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懂 | 语化心书。



/好感进度条梗

/全员存活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w





《语化心书》


 

 

 

01.

 

“顾顺,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李懂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多纠结于这个问题,却突然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和顾顺交往也有那么一段时间了,但是除了一开始顾顺告白用的一句“我喜欢你”,和自己也喜欢对方所以稀里糊涂就答应下来的结局外,他没能再从顾顺那里听到更多关于对自己感觉的话语。

 

两个男人之间的确不需要什么甜言蜜语,他们本就形影不离,生活中任意一点关照和柔情就能让李懂觉得心动。

 

李懂觉得自己会喜欢上顾顺,本身也就是对方来撩拨自己的。

 

熟络起来后才意识到对方不真是那种目中无人的性格,更多时候反而带着和军人不符的痞气,然后对自己说些不知所谓却让自己招架不住的骚话。

 

呼吸训练中的肢体接触是常态,但是在训练之外,顾顺却也总是毫不自知地凑到他的身边,肆无忌惮地搂他的腰,揽他的肩,他们之间的亲密距离早已远远小于普通朋友间的距离。

 

狙击手的关心也决不会少,并且就像是他本人的业务水平般总能一击到位,让观察员有芥蒂的心一点一点软化下来,最终像是落入了早就准备好的陷阱般无法自拔。

 

 

 

所以李懂有些好奇,在顾顺有心想要追求自己之前,他究竟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

 

 

 

而顾顺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刚洗完澡回来,耳边还有水汽,一头乱发也是湿淋淋的。而他的搭档兼恋人就正襟危坐在床上,好像这个话题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李懂的神情,发觉对方的眼神简直比训练场上还要锐利后,才意识到对方这是认真的了。

 

“你这问题也太没意思了吧。”顾顺道,“不都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吗。”

 

李懂不买账:“但是我是个男的啊,你要意识到你对我的感情是喜欢而不是欣赏,总该有点什么内心变化吧。”

 

顾顺哭笑不得,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小观察员在感情问题上这么较真。

 

明明是个接吻都不会换气在对方耳边吹气脸就立刻涨红的纯情男孩。

 

但要说真正的原因,怕是说了李懂也不会理解吧,可能还会以为自己在敷衍他。

 

于是顾顺玩味地笑了笑:“没什么心理变化,我本就是个弯的,对你的感情是喜欢还是单纯想睡你,我还能不明白吗。”

 

李懂表情一怔,过了半晌竟是拉起被子往头上一盖就躺了下去。

 

顾顺走过去隔着被子推了推人的脑袋:“生气了?”

 

李懂的声音闷闷的:“没有。”

 

顾顺轻笑一声在床边坐下,又推了推李懂,看对方就是不主动服软,他便直接上手掀开了被子。

 

掀开被子后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就是俯下身,精准地找到了李懂想要藏起来的唇,温柔而深情地交换了一个他们之间例行的晚安吻。

 

“别胡思乱想了。”他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发顶,“李懂,我喜欢你。是喜欢,也是你。”

 

李懂没转回身子,但是却藏不住从他耳根迅速向上蔓延的红色。

 

好似是被这样的气氛感染,李懂最终也只是有些不甘却又真切地回道:

 

“知道了,我也喜欢你。”

 

 

 

 

02.

 

再次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身为观察员的敏锐让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李懂从床上坐起来。

 

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不如说,他对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了。

 

这里是临沂号上的宿舍。

 

而怪就怪在,他现在明明应该身在陆地上的训练基地。

 

揉了揉太阳穴翻身下床,李懂打量起宿舍内的环境,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到临沂号上的,总不至于是自己睡懵了被顾顺带上来的吧。

 

虽说全队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了,但要这么带一个活人走,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醒过来的反应吗。

 

还不等他想得更多,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起床后就没看见过顾顺的身影,隔壁床的被子也是叠的整整齐齐,李懂还在想顾顺什么时候居然起得比自己还早了,一打开门却发现是张天德的脸。

 

“李懂,你还好吗。”

 

李懂刚想问一句我怎么了,张开了嘴却直接愣住。

 

他看着张天德本就高大的头顶上方飘着的两行文字,一时间不知道是心中震惊更多还是脖子酸痛更多。

 

【好感度:60/100】

【不能提起罗星不能提起罗星不能提起罗星不能提起罗星】

 

要关注的点太多,让李懂不知道该把重点放在什么上。

 

是奇怪张天德的脑袋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文字,还是奇怪那个刚刚及格的好感度是什么操作,还是奇怪为什么不能提到罗星。

 

张天德看李懂半晌不说话,便是抬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队长看你到了集合时间还没出现所以让我来看看你,李懂,如果你真的不行的话,这次任务就不要参与了,好好休息几天。”

 

李懂没认真听张天德说了什么,他的注意力全在那浮空文字上。

 

【好感度:60/100】

【果然还是因为罗星吧】

 

李懂想也不想地就脱口问出:“罗星怎么了?”

 

张天德愣了一会:“没、没事啊,他还在吉布提好好的啊。”

 

吉布提?可是明明自己和顾顺在一起的时候,罗星就已经转移到北京做康复治疗了。

 

李懂这才有时间去回忆张天德刚刚说的话,然后问:“我们要出什么任务啊。”

 

张天德一脸你失忆了吗的表情:“李懂,你……还是多休息会吧。”

 

李懂无奈地笑笑:“石头哥,我真的没事。”他也不过多追问了,主动下了台阶,“不好意思麻烦告诉队长,我马上就集合。”

 

张天德最后狐疑地看了他两眼,才转身离开。

 

而李懂快速地换好衣服洗漱完毕,确认了顾顺不在且宿舍内没有半点关于顾顺存在的痕迹后,便立刻赶往了准备室。

 

果然所有的人都在那,杨锐徐宏,陆琛庄羽,佟莉张天德,没有罗星,没有顾顺。

 

六双眼睛齐齐地看向自己,李懂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鞠躬:“不好意思,迟到了。”

 

徐宏过来拍了拍他的背:“没事。”

 

李懂看向徐宏的头顶

 

【好感度:68/100】

【不知道罗星受伤对他会有多大的影响啊】

 

杨锐也说:“李懂,一会会有新的狙击手来跟你对接,你抓紧时间收拾一下。”

 

【好感度:66/100】

【果然没让李懂知道罗星真正的伤情是对的】

 

李懂扫了一眼桌面上凌乱摆着的各种武器装备,心中的疑惑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他很坚定地与杨锐对视上,以表达自己能够正常任务的决心:“收到。”

 

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伊维亚行动的那一天。

 

回到了他和顾顺初遇的那一天。

 

 

 

 

03.

 

虽然不太明白这究竟是个什么作用机理,但李懂大致清楚了每个人头上的那两行字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好感度就是意如其字,经过多方试验,60这个及格线似乎是对待真心朋友最低的数值。

 

二队的队长路过了一次,自己与对方打了个招呼,他便清清楚楚地看见对方的头顶上显示着

 

【好感度:35/100】

【还需要多加磨练的年轻队员】

 

而下面那一行字,则代表着当前对方对于自己的心理活动。

 

李懂有些委屈,他虽然年纪是蛟龙中最小的,但好歹也跟着罗星足足四年,才不是因为年轻而缺乏锻炼。

 

一想到罗星,李懂便又忍不住要叹气。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罗星真正的伤情并且也知道对方的治疗手术非常成功,但是显然这个队伍里在担心罗星的不止自己一人。

 

也是现在他才意识到,当年的那个时候,大家为了不让自己的压力更大,把多少心事都往自己肚子里咽。

 

佟莉给他扔了一个安全帽,还附带一个女机枪手式的帅气笑容。

 

【好感度:66/100】

【懂子这么坚强,我相信他没事的】

 

庄羽在经过他身后的时候也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感度:70/100】

【今天我一定要成为李懂最坚强的后援】

 

李懂想,在队伍里就数他和庄羽关系最好,好感度高一点正常。

 

而陆琛则是在伸手去偷张天德的糖之前,悄悄地给他使了个眼色。

 

【好感度:66/100】

【懂啊你懂的,千万别说是我】

 

李懂看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算没有头顶上那行文字备注,他也知道陆琛是什么意思。

 

偏偏这个时候石头注意到了端倪,抬头扫了李懂一眼,李懂立刻收回表情一脸无辜,然后就看见石头果断地转移了目标:“你动我糖了?”

 

李懂第一次觉得这能力还挺有趣,虽然只能看见别人对于自己的想法,但也足够他了解很多事情了。

 

也许自己此刻的经历就是一场梦吧,那在梦中与大家重温一次伊维亚的蜕变之路,也不失为一件挺有意义的事。

 

他低头专心地收拾着自己的装备,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是提前替对方整理出了当初对方要求提供的装备。

 

虽然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听见直升机降落的轰鸣声从船头响起的时候,他还是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这一次李懂提前就转过了头,然后就看见了自己未来的恋人从直升机上干脆地落地,踏着大步朝这边走来的矫健身姿。

 

“原来调过来的是顾顺,听说他很跩的。”

 

再一次听到这话,李懂竟是莫名有些想笑。

 

也许是自己的视线太过露骨,李懂恍惚觉得在队长出声之前对方的视线就若有若无地扫了过来,他便立刻重新低下头假意认真收拾起东西来。

 

直到队长中气十足的一声呼喊,李懂才自然地走到对方的面前,大胆地和对方对视上。

 

与记忆中无异,那双眼睛是属于蛟龙首席狙击手的锐利与冷静,是将来无数个日夜吸引自己深陷其中的一双眼睛。

 

他按照记忆中的发展率先行了礼:“我是观察员李懂。”

 

“我是顾顺。”

 

嗯,还是一模一样的声音。

 

但是下一秒,他却愣在了原地。

 

【好感度:20/100】

【还以为罗星成天挂在嘴边的是个什么人,原来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

 

李懂内心所有的丰富情感不知用了多少力气才在这一刻生生抑制住不表现在脸上。

 

这个连食堂打饭大妈都不如的好感度是什么意思?

 

话说我在他心中的第一印象居然只是个小毛孩吗。

 

他的愣神一直持续到队长离开,而面前的顾顺主动朝他伸出了手。

 

他后知后觉地把手送上去,为了不让狙击手察觉到什么而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

 

“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找个机会,让我见识一下。”

 

同样的一句话即使是听第二遍,也和第一遍一样心中划过无数操蛋的感受。

 

内心很生气,但面上还是要保持冷静。

 

李懂不需要回忆就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和当初一模一样的话:“那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附赠一个暗含不满的挑衅目光。

 

顾顺忽地笑了一下:“以后有的是机会。”

 

说完,狙击手就转身离开,独自留下李懂再一次愣在原地。

 

不是因为那令人瞬间心悸的笑容。

 

而是对方头顶上忽然改变的文字。

 

【好感度:30/100】

【这个小观察员,好像是有点意思】

 

 

 

 

04.

 

一直到离开军舰正式出发前,李懂都觉得有些恍惚。

 

顺应队长的要求他一直跟在顾顺的身边,他们俩只要对视一秒,他就能看见对方头顶上明晃晃的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李懂却有些气结。

 

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话就让顾顺觉得有趣了?

 

话说顾顺原来是个这么随便的人吗,好感度这么简单就加了10%?

 

而事实上顾顺头顶的数值从那以后便处于有增无减的状况,在看见李懂提前准备好的一些装备后,李懂眼睁睁地看着顾顺头顶的数字从30变成了32。

 

这个愣神的状况在他与顾顺一起坐在前往战区的装甲车上时才终于被强行制止。

 

“你平时也这么不爱说话吗。”

 

李懂看向顾顺,发觉顾顺没在看自己,但对方头顶的显示的东西则表明对方的注意力完全在自己身上。

 

【好感度:32/100】

【老爱一个人发呆,性子真闷,这样一本正经的人调戏起来会不会挺有趣的】

 

李懂默然,原来顾顺一直以来挑逗自己的行为只是出于某种反差的好奇心吗。

 

但他还是开了口:“你想说什么。”

 

顾顺这才是回过头来,嘴里嚼着口香糖,嘴角有着若有若无的轻佻弧度:“我头上有什么吗。”

 

李懂一惊,他以为自己的目光足够小心翼翼了,却还是逃不过狙击手的眼睛。

 

“没有。”

 

“哦。”顾顺好像也不在意这个回答,然后从兜里掏了一片口香糖递到他面前,“吃吗。”

 

李懂看了一眼不出所料的薄荷味:“不吃。”

 

“这么不领情?”

 

“……嚼这个会分散我注意力。”

 

顾顺笑了一声,又把口香糖收了回去:“那我和你正好相反。”

 

李懂往顾顺头上快速地瞥了一眼。

 

【好感度:28/100】

【无趣】

 

……

 

我是不是接下会比较好?

 

顾顺又开口:“咱俩是临时搭档,默契什么的估计一时半会也建立不起来,你有没有什么个人习惯需要我了解一下的。”

 

李懂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

 

他耳根很敏感,所以顾顺老是喜欢故意凑到他的耳边,借着固定枪位的理由一边折磨他一边又让他别动。他隐约记得他们第一次在天台上任务的时候顾顺挺多次有意无意都对着他耳朵呼了气,只是那个时候自己都没什么反应,这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反应,考虑了半晌就摇了摇头:“没什么。”

 

顾顺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狙击枪的瞄准镜镜盖:“可是我有。”

 

“我这个人不常和观察员配合,所以我对观察员的要求非常高,这里可是战场,如果你表现不好,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就像是剧本一样,对话总是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第一次听这话的时候,他大抵是有些抗拒的心理的吧。

 

是对顾顺的某种不满与不屑一顾,也是对自己卑微的逃避与无法面对。

 

但此刻再听这句话,他才意识到,原来顾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这个看似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高傲的狙击手,其实从一开始就在用他的方式鼓励着自己。

 

这是一个对自己好感度只有28%的顾顺,但李懂依旧感到心中某个部位柔软下去,鼻头连着都是一酸。

 

上一次的他对顾顺这番话没有给予任何回答,就是沉默地转了个头看向了窗外战火纷飞的战场。

 

此时的他却是抱紧了手中的枪,盯着面前的显示屏,说:“我不会再让人失望的。”

 

顾顺慢慢坐直了身子。

 

耳机里传来了杨锐的命令。

 

他们同时举起了枪。

 

李懂则是在顾顺转过身后,最后看了对方一眼。

 

【好感度:35/100】

【李懂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05.

 

战争一触即发。

 

李懂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当初所选择的制高点,在天台边缘蹲下的后一秒,枪支就架在了自己的肩头,顾顺以一模一样的姿势紧靠着他的背蹲下,开镜上膛,动作一气呵成。

 

熟悉的薄荷清香溢散到了他的鼻尖,李懂放在观测镜上的手指轻颤一下,就立刻平静下来。

 

镜头之中出现了当初的那辆汽车,李懂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突然有些犹豫,不管这是梦还是无稽的回到过去,他该不该动手改变在他记忆里可能发生过的一切。

 

他转了转镜头,看见了隐藏在路边那个当初他没能及时发现的拿着遥控器的敌人。

 

最后他还是有些艰涩地开了口:“顾顺,一点方……”

 

他的话还没说完,方才两秒的犹豫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

 

爆炸的震撼和余波直接波及到了他们所在的高楼,即使是曾经体验过一次,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抖了抖身子。

 

在向队长汇报完爆炸的具体情况后,李懂借着调整姿势飞快地看了一眼顾顺。

 

【好感度:35/100】

【这是他的真实观察水平吗】

 

李懂一愣。

 

顾顺察觉到了他的迟钝,只是应该不知道那是自己的犹豫而导致的。

 

就在刚才他们因为爆炸而愣神的一瞬间,那名敌人又已经隐藏起了自己的身影。

 

两人便是留在制高点上时刻注意着敌人的动向,再时不时开几枪解决掉一些突进的敌人。

 

战场之上一切事情瞬息万变,容不得一丝分神,李懂飞快地让自己再一次专心地融入到这场战斗中,忘记了关乎自己经历的一切,只是为了当好顾顺的观察员。

 

一段不算长时间的等待后,通讯里传来了人质开始撤退的消息。

 

又不出一会,观测镜里便出现了第二辆汽车的身影。

 

这一次李懂不需要犹豫了,就像是当初做过的那样精准地报告出了目标定位,然后在自己的镜头里看见顾顺将敌人一击毙命的模样。

 

徐宏在通讯里呼叫狙击组,说是掩护他去那辆汽车。

 

当李懂在镜头里看见无数敌方的装甲车驶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顾顺于他感情的一个转折点。

 

其实他早就已经不害怕面对任何子弹了,这还得拜身后这位狙击手所赐。

 

所以当敌方的子弹疯狂地在自己面前的墙上扫射的时候,如何自然地表现出害怕子弹成为了他最头疼的问题。

 

他想他表现得应该还算是没有什么破绽的,因为顾顺在同一个时间,以同样的语气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声:“别动。”

 

他的确是不动了,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感受到了和当初一模一样的,生生抑制住身体颤抖的那种牙关都发麻的紧迫感。

 

不论是什么时候的顾顺,这终归还是顾顺,对自己的影响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那熟悉的气息覆上耳垂的一刻,李懂就感到脊背一麻,本来不存在的紧张感在那一秒径直涌了上来。

 

也许和当初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他耳根泛起了红。

 

一直到队长宣布撤退,他跟在顾顺身后慢悠悠地归队,都不曾明显地消去。

 

一路上顾顺没有看他,就是抱着他自己那杆狙击枪,口中的口香糖嚼地吧唧响。李懂转头去看对方的时候,顾顺也把视线投向窗外,既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头上也没有显示出任何文字。

 

回到临时基地后,一伙人快速散开,继续部署接下来的任务。

 

顾顺根本不着急离开,长腿一跨就跳着坐上装甲车的后方,靠着车架一副闲散自得的模样。

 

李懂沉默地站在一旁,他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有一段不那么愉快的对话,所以他也一如曾经那般没有离开。

 

半晌后,顾顺不负所望地开了口:“你知不知道我和罗星有一场比赛要打。”

 

“知道。”李懂低眸,“你们要争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狙击手训练营的入学资格,全蛟龙只有一个名额。”

 

“可惜,没机会跟他比一场,他是我见过最好的狙击手。”

 

得了吧。李懂腹诽。我俩去看罗星的时候,我可没忘记你是怎么打死都不承认你说过这句话的。

 

而且反正,那个名额最后也落在了你的头上,你一走就是三个月,信也不写一封回来。

 

顾顺微微前倾了身子:“你以前也这样吗。”

 

李懂心里咯噔一下。

 

他转过身子,直视上顾顺的目光:“哪样?”

 

顾顺道:“紧张。”

 

【好感度:38/100】

【他刚刚紧张的样子,倒是有些可爱】

 

“抗压能力太差。”

 

【好感度:38/100】

【但是罗星真的会选这样的人当自己的观察员吗】

 

李懂这次所想起的不再是罗星在直升机上中弹的那一幕了。

 

他想起了顾顺美名其曰要训练他的抗压能力,而把他按在隔音效果极差的宿舍里做的那一次。

 

脖颈蓦地一热。

 

也不知道为什么,顾顺明明就是在贬低自己,好感度却好升了3%。

 

然后顾顺语气轻狂:“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

 

“这一课算哥送给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顾顺头顶的好感度没有再变过了,那句对自己质疑的评价也始终刺眼地摆在那,李懂越看越觉得不是个滋味,便是回也不回应一句,就悻悻把头扭回去。

 

但是又过了一会,顾顺突然在身后拍他。

 

李懂看过去,就发现是对方又给自己递了一条口香糖。

 

“现在不用那么专注了,总可以放松地嚼一嚼了吧。”

 

说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顾顺这个人很执着地总在给自己递口香糖,当初他来来回回拒绝了好多次,后来实在是拗不过,就在进入巴塞姆小镇前的伏击屋顶上接过了一片。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顾顺嘴角的笑意。

 

就像是此刻自己鬼使神差居然就接下来时对方脸上露出的笑容,清澈而又晴朗。

 

李懂默默地撕开包装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低声说了句:“谢谢。”

 

顾顺跳下车,头也不回地离开。

 

李懂安静地跟上对方的脚步,就看见对方头顶上浮现着

 

【好感度:45/100】

【为什么呢,明明是个这么不起眼的小观察员,我居然也开始对他抱有一丝期待了】

 

 

 

 

06.

 

迫击炮到来的时候,李懂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提前知晓就能改变的,所以他没有试图去阻止巴士上的悲剧,只是听着顾顺喊着“把枪捡起来”,和看着对方头顶显示的【好感度:45/100】【这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的字样中严肃地对待起这场战役的每一分每一秒。

 

顾顺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时,他的头顶上便不会有任何文字。

 

李懂像之前做过的那样,一边掩护着顾顺的方位,一边朝着顾顺的枪口顾及不到的地方开枪。

 

直到他们在杨锐的指示下坐上了同一辆狐式装甲,顾顺的头顶才重新有东西浮现出来。

 

只不过这一次,除了那个再也未变化过数值的好感度,在那之下竟是没有了对于他的任何想法,空空荡荡地令李懂觉得心惊。

 

他们顺着目标的位置驶了一段,一路无话,只有飞沙和风啸掠过耳边。

 

在接近目的地前,李懂兀自握紧了方向盘,然后看着前方开口:“给我个机会。”

 

顾顺终于是转头看了他一眼。

 

却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李懂一脚踩下刹车,两个人快速地下车,然后往各自分配的方向跑去。

 

而顾顺头顶的文字终于有了内容。

 

【好感度:50/100】

【好好做给我看吧】

 

 

 

这场硬仗终于是在鲜血与硝烟中结束了。

 

即使知道所会发生的一切,李懂也没有干预任何一件事,只是稍微加快了一下定位出敌方狙击手的进程,然后像是之前那样完成了顾顺交代的每一个托付。

 

爬上顾顺所在的那个山头的时候,狙击手依旧是那副悠哉的模样。

 

只不过是在看见自己的那一秒,从慵懒地靠着石头坐着变成立刻直起身子,眼底也多了几分李懂看不懂笑意。

 

哦,不过没关系。

 

他看不懂眼里的意思,但是对方的脑袋上可是自带翻译机。

 

【好感度:55/100】

【我果然没有看错他】

 

李懂仗着对方看不见自己的想法,便是在心里哼唧了几句,他可没忘记最开始顾顺是怎么抨击罗星盲目的信任的。

 

但是转念一想,原来顾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对自己抱有信任了,这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他还一度以为是最后那一击必杀才让对方对自己有所改观。

 

李懂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拿起观测镜去看车队那边的情况,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到身边一阵窸窣,不用看也知道是顾顺挪了过来。

 

又过了一会,与记忆中无异的欠揍话语就传了过来:“刚刚表现很好。”

 

李懂想也不想地就回了一句:“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就见顾顺耸了耸肩:“我看到了啊。”

 

他本来想像之前那样,叹口气再转过头去不再去搭理这个自大狂,但是在看见顾顺心境的变化后,就忽地移不开视线了。

 

【好感度:60/100】

【这还是第一个,我想要与之并肩作战的人。】

 

顾顺注意到了李懂有些发愣的视线,竟也是忽地咧开嘴角:“干嘛,还想让我多看一会啊。”

 

李懂回过神来,却是鬼使神差地开了口:“你愿意和我并肩作战吗。”

 

话一说出口,李懂就后悔了。

 

而顾顺也在他的面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幅少见的表情此刻出现在对方脸上,不仅没让李懂觉得安慰,反而是更加懊恼了。

 

他尴尬地转身就想下山:“我先去开车……”

 

手腕突然被拽住了,隔着厚厚的手套与作战服,他却虚无地还能感受到对方熟悉的体温与触感。

 

他不想转身,顾顺的力气却很大,用上蛮劲一扯,他就不得以地重新面对上对方满是玩味的脸。

 

“你有这样问过罗星吗。”

 

李懂咬了咬下唇,顾顺却不打算放过他:“回答我。”

 

李懂只好道:“没有。”

 

顾顺突然笑了,似有些恶劣,似有些愉悦:“是吗。”

 

李懂微微抬眼。

 

【好感度:65/100】

【收回原话,这还是第一个,让我想将他一直留在身边的人】

 

然后顾顺说:

 

“这个问题的答案,等我们活着回来了,我再告诉你。”

 

 

 

 

07.

 

雏菊纤弱的花瓣在风中轻轻摇曳着。

 

李懂这才意识到,这是他和顾顺在这场战争中唯一享受到的平静时刻。

 

他放下望远镜,漫不经心地往顾顺那边瞥了一眼,就立刻收回视线。

 

他有些心虚,便是干脆转身换了个位置。

 

只是因为他看见顾顺头顶正飘着

 

【好感度:70/100】

【他在看我】

 

 

 

接下来的分开行动也一如曾经经历过一次的那样,他知道自己只要按部就班地顺着历史轨迹前进,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无非就是受一些之前受过的伤。

 

但是在临分别前,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顾顺几眼,想起对方脑门那道深深的割伤,是回到国内后也躺了好几天的伤口。

 

他犹豫了一会,最后依旧什么话都没有说。

 

还是顾顺,像当初那样,主动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个人,没问题吧。”

 

【好感度:70/100】

【突然就知道为什么罗星对这小家伙这么不省心了】

 

李懂点头:“嗯。”

 

顾顺笑了一下:“你可是蛟龙,就算别人不相信你,你自己也得相信自己啊。”

 

【好感度:70/100】

【我想告诉他,我相信他,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懂也笑。

 

笨蛋,我已经知道了啊。

 

“谢谢。”

 

他们此刻都没有戴着军帽,顾顺抬手,在李懂有些扎手的短发上揉了一把:“任务结束后见。”

 

【好感度:70/100】

【李懂,活着回来】

 

 

 

把自己的位置伪装了一下花费了李懂一些时间,毕竟还是有些怕疼,要在已知自己会受伤的情况去受那些伤,是个人的心理素质都不会这么坚强。

 

他在用来掩护的石墙死角多垫了两块石头,子弹打在石墙上在耳边炸开,碎裂的瓦砾和石头碰撞改变了轨迹,他顺势倒下,但脸上只留下了一小道擦伤。

 

没过一会通讯里就传来了顾顺焦急的声音,反倒让李懂突然有些可惜,他还真想看看此刻的顾顺头上都写着些什么。

 

不费任何多余功夫的,他就在记忆中的那栋楼找寻到了对方狙击手的倒影。

 

李懂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有点违反人道精神,但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等待着,等到徐宏载着杨锐和夏楠坐着坦克走了,等到通讯仪里不再传来任何声音了,才是按照以往那样,朝着窗边的墙壁上开了两枪。

 

一分钟后,顾顺射出的子弹穿透墙壁,少年鲜血染红了异国他乡的无名墙壁。

 

李懂压抑着胸腔中粗重的呼吸前去与顾顺汇合,迎面就能看见顾顺头顶那一连串特别醒目的大字。

 

【好感度:75/100】

【他居然也受伤了,怎么没跟我说】

 

但是现实里顾顺却很冷静地问:“有没有信号。”

 

“没有。”

 

“先回集合点。”

 

他们沿着山路跑了一阵,顾顺一直很贴心地跑的背身位,李懂总是忍不住去打量对方头顶的数值,那已经是他所认识的人对自己好感度最高的数值了,他从没想到过会出现一个只和自己认识了一天不到的人身上。

 

对方好感度下面的那句话也很令李懂感到费解。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会栽在这种俗套上】

 

李懂知道好感度下面的那句话一定是针对好感度本人的,他却不太明白顾顺这个俗套指的是什么。

 

但李懂还是按照原本的行为轨迹,问了一句:“你伤口疼吗。”

 

顾顺有些讶异地回过头,他头顶的数值噌地一下蹦到了把李懂也吓了一跳的高度。

 

“没事。”

 

【好感度:82/100】

【我完蛋了】

 

李懂立刻收回视线专注与前方道路,蓦然泛红的脸颊在迷彩和泥土看不真切。

 

他知道自己才是完蛋了。

 

手表响起了求救的紧急通讯,两人拔腿就跑向定位点,在众人受更严重的伤之前把人及时地救了出来。

 

这场战役似乎到此就打响了结束的号角。

 

顾顺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李懂冲上去与陆琛佟莉张天德一一拥抱,小观察员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明媚灿烂。

 

而李懂偶尔回过头,就能看见顾顺嘴角挂着的淡淡笑意。

 

以及对方头顶那无时无刻不像一记直球般击中自己心灵深处的话语。

 

【完蛋就完蛋吧,谁叫他是李懂呢】

 

 

 

 

08.

 

李懂在指挥台中找了合适的位置趴下,拿起望远镜前最后看了顾顺一眼,头顶没有任何东西。

 

说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们结束战斗回到临时基地,再从基地出发前来执行这最后一项任务的过程中,顾顺头顶就不再经常出现文字。

 

不是他看不到那些文字了,顾顺的头顶偶尔还是会跳出那再未变化过的数值,和一些可以说是无关紧要的话语,就像是对方对于自己突然就没了什么想法。

 

他盯着望远镜看了一会,身边便响起了顾顺的声音:

 

“刚刚你提醒我那几枪打得不错,我觉得这次回去,你可以加入主狙击手的训练。”

 

李懂放下望远镜。

 

他和顾顺讨论过不少次这个话题,顾顺也一直蹿腾着自己去申请加入主狙,李懂也不是没想过,一开始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后来则是有些私心地舍不得顾顺。

 

一旦他入选了真正的主狙击手行列,就意味着他和顾顺会被分在不同的队伍里。

 

以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要紧的,队友之间可能的确会舍不得分离,但终究都是为国效力。但是遇上了顾顺后,他有些可耻地觉得自己居然连信念都不坚定了,他居然真的有些自卑地想,他不愿就这样离开顾顺。

 

李懂悄悄侧目看向顾顺,对方头顶的数值没有变化,话语却是终于有了意义。

 

【他值得更高的舞台,他也值得更高的荣誉】

 

他忽地就想问一句:你舍得吗。

 

但他最后只是说:“如果好的话,我应该可以一枪做到的。”

 

顾顺道:“就算再有经验,压力也还是会在的。”

 

【都是罗星这个小崽子以前把他保护地太好了】

 

“不要害怕它,压力会让你更专注。”

 

【他明明是个如此优秀的人】

 

李懂拿着望远镜默了一会,突然问:“你真的这么想吗。”

 

顾顺偏了偏头,好像是不知道李懂指的是什么,李懂便深吸了一口气:“希望我成为主狙击手的这件事,你真的这么想吗。”

 

明明这个时候的顾顺,说的并不是“希望”啊。

 

顾顺看起来也是愣了愣,他没说话,他头顶的诚实却替他做出了回答。

 

【大概会舍不得吧】

 

李懂眼神一动。

 

【但我更想看到他耀眼的模样】

 

李懂抽了抽鼻子,立刻说:“先任务吧。”

 

顾顺盯着他看了一会,便也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回了漫漫黄沙。

 

 

 

杨锐的车子驶了出来。

 

后方被击中油箱而爆炸的车辆的火光接天刺眼。

 

一架武装直升机飞了过来,指挥台顿时沦陷。

 

李懂掀开石板,挥散开尘土飞扬,不耽一刻地赶到了倒地的顾顺身边。

 

“顾顺,你没事吧!”

 

顾顺在地上呻吟了两声。

 

【还好,他看起来没事】

 

远处传来了更为嚣肆的枪炮声,顾顺有些艰难地指了指自己身边:“李懂,用我的枪。”

 

【把枪捡起来】

 

“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

 

【我相信你】

 

李懂其实知道,此时的自己并不紧张,也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一击毙命,他只是突然想起了当初懵懂的自己。

 

如果那个时候不是顾顺的这两句话,自己可能真的没有那个勇气完成最后一击。

 

即使这个大傻子,只知道用罗星来打掩护。

 

他在心里轻笑一声,有些无奈,也有些动容。

 

然后他在现实中开出了最后那一枪,从敌人脑门迸溅开的血液溅满了视线,像是从白骨里开出的花,是凄美,也是终结。

 

他把顾顺从地上扶起来,高大的狙击手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

 

他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也不敢多往对方的头顶多看两眼。

 

【好感度:90/100】

【嗯,开了我的枪,就是我的人了】

 

李懂红了脸颊。

 

谬论。

 

 

 

坐在返航的飞机上,李懂久违地又体会了一次劫后余生的感觉。

 

佟莉在驾驶舱里,队长在货仓看守着那批原料。

 

他就和顾顺一如既往地坐在整个飞机上最舒服的地方,面对着面相顾无言。

 

只不过对于顾顺是真正的无言,对于李懂而言,他能看见顾顺面对着自己,再也停不下来的心理活动,看得他面红耳赤,几乎想要立刻移开视线,甚至是想换个位置。

 

他自己的思维也是混乱,所以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开始,顾顺就格外温和地看着他,心中所想也就只留下了那露骨的一句,【我喜欢他】

 

【李懂,我喜欢你】

 

“李懂。”顾顺突然叫他,“结束了。”

 

李懂回过神来,含糊不清地回了句:“嗯。”

 

就见顾顺挑了挑眉:“你就没点表示?”

 

李懂眨眼:“还能有什么表示?”

 

顾顺像是觉得有些好笑,接着朝着李懂招了招手:“你过来。”

 

这个发展不在李懂的记忆中,但他还是听从顾顺的话慢慢把身子凑了过去。

 

下一秒,他就被对方拽住了胳膊,然后整个人跌进了一个满是血腥硝烟,却又格外温暖的怀抱。

 

顾顺的拥抱他从来就不陌生,但是这个时候来自顾顺的拥抱,却让他徒生一股想要哭泣的冲动。

 

顾顺说:“那个关于并肩作战的问题的答案,现在还想知道吗。”

 

李懂没有把这个当成是恋人的拥抱,只是把这个当成,自己所贪恋和怀念的一个温度。

 

他知道对方指的什么,于是他没说话,就是抬手回抱住顾顺,以此作为自己的回应。

 

顾顺轻声一笑:“我愿意。”

 

李懂抬眼。

 

【我不仅愿意】

 

【我还希望,是一辈子】

 

 

 

 

09.

 

李懂觉得,这个梦境好像有些过于冗长了。

 

居然直到顾顺拿到调令正式编入蛟龙一队,他都还没有醒来。

 

而顾顺就像是曾经做过的那样,以一种极度潇洒的模样敲开了他寝室的房门,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靠在门框上,带着一副极度欠揍的表情问:

 

“想我了没。”

 

李懂往他头上一瞥。

 

【好感度:90/100】

【李懂,我要追你】

 

现在回忆起来,顾顺的确是从搬进蛟龙的第一天起就开始骚扰自己了。

 

第一次呼吸训练的时候,就拿着训练为借口用了一种极为亲密的姿势把自己圈在怀里,后来他们心率和呼吸都合拍后,自己不知怎的就在对方身上睡着了。

 

至于那之后死皮赖脸要跟自己一起去澡堂、三餐同步的举动,那都是不忍提及的后话。

 

但此时李懂自己也有些不解了,他完全按照原本的生活轨迹往前走着,饭也一起吃操也一起跑,但就算是在自己从来不反抗的和对方做亲密的呼吸训练时,顾顺头上好感度的数值都始终停留在90%没有变化过。

 

 

 

张天德生日那天,是这个纯情直男终于鼓起勇气向女机枪手表白的日子。

 

佟莉显然是也有些惊讶,但任谁都知道这俩人真正的心意是什么,女机枪手追着石头骂了一阵,最后难得体现出一点女孩柔情地答应了下来。

 

即使是重复经历了这一天,李懂依旧为他们俩感到开心。

 

有情人终成眷属,便是这世界上大幸之一。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那一天是顾顺这个向来大大咧咧的狙击手很认真地跟他讨论感情问题的一天。

 

他犹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对于顾顺的调戏其实还没有开窍。

 

所以此刻听见顾顺的问题,和当初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

 

“李懂,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啊。”

 

那一刻李懂终于明白了,顾顺心中所想的那个栽了的俗套指的是什么。

 

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哦,自己回答的是:

 

“我大概是相信的吧,即使自己还没有遇到过。”

 

此刻他也这么说,看见了顾顺眼里微微燃起的光芒。

 

然后顾顺说:“那你可能没办法遇到了。”

 

【虽然很不甘心啊,不是你的一见钟情】

 

【但是能成为你未来的一生倾心,我也认了】

 

李懂看着这话,忍不住失笑出声。

 

他可没忘记顾顺刚见到自己时那20%的好感度的事实,怎么就好意思定义为一见钟情了。

 

而且这个傻子狙击手,哪就来的自信,认为自己将来会对他一生倾心。

 

不过……自己也没法否认就是了。

 

顾顺因为他的笑声而不解:“你笑什么。”

 

李懂意识到,从此刻开始,发展便和当初不太一样了。

 

但他却不想将其引回正道。

 

而是问:“顾顺,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另一个人呢。”

 

顾顺摸了摸后颈,他抿着唇,是他陷入思考时的表现。

 

半晌之后,他开口:“喜欢这件事,可能不需要什么理由吧。”

 

“有的时候他站在你面前,你就能知道他就是那个人。”

 

【我喜欢你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啊,就像是一个狙击手需要观察员一样,是天经地义,是命中注定】

 

【是从灵魂深处所向往的另一半】

 

【是心中所缺失的最契合的那一块空白】

 

【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就想要大声告诉你】

 

【我喜欢你】

 

 

 

 

10.

 

呼吸不畅是未复苏的意识的第一个感受,恍惚感觉到好像有舌头在自己嘴里作乱他才惊吓一般地彻底清醒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顾顺那张笑得恶劣的脸。

 

“你是怎么了,睡得这么死,非要我吻你才醒啊。”

 

李懂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早上醒来面对的那一幕是因为什么,他从床上坐起来,快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的装潢,是他本该所处的时空的模样。

 

再看向顾顺的时候,对方看着自己的眼里有笑容与爱意,真挚而露骨。

 

但是头顶上却不再有那滑稽的进度条与文字了。

 

李懂揉了揉眼睛,慢慢地翻身下床,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做了个好长的梦,还以为醒不过来了。”

 

顾顺凑过来,无比熟悉地在他的额角印上一吻:“什么梦。”

 

李懂笑笑:“一个特别想揍你一顿的梦。”

 

说完后,他就拿着洗漱工具抬脚出门。

 

现在回想起来,倒是稍稍有些遗憾,他还没能看到顾顺对自己的好感度有没有达到百分百,这个梦就醒了过来。

 

往前走了几步,他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一回头,发现顾顺竟然没有并肩走到自己身边来,而就是停留在自己身后两个身位的距离跟着。

 

李懂停下脚步:“你干嘛。”

 

顾顺也停下脚步,表情有些犹豫:“你是不是,还在介意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

 

那个梦境所占用的时间实在是太多,要回忆起昨天晚上这个时间线的确是费了点时间,但他看向顾顺的眼睛的那一秒,忽地就明白了。

 

“你是说,我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那件事吗。”

 

顾顺默了一会,然后缓缓点头,有些急切地开口道:“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只要你不会觉得这个说法很敷衍……”

 

李懂一大步跨了过去,微微踮脚环住顾顺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顾顺明显愣住,但立刻就回过神来,回抱住李懂,夺回了这个吻的主动权。

 

李懂在心里无奈地笑笑。

 

是他自己蠢了啊,他现在哪里需要什么进度条来告诉自己。都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啊,顾顺看着自己的眼睛里,盛着的明明就是百分之百的爱意。

 

“你不用说了。”李懂轻笑,“我已经知道了。”

 

“因为我也一样啊。”

 

 

 

“你只要站在我的面前,我就知道,你是我将一生倾心的那个人。”

 

 

 

 

 

End.






/合志《白日焰海》的通贩还有几本余本,有意向的小伙伴们可以考虑一下哦 走这里

/早点清仓我就可以早点解禁把合志文发出来啦(bushi






评论(28)
热度(635)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