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瑜昉 | 无人陪伴。




/送给小驴老师的命题作文  @小驴 

/嗯没错和昨天kk的那篇是同一个主题

/来源这

 

 

 

《无人陪伴》

  

 

 

 

目送尹昉走进浴室关上门后,黄景瑜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过一旁的手机百无聊赖地刷起动态。

 

而等到尹昉出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完对方最新一期的采访。

 

有些犹豫的心情在看见尹昉一身浴袍随性擦着湿淋淋的头发的模样时更加不是滋味了。

 

注意到黄景瑜古怪的视线后尹昉看了过去:“干嘛。”

 

黄景瑜扬了扬手机:“我看见你最新一期的采访了。”

 

“所以呢。”

 

黄景瑜凑过来拉尹昉的手,就把人顺势扯到了床上坐下。他趴在尹昉身边,侧仰着头,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你曾度过的最快乐的一天,竟然跟我无关吗。”

 

不等尹昉接话,他就自顾自地垂下眼帘:“没有我就算了,居然还是在认识我的那么那么早之前吗。”

 

尹昉盯着对方这幅垂头丧气的模样看了一会,竟是笑出了声。

 

黄景瑜不满意了,佯怒地隔着浴袍在对方的腰上掐了一把:“你还笑?”

 

尹昉声音明朗:“谁说我最快乐的那一天,跟你无关的。”

 

“你只是……”尹昉看起来像是在斟酌用词,“你大概,只是还没有想起来吧。”

 

黄景瑜不解,也不明白尹昉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尹昉嘴角的弧度淡淡的,好像是陷入了某段回忆:“那个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你说的是——”

 

“——‘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我会让今天成为你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黄景瑜睁大了眼睛:“我什么说过这种话,你确定你没把我和别人记错吗。”

 

尹昉低头看他。

 

黄景瑜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心虚地捂住嘴。

 

却发现尹昉的眼里没有不满或者指责,只是一种他惊觉自己都从未见过的温柔。

 

“怎么可能记错。”

 

尹昉起身,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物,脱下浴袍当着黄景瑜的面就若无其事地穿起来。

 

而黄景瑜看着对方白皙精致的身躯,也第一次没了多余的想法,就只是沉浸在尹昉刚刚的眼神里愣愣出神。

 

尹昉利落地穿戴整齐,就准备先一步离开。

 

分别之前,两人在门口黏糊糊地亲吻一阵。

 

尹昉微微踮脚,额头抵着黄景瑜的额头。

 

然后黄景瑜听见尹昉笑着说:

 

“所以你也早点想起来吧,鲸鱼哥哥。”

 

 

 

那一阵恍惚劲直到坐上了飞机,黄景瑜也没能缓过来。

 

若不是尹昉眼疾手快地关上门,就冲那一声柔声细语的“哥哥”,他就非得把人拽回来压在墙上再干一次。

 

黄景瑜越想越受不住,在微信上不停地骚扰对方让尹昉再这样叫自己一声。

 

但是也不知道尹昉那边在忙些什么,从他走进机场起就再也没有回复过自己的消息。空乘小姐已经开始挨个座位地检查安全带和电子设备关闭情况,黄景瑜最后看了一眼手机,在空乘的紧急逃生普及声音中关了机。

 

他想了很久还是没能想起来他究竟什么时候对尹昉说过那句话,想得多了便开始犯困。

 

只是他眼睛还没能闭上一会,身边就是一阵窸窸窣窣。

 

一个柔嫩的触感碰上自己搭在扶手上的手,黄景瑜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空位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小男孩。

 

男孩正低着头摆弄着座位上的安全带,刚刚那一下的触碰也是无意而为之。

 

他看不见那男孩的正脸,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徒生一种悸动,像是某种冥冥注定的牵引和无法言说的命运。

 

男孩对他抬起头,露出一双与记忆中无异的清澈眼眸,眼皮上的痣在这张稚嫩瘦削的脸上显得格外明显。

 

“哥哥,你能帮我系一下安全带吗。”

 

黄景瑜呼吸一滞。

 

虽说是还未经历过变声期的声音,清脆而又通透,但是依稀还是能听得出带着尹昉独有的声色。那一声称呼与不久前的记忆重合,让他的心都为之震颤。

 

他也是这个时候才发觉他们的身边竟然还站了一个人,是笑得温和的空乘小姐。

 

“先生您好,这位小朋友是独自一人,能请您在飞行过程中加以关照吗。”

 

黄景瑜看见了男孩胸前挂着的一个牌子,“无人陪伴”四个大字一瞬间就让他产生些许不敢相信的想法。

 

“没问题。”但下一秒他就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甚至看着男孩专注的目光,他还主动起身和男孩换了个位置,“你坐我这吧。”

 

空姐在一旁神色轻松:“让小孩子坐窗边看看景色的确是很好的选择,看来先生您很会带孩子呢。”

 

虽然知道这话就是客套,但是黄景瑜还是不禁想起自己前不久参加的综艺节目,只得默默苦笑,心道这都是错觉。

 

男孩在窗边的那个位置坐下,他很听话,看着不大却给人一种格外独立的感觉。

 

黄景瑜附身为他扣上安全带,空乘离开,他就听见自自己的脑门上传来的一声“姐姐再见”。

 

小孩子对于陌生人的好感大致都源于第一印象吧,黄景瑜坐直身子,就能注意到男孩的视线随着自己移了过来,格外专注与热忱。

 

巧的是,他对这个小孩也格外有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对着他微微仰起头,一张嘴,小兔牙就露了出来:“我叫尹昉,今年十一岁了。”

 

犹如一场梦境。

 

是他之前的耿耿于怀,是他心酸所没能介入的过去。

 

是他也想成为的,尹昉最快乐的一天的参与者与见证者。

 

在这一刻是梦也无妨。

 

黄景瑜伸手摸了摸男孩柔顺的发顶,眼中的笑容依旧盛满看待爱人的柔情。

 

“那你可以叫我,鲸鱼哥哥。”

 

 

 

小家伙是第一次坐飞机,看着对方趴在窗边的那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就知道。

 

伴随着一阵轰鸣和嘈杂,飞机终于在跑道上开始前进,起初震颤的那一下把尹昉吓了一跳,注意到窗外的景色都开始一点一点倒退后,恨不得把整张脸都贴上去。

 

从这小小的窗户看出去,高高的天空是白的,远处的草地是暗的,就连路过的工作人员和一摇一晃的摆渡车都是头也不回地离开,尹昉却是一副兴致高涨的模样。

 

从最初见到小尹昉开始,黄景瑜就察觉到对方不曾笑过,神情也一直淡淡的,甚至让他产生一种原来尹昉长大后那种清高与漠然的气场从这么小就有了吗的无稽念头。

 

而此刻的尹昉嘴角终于挂上了浅浅的笑意,让黄景瑜深刻意识到这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童。

 

飞机在跑道上越跑越快,广播里也一直播放着起飞的注意事项。男孩很听话地收回视线端坐在座位上,他带着一个书包,此刻就好好地抱在胸前,下颌抵在书包的顶层,耳鬓的一撮毛晃来晃去。

 

黄景瑜想起,尹昉这个人虽然喜欢到处飞到处跑,但是坐飞机实在是不得要领。坐过这么多次飞机了,他始终习惯不了起飞阶段的那阵耳鸣。他们没在一起的时候,黄景瑜发现对方总是在强撑,在一起了之后,黄景瑜每次都会记得为对方带几片口香糖或薄荷糖上来,时间久了自己也就变成随身携带了。

 

一摸口袋,果然还放着一条薄荷味的口香糖。

 

黄景瑜撕开包装亲自送到尹昉的嘴边,尹昉歪了歪头看了黄景瑜一眼,道了一声谢就直接张嘴咬了上去。

 

起飞途中尹昉明显还是受到了些许惊吓,终归是第一次坐飞机,三十几岁都习惯不了,更别说十一岁这种受不得委屈的年龄。

 

他嘴唇哆嗦着,不停地挤压着自己的耳朵,眼角泛出的红竟像是要哭出来。

 

“鲸鱼哥哥,我的耳朵好痛啊。”

 

这一开口,腔调都变了。

 

黄景瑜心疼地不行。

 

从摩洛哥回国的那次飞机,升空路程格外漫长,好像怎么都到不了头,而他就亲眼看着身边的尹昉脸色越来越惨淡,抠着座椅扶手的手指都泛着白。

 

所以他就像是当初的摩洛哥那样,想也不想地就握住了尹昉的手。此时的尹昉手很小,他一只手就能把对方的两只手全部握在手心,他不再能明显感受到艺术家修长分明的手指,因为小尹昉立刻就揪住了他掌根的肉,把他当成一种寄托般不断靠近。

 

隔着那碍事的扶手,黄景瑜便是主动往小尹昉那边靠去,他很轻松地就把小尹昉整个人拥进怀里,伸出另一只自由的手轻轻地抚摸对方的耳垂,又改成替对方轻轻挤压着耳朵通气。

 

“你把口香糖嚼得用力一点,用力一点就不痛了。”

 

黄景瑜感觉到小尹昉主动往自己身上靠了靠,脸部肌肉的震颤表示对方有听自己的话再照做。

 

黄景瑜又上手捏住小尹昉的鼻子:“来,用鼻子用力地吹一口气。”

 

小尹昉依旧照做。

 

他用力呼出一口气,却被黄景瑜的手堵住,最后冲破了耳膜的气团,甚至还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声响。

 

尹昉像是觉得这声音很有趣,竟是直接笑了出来。

 

而黄景瑜看着尹昉脸上绽开的笑容,忽地就愣了神。

 

四周窗户大开,机舱内亮如白昼,尹昉的笑容却一如既往地,是能比任何光芒都要更为耀眼的存在。

 

过了好一会,飞机渐渐飞稳。尹昉却好像于此彻底赖上了黄景瑜,就好像是觉得这个姿势很舒服,就一直窝在黄景瑜的身上没有离开。

 

黄景瑜最后帮尹昉揉了揉耳朵:“还难受吗。”

 

尹昉摇头:“不难受了,谢谢哥哥。”

 

黄景瑜笑:“你刚刚表现的很好啊,所以哥哥要给你个奖励。”

 

男孩立刻来了兴趣,一双眼睛眨呀眨的,甚是生动灵巧。

 

黄景瑜把尹昉放回座位上坐好,察觉出了男孩的留恋,便是在心里满足地轻笑一声。起飞的过程尹昉全程赖着黄景瑜,好奇心几乎是荡然无存,让他压根就没往窗外看一眼,此刻飞机飞稳了,靠近太阳的清光打在男孩身上,是别样的纯真。

 

黄景瑜轻轻拍着尹昉的背,然后指了指侧面:“来,往窗户外看看。”

 

尹昉听话地转过头,便在下一秒蓦然睁大双眼。

 

那是一个十一岁的孩童不能想象也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画面,还是那扇小小的窗户,甚至还因为飞行而沾上了灰尘,但是此刻在那之外连绵不绝好似没有尽头的云海,是空中究极美景所带来的旷世宏大。

 

尹昉凑到了窗户前,小屁股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头顶的发旋清晰可见。

 

过了好一会,尹昉朝着黄景瑜转回头来:“天空为什么不是蓝的啊。”

 

黄景瑜还在想对方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么稀奇古怪的一句话,尹昉就牵引着他往窗边看,黄景瑜弓着腰艰难地挪过去,安全带卡在胯上,他才勉强看见厚重云层之下厚厚的阴影。

 

黄景瑜艰难地回忆了一下这其中涉及到的物理原理,好半晌没想好该怎么通俗易懂地跟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解释,便是巧妙地说:“因为我们在天空的上面啊。”

 

尹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又拉着黄景瑜一起往外面看。

 

“这里好像一个动物园,那是一只小兔子,那是一只小猫咪,还有好多蝴蝶,好多小鸟。”

 

黄景瑜顺着尹昉手舞足蹈的指示看去,就发现那些聚拢在一起的云朵千奇百状,别说,还真有尹昉所说的那些感觉。

 

小男孩又开始趴在窗户边,黄景瑜有意地给对方让出了更多的空位。

 

以前只觉得坐飞机是一件枯燥无味漫无尽头的事,但是此刻就这样安静无言地看着小尹昉的后脑勺,他就觉得行程充实了起来。以前连半个小时都觉得难耐,现在一眨眼一个小时都过去了,他也浑然不觉得累。

 

意识到飞行时长已经过去一半后,黄景瑜发现尹昉还是那副兴致高涨的模样,好像这些分明就一模一样的景色怎么看都看不腻。

 

想着想着他就无声地咧开嘴角。

 

自己不也分明是看着同一个人,怎么都看不腻吗。

 

他想起那些尹昉所参与的话剧或者舞蹈,自己嘴上说着爱屋及乌,跟艺术家在一起呆久了自己居然也爱上这些东西了。但是事实上他分明就不爱这些东西,他只爱其中的尹昉,他的目光从始至终也只给予过尹昉。

 

“鲸鱼哥哥。”

 

男孩的声音拉回黄景瑜的注意力,他回过神来,就看见尹昉笑眯眯的,拉着他又要往窗户边带。

 

“快看,那里也有一条鲸鱼。”

 

黄景瑜凑过去,现在正飞在稀薄了不少的浅云层中,而在尹昉手指指向的远方,赫然是一块特别醒目的云团,像极了一条游弋的鲸鱼。

 

尹昉说:“如果这里是一片海,那条鲸鱼一定会很幸福。”

 

黄景瑜问:“为什么啊。”

 

“因为这片海很大,很漂亮,它在这里也会有很多朋友。”

 

黄景瑜又问:“你见过海吗。”

 

尹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在电视上看到过,但没有真正地见过。”

 

“那你将来想亲眼去看看吗。”

 

“想,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黄景瑜忽然笑起来,虎牙尽露。

 

“你当然能。”

 

“将来啊,你会去很多很多地方,会看到不止于电视上出现的画面。你刚刚所看到的那些云,它们都会化为现实出现在你的眼前。”

 

“你会看见在狂风中盛开的烟花,会看见在湖水里如浮云睡去的天鹅,会看见在沙漠里下着的大暴雨,会看见能许无数个愿望的流星群。”

 

那些原本就是尹昉带给他的。

 

彩云星辰,黎明曙光。

 

枫叶瑞雪,黄沙绿川。

 

他的小艺术家长大后,会去很多地方,会看到很多风景。

 

会遇上自己。

 

而尹昉听着,笑着,想象着,期待着,又忽然委屈般地皱起眉头。

 

“可是坐飞机好难受啊,以后要见到那些风景,我都要坐飞机吗。”

 

黄景瑜一愣,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好像是让小尹昉误解了什么。他看着尹昉不忍的神情,不知怎的,忽然就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就已然介入了尹昉的生活。

 

他笑:“没关系的,你以后啊,还会遇上一个一辈子都陪你坐飞机、不让你难受的人。”

 

“所以在那之前,可别放弃任何一个风景啊。”

 

你会遇上一个一辈子爱你的人。

 

所以在那之前,可别错过我们的缘分啊。

 

尹昉转过身来,坐得端正,他看着黄景瑜,眼里像是盛满了无尽的清晨与黄昏。

 

“其实我今天,有一点点不开心。”

 

黄景瑜一愣,这和他印象中的发展好像不太一样,但还是安静地听着尹昉说话。

 

“从学校离开的时候,同学们都是被父母接走的,我看着他们手牵着手一起离开,他们的家长还会买过路的冰淇淋给他们吃。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等着学校的班车送我来机场,老师帮我办理了无人陪伴的手续,离开的时候有些急,都忘了给我一个每次放学都会有的拥抱。”

 

“其实是我让爸爸妈妈他们不用来接我的,来回机票多浪费钱啊,而且我这么大了,已经很独立了。但是我坐在机场里等待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点寂寞。”

 

尹昉这么说着的时候,表情平静地都不像是个十一岁的孩子,他好像就是很普通地在叙述表达自己的心情。黄景瑜甚至觉得,如果不是跟自己说的话,这个男孩可能会把今天的这份情绪永远埋在心里不跟任何人说。

 

然后尹昉看着黄景瑜,忽地笑了起来:“但是我遇上了鲸鱼哥哥,我觉得,我现在很开心。”

 

黄景瑜怔住。

 

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尹昉的快乐中,本该没有自己。

 

然后下一秒,他却径直笑出声来,明眸皓齿,风吹情动。

 

“小傻瓜,你在想什么呢。”

 

黄景瑜说:

 

“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我会让今天,成为你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对于黄景瑜而言,这是一场无稽的、没有终点的旅程。

 

但是对于尹昉而言,这是他期待许久的归家之路。

 

过道上的行人挤挤攘攘,尹昉完全不急着离开,黄景瑜也坐在原位没有动作。

 

直到飞机上所有的旅客都下了飞机,之前的那位空乘才走了过来,对尹昉温柔地笑笑,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黄景瑜站起来,接手了空乘小姐拿着的行李,空乘有些犹豫地看了一会黄景瑜,但紧接着看见尹昉背着书包走过来拉住了黄景瑜的手,便是由着黄景瑜继续带着尹昉。

 

其实黄景瑜是知道的,尹昉的家人朋友都在外面等待着。

 

但他还是想自私地再和尹昉多待一会,还想自私地享受尹昉的依赖和喜爱再多一会。

 

他问:“你的家人有来接你吗。”

 

“爸爸妈妈应该在外面。”

 

他故意说:“那过一会我就不能陪着你了,你可也一定要快快乐乐的啊。”

 

他们在飞机上度过的后半程,是黄景瑜一心对承诺的实现。

 

不是正餐的时间,飞机上提供了一些零食和水果餐,黄景瑜把自己的那份全部给了尹昉,男孩一边道谢一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撕了一块小面包要喂给黄景瑜,黄景瑜欣然接受,低下头用虎牙叼住,再说一句好吃,就能换来男孩愉悦的笑容。

 

飞机下降的时候,从窗外开始能够看见下方密密麻麻的楼房,是俯瞰城市最宽阔的视野。尹昉第一次见到这副场景也是新奇,一直在试图寻找自己的家在哪里,找不到时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黄景瑜就安慰他,说一会就能回家了,一会就能见到朋友了。

 

但此刻听见黄景瑜这么说,尹昉好像是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这场相遇终究是要迎来分离。

 

尹昉抓着黄景瑜的手,清澈的眼睛里藏不住那满满的不舍情绪。

 

他好像是真的为此思考了什么:“鲸鱼哥哥到我们家吃个饭吧。”

 

黄景瑜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已经走到了接机的出口,虽然认不出具体的人,但是黄景瑜大概能猜到外面那一群浩浩荡荡的身影就是尹昉的家人。

 

他在空地上停下脚步,牵着尹昉也跟着停下。

 

他蹲下身,却还把尹昉的小手握在手心,好想就继续这样不再放手。

 

但是他笑:“哥哥就送你到这里了,快去找爸爸妈妈吧。”

 

尹昉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眼里顿时就是一亮,黄景瑜也自然是把尹昉的这幅神情看在眼里。

 

过了一会尹昉转过身来,神情又恢复成面对他时的难舍:“我还有机会见到鲸鱼哥哥吗。”

 

黄景瑜揉了揉他的发顶。

 

“会的。”

 

“等你走遍了这大千世界,你就会在任何一个你希望的地方遇见我。”

 

尹昉歪了歪头,好像不是很明白黄景瑜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景瑜想了想,从自己的随身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零钱袋。

 

零钱袋上挂着一个蓝色鲸鱼样式的小挂件,是尹昉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

 

他在这一刻突然回忆起了在摩洛哥的第一个晚上,他们在飞机上做过自我介绍后,他就没有在和尹昉有过交集,但是下飞机的那个时候,尹昉却直接就叫他“景瑜”,叫了好多声,他一开始还听成了“鲸鱼”,后来才意识到这是来自艺术家的亲近。

 

于此他和尹昉就熟络起来,当天晚上尹昉敲响了他的房门,把这个鲸鱼挂饰送给了他。

 

那个时候尹昉笑着说,我觉得该物归原主了。

 

而他只是单纯地以为,那是对方把自己和鲸鱼比作同类的一个亲昵的玩笑。

 

此刻黄景瑜把这个挂饰取下来,然后好好地放进了小尹昉的手心。

 

他温柔地感受着尹昉手腕上的脉动:“我把这个送给你,有任何时候觉得寂寞了,就拿出来看看,当做是鲸鱼哥哥在陪着你。”

 

他突然有些哽咽,不知道有没有被面前的男孩察觉到:“等到你和我再遇见的那天,你就还给我吧。”

 

因为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黄景瑜前倾了身子,给了尹昉一个很用力的拥抱。

 

一个尹昉期待在分别前,能够得到的拥抱。

 

空乘小姐牵着尹昉往门口走去,男孩的背影有些瘦削,但却和黄景瑜记忆中的模样逐渐重合。

 

是他一直向往的,如同光芒的,承载着最耀眼的灵魂的背影。

 

黄景瑜不由自主地唤了一声:“昉儿。”

 

小尹昉走远了,没有听见,又或者说他不知道这是在叫自己。

 

他没有回头,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完全没入了来接他的亲戚朋友之中,连黄景瑜都再也找不到。

 

 

 

再一次走进机场的时候,黄景瑜还觉得自己在同一扇门前来回进出的行为既幼稚又搞笑。

 

但是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拿出来时看见是尹昉回复的消息,他便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正常的时间线上。

 

尹昉就回复了一个「滚」字。

 

所对应的消息是他上一条发过去的「昉儿你再叫一声哥哥给我听听」。

 

黄景瑜没有再去回复什么,反手取下了背包拿出自己的零钱袋。

 

那个蓝色的鲸鱼挂饰还好好地留在上面。

 

而他看着那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任何磨损痕迹的挂饰半晌,蓦地红了眼眶。

 

 

 

尹昉刚在虹桥机场降落打开手机的那一秒,消息的提示震动就传了过来。

 

打开一看,果不其然是黄景瑜的消息。

 

但是内容倒是挺让他吃惊的。

 

——走左边那个通道

 

他想了想现在应该是黄景瑜准备起飞的时间,然后远远地就看见了接机口围着的一群姑娘,估摸着应该不至于是这么早就在这里等待黄景瑜的粉丝,有些头大,便是跟助理说了一声行李方面的事情,自己转身绕到了左边的通道。

 

这里的确清静多了,没过一会他就接近了出口。

 

但他还没来得及多想接下来的事,手腕突然从身后被人抓拽住,他被猝不及防地一扯,就踉跄地跌进了一旁的阴影里。

 

只是他没摔倒,也没受到什么袭击,而是被一个熟悉的气味包围,一只大手垫上他的后脑,然后径直把他压在墙上亲吻起来。

 

唇齿相接的一刻尹昉就知道了这人是谁,有些惊喜也有些无奈,但最后还是在大男孩霸道的侵略中分不出心想别的事,只能一味迎合。

 

一吻作罢,黄景瑜起身,即使在阴影中,尹昉也能看见对方眸子里映透着的光。

 

而他先开了口:“你不是在我后面到吗。”

 

黄景瑜眨了眨眼,有种恶作剧成功的调皮气:“我偷偷改签了。”他嘴角一咧,“就为了来堵你。”

 

尹昉好笑:“这么急干嘛,反正晚上也能见面。”

 

黄景瑜抱住尹昉,把头埋进对方的颈间:“可我等不及了。”

 

“怎么了。”

 

“……你一个人坐飞机来,难不难受啊。”

 

“……”

 

“对不起啊,我还是失约了,没能每一次都陪在你身边。”

 

尹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抬手回抱住大男孩:“想起来了?”

 

黄景瑜鼻头一抽:“嗯。”

 

尹昉稍稍推开黄景瑜,看着对方的表情,自己微微一笑:“想起来就行,我最快乐的一天里有没有你这下知道了吧,别再乱吃自己的醋了。”

 

黄景瑜看着对方轻巧的表情,心里突然就很不是滋味。

 

独自带着记忆活着的尹昉,会不会有什么时候的寂寞,是连那只蓝色鲸鱼都无法排遣的呢。

 

他后退一步,身旁的光微微投进来,笼罩住尹昉一半的身形。

 

他突然伸手,指了指尹昉心口下面一点的那个位置:“以后你不会再挂无人陪伴的牌子了。”

 

尹昉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于是懒懒地睨他一眼:“就算没有你,我也早就过了那个年龄了。”

 

没想到黄景瑜笑了笑:“那以后我帮你定做个牌子挂着咯。”

 

他看着尹昉,眼里有高山,有冰原,有海洋,有沙漠。

 

“署着我的名字,就写——”

 

 

 

“一生永伴。”


 

 



End.







/其中涉及的时间悖论不要太过纠结啊

/知道是那么个意思就行了(bushi






评论(29)
热度(486)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