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R | 梦中客。



/送给雅瑶宝贝的生日贺文w  @摸鱼大队头子 

/顺便祝雅瑶高考加油w

/爱你一辈子w


/拟人

/一个奇怪的设定




《梦中客》

      

 

 

瑞琪觉得自己最近忘记了什么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每天醒来后,看见的白花花的天花板就好像是脑海里空缺的一部分,明知道它就在那里,却怎么也碰不到。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焦灼感总是纠缠着他,让在他训练的时候都难得地分了神。

 

于是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前去询问自己的好友以及同事,得到的回答无一例外都是最近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大事,庄园里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祥和。

 

平静祥和。

 

这个形容词让瑞琪莫名有些恍惚。

 

庄园里明明就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时不时山谷里闯进了外来者,或者是哪个森林里又有可怕的猛兽出没,最可气的还是那个成天惹是生非的……

 

瑞琪的思绪突然怔住。

 

成天惹是生非的,是谁来着?

 

过了一会他又默默地想,有这么一个人来着吗?

 

大概是最近休息地不太够,成天胡思乱想。瑞琪走向塔楼旁的鸽房,此刻已是傍晚,塔楼的顶端能够把夕阳从连绵山壑中落下去的全景一览无余,他抓了一把鸽粮,细致地洒在了鸽笼里,他有些不记得这只鸽子是怎么来的了,但他还记得这是自己带回来的鸽子,找不到地方安家,就干脆在自己总是要巡逻站岗的塔楼上搭了个棚子。

 

鸽子轻快地叫了两声,夕阳的余光打在它原本洁白的羽毛上,像是染上了暖红的水彩。

 

最近的确是没什么大事需要骑士团时刻戒备,于是晚饭后没事干,瑞琪就又跑到塔顶去看月亮。

 

这里是离天空离圆月最近的地方,伸手就能握住月光。

 

但是这般幽蓝的天幕不知怎的好似有些单调了,瑞琪隐隐觉得,在这样宏大的自然背景板下,还应该有些什么,比如某个踏着月光一闪而过的身影,比如某张在月下张扬不羁的笑脸。就像是童话书里所讲述的那种英雄故事一般。

 

晚上入睡的时候,瑞琪还真的就梦见了如同故事里的画面。

 

只不过梦里的主人公不是什么赫赫有名的英雄,而是一位看不清容貌听不清声音的无良小偷。

 

对方嬉皮笑脸地称自己为怪盗,带着一张莫名其妙的面具,在瑞琪的梦里整个人总是隐藏在阴影之中。

 

而他就像是每个心怀正义的人一样试图抓捕对方,他们在街道上奔跑了很久,穿过了辽阔的原野,茂密的森林,然后来到了恢弘的城堡。瑞琪觉得自己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小偷,不在平地逃反而往高处跑去,瑞琪追着对方爬上城堡的顶层,然后在天台边缘看见了对方摇摇晃晃的身影。

 

怪盗身上的披风在夜风里轻缓地飘荡着,空旷的顶层满是流泻如水的月光,却唯独照不亮那人的身影。

 

怪盗说,别老追我了,停下来看看风景吧。

 

瑞琪转过头,看见了像是镀上一层银光的远处森林,那副光景在心中熠熠发亮。

 

再回过头的时候,怪盗已经不见了。被对方偷来的古董怀表正好好地放在地上,金属光泽反射着月光几乎耀花了他的眼。

 

梦醒之后瑞琪还能清楚地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画面,他觉得惊奇,心中那种缥缈的空白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被填上。

 

然而梦中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瑞琪又一次来到城堡塔顶,看见了一如既往坐在危险的天台边缘摇摇欲坠的对方。

 

他面带愠色,说,这里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我有权逮捕你。

 

怪盗身子一歪,没掉下去,而是稳稳地落在地上。他走近了,大约只有一两米的距离了,但是瑞琪依旧看不清对方的身形和模样。

 

怪盗朝他伸出手,手上是一只与月光同色的鸽子。

 

他说,它受伤了,团长大人热心友善,照顾照顾它吧。

 

瑞琪犹豫地接过,突然碰到了对方微凉的指尖。

 

鸽子忽地扑棱起翅膀,震掉一片羽毛,瑞琪急忙用温柔的动作安抚鸽子的情绪,一抬眼对方果然再一次消失在了茫茫空气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瑞琪就跑到了鸽房,鸽子通红的眼睛是他熟悉的天山宝石般的色彩。

 

他开始享受梦境。

 

即使在梦里,对方一次又一次破坏了各种建筑的保安系统,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珍贵的宝物,他也觉得这样无止境的追逐是一种乐趣,填补了他所不知道的那份空虚。

 

瑞琪在梦中抓到过对方一次,他们一起摔进了湍急的溪流之中,然后两个人浑身湿透地互相扶持着上了岸,再看向彼此同样的狼狈模样,又是同时笑出了声。瑞琪看不见对方的脸,但是那一天他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发色,是深沉如夜幕的墨蓝,带着某种海洋般的深邃神秘。

 

瑞琪紧紧抓住对方的手不给对方任何逃脱的机会,对方就不挣扎地躺在地上。

 

怪盗说,你抓到我了。

 

他点头,我早就说过,我会抓到你。

 

怪盗又说,那你很快就要再重新抓一次了。

 

瑞琪没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他隐约察觉到对方在笑,而他终于意识到这是看清对方真实面貌的好机会。于是他朝着对方的面具伸出手,但是却没能碰到分毫。

 

梦醒了。

 

瑞琪的手在前方胡乱地一抓,只抓到了浅淡虚无的空气。

 

那一天庄园里下起了雨,雨后的正午天上出现了彩虹。中央的那道蓝清澈而明亮,是某种纯洁和希望的象征,和他梦中所留下的那道记忆截然不同。

 

瑞琪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这个世界里所有的色彩都是鲜艳而明亮的,为何对方会是这个世界里最暗淡的颜色,好像生来就是活在阴影里与夜色下的存在。

 

他迫不急待地入梦,闭上的眼睛又重新睁开的那一刻却是瞬间被眼前磅礴而模糊。

 

梦中也在下雨,很大很大的暴雨,乌云遮住了向来高高悬挂在天上的月亮,没有星辰的天空终于把这个世界染成完全的黑色。

 

瑞琪发现自己在光线之中看不见那人,却是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能够看见那人。

 

他迈上城堡的顶楼,石砖坎都看不清楚在哪里,却清楚地看见了对方没在雨幕之中安静站着的身影。依旧是最熟悉的那个位置,边缘的石台缺了一个角,顺着那里看出去便是庄园内的山川与河流。

 

瑞琪隔着雨冲着对方大喊,你来干什么!

 

怪盗的声音在满耳的淅淅沥沥中却依旧清晰,想来看月亮。

 

但是唯独今天没有月亮。

 

瑞琪安静了一会,你回去吧。

 

怪盗问,你不抓我吗。

 

……下次再见到你一定不会放过你。

 

怪盗却是笑了一下,可是我无家可归啊。

 

梦境又一次截断在这种关键的地方。

 

瑞琪从床上坐起身,觉得自己的呼吸粗重起来,喉咙里和胸肺里就像是被灌进了瓢泼大雨,堵塞着血管和氧气,令脑海窒息。

 

有些事情不太对劲。

 

他究竟忘记了什么,亦或者是忘记了谁。

 

瑞琪开始四处询问,庄园里有没有一个神出鬼没自称是怪盗的恶劣小偷,有没有一个总是穿着不合时宜的深色披风带着古怪的深色面罩的男人。他又去了博物馆,去了美术馆,去了银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丢过东西,走到农场边看见路边掉落着的一个野果,他才想起对方每一次都会把偷走的东西又原封不动地送还回去。

 

是为了什么而要这样一次次以身犯险。

 

又是为了什么,在那样张扬自信的声音之下,总是潜藏着一份寂寞。

 

瑞琪把自己关进了骑士团的藏书室,翻找了一整天的资料,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端倪。

 

他以为自己今晚见不到对方了,却没想到趴在藏书室的桌子上睡着后,还是会被对方在月光里落下的动静吵醒,然后在一个新的世界里继续着虚假又真实的故事。

 

今晚的怪盗好似有些不同,没有带着那种玩世不恭或者拒人千里的气场。对方随性地坐在边缘的石台上,一只脚屈膝撑着,另一只脚就悬在外面。看见瑞琪的到来,他竟是友好地招了招手。

 

瑞琪沉默地走过去,对方竟是从披风下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鲜红的浆果。

 

那是这个夜晚里最明艳的色彩。

 

怪盗说,今天在丛林里发现了这种没见过的果子,挺好吃的,你尝尝。

 

瑞琪接过,没有犹豫地就咬下一口。

 

是甜的,沁入心脾的甜。

 

怪盗又把头转回去看月亮,好像真的就像他每一次声称的那样,他羊入虎口般地跑到骑士团的城堡来,就是为了看看只有在这个角度才能看见的皎洁圆月。

 

过了好一会,怪盗突然问,以前我请你照顾的那只鸽子怎么样了。

 

瑞琪想了一下,说,活得好好的。

 

怪盗道,那就谢谢了。

 

这种毫不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不太像对方,身为骑士团团长的瑞琪本能性地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问,发生什么了。

 

怪盗回答地很快,我要消失了。

 

瑞琪一愣,消失是什么意思。

 

怪盗从石台边缘跳了下来,然后站在瑞琪的面前。他说,很快你们所有人就都会不记得我了,我的存在要被抹去了。

 

瑞琪大惊,但是让他莫名慌乱的不只是这个。

 

他知道时间快要到了,梦快要醒了。

 

他伸手想去抓住对方,对方却轻轻地后退一步,就完全躲过了他的手。

 

瑞琪喊道,你快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把你找回来。

 

怪盗的笑声在夜风和月色里弥散开来,他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了。

 

场景开始消散,这是瑞琪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影像是风化的沙子般一点一点淡去,那一刻他徒生了冲动,突然想给对方一个拥抱,一个带着温度又带着色彩的拥抱。

 

睁开眼睛时,眼前是成摞的图书与文献资料。

 

瑞琪没耽误任何一刻,直接抬脚就朝着塔楼跑去。

 

他凝望着高高的塔顶,两步跨做一步走,到达鸽房的时候,少见地出了满头大汗。

 

他打开笼子的大门,鸽子不飞也不闹,就安静地任由他抱着,然后用自己的羽毛去蹭他的手臂。

 

瑞琪轻轻地拉开鸽子的半边翅膀。

 

然后在翅膀的根部看见了用油彩笔写上的两个小小的英文字母。

 

“RK……”

 

低低地念出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周围起了一阵古怪的风。瑞琪安静地抱着鸽子站了一会,安抚地揉了揉鸽子的羽毛,半晌后回过身子,在初晨的阳光下看见了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怪盗依旧是那一身不合时宜的黑色打扮,但是嘴角却带着某种温润的笑意。

 

他抬手打了个响指,瑞琪手上的鸽子就飞了起来,然后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怪盗说:“我就知道托付给你是对的。”

 

那是真真切切地在现实的耳中响起的声音。

 

瑞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身握住了腰间的佩剑,却是没有半分要拔出来的意思。

 

他说:“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RK在面罩之后眨了眨眼:“你不抓我吗。”

 

瑞琪咬了咬牙:“……下次再见到你一定不会放过你。”

 

与梦境如出一辙的对话。

 

RK笑了一下,闪身就顺着瑞琪来的地方快速地离开。瑞琪站在原地半晌,直到从高处看见RK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骑士团的城堡后,才是放下了手,然后在塔楼之上敲响了警戒铃。

 

瑞琪看向天空,天边阳光正好。

 

荒诞的梦境结束了。

 

但是没关系——

 

 

 

“全体注意,RK回到庄园了。”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10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