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依偎时光。



/送给酒老师的带娃日常  @时间酒  真的真的非常爱您了❤


/是介于《相思》与《且歌》时间线之间的故事

/没看过前文也没关系,就当做一个新晋奶爸带娃的全新故事也可以





《依偎时光》


 

 

 

01.

 

尹昉本来以为,在领养孩子的这件事情上,自己已经把这辈子的紧张与不安都消耗完了,不可能有人比自己更甚了。

 

曾以为家是个遥不可及的东西,是远方和归宿无法一同承载的奢望,过了这么多年甚至有些忘记一家人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是什么感觉,更不要说以一个家长的立场去面对和抚养一个孩子。

 

在收到允许他们合法领养一个孩子的消息的时候,他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把哪个房间划分出来当做儿童房,不知道工作那边该请多久的假,不知道需要去买些什么必备用品回来。黄景瑜还在笑话他,说他在镜头前说得那么好听,连名字都起好了,可事实上根本什么都没准备好。

 

临出门前,尹昉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地有些不自然。

 

黄景瑜从身后抱住他,把下颌搭在他的肩头,安抚的亲吻落在了侧脸。黄景瑜笑着安慰,说好啦我不和你争了,孩子就随你姓吧。

 

尹昉感受到身后恋人胸膛处传来的熟悉鼓动,才终于让沸腾的血液慢慢冷静下来,那个瞬间他们突然像是回顾了很多年以前第一次合作拍戏的场景,是呼吸和心率都极度默契的无声共鸣。

 

然而事实上,真正站在领养所门口,甚至还没有一只脚迈进去的时候,尹昉就发现身边的爱人有些古怪。黄景瑜这个人紧张的特征简直太好分辨,最明显地就是攥着衣摆的一角,一双薄唇抿地很紧,过了这么多年尹昉本以为对方早已收敛了以往的心性,但这幅许久未见却又不似陌生的神情出现在眼前时他便觉得这个人还依旧是那个他熟悉的大男孩。

 

年纪大了他也不想那么坏心地去调侃什么,就是淡淡地侧头看向黄景瑜:“怎么了。”

 

在镜头面前伶牙俐齿的黄景瑜此番回答却是有些含糊不清:“我……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还没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

 

他低眸:“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尹昉笑得温和:“我也没有啊。”

 

他说:“但我并不担心。”

 

以前黄景瑜不知道从哪里搜刮来的安慰话语,此刻被他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为人父母了以后,照顾孩子,就该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吧。”

 

黄景瑜看着尹昉真挚的眸子,柔和了表情,然后无比熟稔地牵起了尹昉的手:“那进去吧。”

 

他们并肩走进领养所,前台的小姐似乎是等待多时,一见两人就很热情地迎上来,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安排座位,这反而让两人默默紧张的心情安分下来,只希望对方能把前面官方的步骤过得再快一些,直接跳到最后一步,直接让他们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儿。

 

“所以,是确定领养这位一岁半的女孩了吗,请再次确认一下信息无误。”

 

尹昉给予的回答是急不可耐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文件递回去的时候那副表情简直像是某种等待投食的小动物。

 

接待小姐见状也是忍不住笑笑,她送上最后一份文件,把笔递上的时候自己竟然都是有些激动了:“二位有权为该领养儿童取名,我们将会负责后续的户籍登记资料。”

 

“把名字写在这里就行,二位需不需要一些时间考虑一下。”

 

尹昉拿起笔,清澈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表格里的那处留白,他们不需要再考虑,该取什么名字早就是他们确定好的事情。尹昉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写下这个名字,他就真的成为一名孩子的父亲了,他就真的接手了一条新的生命的人生道路了。

 

看出了尹昉此刻的心理活动,黄景瑜直接旁若无人般地揽过尹昉的肩膀,扣上对方的侧颈,无名指上戒指的微凉摩挲上皮肤,尹昉没回头,黄景瑜就借着这个姿势在对方的额角印上温柔的一吻。

 

“写吧。”

 

他说,像是号召又像是蛊惑。

 

接待小姐抵着嘴轻笑几声,好似害臊与羡慕。而尹昉于此刻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沉下手腕,艺术家修长的指骨握着笔,在白纸下刻上婉转的未来。

 

那流畅如舞蹈般律动的笔尖所留下的痕迹,赫然是“尹家”两个铿锵大字。

 

 

 

 

02.

 

见到小女孩——哦不,现在应该说是自家女儿了——的第一眼起,黄景瑜就发现,对方有着一双和尹昉太过于相像的眼睛。

 

如同湖水般纯洁通透,清澈见底,又如同祥云般温润柔软,生动明媚。

 

侧目去看尹昉的时候,发现对方眼眶泛红,眼角有泪,但是嘴角止不住地上翘,那副幸福又透着期待的模样是自己当年追求对方或者两人热恋的时候都不曾见过的。黄景瑜在心里轻叹,已经预感到自己将来在家中的地位不保。

 

一岁半的小女孩已经基本能够独立走路,看护人员把小女孩放在地上,推着她的肩膀示意她往前走,而尹昉就在其他工作人员的指示下蹲下身,温和地朝着小女孩伸出两只手。

 

小女孩一步三回头地去看自己熟悉的人,脚步慢慢悠悠,身形也晃来晃去,但是却很笔直地朝着尹昉的方向走去。

 

有人跟尹昉说:“您现在可以叫您为她取的名字。”

 

尹昉显然很是激动,小女孩离自己只有半个手臂那么远的距离,尹昉张了张嘴,忽地觉得有些哽咽,但他还是忍住情绪,用自己觉得最浅淡的声音柔柔唤出:“家家。”

 

“到我这来。”

 

小孩子的世界太过单纯,对于人和事物都没有自主判断能力。在他们的眼里,大致只有喜欢与不喜欢两个概念,而很显然,笑得温柔的尹昉,就是小女孩眼中的喜欢。

 

她几乎是无意识地咧开嘴角,学着尹昉张开的双手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不稳的脚步甚至还加快了些许,在尹昉触碰到小女孩肉乎乎的手臂的时候,对方就主动一头栽进了尹昉的怀里,她的双臂紧紧地搂着尹昉的脖子,小孩子偏高的体温通过皮肤完整地传到了尹昉的每一处神经,让尹昉不知道是血液还是心情开始沸腾,心脏的鼓动仿佛塞了一汪开水,要将心房都融化。

 

尹昉开心地站起身,小女孩就很安分地赖在他的怀里,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女孩能够坐在自己有力的手臂上,他小幅度地颠了颠,女孩就觉得有趣般地笑出声来。

 

这个时候旁人又说:“您现在可以做做自我介绍,她会说不少话,也会喊爸爸妈妈。”

 

尹昉低头看着小女孩的发旋,轻轻唤了一句:“家家。”

 

小女孩的屁股扭了扭,尹昉就锲而不舍道:“家家。”

 

小女孩终于抬头,一双水灵的眼睛睁地很大,尹昉又叫了一声,女孩就应声哇哇叫了几句,看样子是已经默认了这个称呼。

 

尹昉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叫尹昉。”他没有下文,因为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地介绍自己。

 

家家却很灵性地帮他缓解了这个尴尬,小女孩歪了歪头:“芳芳?”

 

女孩的声音还带着些奶气,这一声出来尹昉和黄景瑜都是愣了一会,过了好半晌尹昉的表情像是明朗起来,笑得格外愉悦:“嗯,你喜欢的话,就这么叫吧。”

 

于是家家得寸进尺般地又叫了一声:“芳芳!”她音调还不稳,这一声嚎出来,倒还更有几分“昉昉”的意味。

 

黄景瑜不是滋味了,他觉得这个称呼明显比自己一贯以来叫的“昉儿”亲昵多了,便是假意蹙起眉头:“你这不对啊,怎么能让她没点父母观念呢。”

 

尹昉睨他一眼,把怀里的家家送了上去:“那你来抱抱,然后让家家喊你爸爸啊。”

 

“那必须的。”

 

说完,黄景瑜就扬起一副自认为慈祥迷人的笑容,伸出双臂意欲接过尹昉手里的女孩,一边说:“家家,过来,让爸爸抱抱。”

 

他的手环上小女孩柔软的腰,尹昉正打算松手,却发现有哪里不对劲。家家死死地环着他的脖子,压根没有要转移阵地的打算,这让他一时间不敢松手,就发现家家整个人吊在他的臂弯里,甚至没有要去看黄景瑜一眼的打算。

 

“……”

 

一双大手僵在半空,一丝尴尬逐渐爬上黄景瑜帅气的面庞。

 

而尹昉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黄景瑜收回手,刚想瞪尹昉一眼,家家却正好转过头,不敢在女儿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黄景瑜便是硬生生地憋住了自己的表情。

 

尹昉也没打算捉弄黄景瑜,抱着家家往黄景瑜的身边靠了靠,低头轻声道:“家家,会不会叫爸爸啊。”

 

家家头点地像个拨浪鼓。

 

尹昉朝着黄景瑜的方向努了努嘴:“这就是爸爸,来叫一叫。”

 

尹家看向黄景瑜,而黄景瑜人高马大一个人,此刻却是一副紧张又期待的畏缩模样。女孩飞快地眨了眨眼睛,睫毛上都沾上了水珠,但她看着黄景瑜半晌,却突然嘟着嘴一转头,把脸埋进了尹昉的肩头,肉嘟嘟的嘴唇亲在尹昉皮肤上发出的“啵儿”一声格外明显。

 

黄景瑜黑下脸,而这回连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尹昉一手抱着家家,一手主动牵住了黄景瑜。

 

此刻轮到尹昉主动了,他低头在家家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微微踮起脚,把还带着家家皮肤温度的吻落在了黄景瑜的唇角。

 

“没关系,来日方长。”

 

他眉眼含笑:“走吧,我们回家。”

 

 

 

 

03.

 

被自己女儿嫌弃成这个样子,内心很气,但是面上还是要保持微笑。

 

但大概真正笑出来的原因,是因为看见了尹昉抱着家家时,从嘴角到眉梢都藏不住的温柔与疼爱。

 

黄景瑜率先一步打开家门走进去,就听见身后的尹昉还在对家家说“以后就跟着昉昉住在这里了”这样格外令人牙酸的话。尹昉抱着家家换拖鞋,好像一秒都不忍心放下来,而抬起头来的时候,黄景瑜就睁着眼睛站在面前看着自己,嘴唇微张,舌头故意窜出来沿着唇线舔了一圈。

 

尹昉这才想起,每次他们回到家,都要先在玄关黏糊糊地交换一个吻,然后再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此刻尹昉却是想也不想地就朝对方摆了摆手:“一边去,我还要帮家家找拖鞋。”

 

“……”黄景瑜突然觉得内心世界凉嗖嗖的。

 

黄景瑜幽幽地转身走回客厅,看见了茶几上特别醒目的那个为了女儿而特地买回来的印着蓝色鲸鱼图案的水杯。他眼神一动,立刻走过去倒了半杯水,再转回玄关的时候,家家已经穿好了那双可爱的小拖鞋,一副好奇的模样一边往前走一边四处打量,而尹昉就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

 

黄景瑜拿着那半杯水在尹家的必经之路前蹲下,然后在家家好似要转移方向绕过他之前略显谄媚地把水杯递了上去:“宝贝儿,喝点水吧。”

 

“宝贝儿”这个称呼是从领养所的看护人员那里学来的,他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喊家家这个名字对方都对自己熟视无睹后,只能挫败地表示放弃。

 

家家果真停下了脚步,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称呼还是水杯上那好看的鲸鱼图案。她也很给面子地握上了黄景瑜的手,意思是要自己拿过水杯,而黄景瑜发现这是家家第一次主动触碰自己,那肉乎乎的小手半拽着自己的食指,是无法忽视的热度与触感。

 

他突然就有些明白尹昉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柔情反应了,即使流淌着不一样的血液,但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已经是自己的女儿了,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生活中不可剥离的一部分。

 

那在浅薄娇嫩的皮肤之下微弱跳动的血管,真实地告诉着黄景瑜这便是他们的未来。

 

他握着尹家的小手帮助对方托着杯子喝水,一抬眼却能看见尹昉在对自己笑。尹昉说:“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成为真正的父亲了。”

 

黄景瑜莫名脸色一红:“反正母亲是你。”

 

尹昉走过来,微微屈身,凑到黄景瑜的嘴边主动还上他们今天欠下的回家吻。家家身在他们二人之间留出的空位上,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几乎要和二人唇齿交缠的情动重合。

 

喝完这半杯水,家家抬头,恰好看见二人接吻的最后一幕。尹昉压抑着呼吸,脸颊有些泛红,家家几乎是依赖性地挪进尹昉的怀里,她特别喜欢攀着尹昉的肩膀或者环着对方的脖子,尹昉抱着家家站起身,家家却是猝不及防地随着他的动作一闹腾,一扬脖子也在尹昉的下唇亲了一口。

 

尹昉身形一僵,他的嘴唇上还带着水渍,此刻也蹭到了家家的嘴角。

 

小孩子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尹昉却是直接从脸颊一路飞快蹿红直至耳尖。

 

黄景瑜见状露出虎牙:“昉儿,看来是个人就想欺负你啊。”

 

他的笑容莫名有些顽皮:“你怎么还好意思勾引自己女儿呢。”

 

尹昉面露愠色,却因为那抹绯红而显得像是痴嗔:“闭嘴。”

 

家家把头转向黄景瑜的时候,黄景瑜的注意力还几乎完全在尹昉身上,感受到了小孩子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视线,黄景瑜低头看向家家,完全没收敛笑容地伸手在女孩的鼻头轻轻刮了刮:“宝贝儿,怎么了。”

 

也许小孩子真的是靠笑容来判别一个陌生人在自己心里的分量的吧,一直对黄景瑜不闻不问的尹家此刻竟是主动朝着黄景瑜伸出了手。

 

黄景瑜愣了愣,好半晌才后知后觉地回应着伸出了双手。

 

尹家攀上黄景瑜的臂弯,尹昉松了手,尹家就顺势窜上黄景瑜的胸膛。黄景瑜有些慌乱地抱住女孩,而家家也很不客气,主动找起舒服的姿势,肉乎乎的双手双脚在黄景瑜身上蹭来蹬去,最后终于满意地坐在了黄景瑜宽阔的臂弯中。

 

家家的手指无意识地扣着黄景瑜的衣领往下拽,小小的一根手指恰好抵在他的心口之上。

 

是和尹昉的手指完全不一样的温度与触感,黄景瑜抱着女儿静静感受了一会儿,没由来的就湿了眼眶。

 

他忍不住抱紧了怀里娇小的身躯,感性让声音也添上了哭腔。

 

“宝贝儿。”他唤,看见了面前的尹昉满意而释然的笑容。

 

“你是我们世界里的光。”

 

 

 

 

04.

 

空有这个雄心壮志,但毕竟对于带这个年纪小孩还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家家莫名其妙坐在沙发上哭出来的那一刻,黄景瑜和尹昉两个人同时慌了手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尹家看起来还是更喜欢尹昉的怀抱,从黄景瑜的怀里转向尹昉的怀里后,哭声都小了几分,但依旧没有止住。

 

两个人变着法哄了一会,提前学习过育儿知识的尹昉意识到,可能是需要换尿布了。

 

在脱家家的裤子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感到窘迫,虽然提前去学过换尿布的知识和手法,当初也的确是想法特别强烈想要个女儿,但真正到了这一刻他们才马后炮般地意识到,两个大男人来做这事实在是有些难以下手。

 

尹家倒是毫无负担,旧尿布被撤走的的时候她就停止了抽泣,然后无事一身轻般地环上尹昉的脖子,尹昉虽说有些不好意思,但心中还是把照顾女儿摆在第一要位。就像是以往无数次为艺术献身那样,他摒弃掉一切多余的想法,面不改色心不跳用正确且熟稔的手法换上新的尿布。

 

黄景瑜在一旁嘟囔:“我怎么感觉是在对自己女儿进行骚扰一样。”

 

尹昉瞪他一眼,但也莫名弱下气势:“以、以后家家长大了,不要告诉她就是了。”

 

黄景瑜忍不住为尹昉这清奇的想法失笑出声。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尹昉准备动身去做晚餐,便是把家家托付给了黄景瑜照顾。

 

厨房门一关上,顿时隔绝了里外两个世界。

 

当整个客厅安静地只剩下尹家在沙发上爬来爬去的声音时,黄景瑜才意识到,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和自己的女儿自然且愉快地相处。

 

尹昉在的时候,总是喜欢把家家抱着,嘴里说着不着边际没头没尾的话,又极度幼稚般地把自己看到每个东西跟家家复述一遍,再乐得去看家家迎合的模样。而尹昉自然地做着这些事的时候,黄景瑜往往就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一句话也搭不上,偶尔蹦出一两句,也只有尹昉会给出回应。

 

家家似乎已经开始接受并且喜爱他的怀抱,但好像也仅限于此了。

 

小孩子心性顽皮,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她并不会把自己限于某个特定的位置,此刻在沙发上从这端爬到那端,再从那端蹦跳着回到这端就是表现,她好像还不满足,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来回走动,根本没有搭理黄景瑜的打算。

 

而黄景瑜就更苦了,他觉得尹家好像自娱自乐玩得很开心,但这样的发展好像不太对,他明明应该和自己的女儿建立培养深厚的父女情,此刻自己跟个保姆似的在一旁傻看着算怎么回事。

 

于是尹昉做好晚饭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见黄景瑜一直跟着尹家在沙发上挪来挪去,一边叫着家家的名字试图引起小女孩的注意力,只不过家家并不领情,甚至还跳下沙发,一步一顿地挪到客厅旁的隔板仰头去看上面的花纹,那色彩斑斓的蝴蝶明显就比黄景瑜那张无措的脸来得有吸引力的多。

 

尹昉倒是真的没想到黄景瑜和小孩子相处起来真是这副模样,虽然黄景瑜早就表态过自己完全不会带小孩也不懂该怎么相处,但总觉得好歹三十几岁的人了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跑吧。那点心存的无师自通的侥幸在此刻的现实面前终于是彻底坍塌一去不回。

 

尹昉无奈地拍了拍手:“家家。”小女孩对尹昉的声音特别敏感,一喊就会给予回应,不像黄景瑜,喊得跟复读机似的,也换不来小女孩一个高冷的回眸。

 

家家小跑着奔向尹昉,尹昉就顺势抱起她,进了厨房洗了手,然后又亲昵地抱出来放在了餐桌前专门买回来的高凳子上。他为家家煮了一份蔬菜粥,浓郁的米香和清新的叶香混在温热的雾气中,格外令人嘴馋。

 

尹昉在家家身边坐下,拿着小勺子舀起一勺粥:“家家会自己吃饭吗。”

 

家家看起来是思考了一会,然后立刻做出了选择:“会!但是想让昉昉喂。”

 

尹昉轻笑,果然还是撒娇的年龄。于是他也不介意,对着勺子吹掉那浓郁的热气,然后温柔地递到家家的嘴边。

 

黄景瑜走过来在两人对面坐下,撑着头静静看着,只疑惑尹昉怎么就能把这种事情做得这么自然。如果换作是自己,怕是连拿着勺子往对方嘴里喂的力度都掌握不好吧。

 

一整碗粥都喂完后,尹昉又亲自用手指温柔地擦掉家家嘴边的痕渍,家家毫不掩饰地夸了一句好吃,然后像是意犹未尽般伸出舌头舔了舔尹昉的手指。

 

尹昉把家家抱下椅子,然后把女孩往客厅送:“去玩会儿,昉儿要吃饭了。”

 

家家点了点头,小屁股一扭一扭地奔向客厅,然后爬到沙发上自己最喜欢的一个位置上,拿着之前就放在那里的一个小玩具玩得开心。

 

黄景瑜的视线忍不住又移了过去:“就让她一个人吗?”

 

尹昉夹了两块已经冷的差不多的普通炒菜送进黄景瑜的碗里:“没问题的,家家这个年龄已经可以独立了。”他说着瞥了黄景瑜一眼,嘴角的笑容有些恶劣,“而且就算你去了,也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吧。”

 

闻言黄景瑜有些挫败地低头扒饭:“你是从哪里学会和小孩子相处的啊,我真的做不来这事。”

 

尹昉挑眉:“是吗,看来你是不打算做个名副其实的爸爸了。”

 

黄景瑜立刻摇头,嘴里的饭洒出一粒粘在嘴角:“相信我,肯定会学会的。”

 

尹昉煞有介事地应和着:“我觉得你俩独处会可能会比较有效。”然后不等黄景瑜接话,他就继续说,“正好我明天有事要亲自去趟剧院,家家就劳你带一天了。”

 

这个消息来得猝不及防,黄景瑜想说的话没来得及说就直接一噎,然后猛地咳嗽起来。在沙发上玩得正嗨的家家应声朝这边转了个头,对着满脸窘样的黄景瑜歪了歪头,就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玩具。

 

黄景瑜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做点思想准备,便是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从厨房出来后,看见尹昉半个身子趴在沙发上,和家家头对着头看着那个小玩具有说有笑,感觉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他发觉自己和家家最亲密的举动就是拥抱了,家家完全不介意赖在自己怀里。夜晚他抱着家家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大概是两个人最显温馨的时刻,家家看得开心了还会主动地往他的怀里钻,而他握着尹家的小手,能感觉到对方瘦小的指尖在自己掌心无意识摩挲的动作。

 

小孩子的作息通常比较良好,九点刚过尹家就犯起困来,一头柔顺的头发蹭在黄景瑜的脖颈上,是细腻的瘙痒感。

 

洗漱早些时候已经提前完成了,尹昉便从黄景瑜身上接过家家,轻轻地往他们特地布置的儿童房走去。家家倒也没有睡着,走两步又清醒几分,被尹昉放在柔软的床上的时候主动扯住了尹昉的衣袖不让他走,一双大眼睛眨出了些许水汽。

 

“要昉昉陪我一起睡。”

 

其实尹昉本就没打算离开,但是当女儿这么露骨地表现出依赖时,他还是觉得心会为此软得一塌糊涂。

 

他抱着家家一起躺进单薄的小被子中,温柔地亲了亲对方额头:“嗯,我陪家家睡。”

 

家家也凑上去亲了亲尹昉的脸颊,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一直在床边站着准备也和自家女儿交换一个晚安吻的黄景瑜尴尬地塌下嘴角。

 

偏偏尹昉对着他把食指抵在了唇心,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让黄景瑜脸色更加黑了几分。

 

不出一会,小女孩熟睡的呼吸声传出来,她微张着嘴,有口水从侧躺着的唇角留下,尹昉替家家拂去那些痕渍,然后轻柔地将女孩小心地翻了个身,让家家能够正面躺着。尹昉撑起半个身子,低头看着家家安静的睡颜,满目都是温柔与笑意。

 

黄景瑜用气音低低地唤了一声:“昉儿。”

 

尹昉抬头,黄景瑜那张比初识时不知成熟了多少的脸此刻竟是露出了那种初识与初恋时才有的可怜兮兮的表情,也是让尹昉总是忍不住心软的表情。

 

于是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示意黄景瑜小心点。

 

得到应允的黄景瑜立刻笑开了花,他急不可耐地就凑过去和尹昉交换了例行的晚安吻,他知道他今晚是没机会和爱人同床共枕了,便是故意吻得很深很久,久到尹昉忍不住狠狠打了他一下,他才作恶得逞般的结束这个吻,然后满意地看着尹昉因差点缺氧而泛起水雾的眼睛。

 

黄景瑜弯腰撑在床上,小心翼翼地又去亲了亲家家的脸颊,只觉得小孩子的脸还真是柔软而又富有弹性,就跟尹昉的嘴唇似的。

 

尹昉不敢说话,只得用眼神示意黄景瑜赶紧走。

 

黄景瑜笑着离开,还不忘关了灯带上门。他最后顺着门缝看了一眼在床上相拥入睡的两人,只觉得一整天的郁结都一散而空。

 

真好。

 

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两个人,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05.

 

尹昉说是要让黄景瑜和家家独处,就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他有事要早些赶去剧院,便是一大早就把黄景瑜闹醒,然后告诉他记得八点半准时叫家家起床,记得给家家冲奶粉做早餐,记得今天一天要好好陪着家家。

 

黄景瑜睡眼惺忪地目送尹昉出门,愣愣地在玄关站了快五分钟,才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梦。

 

他认命地吃掉尹昉煮的鸡蛋早餐,花了点时间把自己的发型和形象都打理地清清爽爽,看着时间去烧了水,然后电视也不敢开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等着八点半的到来。

 

而事实上尹家早在八点半前就自己醒了过来,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黄景瑜才听见动静,打开门的时候家家已经半个身子悬在了床边,把黄景瑜吓得那叫一个花颜失色。

 

冲过去把小女孩好好地搂在怀里,而家家也很受用地安静地靠在黄景瑜的肩头,似乎还是有点困意,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抓着黄景瑜的衣服,嘴里也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

 

黄景瑜抱着小女孩走去洗漱间,他发觉家家的初等教育还是很好的,至少说话的时候吐字特别清晰,那一声“鲸鱼哥哥早上好”还带着初醒和孩童特有的软糯,奶气的声音像是落在心尖上的甘露。

 

但要说起鲸鱼哥哥这个称呼,黄景瑜便又是哭笑不得了。任凭自己怎么逗弄,小女孩就是从来不肯松口叫自己爸爸,听尹昉景瑜景瑜地叫多了后,就跟着开始喊鲸鱼,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多了哥哥两个字。黄景瑜想着他们之间的年龄差,只觉得不管是从辈分还是从心理上自己居然还能有被叫做哥哥的一天,实在是十分令人无奈。

 

他扶着家家站在水池边洗漱,牙膏当初买了好几个口味,家家自己选择了草莓味的那一款。黄景瑜天真地以为洗漱这点小事会很轻松就解决,而他显然是忽略了小孩子对于这个丰富的卫生间的好奇心。

 

嘴里还有着数不清的牙膏沫,家家就伸手去够镜子旁的高台上放着的洗面奶,黄景瑜看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阻止,生怕自己阻止会让家家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只好先让家家把牙膏沫吐出来,灌了一口水,才主动把洗面奶拿下来塞进家家的手里。

 

家家倒是没有把这个当作某种新型牙膏往自己嘴里倒,但是黄景瑜看着那高档品牌的洗面奶就这样被对方挤掉半管到水池里,也是觉得心凉凉地疼。

 

觉得无趣后家家随手把洗面奶往地上一扔,然后拉开了自己靠着的洗漱池前方的抽屉。里面躺着刮胡刀,黄景瑜这回知道这种危险的东西不能随便给小孩子玩,便是把刮胡刀提前拿走放在家家够不到的高处,然后尽量温和地说这个不能碰。

 

家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是继续在抽屉里掏,掏了半天掏出一个粉色的方块,黄景瑜一看,脸色突然一阵青白交替,这个东西虽然没什么危险,但是一想到套子这种玩意此刻被自己女儿拿在手里,心情就是说不出的复杂。好在家家只是乱扯了两下,也没撕开包装袋,就像是无趣地又往身后一丢。

 

黄景瑜觉得卫生间这个地方暂时还是不要待了,而偏偏尹家的好奇心或是固执简直就像是继承了尹昉,好不容易把尹家劝着带回客厅里坐下的时候,黄景瑜发觉自己竟是累出了一层薄汗。

 

他突然想起了尹昉的嘱托,便是打开电视调到动画片的台,然后把家家放在沙发上,说了好几遍好好坐着别乱跑,才走进厨房开始烧水冲奶粉。

 

他时不时就往客厅瞟一眼,家家虽然在沙发上闹腾,但好在还依旧在那待着。

 

但是最后一次低头为冲好的牛奶试完温度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家家的身影赫然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黄景瑜一惊,攥着奶瓶跑出去四周打量,最后在他和尹昉的卧室里看到了女孩的身影。

 

他意欲想把尹家带出去,刚抱起来就听见家家指着他的身后,柔柔地开口:“那是昉昉。”

 

黄景瑜把家家在怀里换了个方向抱着,然后朝着家家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的床头柜上放着自己和尹昉的合照,一张是当年他们在摩洛哥沙漠里的并肩,一张是他们在荷兰私自结婚请求见证人拍下的他们那象征着今生今世的亲吻,他抱着家家走近了在那里蹲下,还能看见沙漠背景里的辽阔星子与他们接吻时却彼此含笑的嘴角。

 

小女孩看着这些场景倒是不害臊,反而显得格外兴奋。

 

黄景瑜跟着笑了笑:“嗯,那是昉儿。”

 

他指了指照片里的另一个主角:“家家认不认得出,这个是谁啊。”

 

家家转头看向黄景瑜,又看回照片,过了好半晌又转了回来,然后说:“是鲸鱼哥哥。”

 

黄景瑜点头:“嗯,是我哦。”他举起手,露出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让家家的手能够碰到,他又指了指那种荷兰的照片里,尹昉手上能够露出来的另一枚戒指:“看到这两个圆环了吗,我和昉儿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家家好奇地摸上黄景瑜的指尾,然后摇了摇头。

 

黄景瑜笑了:“意思就是,我们两个人,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他面对向家家,神情温柔:“家家愿不愿意,也永远永远和我和昉儿在一起啊。”

 

家家歪了歪脖子,但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黄景瑜咧开虎牙,他不知道家家明不明白永远或者家这样的词的意义,他只知道在这一刻,他的心情就像是曾经初恋时那般,生涩却又美好。

 

 

 

 

06.

 

跟着好动又好奇的女儿在这个闭着眼睛都能倒着走的家里晃悠了一个上午,却始终没能让女儿对自己唤出一声“爸爸”,黄景瑜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失败过。

 

他刚刚才帮尹家换完尿布,明明昨天尹昉换的时候就格外安分,今天一轮到自己就格外闹腾。他从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能够活泼成这样,他追着自己女儿雪白的大屁股在家里跑了几圈,才终于拦下对方把尿布好好换上。

 

做完这一切一个上午积累的疲累几乎全面爆发,黄景瑜从不知道带孩子是这么伤身劳心的一件事,他瘫在沙发上看着尹家依旧活力满满地在家里乱走乱爬,只觉得自己一步都不想再动。

 

但是时针一点一点地转动着,残酷地告诉他午饭时间到了的这个事实。

 

他挣扎了好久,最后捶着自己的腰从沙发上站起来,尹昉倒是教了他一点小技巧,到了这个时候才把他们之前买回来的玩具拿出来,在地毯上铺洒了一堆,家家顿时就来了兴趣,直至黄景瑜在厨房里忙活半天重新出来,家家还是坐在老位置上摆弄着手里的积木。

 

乱跑倒是不跑了,但是把女孩的注意力从玩具身上移开又是一个体力兼技术活。

 

虽然家家很听话地坐到了餐桌前,但她也顺便把玩具一起拿上了饭桌,黄景瑜喂一口她吃一口,却是含在嘴里半天不嚼,黄景瑜喂了一会,女孩的腮帮子却越来越鼓,他才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

 

黄景瑜努力告诫自己一定要有耐心,这可是小孩子,这可是自己的女儿,打不得骂不得,必须捧在手掌心里好好呵护着。

 

于是连哄带劝,花了几乎一个小时,才终于让家家顺利地把午饭给吃了。

 

午饭过后就会犯困,小孩子不管不顾,玩累了就直接躺在沙发上睡了。黄景瑜去把人抱起来,然后就被对方无意识间紧紧地攥住了手指,黄景瑜低头望去,一岁半的小女孩蜷缩起来的身姿真的太过娇小,好似拥抱再用力一点就会伤到对方,而女孩抱着自己的手臂,小小的手圈住自己的一根手指都只是绰绰有余,是某种小心翼翼,是喜爱而占有的表现。

 

黄景瑜感觉心中的柔软被击中,瞬间像是瘫软成水,他的女儿,他和尹昉的女儿,没有被孤独的世界所击倒,而是坚强地成长为如今的模样。他想,接下来的人生道路,他不会再让女孩受到任何的委屈。

 

他本来也是累得不行,恨不得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但是躺在家家身边,看着女孩的睡眼,感受到女孩呼吸吐在自己皮肤上的浅薄温热,就像是春风拂过般消去了他所有的疲倦。女孩嘴角带着笑,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在无意识间又多抓住自己的一根手指。

 

等到尹家午觉起床的时候,黄景瑜的两根手指也麻得快没有知觉了。

 

他在女儿的睡眼朦胧中拿过放在床头的一个鲸鱼布偶,轻柔地蹭在女孩的鼻头:“宝贝儿。”他这么唤着,没什么意义,就是单纯地想这么叫叫。

 

女孩明显喜欢,夺过黄景瑜手上的布偶,就在床上打着滚玩着。

 

黄景瑜看了一会,伸出手揉了揉家家柔顺的头发:“喜欢鲸鱼吗。”

 

家家侧过头看着黄景瑜,把布偶抱在怀里然后重重地点头。

 

“那我也是鲸鱼啊,你喜欢我吗。”

 

家家依旧点头:“喜欢。”

 

黄景瑜已经开始对女儿的直球免疫了,便是忍不住想要听到更多。他说:“你看,你就是这条小鲸鱼。昉昉是鲸鱼妈妈,而我就是鲸鱼爸爸。”

 

黄景瑜微微低下头,凑近了笑:“所以你该叫我什么。”

 

尹家眨了眨眼:“鲸鱼哥哥。”

 

“……”

 

又是失败的一次尝试。

 

黄景瑜无声叹了口气,抱起尹家回到客厅,然后把女孩丢进成堆的玩具山里。

 

他也把自己重新陷进柔软的沙发,盯着家家专心玩耍的背影就是一个下午。

 

中途他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给许久不联系的好友发了几条简讯过去。

 

对方回复得到也很及时

 

——你和尹昉领养孩子了?

 

——所以是想问问我一两岁的孩子该怎么带是吧

 

手机突然震起来,黄景瑜吓了一跳,然后就看见联系人那一栏的姓名赫然和之前简讯的备注一模一样。是当年美名其曰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好兄弟,杜江。

 

“景瑜啊,有孩子了啊。恭喜恭喜。诶叫什么名字啊,男孩女孩啊,要问怎么带孩子你可是问对人了,打字太麻烦了我干脆直接跟你这么说吧……”

 

好几年不见的时光也不知怎的就把杜江的话痨属性更加放大了,他一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就劈头盖脸地砸了更多问题下来,所以到了后来他干脆不说话了,就老老实实地听着对方讲述曾经带孩子的经验。

 

突然之间家家的呜咽声在身前响起,黄景瑜一个激灵,甚至还没来得及去看家家怎么了,就直接说自己有事下次聊挂了电话。

 

把手机毫不心疼地扔在沙发上,黄景瑜三两步就跑过去,捧起家家的双手来回打量,不停地问怎么了。

 

家家倒没有真的哭起来,但显然是受了什么委屈,灵动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水汽。

 

女孩不说话,黄景瑜就自己寻找起原因,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家家委屈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个质量不太好的橡皮小球漏了气。

 

黄景瑜松了口气,在家家的对面坐了下来。

 

他从一旁的袋子里掏了个新的橡皮小球送到家家手里,女孩就立刻眉开眼笑。

 

黄景瑜笑着摇了摇头。

 

小孩子的世界还真是单纯得如此美好。

 

他想起刚刚不长的交流中杜江说过的话,家长可以不用过多干涉小孩子自娱自乐的世界,只要陪伴着就好,只要让孩子知道,有人一直身旁在看着自己就好。

 

黄景瑜鼓起勇气,拿起了地板上散落的一块积木,在家家面前晃了晃,就吸引了对方注意力。

 

“想建一座城堡吗。”

 

“嗯。”

 

黄景瑜笑:“那我跟你一起。”

 

 

 

 

07.

 

尹昉回到家的时候,黄景瑜正坐在他们专门为家家买的儿童地毯上,而家家整个人攀在黄景瑜的腿上,父女俩对着面前一座由彩色积木堆砌而成的高大城堡有说有笑。

 

两个人同时应声看过来,尹昉看见了黄景瑜面上的愉悦,而家家在见到尹昉的那一秒就直接站了起来,正好站在黄景瑜的小腹和大腿根上,还毫不留情地来回跺了好几脚。

 

尹昉看着黄景瑜一瞬间变得生动精彩的表情,忍俊不禁地朝家家拍了拍手,女孩就立刻小跑着扑了过去,像是最喜欢的动作那般一头栽进尹昉的怀里。

 

家家趴在他的肩头,而他就缓步朝着黄景瑜走去,黄景瑜还坐在地上,但是捂着裆部的颤抖的手表示对方刚刚经历了一场堪称非人的惨剧。

 

黄景瑜咬牙切齿地抬起头:“你的好女儿差点毁了你后半辈子的性福。”

 

尹昉挑眉:“是咱的好女儿在替天行道。”

 

黄景瑜撇了撇嘴,不搭腔了。

 

尹昉就抱着家家开始在屋内踱步,一边走一边问:“今天玩得开不开心啊。”

 

好在女儿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黄景瑜听见尹家不假思索地就接上一句:“开心!”那上翘的尾音和女孩嗓音独有的软糯是他一天辛苦最好的回报,而尹昉也在听见这个回答后转头对着自己笑了笑,是他最喜欢的那种纯粹是因为愉悦而露出的笑容。

 

尹昉重新把家家放到沙发上任由其玩耍,然后到黄景瑜身边坐下,跟他一起收拾四周散落的玩具。

 

他看见黄景瑜眼底有些泛青,大致也能想到对方今天过得不算轻松,便是主动把头凑了过去,堪堪停留在对方的鼻前,睫毛小幅度地颤了颤:“今天表现得很好啊。”

 

黄景瑜默了一会,然后轻笑一声,唇沿就正好掠过对方的鼻翼:“又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说罢,黄景瑜就想后撤离开,尹昉却没给对方这个机会。他眼疾手快地拽住了黄景瑜家居服宽松的衣襟,就主动朝着对方的唇啃了上去,难得能让老艺术家迈出这一步,黄景瑜不拒绝也不迎合,就任由对方的撩拨,过了一会却也忍不住,反扣住尹昉的后颈就重新夺回了主动权。

 

一吻作罢,尹昉有些呼吸不稳,神情却依旧愉悦。

 

“我看到了。”他笑,“所以给你点奖励。”

 

黄景瑜很满意这个奖励,他继续按着尹昉的脑袋让那柔顺的头发在自己肩上蹭了蹭,放开对方后两个人同时回头,就看见家家坐在沙发上,含着自己的一根食指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俩。

 

黄景瑜完全不害臊,尹昉反而莫名局促起来。他走过去重新在家家身边坐下,却也不忘给黄景瑜下命令:“我带她一会儿,你去做晚饭吧。”

 

黄景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筋骨,就往厨房走去:“收到。”

 

晚间又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坐在客厅看动画片的时候,黄景瑜有些工作要处理,便是抱着笔记本坐在一边,尹昉颇为嫌弃地把家家往自己怀里搂,把黄景瑜往一旁推攘,表示辐射太大离孩子远点。黄景瑜无奈,只得匆匆忙完然后把电脑扔到一边,理所当然地重新把两人揽在怀里。

 

电视上的播放的动画片是幼儿教育向,正在用英文介绍家庭树的关系。虽然现在家家的学习水平还听不懂英语,但是动画也会用中文解释一遍,尹昉看家家似乎看得挺走心,便也由着对方继续似懂非懂地看着。

 

黄景瑜一时间的注意力并不在电视上,所以当家家突然在他身边软软地叫出一声“爸爸”时,他还以为是电视上传出的某种幻听。

 

接下来感觉到的是大腿上的重量,黄景瑜低下头,发现家家手脚并用地爬上他的大腿,然后很灵性地找了个自己舒服的姿势窝进他的怀里。

 

黄景瑜愣愣地抬头看了一眼尹昉,而尹昉好似并不惊奇,就冲他扬了扬下颌,似乎比自己更为兴奋。

 

于是黄景瑜把家家托举上自己的手臂,面带微笑,声音却有些试探的意味:“宝贝儿,你刚刚叫什么。”

 

家家眼睛还盯着电视,嘴上却答得很快,像是不假思索,像是不经意的一次蝴蝶振翅:“鲸鱼爸爸。”

 

黄景瑜把头埋进女儿溢着香气的颈间:“宝贝儿,再叫一遍。”

 

“爸爸。”

 

黄景瑜亲上家家的脸颊,抬起头来后,笑得虎牙尽露:“真乖。”

 

尹昉无奈地推了一把黄景瑜的头:“看你嘚瑟的。”

 

黄景瑜不反驳也不推拒,只是笑。

 

动画片演完后,尹昉抱起家家说是去洗澡,黄景瑜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笑着看二人离开,尹昉站在浴室前回个头,就发现黄景瑜那么大个人了,却还是顶着那张成熟帅气的脸在傻笑,这副模样要是拍个照流传出去,指不定要掉多少粉。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玩了一天的小女孩也是累坏了,尹昉把她放在床上,没过一会对方就攥着薄毯的一角沉沉睡去。

 

尹昉关上灯带上门走了出去,回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黄景瑜竟然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脚搭在沙发边缘,两只手就软软地垂在腿侧,头也是歪着耷在沙发靠背上,俨然一副坐着坐着就无意识睡过去的模样。

 

尹昉无奈地走了过去,轻轻推着对方的肩膀:“景瑜,醒醒。”

 

也许是他声音太小,又或者是对方实在是疲倦到听不清声音,黄景瑜就是哼出两个闷闷的音节,没再有任何反应。尹昉只好拉起对方的一边手臂:“景瑜,回房间睡吧。”

 

黄景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好半天似乎都完全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尹昉这回是真切地觉得心疼了,看来这一天把对方折腾地实在是够呛。若不是他不怎么撑得住男人的重量无法直接将人扶回房里,他定是不会吵醒对方。

 

好在黄景瑜坐着放空了一会就回过神来,他站起身,任由尹昉扶着自己的胳膊然后一起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也二话不说,黄景瑜直接就把尹昉一起推到了床上,许是因为困倦让他睁不开眼,他闭着眼睛用嘴在尹昉脸上到处摸索了一会才找到对方嘴唇的位置,交换了一个没什么力度的例行晚安吻后,就直接倒在尹昉的胸口睡了过去。

 

尹昉感到对方大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身上,灼热的呼吸全部喷洒在他脆弱的脖颈上,是柔情的颤栗。

 

虽然会费点劲但他能推开对方,尹昉把手指没入对方的发梢深处摩挲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选择那么做。他主动往黄景瑜身下缩了缩,就感到对方翻了个身,虽然无意识但像是身体本能般地把自己整个搂在了怀里,是他们之间最熟悉的依赖与温存。

 

“昉儿……”

 

尹昉听见黄景瑜呢喃出声,似是梦呓,又像是单纯的念想。

 

尹昉搭上黄景瑜的手,没入指根然后紧紧相扣:“我在。”

 

黄景瑜另一只手揽上了尹昉的腰腹,带着薄茧的指腹抚上彼此都最熟悉的地方,让尹昉知道对方即使紧闭着眼,但其实是清醒着的。

 

只是他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举动,就这样单纯着抱着,然后把人往怀里逼了逼,下颌抵上那柔顺的发顶。

 

“我爱你们。”

 

是你们。

 

不再只是你。

 

尹昉把耳畔贴上对方有力而熟稔跳动的胸膛。

 

他笑:

 

“我们也爱你。”

 

 

 

 

00.

 

这半生时光

 

是你陪我走下去的地老天荒

 

 

 

 

 

End.






/跟尹老师姓依旧是因为景瑜宠妻(不是x)

/顺便祝高考的孩子们加油!






评论(26)
热度(517)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