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兀自竭泽。



/送给小驴老师  @小驴 

/大型命题作文跑题现场QAQ

/市井混混瑜X大学老师昉





《兀自竭泽》

   

 

 

 

01.

 

当被一个从身旁巷道窜出来的人影猛地拽住手腕并且蛮横地压在墙上的时候,尹昉其实并没有觉得惊讶或者慌乱,毕竟这片地区的治安就是如此令人心寒。腰窝上有制止自己挣扎的力道,眼睛也被一双带着温度的手盖住,尹昉开始想他今天带出来的现金是否够自己全身而退。

 

然而下一秒覆上嘴唇的温热触感让他忍不住颤动双眼,口腔被一条带着薄荷清香的舌头搅得一塌糊涂之余,尹昉发觉自己竟然还能感觉到自己睫毛掻刮在那人掌心的幅度。

 

而他也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对方要故意用手箍住他的腰,那人好似熟知他口腔内的每一个敏感点,故意用舌尖恶狠狠地扫过他的上颚,脊背顿时就传来透凉的颤栗,来回几次他就受不住了,身子一点点地软下去,若不是有对方的支撑,他很有可能就要当众出丑了。

 

好在对方很及时地还给了他呼吸的机会,空气重新灌入身体的瞬间尹昉觉得肺都有些疼,对方把遮住他眼睛的手移开,他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一张俊秀的少年脸。

 

他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对方却回给他一个毫无反省的笑容,堪称恶劣,甚至是邪肆。

 

笑过之后对方突然朝着巷道深处转过身,但是放在尹昉腰上的手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甚至是变本加厉地逼近些许。

 

然后尹昉听见面前的人说:“看到了吧,小妹妹,我其实是个同性恋,你胸再大,我对你也不会感兴趣的。”

 

对方的手指攀上背后的脊线,尹昉默默地咬了咬牙才抵抗住了那份瘙痒感,而面前人的声音在这一刻竟然显得异常蛊惑:“随便哪个路人我都能和他接吻,唯独不可能是你。”

 

尹昉听着这话,居然生出些许莫须有的同情,他朝着同一个方向转过头,就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双眼通红又满脸不甘地站在不远处。看那身衣服,好像还就是隶属于自己学校的某个社团。呵,尹昉在心里轻笑一声,他怎么从来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都好这口。

 

女孩紧握着双拳,似乎还想做点最后的挣扎,又或者是真的认出了什么,她偏过头试图去看清楚尹昉的长相。尹昉下意识地就想偏头回避,面前的大男孩却先行往旁边迈了一步,他身形高大,完完全全地挡住了矮了大半个头的尹昉,也挡住了他手上拿着的一沓考试卷。尹昉闻到了自大男孩胸膛上传来的干净皂角香,也感觉到了对方周身散发着的炙热温度。

 

而面前的男孩又说:“你以后不要缠着我了,好好上你的学不好吗。万一哪天被上过我的床的人追着砍了,我是不是还得付你的医药费啊。”

 

纵使是向来波澜不惊的尹昉也觉得对方这话说得过头了,不可能有哪个女生还受得了这番言论的。

 

果不其然,前方响起一道带着哭腔而模糊不清的谩骂女声,接着就是踩着精致的有跟女鞋飞快跑走的声音。面前的大男孩松开他后退了一步,他就正好看见那名女生消失在巷子口的背影。

 

尹昉抬手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领,绕开面前的男生转身就走。

 

没走出几步,几乎是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方式,被人扯着手腕向后一拉,就重新被制在了巷道里肮脏泥泞的墙上。但好在对方这次没作什么恶,只是单纯地摁着他的两只手不让他反抗,中间甚至留出了足足一个身位,好让彼此能够清晰地看见对方的面庞与表情。

 

然而尹昉只是面无表情。他率先开口,声色漠然:“戏都陪你演完了,你还想干嘛。”

 

面前的男生完全不恼,脸上也依旧是那轻佻与玩味的笑容。

 

“戏演完了,那是不是该做点评价啊。”男生忽地凑了上去,堪堪停留在耳边,低声厮磨道,“尹老师。”

 

耳垂本就是他最难耐的部位,突然覆上的热气让他思绪都为之顿了一秒,回过神来才生生抑制住了那阵激灵。

 

所以在对方的眼里,他依旧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别叫我老师,我不是你老师。”

 

男生的声音也添上笑意:“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不就休了两年学,老师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啊。”

 

尹昉甩开对方的一边手,抬眼恶狠狠地瞪了上去:“我不是你老师。”

 

男生飞快地眨了两下眼,好似觉得尹昉这幅生动的表情很是有趣,他抬起被甩开的那只手抚上尹昉的额角,那里蹭上了一道泥渍,他轻柔地抹去,然后拇指缓缓下移,直至尹昉的眼角,略有弧度的指甲抵上了那颗痣,他感觉到尹昉应激性地颤了颤眼皮,那渐渐升高的温度也染上了他的指尖。

 

他笑:“好啊,那就不叫你老师了。”

 

拇指再次下移,精确地扣住了尹昉的下唇,微微往下一扯,就让那张嘴以他认为最性感的姿态呈现在眼前。

 

他吻上去,口齿不清地唤:“昉儿。”

 

唇齿相交间似乎传来了尹昉的一句骂声,但是他没听清,而尹昉也没挣扎,只是自暴自弃般地放松了整个身体,任由对方熟稔地侵略而上,任由对方把自己吻得七荤八素,吻得眩晕缺氧,吻得神志不清。

 

手上脱了力,试卷将掉不掉,对方竟然还有余心帮他接住了那沓试卷。一吻作罢,尹昉靠在墙上仰着头喘息,视线被蒙上一层水雾,男孩的笑脸在他眼中却格外清晰。

 

大男孩把试卷塞回他的手里,又很细致地帮他整理好了褶皱的衬衫衣摆和衣领,最后好像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又扯开衣领的第一颗扣子,凑上去在对方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尹昉倒吸一口凉气,男孩毛躁的头发蹭得他下颌痒痒的。等到男孩离开了,尹昉低下头,大致看见了自己脖颈上的一道红印。

 

“操。”他这回的骂声任谁都听清楚了,“你有完没完。”

 

男孩笑得温婉:“今天算完了。”

 

尹昉重重地推开他,一边扣上扣子一边转身就走。

 

走出一段路,便远远地听见大男孩自身后传来的清晰的喊声:

 

“但这辈子没完。”

 

 

 

 

02.

 

学生们觉得今天的尹老师怪怪的,难得一次迟到了不说,居然在这种坐在空调房里都嫌热的大夏天穿了一件高领长袖来上课。

 

但是尹昉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额角都不见汗,虽然这可能和尹昉全程都没做过舞蹈示范只是看学生们的教学考核有关。

 

尹老师的舞蹈课永远都是上座率最高的,这位看着年轻资历却很老教学经验也很丰富的老师向来是同学们爱戴的对象,最主要的是他性格温润,谈吐高雅,于是即使他从来不点名,对于请假的管理也很松,也几乎不会有人缺课逃课,上课时也都更加认真。

 

所以今天临下课前,坐在舞蹈教室窗边的同学突然纷纷围起来往窗下看,以至于打扰到还在前方进行舞蹈考核的同学的时候,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转移对尹老师的注意力。

 

尹昉也没生气,甚至是暂停了考核,跟着人流一起走到窗边。

 

然后他就看见了,穿得一身随性的黄景瑜正靠在校门的墙上,一手插着裤兜,另一只手上捧着一束看不清品种但是红得刺眼的花。舞蹈教学楼在学校最偏僻的的一个角落,旁边有一个几乎不会有人出入的偏门,突然间出现这么一个明显像是在等待着谁的大帅哥,难免引起小女生之间的激动与八卦。

 

耳旁是接连不断的交谈声,尹昉却只是死死盯着楼下的黄景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视线真的足够热烈以至于穿透了厚厚的玻璃直射出去,黄景瑜懒懒地抬起头,看似漫不经心,但是方位却很明确地往这间教室瞥了一眼,对方的目光稍微停留了两秒,然后猝不及防地扯开一抹微笑。

 

尹昉觉得身旁的学生顿时爆发出的惊呼几乎要把他的耳膜震破。

 

“天啊,他是在看我们这边吗?”

 

“他女朋友在这个班吗?是谁是谁?”

 

尹昉轻咳一声,周遭的嘈杂立刻停止下来。尹昉却只是转身走回去,一边开始整理东西一边宣布今天提前下课,然后就像是战场上的风卷残云,几乎是全班的女生都抓起背包就往外跑,拥挤的教室瞬间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还在慢条斯理地收拾东西,偶尔瞥一眼窗外,脸上露出鄙夷发酸的表情。

 

尹昉并不急着走,他站在窗边看了一会,从班级里跑出去的女生显然也不敢那么张扬地上去与黄景瑜搭讪,毕竟那人走近了看就是一副地痞的气质,但仍旧有不少人一边路过一边指指点点,拿手机偷拍的也不在少数。黄景瑜长得的确帅,这幅场景让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当年黄景瑜坐在自己教室里却完全抢了自己属于老师的风头的时候,那是一幅骗人的皮囊,否则就不会即使如今堕落成市井混混也仍有不少女生为他倾心。

 

直到下课铃打响,渐渐地整栋教学楼都安静下来,尹昉才不得不承认对方果然是来找自己的。他叹了口气,认命地背起包往楼下走,也没打算绕去另一个出口,就迈着闲适的步子朝着黄景瑜的方向走去。

 

黄景瑜一见到他就绽开一个笑容,走近了尹昉才发现对方抱着的那束花是红色的蔷薇,他没打算接下,黄景瑜却是先伸出一只手,撩了撩他高领长衫的衣领,由于炎热已经被汗渍糊了一道又一道。

 

于是黄景瑜见状挑眉:“看起来尹老师今天很辛苦啊。”

 

尹昉淡淡地挥开他的手:“黄景瑜,你……”

 

“你要是这么生疏地叫我,我从此就永远喊你老师。”黄景瑜毫不留情地打断。

 

尹昉默了一会,才道:“你有什么事吗。”他顿了顿,“景瑜。”

 

不管尹昉有没有接下的意愿,黄景瑜几乎是硬是把那一束花塞进了尹昉的怀里,然后甚是亲昵地揽住了尹昉的肩膀就开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笑着说:“我今晚请你吃饭。”

 

尹昉力气不及对方大,便只能一步一顿地被带着往前走,捧在胸前的花很好闻,颜色虽然娇艳但是味道却淡雅,是他喜欢的类型。黄景瑜开始接过他的背包,他便找到了机会自然地挣开对方的手臂,一边说:“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黄景瑜也不在意尹昉明显的抗拒,回答时的表情也是理所当然:“谢谢你昨天替我解围啊。”

 

尹昉想了想,对方大致指的是演了出根本没必要的戏还恶劣地气走了一名女生的事。

 

他一时间没推拒也没接话,两人一路并肩自然地往前走。但是在某个岔路口前尹昉却作势要往另一个方向走,黄景瑜作势要来抓他,他便把那一束花挡在两人中间,隔着一片通透的红色去看对方的眼睛。

 

“道谢就不必了,我今晚还有事。”尹昉礼貌般地笑了笑,“花很漂亮,我就收下了。”

 

他有心等着黄景瑜的回应,他故意在这种人流并行的街头选择告别,相信对方不敢有什么过激的行为,毕竟面前这个看着不大的男孩在这条街上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搞不好一声令下就能让一个人缺胳膊少腿的。

 

而黄景瑜盯着尹昉半晌,竟是露出某种好笑般的神情,像是觉得尹昉明明比自己大六岁做的事情却格外幼稚,又像是觉得尹昉这种行为根本就像是某种欲擒故纵的情趣。

 

“尹昉。”

 

这个称呼一说出来,反倒是名字的主人率先挑了挑眉。

 

而黄景瑜只是笑,声音是某种隐秘的诱惑:“当初你拒绝我的理由是因为学校里禁止师生恋,可我早就不是学生了,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管不着我了。”

 

他微微弯腰,似是要逼近尹昉,却又在花束面前堪堪停下:“所以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约你吃饭,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牵你的手。”

 

尹昉刚要说话,黄景瑜却越过花束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

 

黄景瑜说:“而我要追你,你就只能受着。”

 

 

 

 

03.

 

那顿饭终究是没有吃起来,但是却也意外地没有不欢而散。

 

黄景瑜陪着尹昉慢慢走回了家,从天空青苍一直走到落日西沉,在单元楼门前分别的时候,黄景瑜就静静地站在路边,身后是夕阳最后的一抹余辉,恰好把黄景瑜的脸融在深沉的阴影里看不真切。尹昉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看见对方嘴角扬起的弧度,黄景瑜朝他挥了挥手以示道别,就把双手插进裤兜里,一副不羁的模样站在那里目送着,尹昉终究也是说了一句“再见”,才捧着那束鲜花慢慢走上楼。

 

回到家里站在窗户往外看,却发现大男孩还站在那,并且抬着头,霞光在此刻变得温和,他们目光交汇,空气里有着被点燃的热度。

 

黄景瑜至此没有停留,很干脆地转身就走,那个背影比两年前看起来更加潇洒与孑然,那挺起的肩膀也看起来更加宽阔,虽然只是短暂相遇了两次,尹昉却意识到这两年的时光没有磨掉大男孩任何矜傲的心性,对方只是不复单纯与冲动了而已。

 

但是转念一想尹昉又忍不住无奈地笑笑。

 

至少对方那不由分说的蛮横性格还是一如既往。

 

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黄景瑜的时候,对方那明明是躲在角落却格外惹人眼球的模样让他印象深刻。黄景瑜不是舞蹈系的学生,后来他才知道那天对方只是为了逃课来找一个清凉的地方避暑,却显然是完完全全选错了教室,女同学们的视线总是三番两次往那个地方移去,尹昉也不恼,反而故意走过去让黄景瑜把今天学的内容跳一遍,惹得教室里一阵响应却又被刻意压抑的欢呼,那个时候大男孩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生动丰富,而接下来对方身体僵硬扭动的模样简直像是一只尿急的北极熊,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差劲的学生。

 

他觉得那一次的丢丑就足够让黄景瑜记恨自己了,却没想到之后经常能够看见黄景瑜出现在自己的教室里,一副光明正大逃课而来的态度,然后用一道炙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还以为他听得很认真,走过去一考核才发现对方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腆着一张厚颜无耻的脸说,尹老师再多教教我呗。

 

而他触碰过黄景瑜暴露在空气中的每一寸皮肤,认为这是理所当然,认为这是专业素养,他亲自示范着现代双人舞的合作动作,任由黄景瑜用那有力的臂弯把自己圈在身前,任由二人双腿交缠,呼吸交融。

 

但那些单纯的东西迟早都要变质,在第一次注意到黄景瑜紧盯着自己的眼睛里盛放着怎样的感情的时候尹昉就知道,而最要命的是,他居然控制不住放任自己深陷其中。

 

上床大概是某种经过一段时间相处而水到渠成的自然结果,虽说那晚两人都喝了酒,随便在附近旅馆开了房就互相扒了衣服滚到床上去,但是情到深处喉间无意识唤出的是对方的名字的时候,尹昉就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沦陷了。

 

大男孩的表白来得并不意外,也许没有大张旗鼓地在舞蹈教学楼底下铺上玫瑰花当众宣扬已经是对方在这份感情中最冷静的举动,而这份理智是所有的转机,他以校规为由拒绝了黄景瑜,意外的是大男孩没有生气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颇为自信地留下一句那你可得等着我。

 

尹昉还以为对方是让自己等到他毕业,却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就听到了黄景瑜在校外打架斗殴被处分的消息,又过了一个星期,黄景瑜干脆休了学,最后一次出现在尹昉的面前时脸颊上还有淤青,倒是依旧挡不住那份帅气,只不过笑起来扯痛嘴角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傻。

 

尹昉知道黄景瑜休学并不是因为自己,自己只是某种催化剂罢了,少年人心性桀骜,热爱市井的放荡不羁,更别说这片街区诸如此类的逃课少年数不胜数,黄景瑜早就想出去闯荡一番了,是幼稚也是冲动,但终归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尹昉无权插手。

 

偶尔在路边看见黄景瑜穿得吊儿郎当和一群浑身戾气的人站在一起,尹昉也没有要和对方打招呼的打算,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隐约能听见身后黄景瑜阻止旁人打自己主意的交谈声。

 

有一次为了赶路往巷道里绕,恰好看见黄景瑜一个人蹲在垃圾桶旁抽烟,估计是刚开始学,呛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看到尹昉经过了,也不说话,就睁着一双被呛得通红的眼睛蹲在那仰着头看他,尹昉捂着嘴巴鼻子从那缭绕的烟雾面前无声地走过,之后便再也没有看见过黄景瑜抽烟。

 

而见得最多的大概就是黄景瑜跟别人打了架一身伤缩在巷子的某个阴暗角落的模样,他们无数次隔着厚重空气四目相对,在心中荡开如同碎石坠落的浅淡涟漪,大男孩独自舔舐着血肉模糊的伤口,而他等到石沉湖底动荡平息便转身就走。

 

后来再听到关于黄景瑜的消息,大致就是对方已经在这里混出了名堂,收了小弟,拢了人心,声称遇上什么事就报我的名字,哥帮你摆平。

 

这是两年来两人第一次正儿八经说上话,以一种格外符合黄景瑜性格的方式。

 

而黄景瑜和之前相比的确是不同了,头发长了些许,故意留了个不知所谓的刘海,转头的时候会微微遮住半边眼睛,只留下剩下的一半却溢散出遮不住的光。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了耳洞,耳垂上色泽纯正的黑色耳钉像是对方瞳孔的颜色,深邃而蛊惑。

 

尹昉收回所有思绪,离开窗边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把那一大捧鲜花安置下来,他发现自己的衣领上有一股区别于花香的味道,是黄景瑜的手指上所带着的那种味道。

 

临睡前,尹昉难得捧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犹豫了很久,还是调出了被封藏很久的属于黄景瑜的那个聊天头像。他没换过手机,所以曾经所有的聊天记录都还原封不动地保存着,但他没有往上拖动的打算,只是盯着两年前黄景瑜发来的最后一条信息看了半晌,然后叹了口气把手机一扔关灯睡觉。

 

事实证明,你越想抛开一件事,那事就会愈发猖狂地钻到你的脑子里。

 

尹昉在半夜梦见了黄景瑜。

 

梦见了属于黄景瑜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你若竭泽而渔,我便甘愿搁浅。

 

 

 

 

04.

 

作为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的尹昉,是绝对不缺少追求者的。但是要论追求尹昉的经验和手段,那是没有人比得过黄景瑜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黄景瑜倒是不会再去校门口堵人了,但是在当初他们分别的那个路口处,尹昉总能看见戴着一副墨镜懒散地靠着墙站着的黄景瑜。

 

尹昉无处可躲,便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路过对方的时候永远都会被拦下来,然后黄景瑜摘下墨镜别在衣襟上,笑得两颗虎牙尽露:“今天晚上还有事吗。”而尹昉也永远都只有一个回答:“有啊。”于是黄景瑜了然般地耸肩,站直身子,走到与尹昉并排的位置与对方沉默着一起回家。

 

但也有那么一些时候,尹昉远远地就看见黄景瑜大大咧咧地坐在马路边的护栏上,一条大长腿在半空晃啊晃,身体前前后后地荡着,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直接后仰栽到马路上。

 

尹昉走近了,发现黄景瑜手里拿着两个甜筒,一个被吃了一半,另一个由于天气炎热化了一半,黄景瑜却还是邀功般地把另一个递到他手上。尹昉瞥了一眼然后接过,黄景瑜朝他挑眉,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尹昉在心里无声叹气,接着走过去在黄景瑜身边好好地坐下。

 

他很随意地舔一口甜筒,满是融化而油腻的口感,冰淇淋独有的清凉感也好像要被烤热。

 

尹昉吃了两口,在冰淇淋即将融化到自己手上前没什么可惜地把剩下的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为了找准垃圾桶的位置他偏了偏身子,再转回来的时候却猝不及防地被黄景瑜捏住下颌,那张大脸一瞬间逼近,接着就是一个唇齿发凉的吻,还是巧克力味的。

 

尹昉推开黄景瑜,也不看他:“你每天就这么闲啊,不去校门口堵人收点保护费什么的啊。”

 

黄景瑜轻笑一声。

 

“也不出去打架啊,你们这种人不是特喜欢拿着酒瓶就往别人脑袋上敲么。”

 

黄景瑜依旧笑嘻嘻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干过这事,多没档次。”

 

他又说:“而且我也不闲啊。”

 

尹昉叹了口气:“那你平时都在做什么。”

 

黄景瑜的手指敲在了护栏之上:“泡你啊。”

 

“想着该怎么泡你,走在前往泡你的路上,然后将我要泡你的想法付诸于实际。”

 

尹昉想自己就不该问这么个没水准的问题,他跳下护栏眼也不抬地就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一阵窸窣,没走两步就被人拽着胳膊拦下了。

 

黄景瑜绕到他的面前来,那对黑色的耳钉反射着太阳光,而黄景瑜脸上的笑容颇有示好的意味。他把手机举到尹昉的面前,在尹昉看清楚手机上是什么内容之前,他就率先开口解释:“一起去吧。”

 

尹昉眯起眼睛,好一会才看见黄景瑜手机上显示着的是两张门票的购买信息,而那信息指向的是一场他一直想去看但无奈没买到票的演奏会,时间是这个周六。

 

尹昉抬头看向黄景瑜:“……要不你转让给我。”

 

黄景瑜立刻收回手机挑了挑眉,那意思分明就是不跟我去你就别想去。

 

尹昉认栽,只觉得在自己答应下来之后黄景瑜那副点头傻笑的表情哪里像是这帮市井混混敬畏的头子,简直就像是一只丢块骨头就跟着屁颠屁颠跑走的流浪狗。

 

黄景瑜将其美曰为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约会,尹昉星期六刚起床就看见了等在自家楼下的黄景瑜,站在那颗大树下,不知是等了多久,此刻竟是无聊到跳起来去摘高处的树叶。

 

尹昉隔着玻璃看了一会,然后打开半扇窗敲了敲窗沿,黄景瑜立刻应声回头,和尹昉对视上后就抬手挥了挥。

 

尹昉在窗边微微俯趴下身子:“你来干什么。”

 

黄景瑜说:“等你出门啊。”

 

尹昉接上:“不是在下午吗。”

 

而黄景瑜就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所以才不能耽误上午的时间啊。”

 

尹昉也没心思和对方争执了,来都来了,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把人赶走了,便是赶紧穿衣洗漱后就下了楼。黄景瑜懒散的身体在一瞬间精神起来,尹昉一走近他就作势要揽上对方的肩膀,被尹昉不动声色的走位避开后,他也不介意,把在空中悬着的手插回自己口袋里,就抬脚往前走去。

 

尹昉出门出得急没吃早餐,黄景瑜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两人一路无言地走了一会,黄景瑜就率先在一家包子铺前停了下来,然后轻车熟路地买了一笼尹昉爱吃的豆角的包子,刚出笼的包子还很烫,黄景瑜拿在手上敞开袋子任其吹了一会风,才是递到尹昉的手上。

 

黄景瑜看着尹昉三口一个细嚼慢咽的模样,忍不住坏心地凑过去,说给我也吃一个吧。尹昉看出了对方这是要自己喂一个的意思,却也认命地拿出一个举到黄景瑜的嘴边,黄景瑜一口就把包子全部吞进嘴里,还顺便咬上了尹昉的手指,他恶意地用牙齿厮磨了一会儿,才是放过对方。

 

尹昉也没问黄景瑜要带自己去哪,吃完包子后又接过黄景瑜买来的水,脚步只负责跟上黄景瑜的步伐。

 

而黄景瑜带着尹昉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慢悠悠地走着,今天天气还算给面子,不是烈日骄阳,厚重的云朵遮挡了一部分焦灼与刺眼,让气温相比之前舒适许多。一路上他们遇到过很多手拉着手从他们面前走过的小情侣,尹昉就发现黄景瑜也没什么羡慕或者负面的情绪,只是噙着一丝笑,就好像是觉得能这样并肩走着就已足够。

 

走了半晌,尹昉还是忍不住开口发问了:“景瑜,咱们要去哪。”

 

大男孩声音轻快:“去看人间烟火。”

 

 

 

 

05.

 

尹昉其实很想反驳一句,你以为你在市井不成气候地混了两年,就知道什么叫人间烟火了?但最后他还是把这种无谓的辩驳吞回肚子,只是安静地看着大男孩挺拔的背影,一步一顿地融入已经被黄景瑜惊扰开的空气。

 

他们拐进了胡同巷道,尹昉对这种地方并不陌生,不论是他平日里上下班会经过的路,还是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刻意寻找黄景瑜身影的绕行。

 

没走多久,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坐在烂墙边衣衫褴褛的男人,像是上了年纪,一把胡子肮脏而杂乱,身旁堆砌着一堆物什,似是长期在此居住。

 

尹昉总是忍不住要多往这类人看上几眼,心中莫须有的同情蠢蠢作祟,快要靠近的时候,那男人便抬起了头,突然咧开嘴角,露出了缺了好几颗的牙齿。

 

尹昉听见那人含糊不清的声音:“瑜儿哦。”带着某种欣慰与慈祥。

 

而黄景瑜在尹昉反应过来之前就先开了口:“刘叔早啊,今儿个天气不错。”

 

黄景瑜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熟稔地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前走去,而尹昉能够听出黄景瑜的声音带着笑意,隐隐抚慰着人心。

 

绕了几个拐角,顺着黄景瑜的肩膀,尹昉看见了前方蹲在路边的几个少年,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嘴角叼着烟,个别穿着件白背心就跑了出来。

 

黄景瑜吹了声口哨,几个少年立刻转过身来,嘴角烟头上翘,参差不齐地喊道:“瑜哥早。”

 

尹昉挑了挑眉:“瑜哥?”

 

黄景瑜转头冲着他厚颜无耻地一笑:“哟,昉儿,还有你叫我哥的一天呢。”

 

尹昉狠狠往对方腰上砸了一拳。

 

几个少年看见了黄景瑜身后的尹昉,其中一名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打量与玩味:“瑜哥,新人啊。”

 

“什么新人。”黄景瑜笑,“这是你们嫂子。”

 

尹昉睁大眼睛,突然觉得胸腔一股气堵着顺不出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面红耳赤了一会居然直接把自己干干呛着咳嗽起来,黄景瑜转身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少年像是完全对此见怪不怪,这回倒是很是整齐地喊了声:“嫂子好。”尹昉听着,只觉得胸腔那股气更闷了,咳得他肺都要炸了。

 

黄景瑜却是笑得更欢了,他故意借着帮尹昉顺气的动作半搂住对方,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害羞了啊。”

 

终于缓过气来的尹昉狠狠地踩了黄景瑜一脚,黄景瑜吃痛地退开后才愤怒地瞪他:“黄景瑜,我去你的!”

 

黄景瑜抬手在尹昉的发顶揉了一把,然后转身朝着蹲在离他最近地方的少年的屁股踢了一脚:“别忘了给刘叔送午饭啊。”

 

少年揉着自己的屁股连连点头:“瑜哥放心吧。”

 

黄景瑜抽了抽鼻子,在空气中挥挥手然后大声道:“抽什么烟抽什么烟,赶紧给我灭了,这味儿闻得糟心。”

 

少年们顿时苦下脸,却还是听话地把烟头在地上掐熄,一边窃窃抱怨:“这以前也没管过我们抽烟啊。”

 

黄景瑜揽住尹昉的肩膀,目不斜视地就继续往前走去,尹昉微微侧身瞥了一眼,就见那几个少年东倒西歪地站着,拿着手机低头玩着,看起来没打算去收保护费也没打算聚众斗殴。

 

尹昉也懒得再推开黄景瑜的手臂了:“挺出息啊。”

 

黄景瑜知道这不是夸奖,也没什么负面情绪,表情却是淡淡的:“你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多藏龙卧虎。”

 

尹昉知道对方这个成语用的不是那个意思,然后就听见黄景瑜继续说:“东巷那边有个阿婆,眼睛看不见,每天带着小孙女起一大早磨豆腐,然后摆在家门口卖,卖完了后还得请求客人去附近帮她们买点吃的回来。”

 

黄景瑜又指了指旁边岔路的尽头:“那边住着的算是我哥,以前被人打了之后没少给我送药,后来我看他推着轮椅实在麻烦,干脆受了伤就跑他那躺着。”

 

尹昉听着黄景瑜一件一件说着他所见识过的琐事和遇上的人,这条错综复杂的巷道被他们从北到南由西经东走了个遍。

 

最后黄景瑜说:“昉儿,其实这样活着,自在。”

 

尹昉淡淡地“哦”了一声。

 

黄景瑜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低头扣住尹昉的后颈就吻了上去,像是某种一时兴起的恶作剧,又像是真挚的情不知所起。尹昉感受到黄景瑜的舌头在自己嘴唇上不轻不淡地扫了一圈就离开,是试探也是维护,他便对此行为也没有表达任何真实情绪。

 

两人随便在路边的牛肉面摊吃了顿午饭,就匆匆赶往演奏会的场所。

 

而完全不出尹昉所料的,黄景瑜根本就是完全不感兴趣而全程睡了过去,只不过在恢宏的交响乐器演奏声中他并不能睡得很安稳,礼堂的顶灯还大亮着,尹昉知道对方就是在找个理由赖着他,强行要往自己身上靠,说是借自己的胸口遮遮光,又肆无忌惮地要搂着自己的腰,说不然坐姿太难受了睡不着。尹昉强忍着周围人打量的视线把手挡在黄景瑜的眼睛上,生怕他一时兴起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举动。

 

演奏会结束后已经入了夜,回到他们熟悉的那片城区早已是夜市喧嚣的模样。

 

黄景瑜问:“逛逛?”

 

尹昉难得没拒绝:“逛逛。”

 

好像这两个字是什么赦令,黄景瑜立刻就牵起了尹昉的手,尹昉低头看了一下他们交握着的双手,而黄景瑜顺着尹昉的动作也低头看去,然后变本加厉地改成十指相扣。

 

黄景瑜突然笑:“我这是不是就算把你重新追到手了。”

 

尹昉接得很快:“闭嘴。”但他却始终没有甩开过黄景瑜的手。

 

两人在阑珊灯火下走了一段,什么也没买,就只是安安静静地走,任由彼此的指尖互相摩挲。

 

黄景瑜理所应当般地陪着尹昉走回了家,尹昉打开单元楼的门,以为黄景瑜会想之前那样就此离开,却没料想一句再见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对方就一个灵活的闪身钻进了门内,让尹昉硬生生地吞了吞口水,然后改口道:“干嘛。”

 

楼道里没开灯,但是黄景瑜的眼睛却亮亮的:“去你家坐坐嘛。”

 

尹昉默了一会,才慢悠悠地挪动脚步,一步三顿地往家门口走去。

 

黄景瑜跟在后面看着尹昉这幅局促却又隐忍不说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愈发浓烈。

 

在开门的时候,尹昉好似还在做最后的挣扎,钥匙磨磨蹭蹭地对不准锁孔:“景瑜,我觉得挺晚了,要不你就先回……”

 

黄景瑜完全没有这个耐心等待尹昉做好心理准备,他干脆地抢下了尹昉手中的钥匙,干脆利落地开了门后,借助绝佳的姿势和位置径直把尹昉推进屋内然后压在墙上。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粗鲁的吻落了下来,黄景瑜用脚把门给带上,然后专心地加深了这个吻,他完全封住了尹昉口腔的每一寸缝隙,没有氧气的交替流动,不出一会尹昉就败下阵来,无力地攥着黄景瑜的衣领来支撑自己。

 

黄景瑜的手指已经钻进了尹昉的衣服下摆,他放过对方的嘴,一手摁下了灯的开关,突然的光亮让尹昉下意识避了避,再睁开眼的时候,面前赫然是黄景瑜笑得恶劣的脸。

 

皮带扣被解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格外清晰。

 

而黄景瑜依旧声音蛊惑:“昉儿,来做吧。”





06.


应小驴老师要求是一辆温柔的车(大概是温柔的吧x)





07.

 

尹昉再一次见到黄景瑜,是在学校光明正大的门口。带着一副拉风却不知所谓的墨镜,捧着一束惹人眼球的鲜红蔷薇,然后毫不避讳地牵起他的手往家的方向走。

 

黄景瑜问:“今晚有没有空啊。”

 

尹昉捧着那束花,任由对方的指尖摩挲掌心。

 

他说:“景瑜,你的舞蹈真的跳的很差劲。”

 

黄景瑜没说话。

 

尹昉说:“第一天见到你,我就恨不得把你扔出教室。”

 

尹昉叹了口气:“可我怎么就把你留下来了呢。”

 

黄景瑜伸手揽住尹昉,凑上去吻了吻对方微颤的眉眼。

 

而他黑色的耳钉反射着清灿的夕阳。

 

他笑: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带我回家呢。”

 

 

 

 

End.





/呜呜呜小驴老师真的太好了qwq

/你们真的想不到小驴老师送了一个什么惊喜给我qwq

/真的不会毕业了qwq





评论(45)
热度(618)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