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nnee | 花开有路。



/迟来的恭喜三妮儿成团出道

/Sunnee中心

/Yanee友情向,我爱她们之间的惺惺相惜





《花开有路》

 

 


 

00.

 

那似梦又不是梦。

 

 

 

 

01.

 

如果说活到如今有那么一个瞬间不明白自己的名字从别人的嘴里念出来代表着何种意义,那一定就是现在。

 

耳边徒然爆发出来的嘈杂和尖叫竟是让她产生了耳鸣的冲动,在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眼泪就已经先思维一步流了下来。

 

她意识到身边的人抱住了自己,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肆虐的眼泪终于让呼吸都不顺畅的时候,她反而从窒息的边缘惊醒,突然就明白这一切不是自己的幻觉与臆想。

 

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幅度与脑海中画面的闪回速度达到同一个频率的时候,她只觉得绷紧了这么多天的神经在一瞬间就卸下了全部的力道,腿软地几乎要撑不住自己,与生俱来般的镜头感尽数消失,她已经不知道肃然为何物。

 

身旁的人把她围得很紧,氧气似乎都因此变得稀薄,有无数双温柔的手在替她逝去眼泪,拍着她的肩膀的手隔着厚厚的制服也能传递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然后她在迷茫和婆娑之中终于挣扎着睁开了双眼,模糊的视线里好像周围一切都是象征着希望的粉红色,随后真正清晰起来的第一个人的面孔的才映入了她的眼中。

 

Yamy这幅轻狂含笑的模样其实是她见过最多的模样,这个从认识第一天的小姐姐向来都是照顾却又最交心的存在,她陪伴着自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是她似是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见过对方眼眶这般的泛红,与那精致的妆容无关,只是对方最纯粹的热意与关切。

 

她从自己所处的高台上往下迈出一步,Yamy就不由分说地揽住了她的肩膀,是彼此最熟稔又自然的举动。

 

就好像是她即将前往的地方不是她做梦都在渴求的花路,而是平日里再普通不过的练习室或宿舍。

 

这条路是自己凭借汗水和实力走出来的。

 

这三个多月中她收获了来自无数人的关心和照顾,一点一滴都是自己逐梦路上不可或缺的记忆。

 

但是后来隐约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她恍惚意识到,第一个把她牵下高台、第一个推着她前进把她送上自己梦寐以求的道路的那个人,是Yamy。

 

是她渴望能够并肩前行的Yamy。

 

 

 

 

02.

 

人们总是承载着梦想而行走在人生这条宽阔大路上,然而这样的道路就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因为心中所期冀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停止。

 

杨芸晴的愿望和梦想其实很简单。

 

因为喜爱音乐和舞台而迈入了演艺的圈子,年少的时候无知,把这当做前进的方向和动力,连心境都是单纯的,以至于过去了那么多年,她还是会把一切恶意美化成自己心中所期望的模样。

 

因为她只是希望有人能够喜欢她的音乐。

 

她只是希望有人能爱她。

 

然而那些诚心追逐的梦想又好像特别容易得到满足,她只要一只脚站在了名为舞台的平台上,其他的一切就好像不那么重要了。

 

台下坐着的不论是朋友还是工作人员,又或者是那些真正来看她的人,都能让她轻而易举地笑出声来。

 

最大的梦想是希望能够有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来看自己演唱会的人都是爱自己的。

 

音乐响起的时候,大声喊着她的名字的惊叫传入耳中的时候,那些微不足道的虚荣就好似得到了满足,她想象着将来心里那个梦想实现的时候,肯定也是这副模样,满目的应援都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终于不再是以一种类似点名的方式被叫出来,而是满含着情感与爱意。

 

而这一切好似真的入了梦,她不再四处漂泊,舞台也不再是云端彼岸的存在。

 

她踏在其上,每一步都像是在火焰中舞蹈。

 

不知怎的,就烙印下了一生。

 

 

 

 

03.

 

Sunnee睁开眼睛。

 

她发觉自己又在重复那一天的梦了,这段时间她隔三差五地就会将那天的一切揉进自己的梦境,不知是出于想重复体验那样的美好,还是心底一直暗藏着的不为人知的自卑与不安感。

 

这次的梦境戛然而止在她通往金字塔的路上,视线里最后一个画面是高耸着的象征着首席的独数,她不是没有期冀和争取过那个位置,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许个愿望都要小心翼翼。

 

如今只要能够让她在舞台上有一席之地,就已经足以让她满足了。

 

Sunnee从昏睡的疲倦感中恢复过来,刚想着要起身,却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微微撑起身子就是一阵头晕目眩,胸口也闷得厉害,完全没有多余的力气能够让自己坐起来,额角冒出点虚汗后就整个人栽回了床上。

 

感官全部恢复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上一次有这样的感受还是两年前刚来北京的时候,生了病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反正没有工作也没有练习,她就干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也没有药吃,就是喝点热水闷了点汗,躺了好几天才基本好起来。

 

她有些艰难地回忆了一下最近的通告和行程,想起了今天没有事情后干脆地把身上的被子往头上一罩,习惯性地不想告诉任何人,打算像曾经那样独自撑过去。

 

被子唯一留的那条缝几乎透不进什么新鲜空气,没过一会漆黑的被子里就闷燥不已,Sunnee却不在意,反而在这样昏沉的环境里又有睡过去的趋势。

 

然而她却忘了一件事,她的身边早已不再如曾经那样空无一人。

 

被子被掀开光亮一瞬间打下来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把整个人蜷缩了起来。她无力去在意发生了什么,只是谋求某种安全感般的扯过了自己放在床头的外套往头上一罩然后往墙边挪了挪。

 

不太清醒的意识间却好似清楚地听见了某个叹息,然后外套也被扯下,没有任何遮光物后她也是莫名有些烦躁,几乎是不耐烦地朝那人睁开了眼睛。

 

那句“别管我”终究是生生憋在了喉咙口。

 

那人坐在她的床边,探上额头的手的温度明明还不及自己的体温,却让她突然觉得,那足以灼伤自己的心脏与灵魂。

 

 

 

 

04.

 

Yamy的手是凉的,有些像这个人在舞台上所展现出的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

 

但是Sunnee知道,对方对于自己从来不会展露出那样一面,对方只会笑得温和,即使那样的笑容之中也带着些许骨子里的傲然。Yamy体温偏低,却正好缓解了自己的脑海因为热意盘旋而持续的不适。

 

“你经常这样吗。”

 

Yamy开口说话了,但是手却没有拿开,那偏低的嗓音不显聒噪,反而让她觉得舒服。

 

Sunnee索性朝着对方的方向转过身:“什么啊……”声音一出来她就听出自己嗓音的不稳,喉咙也是生疼得厉害。

 

Yamy的手揉上她的太阳穴:“你发烧了,为什么不说。”

 

是带着一些指责与不甘的语气,但是还是刻意放缓了声音,好像在压抑真实的情绪,又像是怕吓到床上这个面露无辜的女孩。

 

Sunnee稍微把被子往自己胸口上扯了扯,想以沉默来回答这个问题。

 

下一秒Yamy又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你在练习室晕过去了,这种事情你也瞒着,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

 

Sunnee睁大眼睛,她是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

 

现在能够想起来的最后一个画面的确是自己坐在练习室的角落里休息,但她绝对没有想过那便是意识的中断。

 

Yamy看着对方这副模样,大概也猜到Sunnee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生病了的这件事。即使只有三个月的相处也足以让她了解这个女孩了,她知道Sunnee是那种喜欢把一切委屈和苦楚往肚子里咽的性格,但是对方的那张脸藏不住任何情绪,却还是笨拙地想要用尴尬的微笑来掩饰自己的心情,看一两次是觉得对方傻,看多了那便是从胸腔里涌出的心疼。

 

但是最主要的是,杨芸晴这个人,从来不希望别人为她担心。

 

果不其然,对方立刻换上一副有些不安的神情,不是想要解释自己的隐瞒,更像是想要安抚自己的怨气。即使自己根本没法真正地生起气来。

 

那双澄清黝黑的眼睛染上薄薄一层水雾,其中透着的光却好像倒映了整个星河。

 

Yamy在这一刻不合时宜地想起了练习室的场景,即使旧时的风波已经过去很久,该澄清的事实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公正声张,Sunnee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把自己藏在角落里,帽檐总是压得很低看不见表情,明明是那么健谈阳光的一个人,却愈发让自己变得格格不入。

 

她没有试图从一开始就去把与自己离得最近的把自己整个身影没在角落里的Sunnee拉入这个集体交流的氛围中,她知道对方这几天一直都很累,更不用说在成团之前对方压力大到心情差到连着几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Yamy只是没有想到,当她们今天的任务结束可以各回宿舍的时候,杨芸晴还是一动不动地待在那,比以往消瘦些许的背膀靠着墙壁,手臂搭在膝盖上,整张脸就埋在其中。她叫了好几声对方的名字,没得到回应,众人这才是觉得不对劲了。

 

她第一个凑了上去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过高的温度传入自己手心的时候,Sunnee整个人也意识全无地栽倒在了她的身上。

 

练习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慌呼声,但是撑着对方全部重量的Yamy却把对方惨白的面色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属于这个二十一岁女孩的脆弱。

 

 

 

 

05.

 

被扶着在床上坐起来后,Sunnee几乎是习惯性地把自己匿进了床头的角落,是连外边的白炽灯都投不进光线的地方。

 

她把被子披在身上,抱着双膝抵着下颌,目光游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向来对于伤病的忍耐力是很高的,许是晕倒的那段时间被细心地照顾过了,此刻虽然烧还没退,却没让她觉得有更多不适。

 

Yamy离开了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杯水。

 

Sunnee闷头却安分地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水,Yamy随手把喝空了的杯子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回过头时却发现对方依旧是一副游神天外的模样。

 

于是她干脆把鞋子一脱直接钻进了Sunnee的床,再手脚灵活地爬到对方身边坐下,学着对方靠在墙上的时候,才发觉墙壁的温度竟然这么凉。

 

“想什么呢。”Yamy把手肘搭上对方肩膀。

 

Sunnee试图推开她:“会传染的。”

 

Yamy无奈地笑笑:“你啊,能不能想想你自己。”

 

Sunnee显得有些迷糊:“我自己?”

 

Yamy也没再刻意靠近对方了,她把头往后一仰,目光最终停留在上铺的床板上:“以后不能再这样了,你好不容易实现了你的梦想,难道想要用这样的方式亲手毁于一旦吗。”

 

杨芸晴愣住,就听见Yamy继续道:“我们已经是可以相互依靠的同伴了啊。”

 

“别总再独自一人面对一切了。”

 

话一说完Yamy就有些后悔了,她觉得自己活到这么大都没说过如此矫情的话,一时间甚至不好意思去看Sunnee听见这番话后是什么表情。

 

她不自在地偏了偏头,宿舍沉默了一阵后,竟是被一声压抑的抽噎打破氛围。

 

Yamy惊讶地看过去,就见Sunnee正专注而热忱地看着自己,但是那双好看的眼睛已经被水汽润湿,两道清泪无声地淌了下来。

 

对方本是苍白的脸色因为哭意而染了红晕,鼻头也是红红的。

 

Yamy见过杨芸晴哭过不少次,一个在舞台上光芒四射帅气逼人的人,却好像随时随地都能哭得像个孩子。

 

偏偏这个人哭起来还不太好看,五官全部皱在了一起,清亮的嗓音在那时会变得声嘶力竭。

 

但是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到杨芸晴这般无声流泪的模样。

 

像是光芒落下神坛。

 

却还是能够照耀人心。

 

 

 

 

06.

 

她说。

 

“我总觉得我是在做梦。”

 

杨芸晴攥着被子的一角,柔软而带着皂香:“如果真的是,可能一辈子都不想醒来吧。”

 

Yamy捧上Sunnee的脸颊,像是以往做过无数次的那样,用拇指轻轻地逝去对方的眼泪。

 

面前的女孩比自己小,却早已过多地承受了本不该由她承受的压力。

 

但是最令她敬佩的是,明明从始至终都不知所措,对方都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想过要放弃。

 

她也许无法感同身受地理解那究竟是怎样的世界,但是在陪伴对方一起走来的路上,她知道那是足以摧垮一个人的恶意。

 

而这个女孩顽强地挺过来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哭的样子真的丑死了。”

 

虽然说着这话的时候,Yamy的嘴角正带着翘到了耳根的笑容。

 

Sunnee鼻子一抽:“……你好烦哦。”

 

Yamy捏了捏对方瘦削了不少的脸颊,还在滑落的眼泪轨迹都跟着改变:“现在呢,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吗。”

 

“要我陪你把梦做下去吗。”

 

Sunnee小心翼翼地看了Yamy一眼。

 

然后她伸出手,轻轻地戳了戳对方的肩膀,然后是手臂,然后是心口。

 

指尖传来了清晰而有力的鼓动。

 

“我浑浑噩噩这么多年都是在追寻这条道路,可是当我真正走上去的时候,我却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好像要来个人来扇我一巴掌,告诉我这都是真的。”

 

“疼痛是不会骗人的吧。”

 

Yamy挑了挑眉,那狭长的眉眼此刻显得极为感性。她放下手:“要我扇你一巴掌啊。”

 

Sunnee胡乱地抹掉了自己的眼泪,又撩起被子的一角擦掉那些令皮肤不舒服的泪渍。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专注地盯向了Yamy,目光如炬。

 

她微微扬起自己的左脸:“来。”

 

Yamy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她看着Sunnee脸上认真的表情,没有把那份无奈的心情摆在脸上。

 

她扬起手,Sunnee竟是没有闭上眼睛。

 

她的手不徐不慢地上移,堪堪停留在Sunnee的耳边。

 

然后就在Sunnee无意识咬住下唇的时候,她的手继续上移,最后停留在了对方没有做过造型而柔顺的发顶上。

 

场面好似有些滑稽了,因为对方明明比自己要高上些许,她看着对方的视线甚至都是微微仰起的,但是Yamy没有在意这些,修长的手指没入对方的发梢,触到头皮的那一刻热意几乎烫伤指尖,而Sunnee也在那一刻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心酸。

 

Yamy有些玩味地揉乱对方的头发,却又好像不满足,干脆手臂一捞,就与对方抱了个满怀。

 

虽然还在发烧,鼻息之间是氤氲,连呼吸都带着灼人热意。

 

但是杨芸晴却觉得,那一切都抵不上这个拥抱里所带着的温度。

 

然后Yamy说:“这都是真的。”

 

“因为温暖也是不会骗人的。”

 

 

 

 

07.

 

徐梦洁心灵手巧地熬了一碗病号专用的营养粥。

 

李紫婷在宿舍角落点上了安神用的香薰。

 

杨超越将冲调成适宜温度的药送到了床边。

 

傅菁特地出门买了一只抱起来特别舒服的布偶。

 

紫宁用小黄人的腔调唱了一首情歌。

 

赖美云和段奥娟上演了一段解闷的话剧。

 

吴宣仪和孟美岐说工作上的一切都不要担心。

 

而Yamy就慵懒地靠在门边,目光越过围在床边的拥挤人群,淡淡地看着坐在床上备受宠幸的女孩。

 

Sunnee艰难地在众人身后找到了Yamy的身影,然后看出了对方含笑的眼中无声的一句话:看吧,你不是一个人了。

 

她喝掉了药和粥,对着动人的歌声和有趣的话剧毫无顾忌地笑出了声,她又把那个太阳模样的布偶抱在怀里,觉得满屋清淡的花香味很是好闻。

 

这一刻反倒像是回到了那个舞台,她被人群簇拥着,然后走上了梦最开始的地方。

 

吴宣仪伸出手帮她抹掉了嘴唇边的一抹汤渍,而就在那一刻所有的情绪再次猝不及防地窜上心头,Sunnee立刻把被子一掀盖住了自己的头,让在床边的众人有些不明所以。

 

一道不轻不重的笑声凭空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轻巧的脚步声。

 

Sunnee在被子里再次流出眼泪,却愣是没有发出一句哭声。

 

然后下一秒,隔着被子,她感觉到有一只手再次抚上了自己的头顶。

 

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瞬间就知道那人是谁。

 

而就像是要回应她内心的呼唤似的,那人开了口。

 

声线上扬,嗓音独特。

 

是Yamy。

 

“你的花路,才刚开始呢。”

 

 

 

 

00.

 

那似梦又不是梦。

 

是一腔孤勇,终花开名就。

 

 

 

 

 

Fin.






/说点闲话


感觉喜欢上Sunnee之后泪点真的变低了,Sunnee宣布成团的那个镜头真的是看一遍哭一遍,当晚看直播的时候直接爆哭出声,眼睛里的眼泪根本止不住,以至于当时都没能看清三妮儿在干什么

后来看回播的时候,才发现我nee居然哭的这么伤心

她真的是太委屈了,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明明才那么年轻,却早早地就经历了社会和娱乐圈满是丑陋和恶意的攻击,真的心疼她


成团是她的梦想,我无条件地希望她实现这个梦想

但是转念一想我又特别怕她在这个团体里受到委屈

但是各位小姐姐都是挺好的人,也希望我nee这两年能好好的,这两年结束了就找个机会好好回家吧


从她成团出道的那一天起我的情绪到现在都没调整过来,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

不论是那天晚上发布的采访,还是之后各种饭拍细节镜头,都让我看一次哭一次,好像半辈子的眼泪这几天都流尽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哭的最惨的居然是当我重复看《逆风》现场时注意到Sunnee帮Yamy的Rap垫音那里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Sunnee合音时无比自然地甩手,看到那好似唯一的意气风发的瞬间,眼泪真的完全完全止不住

这一切本该就是属于她的荣耀,她就是这样一个能在舞台上加冕为王的人


呜呜呜十分的zqsg了

感觉自己是个北京girl很感动qwq今后有机会一定会去看三妮儿的qwq

也会去看她的演唱会的


更会爱她一辈子的❤






评论(19)
热度(194)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