呼吸训练的原因难道你不知道?

 

顾顺却毫无负担地在床上往后挪了挪,空出了面前的一个身位:“来啊。”

 

李懂摇头:“我记得你的呼吸和心率,不用练得这么频繁。”

 

顾顺半撑在床上,表情玩味:“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李懂莫名涨红了脸:“我没紧张。”

 

他看着顾顺的表情半晌,还是认命地慢慢走了过去,又慢慢地挪到床上坐下,好像以为这点拖延就能换来什么转机似的。

 

看出李懂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心思的顾顺自然是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的,他大手一揽,就熟练地把李懂圈在怀里。他的下颌抵着李懂微湿的发顶,传来了好闻又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

 

他紧了紧自己的拥抱,莫名有种珍视的意味。他开口:“你躲我干什么。”

 

李懂接得很快,语气也很平静,是一个观察员该有的素质:“我没躲。”

 

但是顾顺轻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戳破对方:“那你为什么,心跳这么快啊。”

 

李懂立刻像是受惊一般要挣脱出去,但是顾顺抱得很紧,用上了力把人狠狠箍在怀里。他改成抵上李懂半露的肩膀,贪恋一般地嗅着对方脖颈上的味道。

 

抱了一会后,他把李懂的头压上自己的胸膛,正是心脏的那个位置。

 

“别否认什么了。”

 

“反正,我和你的心情总是一样的啊。”

 

李懂贴在顾顺的心口上,清晰地听见了,那与自己一样的因过速而砰砰作响的心跳。

 

 

 

 

04.

 

一切因果还得从一周前开始说起。

 

还得从顾顺向李懂表白的那会儿说起。

 

顾顺其实一直觉得那是个很好的时机,那天天气很好,海风吹得令人惬意,阳光也是温润舒适,偶有海鸥掠过海面,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像是悠扬的协奏曲。

 

他和李懂站在船舷边,李懂趴在栏杆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像是在和奔涌的浪花打招呼,诉说自己的愉悦之情。

 

他们刚刚知道罗星在国外的手术十分成功,经过正常复健就有望恢复正常人的行动力,可把李懂高兴坏了,在船舱里怎么都待不住,硬是要顾顺陪自己去甲板上走走。

 

顾顺倒也不觉得李懂的行为幼稚,只觉得对方脸上那明媚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更加喜欢。

 

他懒散地靠在栏杆上,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李懂。

 

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这么开心啊。”

 

李懂答得飞快:“当然啦。”

 

他又问:“那我再告诉你件事,让你更开心点好不好。”

 

李懂把身子缩回来,有些好奇地转头望向顾顺:“什么啊?”

 

顾顺伸手揉了一把对方被海风吹得怎么都理不整齐的头发,然后笑:“我喜欢你。”

 

李懂生动的表情一瞬间僵在脸上。

 

顾顺却不明所以地捏了一把对方的脸颊:“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

 

也是那个时候,他感觉到了李懂脸部肌肉的僵硬。

 

李懂没有说话,只是一瞬间红透了脖颈,他很用力地甩开了顾顺的手,头也不回地就往船舱里跑去。

 

顾顺感觉到自己指尖还留着对方皮肤的温度,看着李懂干脆的背影,才后知后觉地想,不该是这样的发展啊。

 

他明明就是听见李懂在梦话里说着喜欢自己,才鼓起勇气率先表白的啊。

 

 

 

 

05.

 

事情至此开始变得简单,两人本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生活距离,想要找到对方并不是什么难事。

 

顾顺把李懂堵在宿舍的墙角,借由身高优势轻而易举地制住对方所有不成气候的反抗。

 

“我说我喜欢你,你怎么着也该给点回应是不。”

 

明明是高大又有气势的身躯,顾顺偏要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难不成你讨厌我啊,还是说讨厌我喜欢你啊。”

 

“不是!”李懂面红耳赤,不假思索,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否认了什么,又急忙辩解“也、也不是说不讨厌你……诶不对,不是这个意思……”

 

顾顺颇有耐心地看着李懂语无伦次的模样,只觉得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家小观察员调戏起来这么有趣。

 

看李懂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顾顺也等不到李懂完全组织好语言了。

 

他稍微凑近了一点,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开始交汇:“那你喜不喜欢我啊。”

 

李懂咬住下唇,自己主动往墙角里缩了缩,眼神也四处游离,就是不敢与顾顺那炙热的目光对视上。

 

顾顺不恼,只是笑:“我这个喜欢,可是指想做你男朋友的那种喜欢哦。”

 

李懂莫名口齿不清:“哪、哪有你这样的。”

 

“哪样?”

 

可李懂又不说话了。

 

但是顾顺已经很清楚了,自己的确是有些急了,就算带着一样的心情与感觉,但是李懂显然是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顾顺满心以为自己的表白是个惊喜,谁知道就成了某种惊吓呢。

 

但是顾顺觉得没关系,他可以等,等到李懂鼓足勇气做好准备想通了的那一天。

 

他们继续像平时那样生活训练,以前那些理所当然的亲密举动,现在却总能让李懂莫名其妙就红了脸颊。

 

前路漫漫,自家小观察员纯情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但是顾顺依旧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依旧毫无怨言地耐心等待着。

 

却没想过会等来这样一天。

 

 

 

 

06.

 

杨锐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顾顺一脸惨白站在手术室门口,满眼通红地盯着手术室大门的模样。

 

徐宏在旁边劝了半天,也没把顾顺劝下来坐着休息会。

 

这会儿看见杨锐来了,才是有些无奈地迎上来,然后没等杨锐发问就主动开口:“刚进去没多久,情况还是稳定的。”

 

杨锐点点头,又把目光看向顾顺,是个人就能看出顾顺此刻的心情如何,纵使杨锐有一堆话要说要骂,现在也是硬生生憋住了。

 

顾顺却是心乱如麻,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让李懂紧张成这个样子的话,他是决计不会这么莽撞就向对方表白的。

 

本来只是一个小任务,执行期间没有任何意外,李懂的业务水平依旧是全蛟龙最优秀的观察员。

 

但是在收到杨锐的撤退命令后顾顺却飘了起来,他想他好像还没找到机会在战场上调戏一下李懂,于是一边往撤退点走一边停不下嘴里的诨话,然后满意地看着对方即使是军帽也遮不住红透了的耳尖。

 

不知是哪支走火的枪支,偏偏在他们不够完全警惕的时候开始作乱,一开始的子弹只是打在旁边的水泥地上,顾顺还没来得及判断方向,就突然被李懂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

 

如果是换个场景他可能要乐疯了,但是他知道此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旁的掩护人员往火光的方向开了几枪,顾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了俯趴在自己身上的李懂腹部被鲜血浸透的模样。

 

抱着李懂急匆匆往集合点赶的时候,顾顺才意识到这是自他表白以来李懂第一次安安静静地任由这般亲密举动,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好了。

 

即使陆琛一再解释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做个小手术就能好,顾顺还是瞪着一双狰红的眼睛一路陪着始终没有休息。

 

杨锐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勒令顾顺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否则一会不准探望李懂。

 

顾顺幽幽地点着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却听话地转身离开。

 

杨锐和徐宏看着顾顺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又互相对看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他们现在相信这俩人没有闹矛盾了。

 

因为这俩人之间的问题明显就比闹矛盾要严重得多。

 

 

 

 

07.

 

顾顺重新回到医院时,李懂已经做完了手术,正被送去病房里休息。

 

李懂正被推着往病房走,顾顺与之擦肩而过,立刻眼明手快地拦住了病床。

 

他注意到李懂的眼皮一跳一跳的,并不是昏迷的状态,只不过无力地只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看不到站在死角里的顾顺。

 

顾顺有些惊讶:“他还醒着吗?”

 

陆琛在一旁解释:“没做全麻,但是麻醉的药效还没过,他意识还是有的,就是脑子不太清醒。”

 

顾顺有些没懂这是什么意思,护士却直接挤开顾顺重新推起了病床,他也没能追上去,因为杨锐和徐宏直接拦下了他。

 

杨锐一脸正色:“说说吧,你和李懂到底怎么了。”

 

顾顺眨了眨眼睛:“没怎么啊。”

 

杨锐完全不吃这套:“得了吧,前一段时间李懂坐下就开始发呆,总是心不在焉的,你敢说这跟你没关系?”

 

顾顺了然,心道果然是李懂那边出的问题。

 

他点点了头:“这方面的话可能还是有关系的。”

 

过了一会,他笑着补上一句:“毕竟他的春天才刚刚到来。”

 

杨锐还想说什么,陆琛却突然从一旁的病房里走了出来,满脸莫测的表情。

 

“你们谁知道,李懂他男朋友是谁?”

 

一句话震惊了在座的三个人。

 

顾顺一脸纠结地艰难问出一句:“你说什么?”

 

陆琛随性地摊了摊手:“李懂刚刚说——”

 

“他想见他男朋友了。”

 

 

 

 

08.

 

顾顺小心翼翼地走进病房,即使知道他的脚步声并不会惊扰到什么,却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

 

李懂还在麻醉未过的状态,就如刚刚陆琛所说,人看起来还是醒着的,意识是有的,他躺在病床上,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但是目光游离不定,视线也很飘忽,看起来根本就聚不了焦,不知道此刻外界的场景在他的眼中是什么模样。

 

顾顺在病床旁站定,低下头去看对方有些瘦削苍白的脸颊。

 

李懂的头微微动了动,偏向了顾顺的方向,在病房柔和的灯光下,对方的眸子倒显得混沌不堪。

 

陆琛道:“你可以跟他说说话,他听得见,也能和你交流。”

 

于是顾顺开口:“李懂,你感觉怎么样。”

 

李懂眨了眨眼,看起来并不费劲。

 

他没有回答顾顺的问题,只是在整个病房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抓住了顾顺的一只手,然后说:“你长得好像我男朋友啊。”

 

“……”

 

顾顺突然不敢回头去看另外三个人的表情。

 

然而李懂又说:“不对。”

 

顾顺一惊,就看见李懂莫名愁了表情:“我还没有答应他,还不能叫他男朋友。”

 

顾顺吞了吞口水,然后慢悠悠地转过身。

 

他完全顾不上去看杨锐和徐宏的表情。

 

他说:“陆琛啊,你们这儿的麻醉剂,是自带酒精效果的吗。”

 

 

 

 

09.

 

陆琛觉得,在这样的场景之下找回自己的智商,再好好地解释一番其中缘由,是一件很要技术的事。

 

他费了一番功夫,才让顾顺明白这种麻醉过后药效未过的恍惚状态是什么情况。

 

“所以,李懂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吗。”

 

“有点像,但也不完全。他现在没法思考,几乎是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他也不明白隐瞒或欺骗为何物,所以说出来的话都是真心话。”

 

正好这个时候李懂在病床上拉了拉顾顺的手,顾顺立刻回过头去看他,就见李懂微微蹙着眉,眼角有些红红的:“顾顺。”

 

顾顺微怔:“你认出我了。”

 

“我为什么会认不出你。”李懂歪了歪头,眼角的红晕像是要哭出来,“你不喜欢我了?”

 

顾顺立刻在李懂身边坐下:“没有没有。”他突然觉得这种成天挂在嘴边的诨话终于是难以启齿了,“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李懂满意地露出一个笑容,顾顺立刻求助般地回头看了陆琛一眼。

 

陆琛一摊手:“他脑子不清醒嘛,所以过一会就会忘记之前发生过的对话。”

 

顾顺在心里咆哮一句:他是金鱼吗?!

 

背后上落下的属于徐宏和杨锐的两道目光格外强烈,让顾顺觉得自己坐如针毡,而偏偏李懂这个小祖宗完全不打算放过他。

 

“顾顺,你不亲一下我吗。”

 

“……我……”

 

李懂有些像是在自说自话:“你看,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既然你是我男朋友了,我就允许你亲我一下。”

 

顾顺突然发现,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李懂真正的心意和感情的,但是当他听见李懂坦荡地亲口承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心依旧会为此动荡起伏。

 

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豁出去了。

 

他回握住李懂的手,把手指挤进对方的指缝,然后笑:“我怎么就是你男朋友了,你还没答应我呢。”

 

李懂不解:“我没答应吗?”

 

他说:“我答应过很多次了啊。”

 

顾顺挑眉:“你是在心里答应的吧。”

 

李懂看起来好像真的思考了一下,但是药效让他无法这么做,头莫名疼起来,李懂无意识地皱了皱眉。顾顺见状,知道对方是难受了,便是直接凑过去,一边用手抚慰对方皱起的眉,一边在对方的眉心留下轻浅一吻。

 

“别想了,我骗你的,你答应过很多次了。”

 

李懂笑起来,他身体动不了,但是顾顺的脸就在他的面前,他便直接伸出舌头在顾顺的嘴唇上舔了一下。

 

顾顺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炸开。

 

李懂看着他,收回舌头,然后咬住自己的下唇:“亲这里。”

 

顾顺张了张嘴,完全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配合。身体是很想配合的,但是心里是万分拒绝的。

 

自身后传来的陆琛的一道憋不住的笑声替他做出了决定。

 

顾顺尴尬万分地坐回陪护椅上,李懂没阻止他,只是视线随着他慢慢移过去,看起来是已经忘记刚刚自己说过什么。

 

顾顺回过头,看见了三张截然不同的表情。

 

陆琛一副看了出大戏的好笑表情,徐宏一副年轻就是好啊学不来学不来的欣慰表情,和杨锐一副你他妈还好意思跟我说你和李懂之间没事的愤恨表情。

 

然而顾顺只觉得自己解释无门,毕竟他从没想过李懂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答应自己。

 

徐宏轻轻咳嗽了一声:“那我们先出去了,你照顾好李懂啊。”

 

顾顺刚想重重地点头,一对上杨锐那张写满了你敢点个给我看看的脸,就立刻把所有的肌肉僵在脸上,一副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目送三人离开。

 

门一被关上,顾顺还没说话,就听见李懂的声音:“顾顺。”

 

他转回头,李懂依旧笑眯眯的:“我好喜欢你啊。”

 

顾顺说:“有多喜欢啊。”

 

他没让李懂有时间去思考,就立刻又问:“喜欢到要跟我结婚吗。”

 

李懂蓦然睁大眼睛:“你难道不打算跟我结婚吗。”

 

顾顺终于忍不住笑了,被逗笑的那种:“结,肯定结。我们在海上结婚,让全中国的军舰给我们作见证。”

 

李懂笑着,默了一会,又唤:“顾顺。”

 

顾顺在这一刻发现,李懂是真的很喜欢叫自己的名字,而自己也真的很享受对方叫自己名字时的欢愉。

 

“你喜不喜欢我啊。”

 

他无奈,这家伙是真的一点都不清醒啊。

 

但他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喜欢。”

 

“有多喜欢啊。”

 

顾顺发觉自己竟然被反问了,于是他说:“想跟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他直起身子,在李懂开口说话或者忘记一切之前,径直封住了那张诱人的唇。

 

他笑:“想吻你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10.

 

徐宏突然问:“李懂清醒以后,还会记得这些事吗。”

 

好像是听到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陆琛非常严肃地思考了一会。

 

然后说:“我觉得记不得。”

 

徐宏失笑:“那顾顺岂不是白忙活一晚上。”

 

杨锐黑着一张脸站在一旁:“他活该!”

 

陆琛吐吐舌头,看这里离那些医疗设备挺远,就把自己的手机悄悄开了机:“咱们还是做点好事吧,免得懂什么都不知道,之后还成天心不在焉耽误训练。”

 

杨锐抽抽嘴角,好像觉得找不到理由反驳,只好任由陆琛调成录音模式把门打开一条缝然后把手机悄悄塞进去。

 

即使只是一条缝,陆琛也一清二楚地看见了病床上两人忘情拥吻的场景。

 

比片子看着还刺激。

 

陆琛突然觉得自己单身狗的尊严受到了侮辱。

 

杨锐看着陆琛默默把手机拿了出来,竟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拿出来了。”

 

陆琛的声音幽幽的:

 

“我觉得有必要,让顾顺这个跩上天的家伙再吃一段时间苦头了。”

 

 

 

 

Fin.





/就想写个随手的甜饼

/看到梗就写了,逻辑和学术问题还请不要深究





评论(50)
热度(1079)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