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白 | 落火。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w

 

 

 

/恋人设定

/一发短完

 


 

《落火》


 

 

机场内人头攒动,清亮的广播女音被周遭的嘈杂所掩盖,断断续续听不真切,白起把手机拿在手上旋转把玩着,掂着一边脚尖把手肘撑在冰凉的栏杆上,目光刻意漫不经心地掠过不远处的接机口。

 

航班信息在电子投影屏上来回滚动着,空荡的接机口渐渐围满了人,原本还能看见通道内的一张艺人海报也被从里面走出来的人陆续挡住。

 

白起下意识地伸了伸脖子往里看去,一架飞机总共也就只能坐那么些人,十几二十分钟过去人也都零零散散地几乎全都走了出来,白起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和时间,又抬头去确认了一下这个接机口的航班信息,原本熠动的眼底突然就添上一抹不解。

 

但是他依旧停在原地没有上前询问的意向,又等了一会后接机口被封闭,白起便附身在栏杆上趴下,把下颔靠在衣袖上,手指开始有节奏地敲打起栏杆,空鸣的声音顺着骨传导渗入他的脑海。

 

头顶的温度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覆上的。

 

伴随着那细腻的触觉的还有一道熟悉的清冽男声:

 

“你怎么来了。”

 

白起猛地转过身,李泽言一身西装革履地站在他的面前,对方的手还搭在他的发顶,他一起身,对方的手就跟着颤了颤,然后顺着他的发梢缓缓下移,最后停留在他的脸颊上。李泽言像是微微勾了勾嘴角,用拇指轻柔地摩挲了一下白起的嘴角,带着刚从飞机上下来的舒适的温度。

 

白起一时间没说话,下意识下移了视线,然后连带着手机一起把自己的双手都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李泽言并不在意白起这般的态度,他放下手,看着对方的模样突然间就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不知道,头等舱的下机通道,是单独的。”

 

小警官闻言立刻抬起头盯向他,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错愕,但不出几秒对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表情却是收不回去了,只能有些僵硬地扯扯嘴角,放在口袋里的手也无意识地勾扯起衣服的布料。

 

看到白起的这副模样,李泽言只觉得心情大好,对方只穿着一件圆领底衣加上羽绒外套,整个脖颈都暴露无遗,锁骨一侧的那道深壑的疤痕也能被清晰地尽收眼底,李泽言取下自己的围巾套在白起的脖子上,然后从对方的口袋里拿出对方的一只手轻轻握住。

 

“回家吧。”

 

李泽言往前走去,白起就跟上了男人的步伐,却是在他身侧挫败般地叹了口气:“我再也不会来接你的机了。”

 

总裁微微挑眉:“为什么不。如果你今天是想给我个惊喜的话,那你很成功。”

 

白起借着握手的姿势用自己的指甲用力地扣了扣李泽言的手心,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闭嘴。”

 

 

 

来的时候白起是搭出租车来的,回去的时候却是忘了李泽言总是会有公司的人来接的,但是李泽言从司机那接过了钥匙,示意那人自己回去,就帮白起打开了副驾驶的门,自己再坐到了驾驶座上。

 

坐在副驾驶上侧过头,白起就能看见李泽言写满了疲惫的眼睛,在这样密闭的空间和如此接近的距离之下,他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对方身上那种刚从国外赶回来风尘仆仆的气息。

 

“要不还是让那人送我们回去吧。”

 

李泽言淡淡看了白起一眼,“砰”一声关上了车门,然后二话不说倾身去够白起身侧的安全带,拉过来之后再干脆利落地扣进了插销里。

 

白起只好作罢,低头调整了一下安全带的位置,一抬头却发现李泽言还在他身侧离他很近的位置,手肘撑在两个座位之间的置物台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在看。白起知道对方这幅表情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呼吸甚至都来不及调整,李泽言就伸手扣住他的后脑然后吻了上来。

 

这个吻可算是让他有些头晕眼花,结束后对方却是很轻巧地笑了一声:“有精神了。”

 

白起靠回自己的座位上大口地吸着气,随即就听见车辆被启动的声音,目光微微一瞥,李泽言依旧是那副唇角带笑的模样,也许是注意到他的视线,李泽言开着车脸没动,却是伸出右手在他的头上狠狠地揉了一把。

 

“任性。”

 

“我亲我的恋人,还需要找时机找理由吗。”

 

白起急忙移开视线去看窗外:“说不过你。”

 

回城的路上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流,白起轻车熟路地找出一张车载音乐碟放进了音箱里,一路上就低低地跟着曲调哼唱一边把手撑在窗户上看沿途的景致。

 

白起的手机也响过一次,是一条短信,李泽言瞥到屏幕上大致有“队长”两个字,便也没有多问什么。

 

回到恋语市后,李泽言还是先去了一趟华锐,再回到车里时手上就多了一大沓文件。

 

没想到这时白起却看着他手上的文件微微皱起了眉:“你工作还没处理完吗。”

 

李泽言淡淡“嗯”了一声。

 

白起把眉头皱地更深了:“刚出差回来也不休息会吗,我好不容易和同事调了班今晚能放假……”

 

话还没说完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白起愣了愣,就看见李泽言甩手就把那一沓文件全部扔到了后座上,车子再次启动的时候已是朝着另一条路走去,没过一会在一家大型超市的附近停了下来。

 

看着李泽言很果断地开门下车的动作,白起还有些不明所以:“你这是干嘛。”

 

李泽言绕到另一边帮他开了门,然后对他伸出一只手:“买菜去。”

 

瞥了一眼在后座上零零散散的文件,白起搭上李泽言的手,突然觉得李泽言这个人真是幼稚得可以。

 

“你刚出差回来,要不我们去外面吃吧。”

 

“不用,我做给你吃。”李泽言顿了一会,“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没有,你看着办就行。”

 

和李泽言推着推车并排走在超市里的时候,白起才意识到这好像还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像一对正常情侣一样出来购物,李泽言往推车里扔菜的动作干脆又果断,明明看起来就没认真看过包装,但是白起从车里拿起来重新检查一遍时发现生产日期基本都是当天或前一天。

 

不愧是资 | 本 | 家的眼睛。

 

白起只能在心里这么啧啧感叹着。

 

李泽言的穿着打扮终归还是太过于瞩目,在这样的普普通通的超市里显得鹤立鸡群,一身合身高档的西装,再加上那完全衬托出那人气质的黑色大衣,这一路没少有人纷纷对他们侧目,就连收银台的小姑娘,动作也都变得畏畏缩缩小心翼翼,时不时抬头偷看几眼,收回视线时脸颊就变得通红。李泽言似是注意不到这一点,白起却跟在李泽言身后看了个一清二楚,递上信用卡的时候小姑娘无意间碰到了李泽言的手指,惊得小姑娘一个激灵,李泽言这才是偏头看了一眼,白起无奈地摇摇头,在小姑娘颤巍巍准备还卡的时候自己主动接下了那张卡,然后推着李泽言快步走出了超市。

 

自从交往以来白起没少吃过李泽言做的饭菜,对方总以不能总在工作时吃垃圾食品为由时不时就会让人把便当送到他们警局,让他不好驳了面子。

 

但是亲眼看着李泽言做菜倒是第一次,白起站在隔绝了厨房与餐厅的玻璃门前抬眼张望,然后不由自主地看着那系着围裙的高大背影笑出了声。

 

晚餐是正儿八经的一顿高级西餐,牛排加红酒,白起虽然平日里吃的都是家常百姓饭,但是从不会介意这些餐种,不如说,李泽言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已经够多了,这似乎还是白起第一次吃到李泽言所做的西餐。

 

餐桌很大,不论怎么对着坐都是横亘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李泽言便在餐桌的一头坐下,然后示意白起坐在自己的侧座上,白起故意吐槽了一句有钱人家的座位就是不同以后还是少来,果不其然换来李泽言不悦的视线。

 

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吃一顿饭了,李泽言这次出差一走就是半个月,在那之前白起也因为出外勤一个星期没回来过,很多时候时隔很久好不容易重新见一次面,围绕在两个人身边的不是伤口与鲜血,就是文件与电话。

 

李泽言微笑着朝着白起举起杯,白起也温和地迎上去,玻璃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白起微微仰头,任由那甘香的红酒润过自己的喉咙。

 

那些文件早就被李泽言落在了车上,手机也早早地开了静音扔进了卧室,白起身为公务员总归是不敢这么任性地对手机置之不理,但是他这一次不再是一身的伤了,所以当李泽言亲吻着他把他压在沙发上的时候,两个人终于不用像以前那样有任何的顾虑。

 

白起的酒量向来是不算好的,今晚他却完全没有控制自己去饮酒,在这种不算清醒的微醺的醉意之下,李泽言喷在他皮肤上的呼吸是那样炙热,那些交缠温柔的吻从来不似这般让他情动。

 

总裁开始把手伸进他衣服的下摆,偏偏还要恶意在他的耳鬓厮磨:“今晚不需要回家了吧。”

 

白起只想狠狠踹身上这个男人一脚:“你废什么话呢。”

 

李泽言轻笑一声,白起的视线却突然清明起来,把自己内心的想法付诸现实般地去推了推李泽言的肩膀,又指了指他的后方,李泽言微微起身,顺着白起的视线转过身去,被突然映进眼中的光亮耀花了眸子。

 

白起这回是彻底地从他身下脱身站起,却是直接拉起李泽言走到那巨大的落地窗边,方才从沙发上看到磷毛一角的景致,在这样的视角之下,终于是显得盛大而辉宏。

 

这本是个漆黑而深邃的夜晚,却在此时被无限火光照亮,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徐徐升起的孔明灯唤醒了这座城市,浮在城市上空宛如在温柔的夜风中漫步,烛光摇曳氤氲,明明灭灭如同盛世烟火。

 

白起的视力很好,即使是隔着这么一扇甚至有些反光的厚重玻璃,他也能看见离他最近的那一盏孔明灯上写着的文字——

 

团圆美满。

 

李泽言突然翻了翻手腕,从身后抱住了他,继而与他十指相扣。

 

“今晚是元宵,但我家没有汤圆,怎么办。”

 

白起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向自家恋人:“你是不是接着想说那就吃了我吧。”

 

李泽言挑了挑眉,觉得白起今晚看起来真的是喝多了。

 

白起却紧接着低低笑了一声,把自己后靠在冰冷的玻璃窗上,拽了拽李泽言的领子,他就顺势靠在了白起的身上。

 

“如果你也想去放一盏天灯,那我先告诉你是不可能的。”

 

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李泽言直接搂住白起的腰,霸道又细密的吻逐渐落了下来。

 

白起并不反抗,他回抱住自己的恋人,在对方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他才不需要去放天灯呢。

 

面前这人的眼眸里,不就已经落着万家灯火了吗。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7)
热度(713)

© Niyo. | Powered by LOFTER