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行路且歌。



/家家的故事

/不知道家家是谁的请走前篇

/平淡如水



 

《行路且歌》

      

 

 

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尹昉正在打理刚买回来不久的鱼缸。

 

他反手就给黄景瑜去了一条信息

 

——家家幼儿园闹食物中毒了,现在在市医院

 

发完信息后,他立刻脱掉身上的居家服,找了一套到医院去也不至于那么显眼的米色衬衣换上。

 

最近黄景瑜挺忙的,现在这个时候估计还在和新剧组开会。

 

所以整理好一切准备出门前拿起手机的时候,尹昉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收到对方的回复。

 

——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尹昉看了一下时间,今天是星期五,现在又是下午三点这样不尴不尬的时间,算上那些各种找理由早退的学生或者公职人员,现在市中心那边应该会有不少人。

 

今早出门的时候黄景瑜穿得可算是随性,走到大街上毫无隐蔽性。

 

他想了想,又问

 

——需要我帮你带些什么吗

 

这个时候尹昉已经开始想黄景瑜会选择哪一款墨镜了。

 

黄景瑜又是回得很快,尹昉低头看去,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不用

 

——把你自己带过来就行

 

 

*

 

 

尹昉到达市医院大门口的时候,黄景瑜正在帮两个小姑娘签名。

 

他与那两个小姑娘擦身而过,对方好像也没注意到自己,就这样扬着快咧到耳根的笑容满脸激动地跑了过去。

 

尹昉抱胸打量了一下对方:“现在黄导的签名这么廉价的吗。”

 

黄景瑜自然地揽住他就往医院里走,一边走一边说:“她们让我签的不是我自己的名字。”

 

“她们让我官方认证一下‘海景昉’。”

 

尹昉一愣,随即失笑出声:“现在还有这玩意呢。”

 

黄景瑜揉了揉尹昉的头发,语气含笑:“那可不。”

 

幼儿园集体食物中毒的大事早就传遍了医院,他们很轻易地就找到了接待病情的楼层。一出电梯,喧哗冲耳而来,好像这里并不是医院而是菜市,过道里是大人们来回走动的身影,不少孩童们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尹昉和黄景瑜没往里走两步,就听见接待处传来一阵喊声:“尹家的父母到了吗!”

 

黄景瑜一路护着人挤到了台前。

 

尹昉急忙开口:“在这里,我们就是。”

 

前台的护士忙于记录,本来只想象征性地抬头扫一眼,却是在准备收回视线的那一刻没了动作,手上的笔脱了力掉在桌上,她又愣愣地抬起头。

 

“你、你们是……”

 

黄景瑜不轻不淡地沉下眼眸:“别瞎耽误时间。”

 

“把该登记的登记好了,然后告诉我,我女儿在哪。”

 

 

*

 

 

回答了黄景瑜的,是自身后传来的一声清脆呼唤——

 

“爸爸!”

 

两人同时转过身去,稚嫩的小女孩越过拥挤的人群向他们跑来,也许是由于匆忙,裙子的一边肩带掉落下来耷在手臂上。

 

黄景瑜蹲下身,迎上女孩的笑脸,然后一把将人抱进怀里。

 

“宝贝儿。”他笑着站起身。

 

尹昉替女孩把肩带拉回原位,又把自己带来的小外套隔着黄景瑜的手臂披在对方身上。他抬手摸了摸女孩柔顺的头发:“家家,没什么事吧。”

 

女孩从黄景瑜的臂弯里朝着尹昉外倾身子,尹昉急忙迎了上去,女孩就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了尹昉的脖子,然后在他的脸颊旁亲了一口。

 

她说:“要昉昉抱。”

 

黄景瑜在身后挑了挑眉,尹昉抬眼看了一眼黄景瑜的脸色,忍着笑意从对方的手里接过了家家:“好,过来。”

 

家家稳稳地坐在尹昉的手臂上,又凑上去亲了一口。

 

幼儿园老师走了过来,告诉他们家家没事,现在已经可以回家了。

 

尹昉看了一眼旁边还在啜泣的孩童,有些不解:“家家怎么会没事啊?”

 

老师却也是无奈地笑了。

 

这次食物中毒是因为幼儿园的食堂中午做了没煮熟的四季豆。

 

老师表示:“家家她说晚上要回家吃昉儿做的菜,所以中午啊,什么都没吃啊。”

 

 

*

 

 

黄景瑜把车停好回到家,却发现尹昉和家家还在家门口站着。

 

尹昉摸了摸耳垂:“忘带钥匙了。”

 

黄景瑜扫了一眼如胶似漆抱着的两人,然后朝着家家拍了拍手。

 

他说:“宝贝儿,晚上想不想吃好吃的。”

 

家家把埋在尹昉肩头的脸朝着黄景瑜转了过来,满是兴奋地重重点头:“想。”

 

“那你让爸爸抱一个,晚上爸爸让昉儿给你做好吃的。”

 

家家迫不及待地把身子往外拱:“爸爸抱抱。”

 

黄景瑜心满意足地把家家揉进怀里。

 

尹昉从黄景瑜的裤兜里掏出钥匙,没好气地瞥他一眼然后去开门:“你幼不幼稚。”

 

黄景瑜跟着进了屋,然后附身在尹昉的脸颊啄了一口。

 

那里还留着家家的口水渍。

 

刚关上家门,家家又开始蹿腾起来:“今晚要吃昉儿做的好吃的。”

 

黄景瑜佯怒地瞪她,没什么力道地在她额角轻弹一下:“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直接叫爸爸的名字。”

 

家家歪了歪头:“可是老师说了,一个人只有一个爸爸。”

 

黄景瑜愣了一下,随即咧开嘴角:“那你可以叫妈妈啊。”

 

尹昉闻言幽幽地看向黄景瑜。

 

黄景瑜抱着家家凑到尹昉面前:“来,叫妈妈。”

 

家家咬了咬她肉肉的小嘴唇,回头犹豫地看了看黄景瑜,又转回来看着面前笑得温柔的尹昉。

 

然后直接扑到了尹昉的身上:“我就要叫昉儿。”

 

“爸爸就叫昉儿,所以家家也要叫昉儿。”

 

尹昉高傲地拍掉黄景瑜的手,把家家的拥抱权重新夺了回来。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一手抱着家家,另一只手轻柔地在黄景瑜发顶顺了顺。

 

他笑:“昉儿要去做饭了,爸爸帮不帮忙啊。”

 

 

*

 

 

尹昉在做饭的时候,家家终于是自觉主动地爬下了他的怀抱。

 

她在厨房里绕了一圈,拉开比自己还高的冰箱,趴到里面去,半晌捞出了一个鸡蛋。

 

“昉儿,我要吃你做的芙蓉蛋。”

 

黄景瑜正靠在厨房的推拉门上,手上拿着手机点点画画,时不时瞥一眼家家,生怕她在厨房里磕着碰着。

 

听到自家女儿的话,他下意识放下手机,然后就看见尹昉把切菜的手在围裙上来回擦了几道,屈身接过了家家手里的鸡蛋。

 

“好。”即使没有在笑,脸上却也尽是愉悦,“还有你最爱的排骨汤。”

 

黄景瑜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昉儿,你还记得我最爱吃什么不。”

 

尹昉又重新操起菜刀:“还能是什么,不就是饺子。”

 

“那你说你有多久没包饺子给我吃了。”

 

尹昉回过头来,稍稍有些歉意地说:“可家家不爱吃啊。”

 

他又补上一句:“她特别不爱闻你最爱吃的猪肉大葱味。”

 

黄景瑜挑眉,然后去牵家家的手:“宝贝儿,厨房里味大,你出去玩一会。”

 

家家眨了眨眼,扭扭屁股一路小跑了出去。

 

黄景瑜反手就把不透明的厨房门给拉上。

 

然后把尹昉逼到了灶台的一角。

 

他邪肆一笑:“那你是不是该做点别的补偿我。”

 

尹昉被逼得几乎整个后背都贴在了凉台上。

 

腰腹上传来了熟悉的温热触觉。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好啊。”

 

黄景瑜眼睛一亮,轻车熟路地朝着那微厚的唇侵去。

 

然后一把沾着泥的青菜突兀地挡在了二人之间。

 

尹昉嘴角轻扬:“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一起做饭了,去,把这捆青菜洗了。”

 

尹昉推开黄景瑜,重新站回自己的案板前。

 

感受到身后人散发的浓浓的幽怨情绪,他轻笑一声,然后转过身:“我有些怀念以前和你一起做饭的日子了。”

 

黄景瑜慢慢地拿着那捆青菜站到水池边。

 

和尹昉肩并肩的位置。

 

像是十年前的摩洛哥一样。

 

黄景瑜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就拿这招吃死我了是不。”

 

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凑过去,在对方的鬓角留下轻浅一吻。

 

他笑:“但是啊,我就乐意被你这么治。”

 

 

*

 

 

家家有一个专门用来舀芙蓉蛋的小勺子。

 

勺子柄上有一只蓝色的小鲸鱼。

 

每次吃剩到最后两口的时候,家家都会舀起一勺,然后递到尹昉的嘴边。

 

“昉儿也吃一口。”

 

尹昉吃完后,她又会把剩下的最后一口递到黄景瑜的嘴边。

 

“还有爸爸。”

 

黄景瑜低头衔住勺子,芙蓉蛋入口即化,留下的是悠悠醇香。

 

家家突然睁大眼睛,一副惊喜地模样跳下饭桌。

 

她三两步蹦到客厅口的巨大鱼缸面前,双手拍在玻璃上,不停地踮脚想要去够上方的水纹。

 

尹昉放下筷子,拿了一个小矮凳,然后把家家抱了上去。

 

他在家家身边蹲了下来:“喜欢吗。”

 

这个鱼缸是他今早买回来的,就是为了给家家一个惊喜,现在看来还是很成功的。

 

家家的眼中倒映着五光十色。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喜欢。”

 

她突然伸手指向一条优雅游动的鱼:“那是爸爸。”

 

黄景瑜闻言从饭桌上伸了个头出来。

 

家家露齿一笑:“黄金鱼,是爸爸。”

 

尹昉点了点头:“真聪明。”

 

黄景瑜差点没把口中的菜汁喷出来。

 

 

*

 

 

夜晚八点,正是少儿频道的黄金档。

 

家家最喜欢窝在尹昉的怀中,用自己刚过肩膀的头发去蹭尹昉的脖颈。

 

尹昉抱着家家一起看电视,黄景瑜就捧着电脑坐在一旁,没拿鼠标,一只手空了出来去搂尹昉的肩膀。

 

动画剧场快要结束的时候,尹昉偏过头:“你先去洗澡吧。”

 

黄景瑜点了点头。

 

他一走,尹昉就悄悄凑到怀中女孩的耳边:“家家,现在敢不敢自己睡觉啊。”

 

家家跟着片尾曲哼歌哼地正开心,听到这话转过头来,对上尹昉温和的眉眼。她想了想,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敢。”

 

尹昉微笑:“那今晚自己睡,可以吗。”

 

家家攀上尹昉的胸膛:“嗯!”

 

黄景瑜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电视被关掉了,客厅的顶灯也灭了一盏。

 

尹昉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而家家躺在他的臂弯里睡得正香。

 

黄景瑜一边擦头发一边在尹昉身边站定,他低下头,语气柔和:“睡着了?”

 

尹昉伸手把一缕落在家家鼻尖的头发撩到她的耳后:“嗯。”

 

抬眼看向时钟,已经过了九点。

 

“回房吧。”

 

尹昉点点头,然后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走向家家的房间。

 

黄景瑜在外面等了挺久,没等到尹昉出来。

 

他也跟着走进去,发现尹昉抱着家家一起蜷缩在那小小的儿童床上。再走近一些,就发现根本是家家一直拽着尹昉的衣服不放手,小孩子手劲大,睡着后更是无意识地想要抓住那些让她有安全感的东西。

 

尹昉跟着躺在床上哄了一会,这哄着哄着自己就有了睡意。

 

黄景瑜无奈地在尹昉身边坐下,轻轻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昉儿,别在这睡。”

 

尹昉无意识地呢喃两声,然后抱紧了怀中的小女孩。

 

俨然一副宠溺又保护的姿态。

 

他又在床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眼看着就要这样沉沉睡去。

 

黄景瑜盯着两人安静带笑的面容半晌,无声地微微勾起嘴角。

 

他出去把整个家中的灯都关掉,然后把他和尹昉盖的那床大被子搬了过来,轻轻地抖了抖,温柔地盖在两人身上。

 

他想了想,也慢慢地挤上了这窄小的儿童床的一侧。

 

先是在家家的脸颊上浅啄一下,然后伸手把两人全部揽进怀中。

 

尹昉被他的动作弄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黄景瑜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看着尹昉睁开了眼睛,才是小心翼翼地越过家家,轻轻吻上了对方的唇。

 

他笑:“晚安。”

 

声音低浅地只有气息。

 

家家在两人之间无意识地动了动。

 

尹昉眨了眨眼,在对方温柔的眸子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他把头靠上黄景瑜的胸膛,心安理得地重新闭上眼睛。

 

 

*

 

 

 

不能说是心安理得

 

他本来想要对黄景瑜做出的补偿

 

事已至此

 

就还是等到下次吧

 

 

 

 

End


or TBC?





/带娃写得我全程姨母笑啊


/家家大概是三四岁

/跟尹老师姓是因为鲸鱼宠妻(不是)

 




评论(23)
热度(48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